alexa
置頂

設計藝術學群

找尋適合的學習環境 培養獨特創意
文 / 王思涵    
2013-09-27
瀏覽數 11,650+
設計藝術學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莊雯惠的焦慮大概不是個案。先來快速瀏覽當紅文創產業的人才概況,根據經濟部工業局委託財團法人台灣創意設計中心進行2013∼2015年度設計服務產業專業人才供需調查分析,設計服務產業的專業人才去年達1萬1640人,較前一年增加3321位,其中以視覺傳達設計學類為大宗,幾乎達半,其次為產品設計與綜合設計。

扣除國內外進修、服兵役、待業等人數後,每年約有5000位的設計新鮮人投入職場。然而,設計服務產業工作的數量只從2010年的329位提升到2012年的881位,產業進入率只有17.8%。其中,碩士生的比例明顯增加,從2010年的10.61%提升至2012年的15.76%。

設計科系膨脹失衡 需慎選學校

從去年開始,台灣設計之光、奇想設計創辦人謝榮雅就不斷呼籲,台灣在設計這塊領域的培養,太過膨脹與失衡,整體薪資,特別是新鮮人的待遇,不斷往下掉。想要在文創設計產業謀得一職或是較好的工作位置,念研究所似乎已是大勢所趨。

不過,莊雯惠面臨的考驗不僅如此。謝榮雅跟學界老師近來一再地提醒,廣設科系以後很多學校根本面臨師資不足的窘況,也就是說,好不容易取得碩士學位,但是所學可能對進入社會沒有任何幫助。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所主任陳文祺指出,由於藝術設計學門特別強調「混質創新」的特性,近來非藝術設計本科系「跨考」的學生愈來愈多,意味著藝術文創產業的高等人才競爭激烈。

也因此,有志往藝術設計領域一展長才的學生,除了報考研究所進修,更要慎選資源豐富或者多元開放的師資與學院環境,讓自己成為獨一無二的創意人。

考試現場

不能只懂準備考試 還要有創作潛質

102學年度開始,台科大設計相關系所招生,全面廢除筆試,改採備審資料與面試。台科大工設系教授陳建雄指出,廢除筆試是希望終結學生到外面補習的惡性循環。另如實踐大學設計學院,建築以外的設計研究所,筆試僅做為複試門檻;錄取與否,全看複試表現。

不僅龍頭學校取消以考試成績錄取學生的制度,近年來,藝術設計相關系錄取學生的管道,推甄的比例也逐漸超過考試入學。再再顯示,想要攻讀藝術與設計學門,可不是只要懂得準備考試就足夠,個人的創作潛質反而更重要。

但個人的創作潛質是什麼?怎麼看?「作品集」與「面試」是有心求學的學生與老師最好的溝通橋樑。所謂作品集,可說是創意相關成品的整理彙編,沒有限制內容形式。陳建雄指出,作品集不只是大學四年作業的集結,也可看出學生的基礎功力、創作熱忱與成長潛能。

非本科系學生可展現創作的想法

非藝術設計本科系的學生也無須擔心自己沒有科班作品,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研究所主任陳文祺指出,近來跨考學生漸增,學校歡迎各式各樣的作品集,因為學校重視的是學生對於創作的想法與爆發力。例如,前幾年一位完全沒有設計經驗的牙醫師來報考,但他試圖運用手術相關器具表現他的想法,讓人驚艷,同樣被錄取。

翻開北科大工設系碩二生莊雯惠以藍綠色為基底厚厚一本作品集,立即感覺到她本人的天真溫暖。大學開始,她的每件作品都詳細留檔,她說,最好養成從發想、製作、修改到成品都有記錄的習慣,因為自己可以回顧,也比較能讓老師看到創作的過程。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學生常常太心急,作品集設計過於花俏或詳細,反而會失焦或重複,例如連續幾頁類似的練習草圖,卻不見創意重點,反而失利。設計作品集前,商請學長姊同學過目指導是永不過時的道理。進入面試階段,老師多會從作品集出發提問,也會請學生談的讀書計畫。莊雯惠建議,不妨為自己的作品集做一張文宣DM或廣告版。

陳建雄提醒,讀書計畫一方面讓學生檢視自己的興趣與未來研究創作的方向,另一方面也讓老師知道他們可以怎麼協助學生。因此,切忌未做功課就提出天馬行空或者跟報考學校領域完全無關的計畫,否則,無論你多麼優秀,對雙方來說都是美麗的錯誤了。

校園現場

探索自我、培養跨文化溝通力的最佳時刻

對於有志於創作設計的藝術家來說,研究所階段無疑是個人生涯獨特的時光。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研究所主任陳文祺憶及,在美國念研究所是他可以盡情探索自我而且創作量最大的時候,他非常珍惜。往後人生,不管創作與否,工作、教書、辦展,都不會再有那樣的時刻。

也因此,入學後,學生能不能真誠的面對自己與創作可說是順利畢業的前提。以實踐媒體傳達視覺研究所說,在寫論文之前要通過兩次學習評鑑與資格考,所謂學習評鑑是在課堂外另外邀請校外兩位老師來看學生的作品,老師看的不外乎是創意深度與思考能力。陳文祺不諱言,愈來愈多藝術設計類研究生進得去,卻出不來,有的在創作上過不了關,有的是因為接案外務太多,索性直接踏入職場。無謂優劣,端看個人選擇。

從事藝術設計,最難能可貴的包括在慣行人性上展現「跳躍」的能力,近來在各藝術設計學院盛行的「國際工作營」便是最好的培養管道。國際工作營的活動是讓一群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國家不同領域專業的人共同完成專案,通常為期兩週到一個月。莊雯惠碩一的時候,參加2012亞洲智慧生活國際學院工作坊,組內還有荷蘭的人類學博士生,藉由跨文化合作的刺激,她對設計執行有更深刻的理解。

莊雯惠推甄上研究所後,便在學長姐的推薦下,進入北科大工業設計暨創新研究所系前所長王鴻祥的研究群,從協助學長姐做研究開始,到升碩二的暑假她已經要接下計畫領導者的角色,彙整研究群的討論方向,並向國家申請研究計畫補助等。如通過,這也可能是她的畢業論文。

對於偏向設計工業類的研究生而言,最好在入學或碩二前就找好老師。提前決定所屬的實驗單位,在修習學分的期間,不但可以跟著同一研究群的老師和學長姐學習,較有歸屬感。畢業論文也可以從老師或研究群專案中擇題發展,大概兩年就能畢業,順利的話,還可透過老師與學長姐的介紹,直接進入該專業領域的產業,應徵到不錯的職位。

產業現場

實踐大學兼任講師 牛俊強

藝術家不是一種職業,而是一種狀態

台灣年輕人全面步入晚熟的時代,但對視覺藝術家牛俊強來說,今年可謂真正三十而立了。1983年生的牛俊強,大學念實踐室內空間設計,研究所在北藝大修習科技藝術。2010年畢業,2011年退伍,去年他在台北美術館舉辦《cover:牛俊強個展》,今年初成功走出美術館,在誠品書店舉辦《一句Excerpts》,觀眾反映熱烈。在此之前,他的短片與藝術作品也入選到墨西哥、北京、鹿特丹、首爾、西班牙、法國與德國展出或參加競賽。

現在,他全職創作,橫跨各種形式平台,偶爾接案,並在實踐大學擔任講師兼課。持續創作、有所回饋、得以維生,大概是所有從事藝術創作的人最需要的事。回顧個人求學歷程,牛俊強認為,念研究所是一定要的,但他要講實話,離開研究所更是重要的事情。

最初,牛俊強跟時下許多年輕創作者一樣非科班出身,大學開放的環境讓他知道自己有藝術潛質,但能力與興趣還無法劃一界定。他不想局限在建築的框框裡,便以當時新媒體藝術新銳雲集的北藝大科技藝術研究所為目標,一年內考了三次,前兩次都是備取一,最後一次才考上。

在校要思考如何延續創作資本

牛俊強回顧,研究所所教授的理論、歷史與技術固然重要,讓他習得主動搜尋資訊的能力,論文訓練也讓作品精準,但對他而言,最大收穫是接觸不同領域的創作伙伴,包括外界俗稱為「北藝幫」的伙伴。牛俊強說,到了北藝大,「整個創作能量才被激發出來。」藝術相關研究所平均至少要念三年畢業,途中不少人可能因為苦蹲於室又做不出作品迷失就休學,「我是蠻願意給自己時間去試的。」牛俊強從碩一開始積極參加展覽比賽,幫自己製造機會發表作品。

「在台灣只做藝術創作絕對沒辦法養活自己,研究所時期就要思考離開研究所之後如何延續你的創作資本。」碩二那年,牛俊強的作品《即使她們從未相見》入選鹿特丹國際短片影展競賽,他開始練習跟文化局與國藝會申請補助,練習辦展覽、寫公文與核銷。「這樣的練習讓你知道怎麼找資金,藝術家有時也需要曝光,你要懂得行銷去累積那些經驗。」

現在,牛俊強有一份教職當基礎,很少外接商業案子,做展覽也不再只是為了曝光,而是讓自己有收入,支撐他繼續創作下去一個計畫。牛俊強說,台北市文化局與國藝會每年都有兩檔常態性展覽補助,一到兩期的創作補助,一次約6∼10萬,由於不可能每次申請得到,就湊合著用,但要先規劃好什麼時間點要申請與怎麼使用。

離開學校才真正脫離包袱

另外,國內也有很多送年輕藝術家到國外駐村的計畫,提供食宿機票,無法積蓄,但能拓展與累積生活經驗。研究所畢業之際,牛俊強曾困擾自己能否當藝術家,以及自己是不是得靠藝術收藏進入商業藝術市場立足。然而,退伍後,他在北美館舉辦個人展《cover》,他以日本311地震做引言,探討個人從身體、關係到生命等的失落與傷害經驗「結束」(over),不代表發生的故事永遠消失,只是暫時被「覆蓋」(cover)。

這種一次性展覽無法進入收藏體系,但他盡情實驗藝術的可能性,反而更有人興趣收藏,他也更喜愛創作。「我現在意識到藝術家重要的是概念,以前會很焦慮自己做的東西不美,要做得美美的給人家收藏有點違背本意,現在反而有很多採訪機會,讓我自己找到信心。總歸一句話,藝術家不是一種職業,而是一種狀態。」

這兩年,牛俊強走出焦慮,找到自己擅長而且貼近他的藝術創作形式,過去所學也沒有白費,在誠品辦《一句Excerpts》時,大學訓練很快派上用場,包括設計空間等,巧妙與研究所以後的創作結合。但,這些都是他離開學校以後才慢慢摸索成形的。牛俊強觀察,很多研究生可能為了資源與現狀延畢,尤其是藝術家,「但離開學校才真正脫離包袱,因為藝術家永遠在找尋框架之外的東西。」

2013年09月

研究所特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