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教育學群

人資和特教領域,是未來工作的新選擇
文 / 李雅筑    
2013-09-27
瀏覽數 12,450+
教育學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小婷的情況並非特例,由於近年來流浪教師滿街跑,為了因應此情況,教育學群研究所開始調整教學目標,從以前希望培養出教師和行政人員等,最近開始轉變為一般教育研究機構的人才,並加強人力資源課程,像是淡江大學的教育政策與領導研究所,設有「人力資源管理研究」課程,師範大學教育政策與行政研究所則是開設「教育人力資源管理與發展」。

師範大學教育學系副教授洪仁進表示,愈來愈多企業重視人力資源的訓練,因此像是人力資源規劃師,也是未來教育學群的新出路。而為因應教學形式的改變,也開始重視資訊網路的教育課程,像是數位學習、遠距教育和網路教學等,提升教學品質和效果。另外,對於教育學群的學生來說,畢業後除了擔任教師,在特殊教育中的語言治療師和聽力師,近年來也受到關注。

雖然目前相關系所不多,但是根據台灣聽力語言學會資料統計,國內針對聽力師及語言治療師的人才需求,分別約􀀒萬和􀀓萬名以上,但實際人數,卻連兩成都不到。隨著社會邁向老齡化,聽力師和語言治療師,將成為教育學群中的工作新選擇。

考試現場

多關心社會案例,以條列式答題易獲高分

教育學群的考試科目隨著不同系所有很大的分歧。例如,教育以及教育行政類研究所,偏向教學和教育社會學和心理學等面向;而幼兒教育和特殊教育等研究系所,則要加強幼兒方面的相關知識;近來漸受矚目的聽力學與語言治療所,則必須要擁有醫療相關背景知識。

雖然考試科目不盡相同,不過由於教育學群研究所相當重視理論與實務的結合,因此在考題設計上,以實際發生的社會現象和案例為主。近年台灣社會對於特殊生的教育逐漸重視,因此對於情緒障礙相關的問題,像是自閉症或是過動兒的教育輔導,成為特殊教育研究所的考題重點之一。􀀁

教育學群的考試一般以申論題為主,為了能夠更深化自己的論述能力,目前就讀新竹教育大學幼兒教育所的蕭宇晴,在準備考試期間整理大量筆記,筆記上以圖像化的方式來幫助記憶,例如在身心靈合一的教育概念中,即畫上一個人的圖像,旁邊加上關於身、心和靈的解釋,以此來豐富筆記中的視覺呈現。

另外在背誦專有名詞時,蕭宇晴建議,應該要同時留意英文對照,像是主學習、副學習和輔學習三個名詞,就常常容易被混淆,「如果同時記憶中文和英文專有名詞,不僅可以讓寫作上更加分,也可以幫助自己分辨其中的不同,」她說。

至於要如何下筆才能獲得高分?就讀台北教育大學早期療育所的王思潔認為,應該要以條列式的方式來答題。她舉例,像是如何替發展遲緩的幼兒選教具,就可以先從幼兒的角度切入,分析他是否會喜歡這個教具,之後從家庭環境來觀察,這個教具是否容易取得,最後再以教育的功能和效益來做評估。

答題三大技巧:破題、論述、評論

師大教育系的洪仁進老師則表示,寫考題的三大技巧應為破題、論述和評論心得。在答題一開始就要先回答題目,並在中間的論述裡,以具有層次感的方式撰寫理論依據,最後則是要陳述自己的評論心得。他說:「在名詞解釋上,要說明這是如何產生、主張者的內容為何,而之後又帶來了哪些影響。」台北教育大學特殊教育系系主任錡寶香也建議,應當在理論的架構之下,輔以個人經驗作說明,闡述自己的教學理念、設計和作法。

另外在口試方面,師範大學教育系副教授洪仁進說,將分為教育專業知能和專業態度兩部分的評分標準。其中在教育專業知能上,將詢問考生對於教育理念有什麼樣的看法,「例如要如何解決偏鄉教育的問題。」接著詢問研究計畫內容。而在專業態度上面,則是著重在個人特質和教育熱忱。他舉例,「像是要如何解決12年國教之後,補習班間的惡性競爭?」

校園現場

課程偏實務導向,實習時數是畢業門檻

對教育系所的學生來說,在教學的教具以及教學方法的創新上,是培養學生實務能力的重點之一。目前就讀新竹教大幼兒教育所的蕭宇晴表示,兒童文學的課程中,近幾來加入電子繪本的實際操作,相較傳統紙本童書,電子繪本有導讀、互動討論以及延伸閱讀等功能,透過課堂討論,將提升未來職場上的教學效果。

另外,在特殊教育領域方面,也重視實務導向的課程設計,目前就讀台北教育大學早期療育所的王思潔,在早療專題的課程中,針對有特殊狀況的小朋友,像是自閉症或過動兒,進行居家的介入和調查。同時正在幼兒園擔任特教老師的她,認為這樣的方式不僅讓她實際看到小朋友在家中的互動,也讓她開始思考如何運用在工作中。她指出:「教育就是跟人接觸,如果只是在學校念,就不知實際執行的情況。」

而近幾年來備受重視的融合教育課程,則多以個案分享的方式來進行,王思潔對此收集台北市境內的幼兒園案例,了解他們如何透過教學和環境的改變,來提升融合教育的成效。她說:「我們把案例帶到課堂上,大家就可以從中看到不同的情況,對此吸收新知,也提出多元想法,因應實際發生的情況。」

王思潔表示,班上有一半以上的同學選擇一邊工作一邊念書,因為唯有透過實作經驗,才能讓課堂所學有所發揮。她也認為,從事教育工作需要不斷地進修,因此若是大學畢業後就到教育相關領域工作的人,也可考慮回學校攻讀碩士,提升自己的教學方法和熱情。

要成為一名老師,必須累積一定的教學實習經驗,為了讓學生提早進入臨床現場,包含台北市立教育大學、高雄師範大學和台北護理健康大學的聽力學與語言治療所,設有臨床見習課程。其中高雄師範大學的聽力學與語言治療所,設立校內和校外實習的課程規畫,學生必須要完成375小時的實習時數,包含兒童和成人等不同治療面向的臨床個案,才能提出畢業碩士論文的口試申請。

畢業於高師大聽力學與語言治療所的洪子晴分享,實習過程要面對各種病人,除了能快速連結課堂所學,也可檢視自己是否能勝任工作內容和環境。

產業現場

新光醫院復健科語言治療師 洪子晴

起薪佳 需求大,但有熱忱才走得長久

文科領域的學生如何一腳踏進語言治療師的世界?大學念的是成大外文系,洪子晴偶然在課程上,聽到老師提起語言治療師的工作,讓她大感興趣。之後在閱讀相關書籍之後,深深地被當中的解剖學內容吸引,即使從來沒有接觸過相關領域,她仍決定報考聽力學與語言治療所,最終不到三年的時間,她順利成為了一名語言治療師。

在就讀研究所時,洪子晴累積了大量的校內和校外實習時數,不僅接觸過許多不同種類的病患,也幫助她接軌未來的工作。其中在一年級上學期的校內實習,是利用晚上的時間,提供附近居民和社區的語言治療服務,並由專業的治療師從旁協助。「那時候的體會就覺得很新鮮,因為很難掌握病人會發生什麼狀況。」

之後進到醫院實習,洪子晴坦言非常害怕,「因為病人的類型和狀況太多了。」當時一天中有八到十個病人,一個病人要問診半小時,由於還在修課當中,因此洪子晴常遇到不熟悉的案例,「會遇到的困難就是知識還很不足,不過在過程中,就是連結課堂所學。」

從研究所畢業之後,她考上語言治療師,接著順利進到醫院擔任語言治療師的工作。由於已經實習了近三年的時間,讓洪子晴一開始就適應工作型態。在工作當中,她最常遇到的案例就是要處理小朋友口語表達問題,另外也曾經處理較棘手的個案,像是病人顱內出血,影響到聲帶和吞嚥功能,這時就必須要與耳鼻喉科的醫生合作,因此身為語言治療師,也必須要掌握醫療的相關知識。

不斷累積評估個案的經驗

談到工作最辛苦地方,洪子晴認為,必須要在全面性評估完病人的需求之後,立即採取適合的療程和方法。另外,對於病人的心理建設,也是工作內容之一。「我覺得治療的過程也算是一種教育和諮商。」洪子晴說,在研究所期間,除了學習語言和聽力學的醫療相關知識,在專題課程當中,也以個案討論的方式,以此更了解病人的心理因素。「他們是一群有困難的人。」為了讓自己的治療方式更具有療效,洪子晴從研究所開始,就培養閱讀文獻資料和醫學報告的習慣,希望從中尋找新靈感。

目前國內已經有許多醫院和復健科診所,開始增設語言治療師的職缺,從薪水來看,碩士畢業的起薪約有4萬元以上。隨著大眾對聽力與語言治療愈來愈重視,讓看診人數暴增,有些門診甚至要預約好幾個月的時間。「其實自己的心理調適需要很大的工夫。」洪子晴認為,這是份不輕鬆的工作,想要投入語言治療師的人,除了要確切了解工作內容,也要對醫療和教育有極大熱忱,才能走得長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