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政治與社會學群

扣連社會脈動 受外商及市調公司歡迎
文 / 李雅筑    
2013-09-27
瀏覽數 25,800+
政治與社會學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事實上政治系所的工作選擇,已經愈來愈多元化,例如近年來,政治學群掀起考公職熱潮,台大政治系系主任王業立表示,政治研究所的考試科目和課程安排,與國家考試有較大關聯,因此有許多學生選擇同時準備。他更觀察到,去年台大研究所的整體報考人數雖減少一至兩成,但政治所反而微幅上升。「對我們系而言,目前報考人數是逆勢成長的趨勢。」

扣連社會脈動 受外商公司青睞

除了公職之外,政治所的學生是否還有其他出路?有許多人誤以為畢業之後只能投入政治相關領域工作。但在兩岸交流日漸頻繁下,政治學群的學生,對於大陸的政治經濟和社會概況多有涉獵,甚至在撰寫論文的時候,就到大陸進行蹲點研究,因此也成為企業想要延攬的對象。

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顧長永發現,近幾年學生的畢業論文研究方向擴及其他區域,如越南和印尼等地,「這對許多想要拓展海外市場的公司來說,很有吸引力,」他說。為了讓政治學群研究所的出路更廣,課程設計上,各校相關系所開始重視溝通能力的訓練。以台大政治所為例,開設「溝通實務專題」課程,透過即席演講和背稿演講,讓學生體會未來在職場中的談判情境。另外社會所的課程也扣連著當前台灣社會議題,加開醫療社會學、資訊社會學和流行文化等課程。

考試現場

考題結合時事脈動與理論 研究計畫要有原創性

政治和社會學群的考試,傾向將當前時事設計為考題,測試考生平常是否關注社會脈動,以及如何運用理論來解釋實務。目前就讀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所的楊智強,在準備研究所考試期間,每天上網瀏覽國際新聞,例如

G8、G20和APEC等議題,尤其與台灣相關的政治和經濟議題,更需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

「看新聞是一種累積性的知識。」楊智強說,在觀看新聞的同時,就要反射性地連結到理論的運用。例如北韓的核武試爆事件,既能以自由主義的理論詮釋,又能以現實主義理論來剖析。他說:「如果只有純粹寫理論,會比較死板,而且理論的活用,其實並沒有標準答案。」

對於以申論題為主的考試型態,楊智強認為,一個題目可以分成三個層次來回答,運用不同的思考角度,讓答案更完整。舉例來說,國際關係的考題,便可以針對國際層次、國家層次及領導人特質進行解題。

備考時多方涉獵 培養批判視角

在面試的準備上,楊智強在研究計畫書中,以自己大學曾經參加國際關係營隊為引言,帶出想要就讀研究所的動機,「要將自己的興趣和專業,結合國際關係來包裝自己,」他說,像是企管系或國貿系畢業的學生,就可以試圖結合國際經濟和區域研究。台大政治系系主任王業立表示,研究計畫要寫得讓人印象深刻,關鍵就是題目必須要具有原創性,也不一定要直接與政治學相關,若是可以從自己的專業領域出發,結合政治理論的運用,將會有加分效果。

另外,為了要測試學生對於社會議題的觀察力,社會所的口試常會設計情境問題,像是輔大社會所的面試方式,就是讓學生抽籤決定口試題目,內容將牽涉到性別、勞動、族群等多面向議題。輔大社會所的戴伯芬老師建議,平常就要多涉獵報紙的民意論壇和社論,透過別人的文字來增進自己的論述能力,並試著從中培養批判視角,以此觀察社會中的時事脈動。

校園現場

互動式學習 注重討論培養宏觀視野

一般來說,政治與社會學群的研究所課程,是以每週閱讀小論文的方式,讓學生在課堂上分享心得和討論,而為了讓學生可以體驗理論的實際應用,有許多系所會加入互動式的學習模式。以淡江大學的國際事務與戰略所為例,課程中會有「兵棋推演」的活動,每個學生扮演不同國家中的重要角色,像是總統、行政院長和國防部長等,接著老師會設計出不同的狀況,例如發生恐怖攻擊事件或是國際經貿出現重大變化,學生則是藉由此一模擬情境,嘗試如何回應突發事件。

「過程相當刺激,尤其是當主戰的雙方是中國和美國的時候,」淡江大學的楊智強說,在回應的過程裡,不僅要思考兩國之間的歷史因素,也要考慮國際關係理論和國際公法等面向,將實際上國內的因素納進,才能夠符合真實情境。

參與社運 臉書也成為實踐場域

由於社會上議題可以有不同面向的討論,因此「辯論」成為政治學群特殊的上課方式,尤其近幾年來,台灣開放大批陸生來台就讀,常引發課堂上的熱烈爭論。淡江大學的楊智強認為,在一來一往的互動中,不僅發現彼此相異的思惟邏輯,也可以從中理解和學習包容。他說:「會用較宏觀的角度來分析事情。」

社會系所一樣有著討論社會議題的風氣,畢業於台大社會所的鄭如珺表示,總統大選期間,同學們會攤開候選人政見來討論,包含經濟、教育和社福等政策,一同想像著台灣未來的樣貌。

不只是修課,政治和社會學群的學生也把學習場域搬到教室外,像是對性別議題有興趣的鄭如珺,就連續好幾年和同學一起參與同志大遊行,也曾經聲援2008年爆發的野草莓運動。她笑著說:「那時候臉書上每天被大家的言論洗版,也因此改變了自己的想法。」

面對臉書世代的來臨,網路上的社會參與,成為政治學群學生的另一實作練習。台大政治系系主任王業立觀察,有許多政治所學生會在臉書上發表長篇文章,由於受過課堂上的理論訓練,因此對於時事的評論和探討相當深入,關注的議題面向也慢慢擴散,並帶動網友的討論。他說:「他們會分析社會問題背後的政治因素,並思考政策要如何改變。」

產業現場

市調公司助理經理 鄭如珺

研究所訓練 培養出推理與抓重點的能力

「做好市調工作的關鍵,就是要知道如何從人群裡面找資料。」大學和研究所就讀社會系的鄭如珺,畢業之後先後在三家市場調查公司工作,從醫療跨足到消費品產業,即使轉換領域,也難不倒她。因為在學期間,她已培養出對於社會趨勢的敏銳度,讓她即使離開了校園,仍在工作場域中,繼續延續著社會系所的學習經驗。

回顧在研究所時期,鄭如珺對於都市社會學領域相當有興趣,除了修習相關課程,畢業論文選擇以台北東區的消費空間為主題,為了想要了解東區是如何產生多變的消費模式和風格。她用好幾個月的時間,沿著東區的周邊商家,進行深度訪談研究,讓她從中磨練觀察社會脈動的技巧,以及利用理論來詮釋社會現象的能力。

畢業之後,她順利進到市調公司工作,剛開始是擔任醫藥產業的研究員,主要負責設計出不同的調查方法,以回應客戶想要知道的市場資訊。由於對醫療的相關知識不熟悉,鄭如珺坦言剛開始很辛苦,不過在學校所累積的技能,讓她得以快速適應工作。

「其實關於理論方面細節已經想不起來,但是最大的幫助,是教我怎麼去推理和抓重點,」她說,研究所的理論課程上,不僅要了解理論的產生背景、內容,也要試著與社會時事結合,而透過這樣的思考訓練,讓她即使接觸不同領域的專業知識,也能從中歸納出完整的系統脈絡。

社會系所訓練 深受市調業青睞

一年後,她跳到另一家負責消費品產業的市調公司任職,「做市調工作有趣的地方,就是遇到的案例主題會很豐富,可以全面地看到這個產業的趨勢。」現在,鄭如珺回到自己熟悉的醫療產業,並被派任到上海工作,市場調查工作的難度更高,不過鄭如珺一點也不擔心。她說:「社會學是一門很有趣的學科,在工作一兩年之後,以前受過的訓練是會顯現出來的。」

輔大社會所教授戴伯芬認為,社會學是社會科學的通識教育基礎,因此學生在學校所培養出的觀察社會能力,將能有效運用在企業、媒體或是市調產業。從薪資來看,研究所畢業生的起薪約有3萬5000元到4萬元左右,與其他工作相比,薪水雖然較高,但是也背負極大的工作壓力。鄭如珺分享:「要在短時間內處理許多案件,而且不僅是要幫助客戶了解市場的最新消息,也要更進一步提出解決方案。」

2013年09月

研究所特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