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對中共不應有浪漫的憧憬,對中國則要有歷史的責任

文 / 高希均    
1990-07-15
瀏覽數 10,700+
對中共不應有浪漫的憧憬,對中國則要有歷史的責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通郵而通信,不通商而通貨,不通航而通運,不同路而同歸。……不接觸而會面,不談判而談話,不妥協而放鬆,不統一而漸進。」

--陶百川先生一九八八年語

一、當前的中國

當前的中國是分裂的:一邊是十一億人民的大陸;一邊是二千萬人口的台灣。

當前的中國是對立的:北平認為它代表中國;台北認為它代表中國。

當前的中國是分歧的:一邊因人多地大得到重視,但因貧窮落後得不到尊敬;一邊因經濟發展得到尊敬,但因地小人少得不到重視。

當前的中國人是分散的:一邊擁有地理的中國、歷史的中國,但沒有現代的中國;一邊則以其四十年來進步的紀錄,建立了現代中國發展的模型。

這正就是一九九0年代初期錯綜複雜的「中國結」。幸好這不是個死結,因為--

當前的中國有一點是一致的:北平與台北都宣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不能獨立。

對中共,不應有「浪漫的憧憬」;對中國,則應有歷史的責任。這個責任就是要把中共的中國,轉化成中國人的中國。

二、不宜徒增變數

在這個轉化的過程中,有二項最基本的前提:

一、政府決策不能影響台灣本身的安全暨二千萬人民的福祉。

二、民間主張不可誘發台海兩岸的緊張情勢。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