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PISA將帶動教學現場重大改變

關心12年國教不能不知道的關鍵概念
文 / 何佩珊    
2013-09-06
瀏覽數 18,350+
PISA將帶動教學現場重大改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去年8月,基北區宣布特色招生將改採類PISA的素養評量方式時,多數人才開始注意到PISA這四個英文字,甚至還有家長不解地問孩子:學校為何要考披薩?是要考家政嗎?即使到了今天,仍然有很多家長、學生對PISA感到茫茫然。

到底什麼是PISA呢?

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The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是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從1997年開始籌劃,2000年才正式推出用於教育能力評量的一項計畫。OECD所主導的PISA,每三年會評量一次15歲學生(約是台灣國三的學生)參與社會所需的關鍵知能,包含擷取、解讀資訊以及思考、判斷力。

PISA所評量的閱讀內容不只是文章,連海報、圖表、廣告、電影都是。學生必須從各種資料中,找到所需的資訊,解讀資訊的意義,再將所讀內容與原有的知識、想法與經驗相連結,綜合判斷後,提出觀點。

對孩子來說,小至高鐵車廂座位餐桌背面的車上服務資訊,大至國中基測的考題,都必須運用到閱讀能力。如果看不懂圖表就不知道第幾節車廂有廁所或公用電話,得憑運氣向前走或向後走,看不懂題目就無法正確解答,將影響到考試成績。所以閱讀力不僅關係到孩子考試成績、適應現代生活的能力,甚至影響到個人前途,乃至於國家競爭力。

不再考背誦 而是測出真正實力

進一步了解PISA評量的內涵,主要是藉由閱讀素養、數學素養和科學素養這三大範疇進行評估。之所以稱為「素養」,因為PISA想要了解一個完成基礎教育的學生,能否應用過去所學習到的知識技能,面對真實世界的挑戰,而不僅是學校課程的精熟程度而已。

因此PISA的試題與一般用以評估學生對學校課程精熟程度的考試不同。例如在題型方面,除了有選擇題,也會有封閉式建構反應題(例如填充、簡答題),以及開放式建構反應題(例如申論題),各占約1/3。以閱讀素養為例,不只要測驗學生對文本的理解和詮釋,也要知道學生是否有反思與批判的能力。

所以問題的表現方式很多元,除了有題幹(亦即問題的敘述)較長的特色外,甚至不一定都會以文字來描述,可以大致分成「連續性文本」和「非連續性文本」兩大類。例如常見的敘事文和說明文考題就是屬於連續性文本;另外,非連續性文本則可能是圖表、表格、地圖或廣告等,都有可能。

還有在取材方面,也明顯多是與日常生活、時事有高度連結的情境式考題,如雜誌的文章、小說的內容、電子產品保證書,甚至連捐血的網站公告等,都可能會入題。整體來說,不論是PISA的閱讀素養、數學素養還是科學素養,主要都是強調學生的資訊理解、統整、評鑑,以及省思能力的靈活運用。

影響所及 基測命題已悄悄轉變

將鏡頭聚焦到台灣,雖然已連續參加三次的PISA測驗,但是國中端並未全面改變教學方法,測驗方式也沒有大量採素養評量的方式。尤其在基北區「類PISA測驗」的政策大轉彎後,明年首屆的特招考試分發入學測驗仍維持與國中基測類似的考題。

儘管明年基北區的特招無法採類PISA的素養評量測驗,不過稍加留意,就會發現台灣的命題方式有了新變化。瑞祥高中校長林香吟指出,觀察歷年心測中心的命題方式,雖然題目數還很少,但是大學指考、國中基測許多科目都開始有生活化、情境式的閱讀理解題目。

以今年大學指考數乙的題幹來看,敘述都比較長,主要不是在考學生的計算能力,而是考學生的邏輯思考與理解能力,而這正是PISA素養評量的精神。從國內兩個大型升學考試的命題趨勢來看,台灣教育界已往國際素養評量的方向邁進,而且不少國中小的老師也加入「閱讀理解教學」的行列。

確實PISA推行13年後,愈來愈得到各國的重視,截至2009年為止,參與PISA的國家(地區)數已從43個成長到68個,約略涵蓋了87%的世界經濟體,有超過100萬名學生接受評量。PISA的評量成績逐漸成為各國政府評估教育投資成果的方法之一。

台灣PISA排名逐漸衰退

相對先進國家對素養評量的投入,台灣雖然起步較晚,第一次初試啼聲就令人驚豔,2006年的數學素養拿到冠軍,科學素養排名第4,但閱讀素養較弱,位列第16名。只是到了第二次、2009年的評量成績公布時,台灣三項素養的評比排名,竟然都呈現倒退的現象,數學排名掉至第5、科學排名後退到第12名、閱讀素養更跌到第23位。雖然台灣學生的實際成績並未衰退,卻在其他國家的追趕下,導致名次下降。

最突出的是上海市,2009年首度參加PISA,就拿下三項素養評量的冠軍,其餘如香港、新加坡在3項評比也都維持在前5名。如果從排名來論成敗,台灣學生的競爭力似乎正在衰退當中,其中又以閱讀素養的表現更令人擔心。

這次《遠見雜誌》特別邀請到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教育研究所「優質學校改進計畫」學校發展主任湯才偉、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教育研究所「優質學校改進計畫」學校發展主任呂斌,以及上海市浦東教育發展研究院初中語文教研員謝琳等三位閱讀理解教學專家,分享香港和上海的經驗,供台灣教育界借鏡。

關鍵是「學生需求放到第一位」

三位專家在訪談中,分別提出一些可供台灣參考的建議。從他們的分享中發現,「將學生的需求放到第一位」是香港和上海兩地10年來共通的主要改變,也是他們在施行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

湯才偉指出,教育不能只是關注學生在學校的表現,也要思考當孩子離開學校後所要面對的生活與工作,如此才能從現實的角度去理解孩子要有什麼語言和文字能力,進而幫助學生能夠更輕鬆融入社會,得以在畢業後省去在社會上再學習的過程。

此外,台灣的閱讀理解教學較偏重文學性的教材,被認為是面對PISA活用考題時較為吃虧的部分。不過三位專家都不建議台灣為了因應PISA潮流而對教材做大幅度的變動。

湯才偉雖然肯定PISA的重要性,卻強調不需要看得太嚴重,「因為沒有一種測驗可以測出所有的能力」他說,PISA反應出的只是龐大閱讀概念中的一部分而已。同時他也進一步指出,畢竟做為母語的中文,和英文等其他語言不同,不能只將中文當作生活和工作的工具,同時是擔負中國歷史文化載體的重要角色,若老師在教學上全然以應用為主,恐怕會失去母語的意義。當然一個精通詩詞歌賦的人,連一封簡單的書信都不會寫,也是不行的。「就像手和腳一樣,兩者都很重要,」他補充說明。

雖然以PISA的成績來看,台灣確實輸給上海、香港、新加坡、韓國等亞洲國家,但是12年國教的開啟,卻是台灣教學改革的一大契機。高雄瑞祥高中校長林香吟認為,12年國教形同一種解禁,讓老師不再陷入舊式的教學框框裡,再搭配目前社會共同關注PISA的氛圍,相信台灣也可以營造出讓孩子快樂學習又有實質效果的教學環境。

2013年09月

教育特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