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技職之路走出一片天證照背後代表的真實意義

專訪|宜蘭縣教育處長吳清鏞
文 / 白瑞博    
2013-06-07
瀏覽數 10,050+
技職之路走出一片天證照背後代表的真實意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宜蘭縣教育處長吳清鏞一手掌理宜蘭縣的教育百年大計,受訪當天一身西裝筆挺,但是很難想像,他在年輕求學時為了賺取學費,曾經在工地度過一段艱難歲月。他回憶說:「我第一天的工作,就是在台北市的第一聯合商業大樓11樓捆綁鋼筋。」那個年代的土木施作方法很傳統,吳清鏞得徒手扛著鋼筋,從一樓爬上11樓,這樣粗重的工作,吳清鏞卻從1972年開始,整整做了5年。

社會如何看待技職教育

在老一輩人的傳統觀念裡,所謂的技職教育,就是在教導一些比較技術面的工作。好比吳清鏞當年綁鋼筋這類的粗活,把手弄得黑黑、髒髒的,不需具備專業的知識;換句話說,只要你有體力,就算什麼都不懂,一樣也能去綁鋼筋。

「老一輩的觀念可能到現在都還認為,以前的初職(亦即過去國中等級的職業學校),就是你給他刨刀,他就可以把木頭刨平,不需要花什麼腦筋。」吳清鏞觀察。

但是隨著技術精進,現在的技術型工作早已今非昔比。吳清鏞舉了一個鮮活的例子。以前木工裝潢時,嘴裡咬著一排鐵釘徒手敲打,「現在則是用釘槍輕輕一按,啪啪啪就釘好了。」釘釘子這件簡單的事情,輔以專業工具後,施作者不需使用蠻力,駕輕就熟就能完成工作。

就連綁鋼筋也全面科技化。事先用AutoCad軟體把圖繪好,鋼筋原料工廠根據圖樣直接輸出,鋼筋的直徑、轉角直角筋、箍金等分毫不差。吳清鏞感嘆:「現在建築施工自動化,鋼筋工人的工作簡直太輕鬆啦!」

隨著社會主客觀的環境大幅改變,大家對技職教育也有了不一樣的看法,選擇技職之路不再代表「無法升學的次要出路」;相反地,在現代專業技術的支援下,邁向技職之路也有可能闖出一番事業。

吳清鏞舉例說,像郭台銘、王建.、謝深山等,都是技職體系出身的名人,他們接受這套教育體系的訓練,照樣在社會中發光發熱。他們的成功,讓越來越多人勇敢地捨升學、就技職,因為起碼在出社會時,身上已有一技之長。

技職院校應做好定位

不可諱言,現今台灣的高等教育出了一些問題。他說,大學普及後嚴重壓縮了技職體系發展的空間,一堆技職院校擠破頭想要「升格」大學,變成既不夠技術,又無法深入學術研究的學店式教育。

吳清鏞認為行行出狀元,教育原本就該分流。他以種田比喻說,最底層需要的是技術人力,農夫只要有體力,每天辛勤耕作就可以等待收成。但是育種、土壤、有機栽種等,就是屬於研究的領域。

「大學教授可能很會講解陰極、陽極、直流電、交流電等電學原理,但家裡燈泡壞了卻不會換。」修理摩托車也是,一名機車黑手可能講不出什麼高深道理,但是卻能很快找出問題所在。

吳清鏞說:「每種行業都有兩個面向,純技術面與純專業面,現今的技職校院應該要思考,要把技職教育界定在哪一個層次。」找出自己學校的定位,是當今技職校院的當務之急。

政府應扮演好導引的工作

吳清鏞說,現在開設科系的權力已下放給學校,學校必須自己找到自己的未來。政府所能做的,是觀察社會與經濟的脈動以及未來的趨勢,來擬定整體的國家教育方針。

「國家的確要替學校做些方向性的導引,好比老師與校長在看待學校的發展,角度是不一樣的,所以換位子換腦袋是對的。」政府可以規劃出國家需要多少技術方面的人才,需要多少專業面的人才,藉由政策性的補助或政策性引導來協助學校,但是技職院校的定位,還是需要由自己決定。

技職校院開課一窩蜂

吳清鏞認為現在技職院校最大的問題,就是搶流行,做事一窩蜂!「媒體常常批評農人,今年蔥價很好,大家就一窩蜂去種蔥,但是這樣到最後會不會獲利?沒有人知道。技職教育這件事情,也有一點這樣的味道。」

譬如現在服務業是未來世界的趨勢,「各技職校院拼命開設休閒管理的課程,這種一窩蜂是台灣很糟糕的現象。」現在的技職校院在課程規劃上,過於高度集中,講求流行卻缺少特色,忽略了培養足堪應付未來工作的技術人才。

「在70~80年代,台灣的教育跟隨經濟建設而調整,」當時政府會針對產業所需的人力,規劃開設多少的大學科系及職業學校。但是現今似乎缺少這種遠見,吳清鏞很是憂心。

證照背後的意義

現在幾乎每一所高職的校門口,都會大幅張貼今年考上證照、推甄大學技職院校的榜單,似乎有了這些加持,找工作就沒問題。「現在很多學校都強調證照百分百,但是證照到底代表什麼?」吳清鏞甚至發現,有些學校甚至為了證照而證照,學科成為其次,最後出現一個學生可以拿10張證照,但是找不到工作的窘境。

他認真地問:「證照背後代表的是什麼?」、「證照取得的過程,真正的意涵是什麼?」、「證照競賽跟業界或實際工作現場到底有沒有連結?」學、用落差明顯,是吳清鏞三問的關鍵。他語重心長地說:「一張證照的取得,並不全然代表技術的取得。」例如老師考取了教師證,就代表能教了嗎?老師的身教與品性,又豈是一張證照能完全囊括的?

觀察學生生涯傾向 適度導引

也因此,吳清鏞想仿效德國的師徒制,帶領一些喜歡手動實作的同學,跟著師傅學習技藝以彌補學用落差。「我正與宜蘭勞工處協商,尋找學校附近手藝嫻熟的木(工)師傅,讓品德好、學習動機強的學生跟著學。」或是讓孩子們去學習修政府如何配套政府如何配套補輪胎,摸摸輪胎的胎紋,實地手作學技藝。

吳清鏞認為,德國師徒制細部化、工作分析的概念很值得台灣借鏡。他自己曾循著德國的技術手冊,修好一部海德堡的印刷機。台灣在這樣的基礎教育上扎根還不夠,應該參考他山之石並結合本國文化,做好教育的基礎工程。

文憑非成功要件

到底該升學,還是該進入職業學校,是現在很多家長與孩子煩惱的問題。吳清鏞覺得,倒不一定要升學,職業的路走起來,也是很寬廣的。「12年國教在推的時候,高中為何不做強迫入學?因為我們沒有人可以說孩子多讀3年書是幸福的,這相對給了技職系統很大的空間。」一個孩子如果在國中的生涯探索當中,就發現他是個喜歡動手做的孩子,那麼根本就不需要鼓勵他去讀高中,應該讓他國中一畢業就去職場磨練,幾年後再讓他回來。

吳清鏞的小舅子就讀宜蘭蘇澳海事職業學校,畢業後選擇跑船,才2、3年間的月薪就已6、7萬元。正所謂行行出狀元,職業不分貴賤,高學歷並非成功不可或缺的必要條件,人人都有機會出頭天。

「前陣子有個在家自學的孩子,得到保德信志工獎。以他現在的能量,足可到國外自行組織志工團。台灣如果給他一張國中畢業證書,又有什麼意義呢?」吳清鏞覺得家長與老師都應該改變觀念,文憑很重要,但並非成功的絕對要件。

技職翻身 成國中生熱門選項

宜蘭縣政府曾在去年10月,針對首批適用12年國教的國二學生進行志願試填。結果第一志願填答職業學校者約48%;但是第二志願填答職業學校就增加到67.5%,而到第三志願填答技職學校者則高達86.3%。這表示第一志願填高中的52%學生中,如果上不了理想高中,第二、三志願考慮唸職業學校的比率一直在增加中。可見原來想唸高中的學生,對技職學校並不排斥。

宜蘭國中生對技職學校不排斥,一方面是能學得一技之長,一方面也是宜蘭的職業學校這幾年展現了優異的成果,讓家長有了信心。宜蘭蘇澳海事職業學校15年前還呈現招生不足,現在卻年年爆滿;宜蘭頭城家商的美容科與服裝設計科也打響了名號。

宜蘭職業學校的學生參與競賽也頻頻獲獎,新北市、基隆、宜蘭縣的三縣市高中職科學展覽中8個優勝,蘇澳海事職業學校奪得3個優勝。學生在創意、研究的多元表現也獲得肯定,讓宜蘭家長見識到在地這幾個職業學校的能量,覺得值得去讀。

吳清鏞鼓勵家長多與孩子對話,瞭解孩子真正的想法。「你有沒有花很多時間去傾聽?每一個孩子都願意跟家長對話,但家長不要輕易去下結論或價值的批判,多聽聽他,他自己會修正,但是修正時也不要嘲諷他。」對孩子給予適度的尊重,試著去發掘他的長處,多給他發揮的空間。

「一個孩子也許什麼都做不好,但玻璃擦得很乾淨,我們是不是該誇他?說不定有天他會成為一家清潔公司的老板。」吳清鏞認為,在國中的黃金時刻輔導孩子,觀察他們的性向、走適合的道路,此後不管技職或升學,條條都會是成功的生涯大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