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李登輝:從新台灣人到新時代台灣人

「民主先生」看台灣民主政治進程
文 / 楊泰興    
2013-03-29
瀏覽數 19,700+
李登輝:從新台灣人到新時代台灣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走到海外,台灣引以為豪成就有二:一為創造出均富的經濟奇蹟,二為政治民主化,成為全球最民主的華人政權。

近年來經濟奇蹟的金字招牌有點褪色,能維繫台灣人光榮感的,無非是台灣的民主在艱辛當中,依舊不斷深化與鞏固。回首解嚴以來27年政治來時路,一路風風雨雨,但卻方向堅定,漸次突破前進。

為了促進民主價值與理念,2002年外交部積極推動籌設台灣民主基金會,結合產官學以及民間人力、經驗與資金,於2003年成立,並由立法院長王金平擔任董事長。一方面繼續推動台灣民主的提升與深化,另一方面則努力接軌國際社會的民主力量,參與全球民主的聯繫網絡。曾於2005年邀請到美國卸任總統柯林頓訪台,發表演講。

沒有過去,就沒有未來。今年適逢民主基金會10週年,為了替歷史留下見證,特別邀請了過去多年來一路參與台灣民主化過程中的關鍵人物與重要參與者,舉辦「見證台灣民主」系列演講,分享他們對民主化歷程當中的諍言與反思。

3月16日的首場論壇邀請的便是被美國《時代雜誌》(TIME)稱為「民主先生」的前總統李登輝先生。

為了這場演說,一絲不苟的李登輝,前一天還請孫女李坤儀協助他練習演講稿,調整國語發音。儘管年過九旬,步伐略帶蹣跚,但滿頭銀絲的李登輝戴上現代感十足的招牌墨鏡蒞臨會場時,精神還是十分抖擻。

恰巧近期孫女李坤儀被傳有緋聞男友,媒體簇擁著李登輝追問感想,李登輝看起來心情不錯,主動停下腳步跟一大群記者們閒聊。他說:「這種事情,做阿公、阿嬤管不到,主要通過媽媽那一關,她媽媽管很嚴的。」他也適時「教育」一下媒體記者們,「交男朋友不能強調高又帥,這根本不重要,要踏實肯打拚、不會『嚎哮』(誇大講空話),肯負責,疼愛我們才是重點」。一番閒話家常讓中央圖書館的演講廳在開講前,氣氛十分輕鬆。

提出「新時代台灣人」概念 

正式演講時,李登輝的演說,貫穿通篇主要有兩大重點。一是他提出「新時代台灣人」概念的倡導,二是他認為領導人很重要,尤其是領導人的態度,有沒具備「謙卑」的心。

「新時代台灣人」是他提出解救台灣族群矛盾惡化、藍綠惡性爭鬥、「國族認同崩壞」的良方。而謙卑的領導者是目前最需要的,才足以化解爭議。

演說首先緬懷先總統經國先生無私卓越的貢獻。他表示在1980年代,經國先生說過兩句話,「我是台灣人」「以後中華民國的總統不必蔣家接,」這象徵中國5000年來以皇帝為中心,以「私」為中心的想法,第一次被打破。「沒有經國先生的突破,就沒有今天台灣民主化的輝煌成果,」他說。

李登輝脫稿演出指出,今年農曆過年期間,他看大陸劇「三國」,頗有感觸。尤其曹操在臨終前說到:「過去有很多人反對批評我,現在也有多人批評我,未來也會有人罵我,但『我就是我』。」「我就是我」這句話,讓李登輝感觸良多。他認為這就是中國文化當中,以「私」「自我為中心」的文化,所以曹操才必須布下72疑塚迷惑後人。

他以過來人身分肯定台灣轉型過程,雖是革命性的,但是在經濟成長與社會安定的基礎上逐步完成,也罕見地並未流血,因此被稱為「寧靜革命」。而「寧靜革命」大致是沿著政治民主化、務實外交、開展兩岸關係及經濟升級四大方向前進。

他指出當時藍綠兩黨的關係雖然競爭,但並未惡鬥,反而合作改革,藉由此,威權統治才得以逐漸解體,而光復後所形成的族群矛盾,也在民主化的調和下逐漸溶解。

完全民主 先解決國家認同 

李登輝不獨觀察台灣的個別經驗,熱愛讀書、被譽為學者型政治領袖的他,更上升高度,將台灣經驗放在全球的視野中解析。

他引用已過世哈佛大學國際政治學者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的研究,指出台灣是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的一部分。而這「第三波」走向民主化的國家,並不一定就一帆風順,成為完全民主國家,因此台灣的成就其實相當難得。

杭亭頓曾經舉「自由之家」所做的「自由的比較調查」說:世界有114個國家被認定為民主國家,然而這些國家中有37個被歸類為部分自由的國家。他認為第三波民主化到了20世紀末期,已經面臨整編及鞏固成果的課題。

李登輝以杭廷頓指出「民主鞏固」的問題,來提醒身為第三波民主化國家人民,必須面對四大挑戰:

第一是來自民主化過程參與者的造反;第二是具有明顯反民主的意識型態的政黨或政治運動贏得選舉;第三是行政部門的擅權,規避立法監督;第四是政府剝奪人民的政治權與自由權。 在李登輝看來,台灣要邁向完全民主國家,應先徹底解決仍在於國家認同的分歧。儘管愈來愈多台灣人民自認為是「台灣人」,或不否認自己是「台灣人」,但是要進一步的深化,首要之務還是強化人民對台灣的認同。

堅定土地認同 打破族群限制 

李登輝遺憾認為,過去緩解的族群矛盾在2000年政黨輪替後,因朝小野大,加上中國統戰分化,使得島內的矛盾惡化為國家認同的衝突。

李登輝更引用杭亭頓最後一本著作《我們是誰》(Who Are We?)觀點,來關照台灣處境。上世紀末,台灣人民意識到黨國體制下建構的大中國意識的虛構性,也經常追問自己:「我是誰?我們是誰?」 但是民主新時代的問題,要用民主的方法才能處理。他開出的藥方是以民主精神超越內部矛盾的「新時代台灣人」論述。要以新的生命內涵,實踐「一切價值的價值轉換」,形成全體性的精神揚升與文明創新。

他強調,唯有基於自由意志、公民意識的結合,才能打破傳統的族群限制,脫離被過去的虛構所束縛的狀態,對台灣這一塊土地產生堅定的認同,凝聚堅強的生命共同體。

5000年來中國人如想改革往往都是「託古改制」,卻沒有一個成功,這是因為沒有觸及本質問題,都還是以「私」為中心。他主張台灣「託古改新」必須從本質上進行價值轉換。

這個做為李登輝此場演講核心概念的「新時代台灣人」概念,首先是在2005年提出,是個迥異於所謂「新台灣人」概念,因為他認為台灣人不應再分新舊。 1992年他也曾提倡「生命共同體」意識,透過認同台灣,賴以超越省籍矛盾。而後來提出的「新時代台灣人」,更加入了所謂的社區共同體意識,強調組成分子沒有新舊,均為公民,此才為民主鞏固的堅實基礎。

領導者應謙卑、冷靜、傾聽

對於未來,李登輝一方面寄望於台灣人民對於社區共同體意識的凝結,另外一方面也寄望於下一代領導者的卓越表現。

他指出:「在任何的組織中,決定團體成敗命運最重要因素,就是領導者的素質與能力。領導者的堅持、意志力,以及堅守生命共同體的理念,才能讓台灣民主的深化有所期待。同時,領導者要有一顆從公的心,公而不私、不以個人、政黨或組織少數人利益為考量的帶領。」

李登輝總統提及要解決當前朝野國會僵局,「最重要是,領導者必須要『謙卑』,同時要有冷靜的心來處理問題、來面對。謙卑最為重要,透過謙卑的態度來傾聽反對的意見,反對的黨,反對的人民,來請他們幫忙,」他表示。 外界解讀,他的這番話,好像是特別說給馬英九總統聽的。

他相信台灣在經歷兩次的政黨輪替後,人民以後在選擇領導者時,一定會有更成熟的判斷。李登輝沈潛當下,寄望未來之心,溢於言表。

本文出自 2013 / 04 月號

全球飆大學,台灣怎麼追

數位專題
台灣近代史的縮影:李登輝一甲子的政治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李登輝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