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25歲,學貸60萬元,但為選議員繼續借錢

愛拚卻不定贏〉李盈萱
文 / 陳建豪    
2012-07-30
瀏覽數 20,650+
25歲,學貸60萬元,但為選議員繼續借錢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以25歲的年紀,參選2010年年底的台北市議員,毫無知名度下,票數還有4939票,第二高票落選,東吳大學人權所碩士班學生李盈萱,面對媒體時,仍顯羞澀。

採訪過程中,她強調自己不擅言詞,然而從她的一字一句,以及為何出來參選議員的心路歷程,卻反映出這個世代的無奈。

她就是為了幫同世代的年輕人發聲,才出來競選議員的。

為青貧發聲 背學貸選議員

考上東吳大學後,李盈萱不再跟家裡伸手要錢,以打工、申辦學貸的方式完成學業。大學雙主修政治、法律,花了六年才拿回一紙雙主修畢業證書,學貸也來到60多萬!

畢業後第一年,李盈萱開始工作,在綠黨裡負責協助國際專案,月薪2萬多。根據學貸申請辦法,畢業、工作一年後得開始償還學貸,而同時間,她又考上東吳人權所。

「讀完大學,我已經負債60多萬,若繼續讀研究所,負債金額將近90萬,」分析再分析,喜歡讀書的李盈萱最後把牙一咬,選擇攻讀研究所。然而李盈萱心裡其實是害怕的,「畢業後,薪水會多少?沒有人說得準,而且感覺不會太高、好像也趕不上物價上漲。」

就在她決定要就讀研究所的同時,她原先工作的綠黨,也開始徵召青年競選市議員。

「坦白說,一開始我們就都知道很難選得上,但綠黨跟我,都想喚起大家的注意力,青年貧窮的狀況已經愈來愈嚴重!」李盈萱強調,現代的青年不是不努力,但不少制度、政策都陷年輕人於不義,例如「22K」方案,即便起初是好意,卻也是害慘所有年輕人的起薪。

已經背了沉重學貸,要獨善其身、賺錢還款都嫌來不及,卻還要去打這場必輸的選戰?李盈萱最後決定參選。希望能讓民眾多聽聽貧窮青年的心聲、督促政府為青年制訂更多適合的政策。

上網募保證金 第二高票落選

決定參選市議員後,李盈萱的第一個挑戰就是要湊齊20萬的選舉保證金。本身就負債的李盈萱,只能選擇透過網路募款的方式,跟親友、或對青年貧窮議題關注的網友集資。

直到登記截止的前一天夜裡,募款數字才剛好達20萬元。「那一次湊足保證金,讓我發現,只要集合眾人的力量,其實是有機會扭轉劣勢的!」李盈萱感謝當初的每1元捐款,都帶給她力量。

有了這筆得來不易的保證金,李盈萱開始競選活動。內向的她,不擅長在公開場合演講,連掃街拜票,起初也是害羞的。

然而,她主打的「貧窮青年」議題,以自己跟其他青年的情形作例子,還是引起許多人共鳴。例如她談到,她大一打工時,時薪還有150元,但現在上網找相同的工作,時薪竟更少。而有的青年打工不僅薪資低,還被迫要推銷產品,達不到就扣錢,曾出現時薪僅7元的誇張個案!

而家人對她參選的反應,則是從一開始的訝異與不解,最後慢慢變成超級助選員。「媽媽拉著我的手,去跟社區裡的長輩們拜票,其實很讓我感動,」在父母、朋友、綠黨的陪伴下,李盈萱完成了這場選戰。

最終開票結果,也讓李盈萱跟所有親友,大吃一驚。在南港、內湖選區,李盈萱拿下近5000票,而且以第二高票落選。「這樣的票數,遠超過我們當初的預期,」李盈萱認為這是因為許多青年都很苦悶,如果選舉日是換成現在,她的得票數恐怕更多!

有錢先圓夢 還債畢業再說

選舉落幕後,李盈萱持續靠著打工,賺取生活費。她算過,一旦畢業,一個月要還學貸超過1萬元。「假設我再租房子,可能6000~7000元跑不掉,加上學貸、生活費,要過好幾年月光族的日子!」想到還有90萬債務,李盈萱的笑容頓時消失。

然而,李盈萱的身上,還是有新一代年輕人的價值觀。日前,她才自費5萬,跟著學校教授前往紐約,進行學術考察之旅。「媽媽氣死了,覺得我都欠一堆債了,還花錢出國?」李盈萱解釋,紐約之行花的都是打工賺來的錢,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

「上一代的價值觀比較保守,會辛苦工作、存錢,換安穩的日子,但我寧願苦一點,也要過自己想要的日子!」李盈萱很清楚自己的生活信念。有主見的年輕世代,卻碰上了經濟不景氣的年代。年輕的未來,充滿了許多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