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東協十國 異軍突起

當歐美停滯、中國減速,只有
文 / 王怡棻    
2012-05-16
瀏覽數 74,950+
東協十國 異軍突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4月3日,第20屆東協高峰會(ASEAN Summit)在擁有壯觀吳哥窟遺址的柬埔寨舉行。

開幕前,10國領袖照例在畫著東南亞地圖的寬闊講台前,手牽手連成一線,笑容可掬地在數十家媒體的鏡頭下,留下值得紀念的一刻。

今年的東協高峰會中,甫完成國會補選的緬甸是會議的注目焦點。各國領袖一致肯定緬甸在改革上的努力,並呼籲美國與歐盟盡快解除對緬甸的經濟制裁。而歐美彷彿也感受到來自東南亞的殷切期盼,分別在4月中下旬透露解禁的訊息。

「歐美向下、亞洲向上的趨勢已然成形,」投資大師羅傑斯(Jim Rogers)深信,20世紀是美國世紀,21世紀則是亞洲世紀。為了平衡中國崛起,東南亞國協(ASEAN)已然成為美國亟欲拉攏、「重返亞洲」的重要關鍵。

「因為東南亞國協整合,可以左手拿中國訂單,右手接受美國的示好,」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吳玲君分析,現在的東協是中國牌、美國牌一起玩,左右逢源。

東協不只在政治與戰略地位上,獲得國際矚目,在經濟上也逐步躍升,成為投資人亟欲了解的潛力股。

自1967年成立的東南亞國協,擁有6.18億人口、448萬平方公里土地,與豐富的天然資源,是全球經濟成長速度最快的區域之一。

東協預計,預計在2015年成立的東協共同體(ASEAN Community),更將是僅次歐盟、全球第二大的單一市場。

經濟暨合作發展組織(OECD)預測,2012到2016年東協國家的GDP成長率可望達5.6%,比歐盟、北美自由貿易區都高。「歐洲有歐債風暴,美國還未走出次貸危機陰影,比起來東協這個新興市場的成長,反而讓人期待,」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WTO中心副執行長李淳表示。

安度風暴,奠定全球投資人信心

東協不是今日才開始啟動成長引擎。事實上,自1990年代開始,東協國家彼此的貿易額即不斷成長。中華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徐遵慈觀察,東協與歐盟的不同處,在於歐盟是由上而下制訂整合的規範,東協則是由下而上,從經濟、政治、文化各個面向進行整合,直到2007年簽署《東協憲章》才確認法律地位。 2007年對東協的意義,不只是法人化的里程碑,也扭轉了全球投資人對東南亞國家的印象。

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之後銀行倒閉效應蔓延全球,歐美股市幾乎一片長黑,被風暴橫掃的東南亞,卻沒有被吹倒,不少東協國家持續成長。「想想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亞洲國家受創有多深,就知道現在它進步了多少,」吳玲君表示。

東協政治逐漸穩定,也增加了投資人信心。

過去幾年,東協國家內政各有其不穩定因素,泰國有紅衫軍與黃衫軍的對峙政變,緬甸有「番紅花革命」,印尼、菲律賓都有總統貪污,被人民趕下台的醜聞,讓國際社會對東南亞國家形象打折扣。但現在情況已改觀。

吳玲君觀察,新一批領導人如馬來西亞總理納吉(Najib Tun Razak)、印尼總統蘇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等,與過去傳統的領導人不太一樣。「這批人知道外交的重要,願意改變開放,內政也能維持平穩,」吳玲君說。

這群領導人上台後,無不積極推動大型基礎建設,以及吸引外資的中長期計畫,對經濟發展也起了振興作用。

人口年輕,成長潛力大

東協另一受到看好之處,則在其優秀的人口結構。 外貿協會市場研究處研究員林淑惠指出,2010年東協十國平均年齡為27.5歲,足足比台灣年輕10歲,也遠勝中國大陸的34.5歲。

人口紅利十分顯著。十國中,菲律賓的平均年齡更只有22歲,加上天主教信仰,不主張節育、避孕,因此成為東協新生兒的大產出國。在全球老化的世代,東協年輕的人口無疑成為推動後續成長的關鍵火力。亞洲開發銀行(ADB)的「ASIA 2050」研究報告即指出,東協因為人口眾多、年輕、加上中產階級增加,將成為最有成長潛力的市場。

除了內部整合,東協也同步積極向外拓展,多方簽署FTA。其中,東協已經分別與中國、日本、韓國、澳洲、紐西蘭等國,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東協加一(中國)」與「東協加三(中、日、韓」)與「東協加六(中、日、韓、澳、紐、印度)」早已經成為大眾熟悉的詞彙。

為了防範歐債危機對亞洲產生不利影響,東協加三還積極籌劃將區域換匯基金「清邁倡議」(Chiang Mai Initiative)的規模擴大一倍,達到至2400億美元,為貨幣及匯率問題未雨綢繆。顯見東協組織不但合作緊密,更關注全球金融動態,為區域穩定增加防火牆。

多元歧異,十個國十個樣 若要用一個詞形容東協,「多元」堪稱是最恰當的詞彙。

一般談到東協十國,都會分成「老六國」(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新加坡、印尼、汶萊),以及後來加入、發展較落後的中南半島四國(越南、柬普寨、寮國、緬甸)。

這十個國家,有十種不同語言,四種政體(總統制、內閣制、二元君主制、社會主義),三大宗教(回教、佛教、天主教)。最大的印尼有2.5億人口,最小的汶萊只有43萬人。

在經濟發展上,東協十國也有巨大差距。在產業上,新加坡服務業占GDP高達七成,印尼、泰國、馬來西亞、越南的工業比重與服務業差距不大,緬甸、柬埔寨則仍停留在農業的階段。

由人均GDP來看,各個國家的差異很大。產油國汶萊與新加坡分別為3.9萬和5萬美元,接下來馬來西亞約1萬美元,泰國將近6000美元,到緬甸只剩800美元,「最高和最低的,人均所得相差超過60倍!」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劉大年表示,區域發展落差大是整合的一大隱憂。

因為發展上的差距,免關稅的時間表並非一體適用。目前東協自由貿易區內,只有「老六國」是彼此零關稅,中南半島的越南、柬埔寨、寮國、緬甸則是分階段降稅,要等到2015年才能完成單一市場、東協經濟共同體(ASEAN Economic Community,簡稱AEC)的目標。

「東協自由貿易整合是有步驟的,它用階段性降稅減輕對本土企業的傷害,藉以創造共贏局面,」中山大學亞太研究所所長顧長永表示。 既然這十個,「高矮胖瘦不一樣」,為什麼願意組合在一起?

「因為它們了解,想以小搏大非這麼做不可,」徐遵慈分析,東協十國若拆開來看,每個經濟都十分有限,唯有整合在一起,才有對外談判的籌碼。「沒有整合,不會有人對它們(個別東南亞國家)示好,」她說。

「因為東協,讓我們成為世界的要角,有對外發聲的一致管道,」菲律賓駐台代表處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資深商務代表梅笛達(Dita Angara-Mathay)不諱言,菲律賓做為創始國之一,已優先在貿易上得到許多好處。

美國顧問公司麥肯錫公司(McKinsey)預估,當東協經濟共同體在2015年成立後,十國的人流、金流、物流可以在自由貿易區內自由流動,將讓區域內的營運成本減少20%,進而增加國內生產總值達一成之多。

「整合速度只會快,不會慢,前景值得看好,」台灣WTO中心副執行長李淳總結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