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國熱帶動應用市場,但珍貴不在實用價值

文史哲學群
文 / 陳宜平    
2012-03-02
瀏覽數 8,400+
中國熱帶動應用市場,但珍貴不在實用價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而為因應就業市場的趨勢,各大學科系也愈發注重實務,為補足各個文史哲學群實用性不足的疑慮,大多數科系都加強輔系和學程以為因應。

又如師大歷史系除了加強史學專業能力,甚至設計了新聞學概論、檔案學、文獻學、影視史學、歷史文學等課程,希望學生能藉此拓展就業機會,並設有應用史學學分學程,融合管理、資料分析比較方法等。文史哲學群面對未來就業市場的窘迫,仍卯足全力面對挑戰,思考因應之道。

學校策略與學習動機

不過這樣的劣勢可望改變。大陸崛起帶動了「中國熱」,引發華語和文化學習的相關熱潮,華語教學的相關科系聲勢也因此隨著水漲船高,讓這些文化相關的科系再度成為令大眾關注的顯學。

人文學科相對管理、科學、財經等領域,是個和「文化」與「人」更加密不可分的學科。清大人文社會學系的系主任蔡英俊就說,「歷史、哲學、文學,是人文社會的基礎,」所有人文社會學科都是圍繞這三門專業開展。

因此即使大多數學校策略,皆有往整合實務靠攏的趨勢,蔡英俊仍表示,文史哲學科有其不可偏廢的專業,雖然相對其他學科的知識更形抽象,但仍要深耕建構學科的基礎知識,如同蓋房子需要打好地基一般。

蔡英俊提醒,未來學科發展無論是往跨領域或實務邁進,想要就讀文史哲相關學系的學生,必須比其他科系的學生更了解自己的「學習動機」,「如果不是真心喜歡、擁有熱情就很難持久。

師長解惑

若決定要就讀,最好是能 投入純粹智性的領域

◎蔡英俊 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系系主任 ◎傅玲玲 輔仁大學哲學系系主任

Q1:中文系是不是一定要文筆很好?一定要很會背詩詞?

A1:其實這是對中文系很大的誤解,大部分傑出的文字創作者,都不見得是中文系專業。背誦、創作是一種個人能力,如同反應快、體力好一樣。 中文系容易招收到具有這樣特質的學生,但不是一定要文筆好才能就讀中文系。

因為創作和研究是完全不同的專業,簡單來說,中文系是一門需要文本分析和大量文獻閱讀累積的科系。

文學理論和知識博大精深,尤其是中國文學類型、歷史太過繁雜,因此中文系學生反而需要良好的比較、整理能力。一般而言,大多數學校中文系所學不脫創作分析、小學、與哲學思想這三大類別。

創作分析從詩詞曲文等創作作為切入點,分析其意涵、背景、作者等;小學包含文字、聲韻、訓詁,是有關「字」的道理;哲學思想則是中國文學各個流派的學說思想。

Q2:歷史系是不是都一直在背很多年代、事件,我很不會背書也可以念嗎?

A2:歷史系會給人這樣的刻板印象,其是來自國高中時期,大眾對歷史的學習印象。

但國高中時期的歷史學習,只是基礎知識的建構,而非歷史系真正的內涵。 歷史是「過去發生的事」,歷史系學習的則是「記錄、詮釋過去發生的事」。

若以大學教育的高度來看,歷史系的目標,是以「資料庫建構與整合」的學習,強化「記錄」的能力,做為學生研究的基礎。

而在大量史料閱讀之外,掌握問題核心、迅速分析、整合資料,從檔案和文獻中加以判斷,還原過去現象並盡可能客觀詮釋,則是更高一階的目標,也是歷史系學生要培養的最終能力。

Q3:哲學系都在學一些有關死生,與未來等虛無的東西嗎?

A3:哲學系的學習主要可分為三大類:分析哲學、歐陸哲學、中哲。分析哲學是指研究哲學的「方法」;歐陸哲學是大多數人對於哲學的印象,如亞里斯多德、柏拉圖等人的學說;中哲指的則是中國哲學思想,與中文系的學習課程有部分重疊。

除了基本知識、學說的學習和理解,哲學系學生最重要的,是「養成問題意識」,隨時都要對看得見的人事時地物設想、提問。也因為對於任何現象、觀察都能提出反思,才會造成大家對哲學系「虛無縹緲」的印象。

事實上,分析哲學也只是哲學的其中一則分支,目前大家熟知的哲學基本方法,多以西方哲學思考為基礎。

中國文化中哲學的思考多與政治、社會、經濟結合,相較西方哲學,則更顯實務。

Q4:文史哲科系感覺就業市場很小,如果我不想當老師的話,畢業後還能做些什麼?

A4:念文史哲學群的學生,一定要有一個體認:不要因為就業考量而念。

人文學科雖是文化和社會的基礎,但正因是門泛知識的學科,所以很難在細節和具體的技術操作上有所收穫。

文史哲的學科概念和收穫,相比其他科系都更抽象,很難賦予實用價值。若決定要就讀,最好是能投入純粹智性的領域。

若有熱情想念,卻又擔心出路問題,學程、輔系和雙主修是不錯的選擇。能在建立自身價值觀之餘,培養實用性知識。 舉例來說,除了教育大學的學生,一般文史哲科系畢業生若想當老師,也需要透過教育學程來累積教育專業,並非畢業後就能直接轉換職能。

現在也有非常多如新聞傳媒學程、文化創意學程可供學生選讀,同學可以利用大學四年的時間盡可能地接觸不同領域,拓展專業。

學長姐領路

為出路研讀其他專業, 不代表對本科不屑一顧

◎帶路學姐∕張詠詠(淡江大學歷史系三年級)

自謙數理不好,所以「只能選歷史系來念」。但其實談起歷史系的學習,張詠詠顯得非常神采飛揚。 她形容歷史像是真人真事改編的故事,有波折、有起承轉合,卻又是真實存在的事,讓人有所學習和領悟。

張詠詠也坦言,或許因為自己擅長背誦,所以歷史是一門讓她相當有成就感的科目。

「不過這種情形也僅限大二以前,」她無奈的分析,大二之前都還算是歷史系的基礎學習,還可以靠「背多分」,但大三之後的課程,幾乎都是歷史資料的分析、比較、對照,因此需要耐心和清晰的腦袋。

「書好像永遠都看不完,」她笑說,文史哲的學生,就是有查不完的資料,念不完的文章,永遠有層出不窮的名詞和解釋。

文史哲學生最煩惱的出路問題,也發生在張詠詠身上,因此為了就業考量,她目前還雙主修財經系,需要同時應付兩系課業,負擔頗重。

「但我很討厭別人說,反正妳雙主修,就假裝是財經系的就好啦。」她說,自己就是很喜歡歷史系,覺得歷史很好玩、很有趣,就算是為了出路研讀其他專業,但不代表歷史就可以被不屑一顧。 對於歷史,張詠詠很有自己的堅持。

分組討論、報告與考試

「歷史系就是要一直作報告」,因為總是要引用大量的例證、資訊,報告的形式最能了解學生的思考脈絡。

「一方面也是我們很怕考試啦!」張詠詠不好意思的說。她解釋,歷史系的科目範圍都太廣,如果老師教學比較嚴格,不太會提示考試範圍,「大家就會念書念得很慘,」她吐吐舌頭。

尤其進入三年級後,許多考試題目都是:試比較A朝代與B朝代,對於C概念的異同,類似這種跨時代、卻又必須分析統整的答案。加上時間限制,使得考試壓力非常大。

不過這樣的訓練也無形中訓練申論、表達的能力,「歷史系的學生最會寫申論題了,」張詠詠說。

但她也說,三年級對報告的要求也不再像低年級一樣,許多老師會以小論文的格式要求學生。

除了起承轉合要完整、邏輯要清楚、參考資料要明確,還要每週有新進度就與老師討論。「這樣的過程很充實,但也真的很累人,」張詠詠說。

歷史文物全部活起來

「我最喜歡歷史系的一個部分,就是讓我『讀懂』了更多文化」,例如,歷史系上有門課,曾教過古代的玉器紋,由圖紋代表的意義,解讀當時的時代背景和文化、事件。

這對大多數人來說,或許是毫無意義的知識,但是每當參觀博物館或古蹟時,「那些本來應該很死板的建築和文物,都好像在我眼前活了起來,」張詠詠說。 例如,廟宇前的石獅子就具有驅邪除煞的意義,而且還分門獅及庭獅。「很多人每天拜拜,卻甚至不知道這些獅像還有公母之分呢,」張詠詠帶點俏皮的說。

《史記》讀書會吸引高材生

這是淡江大學歷史學系特有的讀書會,由學校老師和學生自組,固定在課餘時間研讀《史記》。是目前全國歷史學系中,唯一經費自籌且歷時最久的讀書會。

張詠詠說,這個讀書會是淡江歷史系的招牌,每個新生剛進來的時候,都會有學長姐和老師宣傳。由於是歷史專業的老師主持,因此班上許多歷史高材生都會參加這個聚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