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永遠準備付出代價-訪雷朗將軍談情治工作

文 / 文現深    
1990-02-15
瀏覽數 7,850+
永遠準備付出代價-訪雷朗將軍談情治工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以色列情報工作的能力很強,有些作法又相當有爭議,能否請你談談你們究竟有什麼特色?

答:每次講到以色列的情報單位時,我常把它比喻做義大利的比薩斜塔。它很美、實用,又能吸引成千上萬的觀光客,但它是斜的。

以色列情報員都是成就動機強、非當獨立,雄心勃勃,不怕麻煩的人。可是有一次,情報單位一個很重要的人調到國防部,結果他還是用習慣獨來獨往的方法做事,搞得烏煙瘠氣。這就是情報單位,它跟比薩斜塔一樣不完美,有成功也有失敗。但沒有情報,就如行走在黑夜,什麼都看不見。

問:你們怎麼能收集到這麼多而準確的情報?

答:因為我們很幸運,有非常優秀而豐富的人力資源,很強的監視網,是整體表現的結果。

「00七」是好萊塢的故事,事實上,情報工作有時的確會發生一些浪漫的愛情故事,但大多數是平凡的。像我們有個家庭被以色列情報組織吸收,奉命搬到埃及去,住在埃及一條幹道旁邊,他的工作是按時報告他看到什麼(特別是軍事活動),也拍照片等,就是這樣平凡。

平凡的00七

問:以色列情報單位在獵取人才及線民時,注重那些特質或條件?

答:對於一個線民來說,只要他占有關鍵性位置,他的個性、品德,我一點也不在乎。例如,他可能是高級指揮處的清潔工,他就可以告訴我很多有用的消息。這些人大都是為了錢工作。第二個原因是他們對自己那一邊的發展不太高興。也可能透露消息。例如最近駕米格二十三來投誠的敘利亞飛行員,就是對敘利亞空軍不滿意。

任何想替我們工作的人,都受歡迎,永遠有工作給他們做。除非經過分析,我們認為吸收他帶來的傷害比利益還高,才會跟他說,你滾吧,我們不需要你。

關於雙面間諜的故事,書裡寫的,比事實發生的還多。這的確是一項非當不容易的工作,你的腦子永遠都在做反方向的思考。

至於在情報部門工作的人,挑選標準跟做線民的沒什麼不同。以我為例,我在大學唸的東方研究,對情報單位很有用,而且我又有多年實地作戰經驗,就被吸收了。

問:一個人的個性真的一點也不重要嗎?例如愛國情操?

答:談到愛國情操,也許台灣對中國大陸做情報會碰到這樣的困難,可是我們的處境不同,以色列大部分的線民是阿拉伯人,他們是為了錢工作。

一開始跟這些人工作時,雙方的關係是猜疑的,你不知道他真正的動機是什麼;但日久見人心,線民都要經過幾個測驗,決定他拿回來的是好材料,還是狗屎。

人是會變的,這跟愛國情操沒有關係,他可能為了家人的性命或者其他理由為敵人做事。今年我們合作得很好,天知這明年會發生什麼事?

問:跟美國CIA(中央情報局)和蘇聯KGB(國家安全局)比較,你自認以色列情報單位的表現如何?

答:這怎麼能比較?我又不曾在CIA或KGB工作過。

但有一點我是確定的,對中東情勢的掌握,我們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道理很簡單,這是我們的地盤。

問:你們曾跟CIA或KGB合作過嗎?

答:我們從來沒有跟KGB合作過,怎麼可能呢?他們從來不跟我們說話。基本上,KGB的人會從俄國猶太移民中吸收線民,他們也吸收過大學教授、國防部高級官員,但他們自己不會親自下手。

我相信我們根CIA有某種程度的聯繫,但就像婚姻一樣,如果只有單方面想跟對方合作,好事不會成功。

說得太多,容易出事

問:例如美國前幾年派人到伊朗解救人質的行動,聽說美方曾詢問以色列的意見,不聽,終於失敗。

答:這簡直是一派胡言。你瞧,如果他們真的問過我們的意見,不可能如此公開丟人現眼,這樣慘敗。

幾個月前,黎巴嫩南方的一個激進教派比威脅要殺害美國人質希金斯上校,於是我們抓了他們的真主黨領袖歐貝德。美國人氣得要命,問我們事先為什麼不先徵詢他們的意見。

我們之所以沒有事先詢問的原因是,如果你這麼傲,對方對事情的結果便同樣要負責任。如果成功也就罷了,萬一失敗呢?同樣的,美國對那次行動,也沒有問過我們。

第二個理由是,為免消息走漏,像這樣的行動,一定是愈少人知道愈好。所以,不要被報紙的「花言巧語」弄昏頭了。

問:以色列的海外救人、捉人,都做得很俐落,原因是甚麼?你們到英國去抓洩露以色列核武發展機密的猶太工程師,又是怎麼回事?

答:我不是每個細節都清楚,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我所知道的事。

好幾年前,埃及有個投誠的飛行員,決定離開以色列,我們給他錢,送他到阿根廷。這個白癡有一天在酒吧喝醉酒,告訴一個女人他是誰,結果這個女的跑到埃及大使館告密。最後這個白痴被打了一針,送回埃及審判,判了死刑。

那個在英國大聲說話,洩露核武的工程師也是一樣,他根本搞不清楚狀況。

他說得太多了,我們才知道這件事,當我們知道了,我們只好做該做的事。

拿一樣的錢

問:像這樣的行動,擊道不會觸犯國際法律?你們採取抓人行動時,是怎麼考慮的?

答:當然,我們的行動不能違反英國的法律。你知道我們怎麼做的嗎?透過一個澳洲女郎的「幫忙」,我們把他從英國騙到義大利,然後把他「放」在一條船上,漂到公海,才把他「帶」回以色列。

如果考慮不周,英國跟義大利當然會抱怨,也許我們因此失去的比獲得的多。就這件事,英國人沒有批評以色列,因為不是在他們國土上做的。

問:所以只要你們想做什麼事,就一定做得到嗎?

答:我們衷心期望如此,但不是事事如願。

你必須瞭解,這種聲名是因為幾次的大成功締造的,每個人都以為以色列的情報工作不得了。其實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我們也有做不到的事。

但你知道秘訣在那裡嗎?如果你動員你所有的資源,只決意完或一件事,你專心致意,注意時機,就一定會成功。

早期,我們曾經很想弄一架米格二十一,因為當年我們對這個新機型所知不多。所以我們全心投入這個行動,最後終於找到一個想要很多錢的伊拉克飛行員,他駕著飛機,拿到大批情報,最後在以色列降落,這是一次完美行動。

問題是,你專心在一件事上,就不可能這個也做,那個也做,我們永遠準備要付出一些其他代價,這是自然法則。

問:以色列情報人員的待遇高嗎?

答:跟其他部門沒兩樣,我們也有官階,按軍職人員的相同官階拿一樣的錢。你加班,會有加班費、但不會因為你是情報人員而有額外的津貼。

問:由於猶太人人口不多,你們又有被大屠殺的經驗,所以以色列對人命非常珍惜。但情報工作是高度危險的工作,你們如何保護情報人員免於犧牲?

答:我們重視情報人員的生命甚於其他單位,不是因為情報人員或線民的生命比別人更寶貴,而是因為我們承擔不起失敗的後果,一旦失敗,消息曝光,對每個人都是震撼,也嚇住想加入的人。

所以,我們珍惜人命,是因為不能失敗,一旦失敗,所付的代價幾倍於一條人命。

危險但有趣

問:你看不看「00七」電影?

答:我看錄影帶,不到電影院去,蠻喜歡的。

問:這種工作就像電影描寫得那麼危險嗎?

答:也不一定,負有特別任務的特種單位是比較危險,一般情況下都還好。

有一次.我們的同事到西班牙馬德里去見一個線民,結果當場被打死。這個線民跟以色列合作很久,已經得到信任,卻還是被「另一邊」吸收了,他們告訴他,下次再與以色列情報人員見面,就殺了他。

有的時候是危險,但我想一般來說,這個工作非常有趣。在出比較危險的任務,例如會見新線民的時候,會有「朋友」在旁邊保護。

問:情報工作向來是秘密的,在這種情況下,你們如何防止貪污、濫權等弊病?

答:這的確是一個很容易腐化的工作,要錢有錢,要方便有方便,簽過的文件就算數,沒有人會再檢查。

幸運的是,我們的工作同仁,有很強的自律精神,我不敢說百分之百乾淨,但我們並沒有發生還重大的腐化案子。

這些紀律靠的是內部控制,而不是由外來的力量做檢查、如果要由外部控制,也是秘密地審查。

問:國會對情報單位有什麼樣的監督?

答:在國會有一個特別附屬委員會;在外交安全委員會下面,成員只有四、五人。情報單位的負責人,經常要到這個小組報告。

當然,民眾對情報單位也愈來愈要求公開。前一陣子,有一輛以色列巴士被脅持到迦薩走廊,我們的軍隊成功地解救人質,並留下一個活口。可是這個人被Shin Bet(類似美國聯邦調查局的情報單位)帶走後,向大眾公布恐怖分子已經死了。

當時有記者拍了照片,證明這個綁匪被捕時,還是活的。因此舉國譁然,後面當然有一些骯髒的故事。也因此Shin Bet裡重大人事改組,也有人因而辭職。

不做事的人,永遠不會犯錯,只要你做事,就一定會犯錯,問題是怎樣儘量少犯錯。

本文出自 1990 / 03 月號

第04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