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追求和平, 是兩岸關係唯一的單行道

專題演講〉兩岸和平發展基金會董事長 連戰:
文 / 柯曉翔    
2011-12-15
瀏覽數 7,100+
追求和平, 是兩岸關係唯一的單行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華民國百年以來,歷史徘徊在絕望和希望之中,毀滅與重生之中。在這段百年歷史,有國家命運的顛簸和起伏,社會結構的解體和重建,經濟的停滯與飛騰,文化的踐踏與再生。

20世紀上半葉,大陸和台灣分別陷入軍閥割據和日本殖民統治。西方人對大陸的印象,就像賽珍珠女士在1930年代所形容,那是一個農民貧困、地主貪婪、遍地災害、不斷出現水患和瘟疫的地方。

西方人對於日本占領台灣的歷史瞭解則是,台灣做為日本侵略他國的基地,提供日本本土所需要資源。在殖民地政治下,當地人民是次等公民。可惜,1945年抗戰勝利後,又因為內戰形成兩岸分治。

所幸到了此刻,中國大陸因硬實力的存在,受到國際重視;台灣也因軟實力應用,逐漸獲得國際支持。

這三年多,兩岸關係不斷突破,往前推進,從直航到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簽訂,讓兩岸人民和國際社會對兩岸和平充滿信心和期待。

台灣海峽終於漸漸遠離峰火,美國國家情報總署總監布萊爾(Dennis Blair)曾公開說過,美國看到兩岸近年來最正面的發展。兩岸只有存在一條和平的單行道和不歸路,沒有和平,兩岸將失去一切。

因此生活在台灣,沒有一件事情比追求兩岸的和平更為迫切。兩岸要盡一切力量,創造台灣海峽持久和平的條件與環境,讓兩岸烽火與戰爭的陰影,永遠不再出現在台灣的上空。

戰爭恐懼減少 競爭力就上升

冷戰末期,美國前總統老布希提出「和平紅利」這個觀念,指的是一旦和平,政府就可以減少軍備支出,轉而增加福利支出。

我創辦兩岸和平發展基金會,基本上也相信並且推展與擴大和平紅利的構思,希望誘發出更多實質效果。

在台灣現狀下,當戰爭恐懼逐漸減少的時候,就會增加安身立命的信心、跨國企業和國人投資,以及台灣國際連結、競爭力、成長與所得也會不斷上升。

近三年來,我很榮幸代表馬英九總統參加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領袖年會,已深深感受到,我們增加很多國際友誼。

2001年,恐怖分子對於紐約世貿大樓的攻擊,撼動美國超強的地位。三年前,紐約華爾街掀起的金融海嘯,折損美國經濟實力。這是21世紀到現在為止兩件大事,在地緣政治上,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人類的歷史本來就充滿了強國的興起和衰弱,稱霸一世紀的美國國力在相對減弱的時候,哪些國家相對興起呢?

我們近幾年來觀察,不是曾經充滿願景的歐盟,也不是曾經被學者專家認為第一的日本,而是泛稱所謂金磚四國的俄羅斯、巴西、印度和中國大陸。

台灣經驗 催化大陸成長

四國之中尤其中國大陸領先群雄,在2007到2010年之間,全球平均經濟成長是1.8%,同期亞洲經濟平均增長7.6%,為全球4.2倍,其中大陸經濟貢獻最大。大陸經濟快速成長,台灣一點都不陌生,台灣、台資與台灣經驗一直扮演推動和催化的角色。

我也坦率地指出,六年來發生兩件大事,讓大陸和台灣關係產生質變,從對立緊張走向交流與善意。

第一項努力,也就是2005年4月,國民黨組團訪問大陸,我個人和胡錦濤總書記共同發表五項和平願景,並且隨後列入中國國民黨政治綱領;第二項努力是2008年,馬英九先生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在憲法架構下,以不統、不獨、不武的原則,和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求同存異、互不否認的前提之下,迅速展開60年來兩岸關係良性快速的發展。今天兩岸人民受到實惠的直航,從台北到上海,只要80分鐘,就是一個例子。

今天在國際之間已形成共識,全球問題與爭議,若沒有中國大陸積極參與就難以解決。美國總統歐巴馬最近曾指出,中國是國際社會重要的領導者,不是具有威脅性的敵人。換言之,大陸以其經濟規模之大、成長之快、消耗能源之多、軍事增加,本身既是許多問題的答案,也是許多問題的源頭。

它可以是世界和平與發展的推動者,或事不關己的觀察者,或新發展模式的催生者,所以這不只是中國大陸的挑戰,也是全球關切的問題。

美國著名學者傅格森(Niall Ferguson)即指出,當前的問題是面對危機,「中美(Chimerica,China plus America)是同心協力還是分道揚鑣。如果合作,危機可以渡過;如果分歧,全球化將瓦解。」

大陸領導人堅守和平共贏

我們很高興看到,中共領導人面對國際上的稱讚,並不自滿,而是不斷地強調,中國本身仍然有包括貧窮在內的各種問題。

在很多國際會議中,中國領導人不斷宣稱:中國不走霸強道路,中國要堅定不移地走和平發展道路。2011年4月博鰲論壇中,胡錦濤總書記再度宣稱,中國奉行互利共贏的戰略,堅持「與鄰為善,以鄰為伴」的立場,尤其要與亞洲各國分享發展機遇,共迎各種挑戰。 大陸30年來的變化,是基於生產力的解放,而生產力的解放來自於觀念的解放,我們有以下相關數字,可以看出驚人的變化。

第一,2010年之後,大陸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僅次於美國;第二,過去30年中,大陸是全球經濟成長率最高的地區;第三,大陸是全球最大輸出國、第二大輸入國;第四,2011年變成全球最大製造業,超越美國;第五,但是,大陸每人所得與購買力指標,只有7518美元,名列世界第93位,不及美國的1/6。

我們回顧歷史可以發現,從19世紀開始,就有人比較中美經濟規模。根據西方學者麥迪森(Angus Maddison),大陸在1820年時,中國的GDP是美國的1800倍,1870時仍為193倍。從20世紀1913年始,中國已不到美國GDP的一半,1973年則僅為美國1/5。但1978年大陸經濟開放改革後,情勢改變,到1998年大陸的GDP已達美國一半。哈佛經濟學者賽克斯(Jeffery Sachs)認為,中國是世界經濟發展史上最成功的故事。

接下來很多人在問:中國大陸何時將再度超越美國?不同機構、不同時候都有不同的答案。例如環球透視(Global insight)認為只要五年。

兩岸整合資源 開拓百年願景

我個人認為,我們不能只把焦點放在GDP規模與成長率領域,如果經濟發展成功故事背後,是貧富擴大、貪腐加深、環境持續犧牲,勞工事故悲慘不斷,這個故事就不能算真正成功的故事。大陸如何面對、解決這些問題,我想台灣也應該共同思考,可以有所貢獻。

慶祝中華民國建國百年時刻,在兩岸關係發展道路上,台灣只有一項理性的選擇,那就是朝野同心,同力追求軟實力與和平紅利精神,並且透過兩岸經貿、教育、文化、科技各種交流,擴大整合利得。

擴大「整合利得」(Gains from Integration),所謂一加一大於二、兩岸雙贏的講法,已非理論,具體實例愈來愈多。

我特別呼籲,盼望兩岸共同擴大資源整合利益,這些資源整合利益來自於六個方面,比較利益法則帶來互利、生產因素互補增加生產力、產業規模擴大減少成本、產業鏈配合增加競爭力、微笑曲線兩端的追求增加利潤、彼此互動的增加減少了戰爭風險。

這些「利得」就是參與整合的企業與組織共賺世界的錢,唯有在世界競賽居於領先的地位,才可能贏得世界的尊敬。

人才與資源整合過程就是相互尊重、磨合與學習之中,凝聚共識,減少對立,變成真正的命運共同體。讓我們以這種視野與格局,開拓下一個百年的中華願景。(柯曉翔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