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馬總統家庭醫師 跨海駐診照顧台商

台北萬芳醫院心臟血管中心主任 陳保羅
文 / 黃漢華    
2011-11-28
瀏覽數 23,400+
馬總統家庭醫師 跨海駐診照顧台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對大陸台商而言,在外地看病是一大困擾。他們習慣了台灣四處都有醫院的便利,來到大陸,一旦生病,不知道該到那裡就醫,儘速回台往往成了唯一方法。

然而,從11月開始,每個月最後一週的星期六,位於上海陸家嘴的東方醫院心臟內科門診出現一位台灣醫師,他是台北市立萬芳醫院心臟血管中心主任陳保羅,以院方特別顧問的身分,為台商看病。

這樣的治療模式讓陳保羅成為台灣第一位正式受邀到大陸當地醫院看診、教學的醫師,兩岸醫界交流首度開花結果。特別的是,陳保羅奉獻自己的時間,犧牲週末假日,不領東方醫院薪資,義務幫助台商。

10月初,東方醫院為陳保羅舉辦聘任儀式,吸引多名台商和院內醫師觀禮,連接受過陳保羅治療的大陸商人也從外地趕來。

入籍俄羅斯、在上海從商的王瑩當天就高興與會。她說,俄羅斯的醫師沒有治好她爸爸的心臟病,在偶然的機會認識陳保羅,就將爸爸的病歷、用藥,透過電子郵件傳送,經過陳保羅重新開藥後,果然病情穩定。於是,她告訴住在內蒙古的幾十名親戚,當陳保羅到上海時,就有多位親戚搭飛機,從內蒙古來找他看病。

貼心外地病人 台商就地看診 

在上海發展19年的歐萊雅製衣公司董事長李奉明,一聽到有台灣醫師駐診,感到十分開心,也特別趕來,直呼是台商之福。

他表示,上海有幾家台資醫院,可是無法加入大陸醫保系統,因此收費昂貴,有的醫院看個感冒,就要新台幣1萬多元,而大陸醫院的醫療水準較低,台商對大陸醫療體系的認知也不夠,生病變成他們最頭痛的問題。

他周邊的台灣朋友,曾經有人因為呼吸困難,家屬半夜開車在街上到處找醫院;也有人發生腦溢血,緊急搭機送回台灣。

「陳保羅到上海看診,台商可以安心!」當天從台北趕來觀禮的歐西瑪服裝設備公司董事長鄧江榮以掛保證的語氣表示。

原來鄧江榮是陳保羅的病人。患有高血壓的他幾乎每次返台就會向陳保羅報到,檢查狀況、拿藥。現在陳保羅定期到上海,他好似吃了一顆定心丸。

「他只要耐心聽我訴說病情,我的病就好了一半!」鄧江榮打趣地說,後來他把爸爸也帶去看病,從此一家人只要有任何不適,第一個就先找陳保羅。

成為馬家健康的諮詢對象 陳保羅是台灣知名的心臟科醫師之一,而最讓外界津津樂道的是,他還是馬英九總統父母與姊妹、姊夫、妹婿的「最愛」。

從已故父親馬鶴凌、媽媽秦厚修到姐姐、姐夫、妹妹、妹婿,一個介紹一個,除馬英九另有總統醫療小組照顧健康問題,陳保羅幾乎是馬家最倚賴的家庭醫師。

11月間,旅居美國的馬英九二姐和夫婿一回到台灣,第一通電話就是打給陳保羅,找他看看身體、做做檢查。

馬英九大姐馬以南為陳保羅今年出版的著作《要養生,先養心》寫序,文章提到馬鶴凌在73歲那年發生心肌梗塞,心臟功能只剩一半,差一點救不回來。他原本在台大醫院就診,經朋友介紹到萬芳醫院找陳保羅,一開始大家都覺得奇怪,為什麼要從台大轉到萬芳?可是,就診之後就明白了。

馬以南寫到,陳保羅更換新藥,調整治療方法,讓馬鶴凌對健康狀況很滿意,後來還常常到世界各地趴趴走。心肌梗塞發作後,直到86歲過世,再多活了十幾年,馬鶴凌曾經直呼「賺到了」。

看到馬鶴凌治療效果良好,馬以南100歲的婆婆,患有高血壓與心律不整,也跟著變成陳保羅的病人,甚至連傷風感冒、腸胃不適,都得找他診斷,因為信任,好似只要看到他,病就好了一半。

馬以南的母親秦厚修也有心律不整的毛病,陳保羅更是她最依賴的醫師。尤其2005年,馬鶴凌過世,陳保羅更加對馬媽媽關心,對於安定她的情緒有不少幫助。

把病人當家人, 建醫術口碑 

當不少國人批評醫師高高在上、對病人不夠關懷的時候,陳保羅除了靠醫術建立口碑,親切和善對待病人,更是他備受信賴的主要原因。

不只馬家人盛讚陳保羅善待病人,一般病人也給予好評。

一位40多歲、在金融機構擔任要職的人士表示,他因為體重過重,長期患有高血壓。因為工作壓力大,有一天感到天旋地轉,被其他醫院誤診為蜂窩性組織炎,沒有對症下藥,才經由醫藥界朋友推薦,如今接受陳保羅治療超過四年,病情得到很好的控制。

看診這四年多,陳保羅並不知道他的身分、地位,就跟一般病人一樣,他得到非常多的關心。這位金融業人士發現陳保羅對長者更是友善,深受爺爺奶奶級的病人喜愛,於是,安排住在南部的媽媽北上就醫。

「陳保羅對外地病人很貼心,」這位人士說,陳保羅體諒中南部病人一大早搭車到台北的辛勞,為了讓他們早回家,安排優先看診,該做的檢查一次做完,避免勞頓奔波,他媽媽第一次就醫,心臟、腎、肺、骨骼都做了檢查。

這位受馬家人、台商與病人信任的陳保羅,是什麼樣的醫師?

帶著粵語口音的陳保羅是香港僑生,因為爸爸很推崇台灣醫術,就要他來台學醫。就讀台北醫學院(台北醫學大學的前身)期間,他在長庚醫院實習八年,遇到心臟內科恩師吳德朗(現為長庚醫院最高顧問)、洪瑞松(現為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副院長),跟他們學會怎麼當好醫師。

「他們教我把病人當成家人,」陳保羅回憶,醫術是醫師的本質,然而,關心病人才更重要。每當考慮治療方法時,他就會想,「如果我是他的親人,我會不會幫他這樣治療?我會不會這樣用藥?」 為了記住病人和病情,他著實費心思,幫病人取綽號就是一個方法,從「冬瓜」「西瓜」到「阿緞」……。來到他的門診室,不斷聽到他這樣呼喚病人,像是到了菜市場般的親切。有趣的是,每當病人聽到他喊著綽號,不但不生氣,還很開心地笑著。

只是,那麼多病人,要怎麼取綽號呢?「看名字,」他說,名字能讓他產生聯想,看診時再問問他們的家庭情況:是獨居?與家人同住?久而久之,叫著綽號,就都想起來病人的病情。

有一回,一對名叫「東櫻」「西桂」的姐妹第一次就診,陳保羅發現妹妹名字「西桂」和西瓜音相近,就叫她「西瓜」,同時就喊她姐姐是「冬瓜」,以後,她們再來複診,他就說:「西瓜又滾過來了,」惹得兩人笑個不停。

有趣的是,不管病人是否比他年長,陳保羅綽號照取。他曾經直呼一名70多歲的阿媽楊曾緞「阿緞」,對方高興地說:「這樣好,這醫師親切,沒有架子。」

還有一次,他對著一位名字有「霞」的初診病人喊「阿霞」,對方聽了,忍不住笑出聲,緊張的心情跟著放鬆下來,於是,把他當成朋友,開始訴說不適的症狀。

為了讓病人感到自在,看診不戴口罩也成為陳保羅的招牌標記。他說,病人懷著不安、害怕前來,那張薄薄的紙會阻隔和病人的距離,讓他們更焦慮。

善藥物治療,念博士學新知 

除了親切,在病人眼裡,陳保羅開的藥物,療效不錯,「藥物是內科醫師的武器,」他這麼詮釋。

原來大學時代他就對藥理產生興趣,從臨床中發現,用藥是門藝術,服用半顆、一顆、次數多寡、時間早晚攸關病情,而醫師不同,藥效也不一樣,就像廚師做菜,同樣的食材在不同廚師的手裡,巧妙、味道互異其趣。

這些年來,陳保羅的病人愈來愈多,在萬芳醫院二樓的心臟血管科門診,最高曾經一診要看300個病人,從早上9點直到下午4點才能看完。

「他對行醫有熱情,醫學知識也很淵博,」萬芳醫院新陳代謝科主任張俊仁表示,陳保羅注重整體治療,除了檢查心臟,也注意血糖、血壓、血脂等新陳代謝疾病,甚至觀察病人精神狀況。

他還發現,陳保羅看到行動不便、駝背病人,就會安排檢查骨質、骨骼,因此經常轉介病人到其他科會診,是相當負責的醫師。

陳保羅擁有豐富的醫學知識,和他喜歡追求新知有關。1992年,他在台北市立忠孝醫院任職,也到陽明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攻讀博士學位,當時,念博士的醫師並不多見,有人笑他,都當了醫師,何必念博士?不過,他堅持到底,三年半就領先全班畢業。

果然,他的專業能力不斷進步,至今在國內外發表140篇研究論文,多次獲獎,登上1998年世界名人錄,也獲得心臟學會頒發最高榮譽丁農獎,還審查《中華民國心臟學會雜誌》《Journal of Pharmacy & Pharmacology》等多本醫學期刊。

到陸港澳看診 駐診東方醫院 

回溯1990年代,台北市立醫院鮮少有醫師到國外參加醫學會,陳保羅為了掌握全球醫學趨勢,每年都出國參加國際醫學會,增廣見聞之餘,還和各地醫師交流,就在那段時間,他在國外認識大陸醫師,開始和大陸醫界往來。

後來,有病人知道澳門科技大學附設醫院要找心臟科醫師看診,知道陳保羅醫術、醫德風評良好,便介紹他前往,恰巧香港一家診所也聘請他,因此2005年起,他利用週末,每兩週到港、澳看診,還培訓澳門科大十多名醫師。

「澳門的病人總是拿著蛋塔、蛋捲給我,」他笑著說。因為會講粵語、英文,看診態度又親切,即使因為忙碌,在港、澳看診只有兩年,至今仍有病人念念不忘,甚至還跑到台灣複診,也因此,目前他的病人有兩成來自外地,在萬芳醫院居冠。

近年隨著兩岸關係和緩,陳保羅和大陸醫界交流也增加許多。

2008年,上海市衛生局組團來台訪問,他因此結識東方醫院院長劉中民,由於劉中民是心臟外科醫師,東方醫院以心臟治療見長,便在今年底聘請陳保羅擔任特別顧問駐診。

有90年歷史的東方醫院隸屬同濟大學,屬於醫學中心,設有1000張病床,每天門診量約有8000~9000人次。

2003年,東方成為上海第一批台胞定點醫院,連戰、宋楚瑜、徐立德等人前往上海訪問時,他們也曾組成醫療團隊隨時待命。

劉中民希望,東方醫院能成為台商醫療的後盾,讓他們的診療費用和大陸人一樣,並且享受與台灣同級的醫療水準。他盼望陳保羅醫師的駐診模式可以複製到其他科,日後每個星期都有台灣醫師前往駐診。

相信隨著陳保羅定期到上海看診,愈來愈多的台商會將健康交給他,大陸醫師也將見識聞名世界的台灣醫療。

本文出自 2011 / 12 月號

鴻海的明日帝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