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馬英九:搞經濟, 我們比民進黨在行

選前專訪
2011-11-28
瀏覽數 11,950+
馬英九:搞經濟, 我們比民進黨在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5月20日就任後,馬英九立即宣示要當一個「全民總統」,隨即將其意志貫徹在內閣名單中。他聘請了台聯黨前立委賴幸媛出任陸委會主委,引發了政壇巨大風暴。但是,他並不理會外界的風風雨雨,持續在往後的監察委員、考試委員的提名以及重要人事布局中,都看得到實踐全民總統的強烈意志。

2009年,他積極推動兩岸簽署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隨即被貼上「親中賣台」的標籤,各種攻訐四起。2010年6月29日,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與海協會會長陳雲林終於在重慶簽訂ECFA,於9月12日正式執行。至今已經簽了16個協定。

只是,另人納悶的是,馬英九總統愈作愈久、事情愈作愈多,滿意度卻每況愈下,連民調專家都看傻了眼。

他就任不久,就引來前監察院長王作榮發表「異想世界」的文章批評:吃定深藍,討好深綠,拉攏淺綠,爭取中間,通吃。

同樣擔任過監察院長的錢復也在今年6月接受香港鳳凰衛視訪問時,憂心馬英九的選情,認為他太想做全民總統,結果在台灣藍綠對立的社會中,顧此失彼,藍的氣他、綠的不感謝他,「四處道歉、四處解釋,把總統做小了。」

而在野黨基於監督國會的立場,批評是職責也是權利,少不了難聽的話,甚至連受益於ECFA的部分民眾也無法認同他。

由於簽署ECFA的關係,台灣銷往大陸產品的關稅從15%降到5%,明年將降到零關稅,已有不少企業、農漁民受益。但當媒體記者詢問受惠漁民時,還是有許多人坦承:「就算我們賣魚到大陸,但是票還是會給蔡英文。」

選前碰觸禁忌議題 民調下滑

今年的10月17日、19日,他又先後拋出「和平協議」與「交付公投」的議題,讓原本民調落在「安全距離」後的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追趕上,並出現了死亡交叉線。

值此敏感時刻,馬英九碰觸了這個「說不得」的禁忌議題,讓藍軍的民意代表私下罵聲連連:他是笨到不想連任了嗎?

好不容易,國民黨終於在11月16日提出一份令各界讚賞的不分區立委名單,但是部分同志嘴上頻說好,心裡卻不是滋味,甚至有人擔心;這份好看的名單,不見得能轉換成真正的選票。

選前50天,馬英九總統接受《遠見》雜誌專訪,侃侃而談任何議題,各種數據信手拈來毫不費力,因為沒有人比他更瞭解1200多個日子以來,政府到底交出什麼成績單?

馬英九說,一個有遠見的政治人物,看的不只是下一次選舉,要看下一代的幸福。最主要是關心人民的生活、鈔票,而不能夠只看自己的選票。

僅管三年半的施政過程當中,遇到重重阻礙,批評聲浪不斷,而且兩面不討好、滿意度直直落,但是他始終堅持要走最難行的路,成為一個心中「沒有藍綠」的全民總統。現在,他依然選擇用屬於馬英九式「沈默的魄力」來面對各種挑戰。以下是接受《遠見》專訪內容:

談執政

魄力就是堅定做正確的事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你就任100天時接受《遠見》專訪,感覺你很想推行國父三民主義的理想大同世界。這段時間在推動治國理想時,有沒有掙扎?用什麼方式克服,繼續朝目標推進?

總統馬英九答(以下簡稱答):問題不在於有沒有掙扎,而是有多少掙扎。我碰到很多兩難情況,不管做什麼一定都有人批評,所以要有中心思想,要站穩立場,才能對全民交代。做一個領袖,Leader must lead(領導人必須領導方向),Leader不能變成Follower(追隨者),這方面我有很多堅持,當時不一定獲得諒解,事後來看,證明是對的。

上任100天時,我就碰到油電上漲壓力,油電價格在上任前就被凍結了半年多,兩個國營事業面臨千億虧損,再不調漲可能就會垮掉。前任刻意不漲,等我上任才讓我們處理,我們毅然決然概括承受。

除因應國際油價調漲外,同時也推出改革方案,每星期調整一次,也提出省電方案,只要這一期比去年同期節省,就給優惠,最多打到八折。三年半以來,已省了120億度的電,等於300戶人家一年的用電量,成效空前。這三年來,我們扭轉了過去台灣排碳增加以及能源使用效率偏低的現象,節能減碳工作比前任做得好。2008、2009兩年排碳分別減4.1%、5%。

很多利民的事 不為外界所知

問:要領導到正確方向時,比較大的阻礙是什麼?

答:各方面都有。人性好逸惡勞,社會難免有點民粹。要審慎評估利害,找出利益最大、成本最少的方案,不是件容易的事。

例如不分區名單,各界反應都相當正面。有人認為在初選失利卻表現很好的人應該上不分區,但如果這樣變成慣例,不管參不參加初選都可以排入,就沒意義了。像蔣孝嚴副主席初選輸給羅淑蕾零點幾個百分比而已,他第一時間就表示要當她競選總部主委,而且不爭取不分區立委席次,是極佳的政治家典範。

而趙麗雲委員是立法院的績優委員,最近她因為農舍惹上塵埃。儘管是別人掛她的名,當作道場使用,不過違法就是違法,她接受罰鍰改進,也不爭取不分區,展現出比其他有農舍問題的人更光明磊落。

這就是良性的發展,國民黨出現重視清廉、愛惜羽毛、重視人民觀感的聲音絕對是正面的。

問:外界對你評語最多的就是缺少魄力,你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答:因為眾口鑠金的關係,以最近的不分區名單為例,要不要魄力?

問:你是沉默的魄力?

答:正確的事情堅定的做,這就是我的魄力。像兩岸關係,我還沒上任前,民進黨不是在講:「查甫找嘸工、查某找嘸尪,與兒子面會要到黑龍江嗎!」(台語),都沒有發生啊!說我出賣台灣,我三年半都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跟大陸簽了16個協議。沒有出賣台灣一分,反而大量出賣台灣的水果和產品。民眾已經慢慢感受到了,最近,曾擔任民進黨副祕書長的學者游盈隆做了民調,有62%的民眾認為我不會出賣台灣。

其他如推動ECFA、二代健保、縣市合併、勞保年金、12年國教、免簽證國家增加到124個,這些大改革都需要魄力。

問:三年半來做了這麼多事情,為什麼施政成果與民眾的觀感落差很大?

答:有些政策民眾都有感覺,例如發消費券,但五歲幼童免費入學,只有家長知道。還有政府設立勞工權益基金,請律師幫勞工打官司,照顧訴訟期間的生活,目前有6000多個案子,其中2000多個案子勝訴,替勞工追回5億多元,外界並不知道。還有社會救助法,將受惠人數從26萬增加到86萬,弱勢的人沒有說出來,大眾也不會知道。我們做了很多對人民有利的事情,不見得人家都知道啊。

問:如何讓民眾覺得「有感」?

答:只要將現在的生活與四年前比較就知道了。

我們把台灣觀光業帶起來,難道不算有感嗎? 有感的民眾不見得會發言,最近很多人在吵香蕉的價格,因為次級品價格當然比較低,這些只能拿去做蕉泥或加工。

拿這個來批評,傷到的是農民,因為中盤商會跟農民說:人家都兩塊一斤,你為什麼賣五、六塊?有些民進黨立委很糟糕,他這樣一講,害農民害得好慘。

給人信賴感 改變對外形象

問:你上任後覺得做得較好,讓台灣在國際地位有所提升之處?

答: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多次肯定台灣,她在夏威夷說:「台灣是我們安全與經濟的伙伴」( Security and economy partner)。好多這種例子,歐盟通過13個決議,幫助我們簽經濟合作協議,支持我們進入國際民航組織、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更不用說我們三次用中華台北觀察員的身分去參加世界衛生大會,以前根本做不到,過去18次都是用中國台灣,兩種名稱差別非常大。

其實民進黨心知肚明,他們剛執政時,人均GDP才1萬4000多美元,期間還曾減少900多美元。我上任是1萬7000多美元,今年預計會2萬多一點,增3000美元左右。

搞經濟,我們比他們(編按:指民進黨)在行,我們的政府比他們清廉太多、能力也是,說我們政府效能高,不是自己講的,是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評比的。

兩岸關係更不用說,上任前只有春節、假日有零星包機,現在每星期558班,做生意做到這個地步,怎麼可能打仗?這是最好的保障。

國際關係方面,3年來美國賣了183億的武器給我們,是過去10年來最多,也是陳水扁時代的兩倍。為什麼美國肯賣給我們,不賣給陳水扁總統呢?因為沒有互信,不曉得他拿這些東西要幹嘛。

前面幾位(編按:指前幾任總統)都認為他們跟日本人關係很好,但是為什麼我們做到比以前更多,日本還願意跟我們簽投資協議?就是因為我們給人家信賴感,覺得我們做事負責任。

即使民眾不支持我 也會感受我們的用心

問:ECFA簽署後,很多產業受惠,例如不少漁民賺到錢,可是媒體問他們要投票給誰時,他們還是要投民進黨。你把經濟帶起來,卻沒有選票,會不會失落?

答:可以從短期與長期來看,他們長期都是支持民進黨,無法立刻轉變。但如果時間久了,還是會慢慢改變的。

其實,不只是漁民,像台中受惠最多的是機械工業,工作機訂單接到明年夏天,這些人也許有一些本來就支持我們,也有不支持的,至少都感覺到我們真的為他們著想。

工具機關稅從8%降到5%,出口從全世界第四變成第三大,效益相當明顯。連台灣的電鍋都賣到大陸了。明明大陸電鍋比台灣便宜,為何台灣電鍋可以銷到大陸?就是稅的問題,關稅一降,競爭力馬上出來。賣內衣、汽車零件都是,只要在ECFA的項目中,都相當旺。工業局長杜紫軍跟我說有些傳統產業做夢都想不到能外銷到大陸去。

克服難關 台灣表現愈來愈好

問:在這個任期中面對的劣勢和困難是什麼?

答:這任碰到幾個大挑戰。第一是金融海嘯、經濟衰退,一直延續到去年才好轉。接下來是H1N1 疫情、八八水災。這些讓我們在滿意度受到很大衝擊,但是從去年開始,台灣在全球的表現愈來愈好,也看到了施政成果。

例如百年國慶,來了1500位外賓、2萬2000名華僑,人數空前,不是你去邀請他就會來,500位日本人中,有66位國會議員,日本國會一共700多人,66人特地到台灣來祝賀我們。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致詞就講,日本人非常感謝台灣在311地震時的幫助,政府出了1億,民間捐65億,約200億日圓是全世界最高。他說看到我跟我太太打電話募款,非常感動,從沒有看過外國元首幫日本人做這樣的事情。現在日本很少人說馬英九是反日派了。

我還設立了一個指定用途的帳戶捐款,長期都在做捐獻。有一回跟企業家會談時,我說自己從政迄今已捐了7200萬,他們嚇一跳,捐血180次,他們又嚇一跳。我的器官、大體都承諾捐出去了。我一個薪水階級,很多人一輩子都賺不到這些錢,當然有一些是選舉補助款,我全部統統捐出去了,當總統後還繼續再捐,每月平均5萬元,已捐了超過200萬元。

問:前方打戰,最怕後院失火,最近部會出了些問題,影響民眾觀感,你都得概括承受所有後果?

答:憑良心講,有些是處理不當,有些真的是誤解。我有請他們趕快說明,例如從來沒有人禁止師生戀,而是怕有狼師,傳出去變成禁止師生戀,我也覺得很奇怪,他(教育部長)從來沒有這樣講過。

例如幼稚園六歲以下不能補習,這規定是前教育部長杜正勝決定的,教育部確實有這個命令,我當台北市長時,也規定幼稚園可以教英文,但不能推動全美語課程,因為會嚴重扭曲教育,所以並不是說六歲以前不能學音樂、學跆拳等等,這真的被誤會得很厲害。當然跟相關首長的反應、危機處理能力也有關係。

談未來 不只看下次選戰

更要看下一代幸福

問:11月中旬《壹周刊》與民進黨指控你密會嘉義組頭以及3億政治獻金事件,你如何回應?

答:密會組頭案,這個案子很有意思,因為9月10日根本沒有這個行程,沒有見這位陳先生。我見他是兩年前和三年前各一次,兩年多來沒有見過他,《壹週刊》把事情弄錯了,民進黨將錯就錯,不但說我跟他見面,還說他捐了我3億元,當天選舉辦公室就把行程全部公布,完全沒有私下活動。

不但公布行程,而且把行程和行程間的車程也公布了,他還要說我,我覺得這就是耍無賴嘛,明明沒有這樣的事情,硬是要說有。《壹週刊》錯在前,民進黨見獵心喜在後,這就是惡質的文化。

就像我主張在得到民意支持,公投通過的情況下,才談推動和平協議,別人講可以,我講就是賣台,這是非常不合理的。這些惡質選舉也許有些人剛開始還能夠保持住,不去踩紅線,但到了選情緊急時,就難免會顯露出本性,這也是我們必須注意的。(編按:11月21日,國民黨主席馬英九以個人名義,對民進黨及發言人梁文傑提出「妨礙名譽」之民事求償)

選民有判斷力 並非盲目

問:你基本上相信選民是理性判斷的嗎?

答:我覺得應該有相當的判斷力,不能說選民是盲目的,這樣不符合事實。例如提出的不分區名單,不管知識分子、輿論,基層反應都很正面。因為我們認為不分區立委本來就要容納無法在競選當中獲勝的專家學者,請他們來代表發出其他社會階層的聲音。區域立委雖然代表地方聲音,有時候會缺乏全國性的關照,當初設立不分區的出發點就在於此。

例如兒福聯盟執行長王育敏出來說兒童是沒有票的,但國民黨能夠挑她,感到很意外。這就是重點,你叫她去選舉,不可能,但要不要關懷弱勢,當然要,所以請她到立法院,就達到目的了。

問:當你提出和平協議後,民調支持度開始下滑,你如何看待?

答:我們關心台灣的和平,只有和平才有繁榮,最主要是關心人民的生活、關心人民的鈔票,而不能夠只看我的選票。但我並沒有說馬上要做,我講得很清楚,它有前提條件,要國家需要、民意支持和國會監督,尤其是民意支持,如果公投不過,我就不會推,才能讓台灣立於不敗之地。

對手把它抹紅了,說我搞統一、投降,把台灣陷於險境。他們提就沒有陷於險境,我提就陷於險境,這就是傳統抹紅的做法。

問:和平協議,把和平、協議分開來,和平沒人反對,協議會讓人緊張,如果和平不需要公投,全台灣人都會贊成和平,但協議部分就緊張了,你怎麼看?

答:這可以理解。我們不會輕舉妄動,不會為簽而簽,也不會在沒有成熟的情形下就貿然推動。沒有通過公投就不做,已經設好安全閥了。而且我也預言,在未來四年要推這個方案機會不大。但有人會問,既然機會不大,幹嘛要提這個呢?好比現在要努力加入TPP(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人家就說是癡人說夢,台灣根本沒條件。但現在若不努力,台灣將來可以在東亞立足嗎?

問:11月開始,你與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的支持率差距拉近,會不會對緊繃選情有些擔憂?

答:不管外界民調如何,我們對選情還是很有信心,我從來不會懷憂喪志,因為現在做的每件事情都是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相信會有愈來愈多民眾感受到。 大的方向不會變,只會作小調整,讓大家有信賴感。最近不是有人說:某某人很可愛,但不太受信賴(指蔡英文);某某人沒那麼可愛,但是受到信賴(指馬英九自己),關鍵就在這裡。有一次我到大學演講,一位大學生說:「我支持你。」我問他為什麼,他想了想有點害羞地說:「你做事,我比較安心。」

我已讓台灣轉型升級成功

問:2008年,你以「我們已經準備好」的廣告訴求,贏得700多萬選票,這次將以什麼訴求贏得連任?

答:民進黨執政八年,全球經濟情況相對不錯,只有2001年碰到網路泡沫化,但仍比我們碰到的(金融海嘯)輕微很多。我這一任2008、2009兩年都受影響,現在情況比金融海嘯時好,又碰到歐債危機,不敢掉以輕心,都很小心應對。例如有人放無薪假,政府就提供充電再出發計畫,將無薪假減少的薪水補給民眾去受訓,做好將來轉業的準備。

這三年來,我學到不少經驗,例如災害防治,現在災害還沒發生,國軍就把人撤出來了,儘量將損失、傷亡降到最低。八八水災會受到大指責,是因為當時死傷人數太多,光小林村就400多人,包括失蹤近700多人。

現在,即使只是中度或輕度的颱風,都把它當成「莫拉克」看待,就是料敵從寬,把敵人想得厲害點,禦敵從嚴,準備充分點,出問題的機會就少了。

問:你怎麼說服選民再給國民黨一次機會?

答:我已經改變了台灣,我讓台灣成功轉型升級了。今年平均國民所得將達到2萬美元,上次達到1萬美元是19年前。更重要的是,台灣的痛苦指數是除日本以外,亞洲地區國家最低,也是四小龍中最低的,靠的就是失業率與通膨,台灣通膨非常低,只有1.5%以下,韓國、香港、新加坡是我們的三倍。

另外,我們非常重視社會福利,投入的資源、通過的法律遠超過以前。例如勞保年金大概有17萬人受惠,全部人數約930萬。有位勞工說,勞工年金讓他退休後每月可以拿到2萬5000元,最大的意義並不是多少錢,而是尊嚴,不必向兒女伸手要錢。這點非常重要。國民年金也是,以前沒有納入勞保、公保、軍保、農保的人都納入國民年金。

站在前線 為了不負民眾期待

問:假設你能夠順利當選,將來內閣人選以及政策會朝哪個方向去做?

答:要才德兼具。民主時代,所謂的「才」還包括能與大眾溝通、政策說明的能力,有些首長雖有行政經驗,溝通能力還不夠。

民意代表出身的首長比較瞭解如何與民眾溝通,但民眾對由民意代表擔任首長,也不是沒有疑慮,這就兩難。要學者出身的人去做文宣,有點強人所難。但如果沒有這種能力,無法讓外界接受他的政策,也不容易做好。這當中煞費思量,我們也不斷檢討、改進。

就像最近我到廟口、學校宣導,有人批評我怎麼老站到第一線,可以找部長、司長去做。但是有時候民眾就是希望看到總統,因為民眾選你,就是希望有問題時,你來告訴他為什麼會這樣,民眾有期待,我不能忽視他們的聲音。(撰文∕彭杏珠、整理∕柯曉翔)

本文出自 2011 / 12 月號

鴻海的明日帝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