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迎接2012年 充滿不定與動盪的年代

文 / 黃浩榮    
2011-11-30
瀏覽數 15,700+
迎接2012年 充滿不定與動盪的年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2年,絕對堪稱「巨變的一年」。 若以「2012年」為關鍵字在網路上搜索,會看到難以計數的文章、報導與討論。其中,最受人們矚目、沸沸揚揚熱議的,莫過於受到電影《2012》播出後讓大家紛紛關切:2012年究竟是不是世界末日?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可能無法確知,但可以肯定的是,2012年將是個特殊的一年,因為它充滿諸多變數與不確定,並且各方面都可能出現大幅改變與衝擊。

國際政治的2012

首先,這個巨變,將體現在國際政治領域。 2012年,除了臺灣之外,包括美國、法國、俄羅斯、南韓、希臘、埃及、墨西哥、哈薩克等國都將舉辦總統大選。

中國大陸,明年秋天的「十八大」也將選出習近平接任胡錦濤成為中共領導人;香港也將更換新特首。 北韓的金正日,也都可能隨時因為健康問題而交出領導棒子給兒子金正恩。

「這麼多國家領袖的起落,將會對全球局勢帶來重大影響,」前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現為國關中心研究員的鄭端耀表示,選舉多,也就容易帶來更多變化,特別是國家現有政策能否延續下去,都將為2012年埋下諸多不確定變數。

不過,受到今年歐債危機與經濟復甦放緩的衝擊,明年世界各地的大選,幾乎都不脫「經濟決定政治」的格局。

首先,最重要的,當然是美國總統大選。美國總統歐巴馬由於經濟施政成效不符預期,連任之路走得辛苦,目前民調支持度約莫落在40%至45%左右,並不理想。

歐巴馬連任最大關鍵:經濟復甦

「不過,目前共和黨的對手也不強,」鄭端耀分析,共和黨的前麻州州長羅姆尼(Mitt Romney)雖然現在聲勢最高,但羅姆尼是摩門教徒,且他的政策屬於較為務實的中間路線,這對較為保守偏右的共和黨支持者來說,並不是那麼青睞。

加上有意角逐共和黨黨內提名的培瑞(Rick Perry)因為口無遮攔而招致批評,凱恩(Herman Cain)陷入多起性騷擾疑雲等,使得歐巴馬檯面上暫時看不到強勁對手。

「如果歐巴馬在剩下不到一年的時間,能把經濟搞好,也許還有連任的希望,」鄭端耀說。

法國則將由現任總統薩柯奇(Nicolas Sarkozy)迎戰社會黨元老馮斯瓦‧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

不過,受到歐洲經濟疲軟衝擊,薩柯奇從年初以來的民調支持度便始終低迷,最近許多民調也不約而同地指出,薩柯奇將在明年大選中落敗。

倘若明年法國總統真的「換人做做看」,屆時將為法國以及歐盟帶來什麼衝擊、法國對處理歐債危機的態度是否有所變化,都值得重點觀察。

最引人矚目的亞洲選舉,莫過於韓國大選。

特別是今年被視為「總統大選前哨戰」的首爾市長選舉中,竟然出現非政黨出身的第三勢力、公民運動律師朴元淳當選首爾市長,引發全球政治界熱烈關注。甚至不少人喊出,韓國的民主政治已經贏過歐美國家。

韓國第三勢力崛起

「韓國已經在革命了,新的非政黨政治打敗了傳統政黨政治,」政大外交系教授劉德海觀察指出,首爾市長的選舉結果帶給國際極大震撼。

「中產階級消失了,」劉德海強調,由於貧富差距擴大、失業率高,中產階級不斷流失,民眾對政治、經濟感到失望,因此決定以行動支持非傳統的政治新血,希望為腐朽的國家政治帶來新希望。

於是,這波「第三勢力」崛起的浪潮,會不會再次出現在明年總統大選?特別是目前大力輔選朴元淳有功、極受青年世代支持的首爾大學教授安哲秀,會不會宣布進軍政壇、參加大選?已經成為韓國內外最熱門的焦點。

此外,「阿拉伯之春」的威力至今仍餘波蕩漾。

以色列與伊朗關係愈形緊張

除了利比亞狂人格達費陣亡下台、敘利亞總統的獨裁政權搖搖欲墜外,各界也都在矚目埃及明年的大選結果,將由宗教派人士或是世俗派人士出任總統大位,將對中東北非區具有動見觀瞻的指標性作用,也將牽動阿拉伯世界的未來政局變化。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關係至今未解,甚至可能隨著巴勒斯坦申請加入聯合國而繼續升溫。但更令人關切的危機是,以色列隨時可能出兵伊朗,以軍事行動對抗伊朗的核武威脅。

多年來,伊朗在前蘇聯與中共的祕密資助下發展核武,已經對中東地區和平構成強大威脅。若是以伊開打,這兩國背後所代表的美國、中共恐難置身事外,可能因此拉開更大規模的政經與軍事對抗。

世界經濟的2012

經濟問題無疑是2012年最受矚目的國際焦點。

劉德海特別強調,現在的經濟問題非常容易衍生為社會問題,並進一步升級成為政治問題,引發單一國家甚至是區域多國的政權更迭。因此經濟問題已經成為世界各國政府分秒不敢怠慢的施政焦點。

整體上,2012年的世界經濟可望維持「緩慢成長」(slowing growth)的向上局面,並不算悲觀;但卻因為充滿若干不確定的風險因素,又顯得詭譎多變。一旦有危機爆發,情況將不易掌握。

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也從而提出警告,如果世界各國不保持高度警覺、一致行動,則世界經濟將可能陷入「失落的十年」。

全球經濟復甦不確定性增加 「世界經濟復甦的不確定性愈來愈高,」IMF首席經濟學家歐利維‧布朗夏(Olivier Blanchard)指出,全球經濟目前正遭受兩大不利因素的干擾,一是歐美先進經濟體的成長明顯放緩,另一則是全球的財政與金融不確定性持續升高。

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洪德生表示,歐美債務危機持續打擊市場信心,加上西方國家失業率居高不下,以及日本大地震、泰國水患等天災因素的衝擊,今年起全球的經濟成長已經走向趨緩。2012年,不管是已開發國家或新興市場都將進一步全面走緩。

IMF在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也將明年的世界經濟成長率下修0.5%,降至4%的水平,未來再持續下修的可能性仍高。

綜合國內外多位經濟專家、投資大師的觀察分析,2012年影響國際經濟最為深遠的三大因素,不外乎是歐洲債務危機、美國經濟復甦狀況,以及中國大陸的房地產泡沫與地方債危機。

歐債危機層出不窮 人心惶惶

「歐債危機的戲碼已經進入下半場,希臘會不會被踢出歐元區,已經不是那麼重要,」富邦金控經濟研究中心資深協理羅瑋分析。

眾所矚目的歐債危機,終於在10月底的歐洲高峰會了有了兩大明確結論:各國銀行減記希臘債務50%,以及將歐洲金融穩定機制(EFSF)規模從4400億歐元擴充至1兆歐元,也為歐債危機築起了防火牆。

儘管各國已經對希臘釋出強大善意,但希臘政府最欠缺的是還款能力,外界認為只靠著旅遊業撐起國內經濟的希臘,20年內恐怕都還不清減記後的2500億歐元債務。

此外,希臘政府解決債務的誠意一直備受國際質疑,除了甫下任的前總理曾一度揚言要將是否接受IMF紓困案交付公投而引發軒然大波外,希臘當局在刪減政府赤字的進度上一直落後於IMF的表定要求,也讓IMF與歐洲各國非常不滿。

「大家知道希臘是扶不起的阿斗,明年3月將是希臘能否留在歐元區的關鍵,」羅瑋表示,歐盟與IMF將在明年3月對希臘進行第八次的紓困撥款訪查,將派人前往檢審希臘政府刪減赤字計畫的執行進度。 儘管希臘新政府剛上任,但倘若未能通過這次檢查,已經築起防火牆的歐盟與IMF,將有可能停止撥款,讓希臘違約,從而逼迫希臘不得不退出歐元區。

近日來,包括義大利、西班牙等「歐豬五國」(PIIGS)的利空消息仍不斷傳出,幾乎一天一變、一天一位新主角,引發人心惶惶。

不過,如果希臘果真被迫退出歐元區而下場艱辛,則勢必對其他國家形成警惕作用,不敢再隨便賴帳不還,並加速落實刪減政府赤字的行動。 這對歐債危機的緩解與止血,將有實質幫助。

美國經濟受政治惡鬥拖累 「美國的經濟情況相對比較被看好,是屬於失業型復甦,」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邱達生指出,美國的經濟體質相對穩定許多,儘管失業率仍在9%徘徊,但只要沒有意外狀況,未來可望看見不錯的溫和復甦。

「美國最大的阻礙,不是國內經濟,是政治惡鬥與歐債問題,」邱達生進一步說,美國總統歐巴馬近期以來受到連任壓力的影響,開始拿經濟法案在國會與共和黨做硬碰硬的對決。

「這種拿國家經濟來做賭注的政治手法,風險很大,」政大外交系主任劉德海也強調。

事實上,《經濟學人》近半年來也多次批評,政治人物不負責任的政治爭鬥,以及成效不彰的施政,導致企業與民眾失去信心。美國企業儘管滿手現金,但卻因為對未來充滿疑慮而不願加大投資,從而連帶抑制了工作機會的增加與美國經濟的復甦。

中國房地產泡沫化令人擔憂

「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化,是我最擔心、最有可能發生的危機,」羅瑋坦言,在這三大關鍵變數中,中國大陸的問題最可能發生,也最可能對台灣經濟造成直接衝擊。

羅瑋強調,前幾年中國房地產市場過熱,泡沫增長迅速,而中共當局為了抑制通膨而加大打房,現在中國70多個城市的房價已經開始下滑,一旦有房地產業者周轉不靈而倒閉,恐怕將會引發一連串的房市重挫,並進而影響中國經濟。

此外,中國目前各級政府的債務問題相當吃緊,但卻在官方有意控制言論下而遭到低估。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指出,中共當局為了因應金融海嘯衝擊,2008年底緊急推出4兆人民幣救市方案。而這4兆人民幣的貸款即將在2012年到期,面臨還款壓力。

根據大陸銀監會表示,目前中國地方政府負債金額達16兆人民幣;但美國信評機構穆迪(Moody''''''''s)指出,中共當局少算了3.5兆,合計19.5兆。

倘若再加上國營企業向銀行貸款達16兆,這筆債務合計將近36兆人民幣,幾乎等同於中國去年39兆人民幣的國內生產總值(GDP)。 這也印證了各界批評中共各級政府借錢投資來創造GDP數字的「GDP工程」發展模式。

同時,這筆債務對年歲收約8兆人民幣的中國大陸而言,無疑是相當沈重的負擔。

新興市場仍受歐美大國牽動

儘管過去幾年來,包括巴西、印度等新興經濟體分擔、扮演著拉動全球經濟成長的火車頭角色,但受到歐債危機與西方資金撤回母國影響,新興市場的經濟也受到相當衝擊。

「新興市場的資金來源有2∕3來自歐洲,」邱達生也指出,只要歐洲出現問題,國際資金就會緊縮銀根,新興市場的發展就會因此受到影響。

儘管新興市場仍可以獨力維持相對穩定的經濟成長,但明年的發展仍將與歐洲、美國的經濟復甦程度有著密不可分的關連。

「歐債、美國與中國三個危機因素會不會引爆,大約明年第一季結束後就能明朗,」羅瑋強調。

全球社會的2012

2012年的國際社會也相當精采,包括英國倫敦奧運、韓國麗水世界博覽會等都將正式登場。

但其中最受到各界關注的焦點,卻是環境保護的課題——《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將在2012年12月31日到期。 2011年地球上的人口已經正式突破70億大關,人類帶給地球環境的污染與負荷、對自然資源的消耗逐日升高,已經引發環保人士的反思與警告。

特別是規範溫室氣體排放量的《京都議定書》,原本議定各國要在2012年底前,將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降至1990年的水平並再少5%。然而,這個目標不僅沒有達成,去年反而在各國追求經濟復甦的「努力」下,締造了306億噸的排放量,創下歷史新高。 對人類來說,無疑是一大諷刺。

「無論是《京都議定書》,或是去年的坎昆協議,標準都訂得太高,簡直是在講夢話,」政大國關中心鄭端耀尖銳地說,特別是當前各國領袖為了保住經濟而疲於奔命時,更不可能分身處理氣候變遷的問題。

年底在南非德班(Durban)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COP 17),原本被寄望必須研議出接替《京都議定書》的新議定書。但如今碰上許多重要國家面臨大選,領袖們紛紛以內政、經濟、連任為優先考量,會否出席德班會議加速催生新議定書,不甚樂觀。

為什麼2012年如此特殊?

2012年之所以如此熱門,主要是許多古今中外的預言不約而同地指涉到2012這個特殊的年分。

最著名的便是馬雅人卓越的古曆法「卓金曆」(Tzokin Calender),該曆法以準確、先進而聞名。而曆法上記載的最後一天,正好是2012年12月21日冬至這一天。馬雅人認為,1992年至2012年的20年間是「地球更新期」,此後人類將邁入新的歷史,一切將非常美好。 輔佐明太祖開國有功的宰相劉伯溫,生前所留下的預言《天地數》中也指明,當人類的歷史走過「午會」(1會=1萬800年)進入「未會」時,人類生活將發生劇變,並將返回古時代的生活。

倘若我們根據《天地數》中的線索去計算一下,便將驚訝地發現,午會的結束點正是2011年,2012年走向未會。

不僅是古代的傳說有這樣的巧合,現在的天文學家也觀測發現,2012年冬至那天,太陽的位置將與銀河和黃道面的交叉點重疊,構成罕見的「宇宙大十字」天文奇象;同時地球的地軸也將正好指向銀河系中間最厚實的部份「銀河球核」。

相關的中外預言以及科學家的分析結果還有許多,卻都不謀而合地指向2012年將有大轉變,但卻並未提及這將會是人類的世界末日。 「2012年不是世界末日,但是會有一個人類的淘汰,」專研人類古文明的文化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周健強調,2012年其實並非「末日說」,但是在人類從舊歷史走向新紀元的過程中,可能將出現一個淘汰過程。

「這完全不是什麼神奇、奧祕的預言,而是有相當具體的證據,」著名的科學哲學家、匈牙利國家科學院研究員歐文‧拉胥羅(Ervin Laszlo)在其新書《混沌點:2012》表示,諸如全球暖化、氣候變遷、世界人口快速成長、能源供給減少以及2012年將出現強烈的太陽風暴等,都將讓2012年成為動盪的一年。

「我們需要『群英會診』,」周健認為,在高度複雜的現代社會裡,各種風險、天災都與人類的複雜技術、過度浪費的生活方式息息相關,因此有必要需要加強跨科際整合來研究人類面臨的種種危機,並及早做出因應。

拉胥羅結合了科學哲學與社會學分析指出,未來的人類生活模式將回歸簡單樸實,並且將更加重視道德,才能開創新文明,與天地自然永續共存、共生。

2012年,無疑是充滿變動的一年,甚至是古老與現代重新交會、見證的一年。(黃浩榮)

本文出自 2011 / 12 月號

鴻海的明日帝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