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加坡式民主」逐漸鬆動

國會大選後,李光耀、吳作棟退出內閣
文 / 呂愛麗    
2011-07-04
瀏覽數 25,200+
「新加坡式民主」逐漸鬆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5月底的新加坡國會大選,震撼了新加坡,也讓全世界更關注這個蕞爾小國接下來的發展。

今年的選舉,可說是新加坡自1965年脫離馬來西亞獨立建國以來最激烈的一次,國會中87個議席,82個受到反對黨的挑戰。最終,反對黨雖只奪下6席,但各選區的總得票率卻高達四成。

《經濟學人》甚至以「相當驚人」(rather shocking)來形容這一次的結果,認為這是反對黨的大勝利。

除中國共產黨之外,執政將近半個世紀的新加坡行動黨(People''''''''''''''''''''''''''''''''''''''''''''''''''''''''''''''''s Action Party,簡稱PAP)被認為是亞洲區域最穩定的單一執政黨。

毫無意外,行動黨在本屆選舉中依然順利蟬聯,但是得票率卻從2001年的七成,下跌至60.14%,創歷史新低。

選後一週,內閣資政李光耀和國務資政吳作棟一同宣布退出。為這次的選舉投下第二枚震撼彈。「沒有人預料到會有這麼戲劇性的發展!」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陳慶文說。

儘管不少人對李光耀和吳作棟退出內閣感到驚訝。

不過,大部分人還是非常肯定,尤其是於此次大選中,帶領反對黨工人黨打出漂亮一仗的祕書長劉程強則認為 ,「這代表他們對新一代的領導階層有信心,不再需要人從旁協助。」

這場被總理李顯龍喻為「分水嶺」的選舉,在父親李光耀宣布退出內閣後,新的領導班子在行事作風上已展現不少改變。

最令人訝異的是,李顯龍於5月21日帶領新內閣宣誓就任,上台後立即宣布設立專門委員會,檢討部長薪資。

星國閣員2009年的年薪介於157萬至304萬新幣(約新台幣3674萬至7113萬),姑且不論管理規模才數百萬人口,這樣的薪資堪稱是世界之冠,大約是台灣部長們的20倍 。

檢討部長薪水 先發制人息怨

有人認為,這是李顯龍先發制人,避免在大選中多次被反對黨攻擊的議題,在10月國會議政後,再度被提起。

不論是平息民怨,或者是先發制人,過去一個多月以來,反應靈敏的新加坡執政者也已迅速做出改變。

在某日商擔任亞洲區總裁、也在大學開辦授課的客座教授賴雅橋,經歷過新加坡獨立建國的艱難時段。

賴雅橋不客氣指出,新加坡政府習慣以「高薪養廉,厚祿養賢」做為官員可享高薪的理由,但是「政府應該明白,他們是人民公僕,這不是一項商業投資。」 政府的高薪厚祿,特別引起一般民眾的不滿。

賴雅橋說,新加坡社會普遍存在收入不均、貧富差距的問題。「人民看到自己的政府領那麼多錢,自己卻可能三餐不繼,一定會覺得忿忿不平!」

貧富差距超過聯合國警戒線

根據聯合國於2010年11月公布的「人類發展報告」顯示,新加坡與日本、韓國等被列為「極高人類發展」的國家,但代表貧富差距的基尼指數(Gini coefficient)卻遠超過日韓兩國,為42.5,高於聯合國警戒線。

儘管這個數字已從2008年的46.2明顯縮減,但是人民的切身之痛,卻似乎沒有減輕。

賴雅橋以一組數據說明,歷年來,新加坡人民的薪資平均成長介於3%~4%,去年,通貨膨脹卻高達5%,生活壓力無形加大。

今年初,新加坡國家統計局發布消費物價指數,2010年上漲2.8%,遠高於2009年的0.6%,主因是交通、食品等價格不斷攀升。

另外,高房價也是執政黨另一道難解的民生議題。新加坡超過八成民眾居住在政府組屋(類似台灣的國宅),根據6月中旬的一則新聞報導,轉售組屋市場依然很熱,供應量減少兩到三成,成交價卻上漲30%。

高房價是另一道難解議題

選舉期間,不少民眾抱怨,組屋供不應求,價格不斷上升,特別對許多年輕人而言,置產之夢彷彿遙不可及。

為了減輕人民的負擔,新加坡政府於今年第一季通過的年度財政預算中,大方提出與國人一同分享去年的財政盈餘,總值高達66億新幣。

其中「成長與分享」配套(Grow and Share Package)總計32億新幣,所有成年公民均能獲得介於100新幣至900新幣的分紅。

然而,這項被坊間喻為「大選年預算案」並未奏效。「過去,人們關心在大選中得到什麼紅包;現在,大家更在乎政府是否提出具體政策,解決民生問題,」草根性強的當地晚報《新明日報》採訪主任劉麗清觀察了過去三屆大選後,點出其中的差異。

民眾厭棄執政黨高傲氣勢

可惜,執政黨在選前似乎並未意識到人民的不滿到底有多嚴重。曾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擔任訪問學者、成大政治經濟學研究所特聘教授宋鎮照便指出,此次結果顯示選民厭棄以往執政黨菁英領導的高傲氣勢,和不重視民意的政策施行。

也許受到了教訓,選後以來,新的領導班子在行事作風上顯得比以往更親民,也更願意承認錯誤。劉麗清以在6月間發生的一起老人院虐待案為例,新科衛生部長顏金勇事發後第一時間出來滅火,向家屬公開道歉,並表示老人院的監督系統有問題,會進一步檢討改善。

此外,為了改善大眾運輸系統擁擠的情況,新科交通部長呂耀德更親自帶著議員搭乘巴士、地鐵,展示親自走入人群,了解民困的善意。

許多懸而未決問題待解決

「大選之後,民眾可以明顯感覺,到政府更願意傾聽民意了,」劉麗清如此觀察。 然而,還有不少懸而未決的問題,待新的領導班子解決。例如外來人口的大量湧入。

目前新加坡總人口約508萬,約四成是外來人口,(指持工作準證、就業準證、學生準證等)這些尚不包括永久居民以及新增公民的人數。

「新加坡的外來人才政策是不是過於寬鬆?我們輕易給予他們公民權,但是,怎麼知道新移民對新加坡是否忠誠?」今年首次參與投票的鄭小姐說。

鄭小姐不是唯一。年齡介於25至40歲之間的新加坡年輕族群,受到外來人才的衝擊,不論就業、買房,甚至連公共運輸的空間均被壓縮。他們顯然不滿意政府提出的說法,認為外來人才可以刺激創新。

不過新加坡人也很務實,儘管滿腹苦水,諸多批評,卻仍傾向由行動黨繼續執政,「我們要的只是在國會中出現更多反對的聲音,」首投族鄭小姐說。

在本次競選中,打出新加坡應該擁有「第一世界的國會」競選口號、行事非常低調的工人黨秘書長劉程強,自始至終不願與《遠見》記者直接訪問,僅願意透過電郵簡單回答問題。

劉程強透露,自己在後港選區和國會努力了20年,但新加坡的民主卻沒有多大進步。

因此這一次,他毅然決然走出穩贏的後港選區,與出生於台灣屏東、後來移民新加坡的律師陳碩茂等人組成團隊,攻進執政黨鐵票區、頗有直搗黃龍之意,進攻阿裕尼集選區,最終成功打敗原本聲勢最強的新加坡前外交部長楊榮文,為反對黨殺出血路。

在本屆大選中,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的陳碩茂因為是移民的身分,也備受矚目。陳碩茂11歲那年與家人移民新加坡,至今40年。他告訴《遠見》記者,他是4年前主動去敲工人黨的門,在不知道選區在哪、對手是誰的情況下,投入這次大選。

陳碩茂擁有哈佛、史丹佛和牛津大學學歷,並且是律師兼經濟學家,又是美國知名達維律師事務所(Davis Polk & Wardwell)的合夥人,他大可投入執政黨,肯定也會受到重用。

但他卻選擇改革之路。他不諱言,新加坡在野黨員的路不是一條康莊大道,考慮投身在野黨政治的年輕人,得不到家人及社會普遍的認同。

再忽略民意 東部選區將變色

有人認為,若政府繼續忽略民意,下屆大選位於東部的另外兩個選區很可能落入反對黨手中。陳慶文分析,過去兩屆,執政黨在這個選區的得票率已節節敗退。

由於工人黨的服裝是藍色,5年後,新加坡東部會否陷入一片藍海?執政黨需要拿出更多誠意。

接下來,新加坡將於8月選出下一任總統。總統是新加坡的元首,自1993年起,由全民直選。但過去10多年來,總統的選情一直不算激烈,但這次卻不斷有人出來挑戰,表明有意競選。

一般預料,可能在8月27日舉行的第四次總統選舉,幾乎肯定將成為新加坡自1993年以來,最為熱鬧的一次。

其中,在此次大選中敗下陣來的前外交部長楊榮文曾表態將競逐,後來表示經過深思熟慮已決定放棄。

目前,前資深行動黨議員,現年71歲的醫生陳清木和現年63歲的職總英康保險合作社前總裁陳欽亮,都已先後到選舉局領取候選人合格證書申請表格。前副總理陳慶炎也將出征。

對於此次總統選舉,陳欽亮所言最貼切,「讓新加坡人有投票機會。」

隨著人民更積極投入參與公共議題,更勇於以手中的一票表達心聲,相信新加坡在接下來的民主之路,會走得更精彩。而過去被外界定義的「新加坡式民主」,從現在起,可能將重新改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