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推行綠色經濟, 保護環境又能提高所得

華人領袖如何參與解決人類、生態危機
文 / 楊泰興    
2010-12-17
瀏覽數 17,600+
推行綠色經濟, 保護環境又能提高所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走進21世紀已經十年,新的紀元並沒如想像中的甘美,反而面臨一連串人類、生態危機;無論天然或者人為災難也都盤根錯結,解套困難。

面對這樣一個包括了經濟、政治、文化、科技的跨領域嚴肅挑戰,此次峰會也予以關注,第二場專題論壇特別邀請了兩岸相關領域的企業家跟專家前來解惑。

主持人為經濟學界重量級的經濟學家中央大學副校長李誠擔綱,李誠全場妙語如珠,巧妙串起所有人的觀點。同時論壇一開始便拉高了視野的高度,以全球的視角看待「所得分配惡化、汙染增加導致暖化加劇、金融海嘯導致失業率升高之人類三大問題的糾結。」

各國想改善其一問題,往往便會惡化其他兩個問題,李誠總結出,若想同時解決這三大問題,唯有推行綠色經濟。

從企業、農業、經濟談解法

論壇與會嘉賓,還包括了行政院農委會副主任委員胡興華、北京首都創業集團總經理劉曉光,以及寶華綜合經濟研究院院長梁國源。

劉曉光此次是以阿拉善生態協會的發起人身分與會,他參與創立的阿拉善是中國近年最受矚目的企業家環保團體,成功利用企業家的能量,在中國治砂、台灣軟絲復育上都有積極的貢獻。

論壇上,劉曉光從具體落實面提出改進建議,認為想改變這個問題的處境,不能光靠非營利事業組織(NGO)跟政府單位;反而,企業家才是成功與否的關鍵。

漁業專家出身的胡興華介紹,當前生態三大議題:糧食安全、氣候變遷與環境永續,都跟農業有關。目前的人口大概是69億,預估到2050年是95億,地球能負荷多少,有多少生產力來養活這麼多的人口?農業將是生態問題解決的一大焦點。

第三位與談人、梁國源,過去長期在台灣清華大學任教,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總體經濟學者,近期出版的《做個聰明的景氣觀察家:梁國源教你解讀經濟預測》,更是市場熱銷的財經書。

針對大家好奇的「金融危機是否會再度降臨」,梁國源提出了專家看法。

回到歷史的視角,李誠最後指出,19世紀是英國人的世紀,因為他們創造了民主制度;20世紀是美國人的世紀,因為民主普及化、提升生活與傑出的管理技術;如今的21世紀,應該是中國人的世紀,但仍有一個難關要過,便是中國能否行仁者之道,帶頭解決人類的飢餓和生態危機。以下為論壇精采內容。(文∕楊泰興)

推綠色經濟 收入、環保兼得

〈主持人〉李誠:近兩年,世界發生三個非常棘手的問題。第一,因為全球化,全世界都發生了所得分配惡化,台灣也是分配不均惡化得很厲害。

第二,所得成長後,大家都在比消費能力,消費能力增加使得污染增加,全球天氣變遷與暖化,帶來非常危險的威脅;第三,2008年以來的全球金融海嘯,使得各個國家的失業率都升高。

不幸的是,這三個問題同時發生,當我們要解決某一個問題,政策會使另外兩個問題惡化。

譬如說,解決失業問題就要提升內需與消費,創造了就業機會,卻惡化環境問題;如要處理環境問題而增加稅收,規範使得企業家成本上升,減少生產與就業;若要抽富人稅使所得分配平均,就影響企業家冒險的意願,結果反而降低就業機會。要處裡這三個問題的唯一方法,就是推行綠色經濟。大陸朋友不要想綠色經濟跟政治有關係,這個綠是跟環保有關係。

推行綠色經濟第一個要使企業家改變思考方式。

過去,環保是社會責任,企業家賺飽後,才去做社會公益,想起環保問題。今天要改變企業家的想法,從綠的方面去考慮賺錢。

糧荒:9億2500萬人餓肚子

〈與談人一〉胡興華:最近幾年,有幾個議題不斷在世界各地延燒,愈來愈受到重視,就是糧食安全、氣候變遷與環境永續。

10月16日是世界糧食日,聯合國糧農組織(FAO,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2010年提出的主題是「聯合反飢餓」。

根據糧農組織的調查,2010年全球有9億2500萬人處於飢餓或是營養不良的狀態,大概占全球人口的1∕7;每6秒鐘,就有一個兒童因為飢餓的相關疾病死亡,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2000年,各國領袖曾簽署要在2015年把全球人口減半,那時大概是8.5億,經過十年,現在變成9.25億,不但沒減少,還大幅增加,2008年、2009年甚至超過10億。

這麼多人在餓飯,引起公憤,全世界的政府在幹嘛!糧農組織的網站就有一個終止飢餓的簽署(Sign the Petition to End Hunger)。在9億2500萬人中,98%在開發中國家,其中又包括亞太地區的5.78億,非洲撒哈拉地區的2.39億,真正開發中的國家只有1900萬。 糧農組織的網站還有個黃色的哨子,呼籲全世界的人都吹起哨子,督促政府解決飢餓問題。

異象:八八水災降全年雨量

第二個氣候變遷的問題大家都清楚,也看過《±2℃》,不管是極地冰山的融化與海平面上升,都導致很多問題,包括極端氣候、生物氣候的遷移,還有疾病的蔓延。

這幾年世界各地災害頻傳,洪水乾旱。去年的八八水災,24小時內,在高雄縣一地降下台灣一年的雨量,這不是大地可以承受的,所以長期該怎麼做,短期該怎麼因應,都是重要的課題。

另外,地球環境不斷遭受破壞,水污染、空氣污染與土地的污染,不斷發生,資源被過度開發利用,這些問題,造成地球生態大地區或小面積的破壞,都是大家愈來愈關心的對象。

這三個議題都跟農業有關。目前全球的人口大概是69億,預估到2050年是95億,地球能負荷多少?有多少生產力能來養活這麼多的人口?

在這裡,我們建議分布世界各地的華人企業領袖,不管是直接幫助他們,或是間接地加強研究、實驗與推廣。如果我們能生產糧食,並兼顧環境的永續且顧及氣候變遷,一定能對整個人類有所貢獻,謝謝各位。

貢獻華人智慧,實現綠增長

〈與談人二〉劉曉光:2001年達沃斯論壇(也就是世界經濟論壇,WEF)有個很重要的會議。每桌十個人,每個人提出最關心的問題,有愛滋病、戰爭等。

最後總結出來,大家最關心的問題是水源問題、環境問題與整體人類體的問題。

我是做水和污水的,做到中國最大的企業,全世界大概能排到第11位左右。我想講的是人類的共同利益,從這個角度來看環保、環境與人類未來的問題,這對企業家非常重要。

第二個我想講華人領袖。從不同的視角看華人在世界的所做所為,我們看得更多的是哪個華人企業多大、賺了多少錢,也就是說統計獲得多少,沒有講華人企業領袖對人類整體的貢獻有多少。

我希望華人企業領袖們,在這方面要有我們的貢獻和價值體現。

第三,人類面臨許多問題需要企業家來解決,因為他們有能量、能力與經濟實力,一方面我們得創造就業與稅收,這是責任;但另一方面,在環境問題上也出現了高耗能的汙染問題。能不能找到一條路,在實現經濟增長的同時,實現綠色增長?

抓住制定環保標準的機會

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是我們的差距,工業革命讓我們大概跟西方差了100多年;1993年的時候大陸才出現公司法,現代企業制度跟美國差了90多年;新經濟則大概差了十幾年。

但綠色革命是大陸和台灣都不能再喪失的機會,這是個歷史的重要機遇。

我看北歐、英國與北美的企業家確實在制定標準做了很多技術儲備,下一步誰再繼續排放污染,鐵定不道德了。他們在向我們發牌,賣設備、技術與標準,我們要迎頭趕上,抓住機遇。

最後,我想講由100多個企業家發起的中國阿拉善生態協會。北京有很多沙塵暴,從內蒙古一個叫做阿拉善的地方颳來的,颳到北京甚至台北,北京一年最多大概可到40多次。

所以我們組織起來治沙,包含台灣的企業家也參加了,像是大成食品的韓家寰先生,我們很感動。

我想說明,這是企業家精神的結果,敢於創造、實現別人想不到的事情,組織起來讓我們在環境治沙問題做了大量的工作,實現理想和願望,影響其他人,這就是企業家精神的結果。 最後來講,我也非常希望更多台灣企業家跟大陸企業家共同來參與我們的事業。

落實3R 下一代才有未來

〈與談人三〉梁國源:今天討論的主題是華人領袖如何參與解決人類與生態危機,這其實跟人類是不是能永續發展有關。

1987年,聯合國曾經對「永續發展」做出一個定義,簡單的意思是,我們不應該為了滿足當代的發展需求,而去阻礙將來世代發展的能力。

按照這個定義來看,談永續發展應該從三個面向來看,第一個面向是經濟,第二是環境,第三則是社會正義。

經濟面向上,過去一段時間,在媒體常看到一個字是「不平衡」(imbalance)。

很多的全球不平衡,包括儲蓄跟投資的不平衡,政府財政的不平衡,還有貿易方面的不平衡,經濟方面有那麼多的不平衡,代表社會還達不到永續發展的標準。

從環境來看,早在1972年6月5日,聯合國就以「我們只有一個地球為主題」,召開人類發展會議,會後發表「人類環境宣言」,6月5日也因此訂為世界環境日。

經過約40年,我們看過很多報導。最記憶猶新的就是美國前副總統高爾(Al Gore)的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Inconvenient Truth),讓我們感覺到氣候變遷的嚴重性,所以從環境來看,離永續還差得相當遠。

社會正義方面,M型社會的現象非常嚴重,延伸出所得分配的問題,還有中產階級的消失,再再顯示現在的社經發展危害到永續發展的穩定性。

既然永續發展離我們的目標如此遠,接下來應該做什麼?我覺得最簡單的,就是消費習慣的改變:3R。

3R就是減量使用(Reduce)、重複再利用(Reuse)、回收(Recycle),透過3R,不但改變消費的習慣,企業家也可以重新設計出商品。

剛剛李副校長提到金融海嘯,我最近看了一本書,中文暫譯作《如何再造美國經濟》(The Post Catastrophe Economy:Rebuilding America and Avoiding the Next Bubble)。

該書作者認為,美國經濟原先是一個FIRE Economy,就是剛剛李副校長提到,都在搞金融、保險與不動產,是由Dead Financing所構造的經濟。

在書中,他提出美國應該建立「TECI」的經濟,TECI是科技(Technology)、能源(Energy)、傳播(Communication)與公共建設(Infrastructure)。

TECI的概念是,石油終究會有用完的一天,所以我們必須重新建構以綠能為基礎的經濟體系。(王思涵整理)

2010年12月

2010華人峰會專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