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陸民運人士在海外能推翻鄧李楊集團嗎?

文 / 張作錦    
1989-08-15
瀏覽數 14,400+
大陸民運人士在海外能推翻鄧李楊集團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共在大安門廣場大屠殺之後,接著是對民主運動人士的大搜捕,但是許多學術界人士和學生領袖,循著秘密的「地下鐵路」,逃到了西方。由於中共兇殘的鎮壓,大陸的民主運動,可能要暫時沈寂一陣子,主力和前鋒,要移到海外了。

七月十八日,嚴家其、蘇紹智、萬潤南、劉賓雁、陳一諮、吾爾開希等人,在巴黎宣布籌組「民主中國陣線」;

七月二十八日,第一屆「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在芝加哥開會三天;

九月下旬,「民主中國陣線」將正式舉行成立會議。

這些,象徵著中國大陸在海外知識分了的大聯合,而且有一個共同而明顯的目標--為大陸十一億人民爭取民主自由。

知識分子的力量

中共對這些活動反應非常強烈,人民日報和新華社都有文章,指「民主中國陣線」是又一個「中國民聯」,嚴家其等人是「跳樑小丑」,美港台各地的「反動派徒中煽風點火等等,中共如此氣急敗壞,口不擇言,罵出這樣的粗話髒話,就證明他們很在意這些事,在意這些人。

這些赤手空拳的大陸知識分子,究竟有什麼力量,使中共對他們不敢掉以輕心?

第一,中共血洗天安門,引起舉世公憤,世界各國的譴責和制裁,使他們受窘,也使經濟上受到實質的損害,中共急於使大家把這事忘記,現在「民陣」、「學聯」長期活動,不斷提醒世人注意中共的暴行。

第二,嚴家其、萬潤南等籌組「民主中國陣線」的人,在大陸頗有號召力,而「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是大陸留美四萬多學生的代表組織,兩者結合起來,力量自不容忽視。

第三,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向自已的國民開槍之後,自知在法理上已無統治基礎,只有肆逮捕、酷刑、監禁和殺戮來維持局面,可是內部的鎮壓已經不容易,若內外的反抗勢力結合起來,則其政權就更危險。

中國大陸海外民運雖為旭日之初升,但它本身也存在一些問題。

要團結就要妥協

首先是路線的爭議。很多領導海外民運的知識分子,從前都是趙紫陽的顧問,他們在政治立場上支持趙紫陽,反對鄧李楊一小撮人,將來鄧李楊倒台,他們回去和趙繼續合作。

另一些人雖然並無意推翻共產黨,但是認為大陸政治、經濟和社會上制度都有問題,需要人幅度的改革。

還有一些人的立場比較「積極」。他們以為,只要共產黨執政,實行共產主義,制度就沒法子好,未來就沒有前途,所以要為十一億人爭民主,就要打倒共產黨。

由於這些意識型態的分歧,要團結各方面的人,就非要妥協才行,所以,「民主中國陣線」大家同意它不是一個政黨組織,「全美學聯」的發言人曾表示不拒絕與李鵬政府溝通連繫。

大陸海外民運的另一個問題是誰來領導。也就是各方的山頭如何弭平。在「民陣」方面,社科院政治研究所前所長嚴家其在理論上的修養,大陸最大的民營企業四通公司總經理萬潤南有組織能力,由這兩人搭擋,應該是相當合適。同時「民陣」成員多為高級知識分子,雖然也有蘇紹智、劉賓雁、陳一諮等重量級人物,想來還不致於有什麼爭執--至少初期應該如此。

不過,由留學生組成的「全美學聯」,集合了全美各校的代表,他們各有主張,互有立場,誰也不服誰,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芝加哥大會開成,今後他們自身能有何作為,與「民陣」怎樣分工合作、都有待觀察。

大體說來,今後大陸海外民運將從兩條途徑進行,一是宣傳,就是「鼓動風潮,造成時勢」,給大陸政權增加壓力;另一是籌募經費,透過適當管道,支援大陸內部的民運工作,除此之外,他們則寄望大陸政局的變化。

未來之變難逆料

大陸一兩年內必有人變動,幾乎是民運領導階層的一致見解,鄧小平今午八十四歲了,來日無多,一旦他過去,沒有人能像他一樣說了算,中共的領導班了就會散掉,極可能出現地方割據的局面;另外,目前大陸的經濟已到土崩瓦解的程度,中共已無能力挽救,這兩種情況出現一種。或兩種同時出現,鄧李楊這一小撮人都要下台,而改革派重新掌理國家政務,那時獨裁統治告終,以「民陣」為主的在野黨,參與構成了中國大陸的民主政治。

大陸的情況會不會照著這樣的推測發展?這樣的發展何時才能出現?目前自然都不能肯定,但是幾萬名菁英分子正為中國大陸民主前途而獻身,他們的智慧,他們的熱忱,加上十一億人對自由的嚮往,那一天終必會來到的。

在國民黨領導下的台灣,主張「自由民主統一中國」。在「六四屠城」之前,希望不大;慘案發生後,大陸老百姓普遍覺醒,自由民主統一國家就甚有可能,所以我們和海外民運人士的目標是一致的,立場是相同的,我們應該儘可能的幫助他們。

心急不得

做這件事,不能太心急,海工會主任鄭心雄這次在芝加哥會晤吾爾開希,效果顯然不太好,癥結在於,大陸民運人士認為,他們批評中共政權,倡議改革,是為了大陸人民,不是為了國民黨,他們的「反共」和台灣的「反共」在意義上、程度上都不一樣,他們不希望把自己單純的自由民主運動捲入兩黨之爭的漩渦,同時,和台灣太過接近,也會招致中共及其同路人的污垢,減少他們的影響力。

其實,國民黨人也不必在乎這些,台灣已走出一條民主的路,在世人心目中自有公評,只要繼續認真做下去,將來在中國事務上還怕沒有發言權嗎?還怕不能與各方民運力量聯合嗎?再說,當前有些工作,可以透過民間去做,不必黨方、官方親自插手。

台灣對大陸海外民運人士最直接的幫助,可能就是「有錢出錢」。「民陣」、「學聯」要想真做點事,沒有相當經費支持是不行的。放眼大陸之外的華人地區,台灣和香港是最可能「作出貢獻」的地方。

本文出自 1989 / 09 月號

第03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