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知識份子的又一次厄運

文 / 高希均    
1989-08-15
瀏覽數 10,600+
知識份子的又一次厄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心情沒有平靜」

七月底八月初的北京:

天安門前萬千的學生與群眾消失了,見到的是在四周守衛的戒嚴部隊。

北大的民主沙龍寂靜了。學校提前放假,學生提前回家。

西方記者變少了。層層限制下,只有宣傳材料,找不到新聞。

長城飯店的賓客不見了。降了價的觀光旅館仍然門可羅雀。

每天的流動人口也由一百萬降到十萬了。

台灣的來客也從四月的九萬,急劇減少到六月分的一萬六千,七月分在五萬左右。

突然間,學生不示威了,公車不擁擠了,物價不上揚了,北京似乎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平靜。

但是,北京市民會悄悄地告訴你:「我們的心情沒有平靜!」知識分子更會私下、坦率地告訴你:「這是一分虛假的平靜,「秋後算帳」已經一波波,提早展開……。」

半年不見的一位知識分子,因為他在一份公開宣言上簽了名,正面臨著「可能被捕,可能外放邊疆」的劫數。從他驟然蒼老的神態與緊張的表情中,我又意識到,對在大陸知識分子來說,免於恐懼的自由,遠比免於飢餓的自由更重要。

二、台上的祭品

從今年二月到六月,今天噤若寒蟬的知識分子,倒底犯了什麼罪?這些寫文章的(動手不動刀)、這些演講的(動口不動槍)知識分子所爭取的,所鼓吹的,實在是一些最基本的要求: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