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養活13億張嘴的米菩薩

中國雜交水稻之父 袁隆平
文 / 楊泰興    
2010-09-08
瀏覽數 35,900+
養活13億張嘴的米菩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夏,中國最夯的旅遊熱點無疑就是上海世博會。而做為世博會地主館「中國館」,自然是人聲鼎沸。館內除了眾人追捧的動態「清明上河圖」,仍有著許多看來平淡無奇,但影響世界至鉅的展出品。

雜交水稻(hybrid rice)便是一例。走進三樓展區,在幽靜黯淡的展示廳內,參觀者會訝異地發現一方稻田;不大,大概10平方公尺左右,周圍被玻璃罩著,透過白色燈光協助進行光合作用;水稻鬱鬱蔥蔥地栽在白色培養盆中,枝葉生氣盎然。

事實上,眼前這一小方稻田,展示的正是中國如何一舉解決「中國人如何養活自己」這個世紀難題的最大功臣。而幕後功臣則是來自湖南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的發明。

糧食問題一直是一國經濟的根本,號稱「日圓先生」的日本經濟大師榊原英資在他的《吃遍世界看經濟》一書當中便指出,一個國家如果糧食生產力無法提升,就無法順利將農村的勞動力釋放到都市,也將無法順利進入現代工業化。

日本就是在明治時期成功進行了農業生產的革命(史稱「勤勉革命」與英國的工業革命並稱),才成功進入工業化,而土耳其的現代化也是因為農業問題無法解決,而遭遇挫敗。

研發雜交水稻,提升產量20%

相同地,中國要如何養活那塊土地上逾十億的人口,一直是執政者傷透腦筋的難題。在1980年代改革開放之後,除了制度面進行「包產到戶」一連串產權革命,改善了農民生產的積極性,另外,較為外人所不知道的是,來自湖南的袁隆平院士所研發出的高產量新品種水稻(雜交水稻),一舉將稻米產量往上平均推升20%以上。

至今,他推廣的雜交水稻在中國栽種的面積已約占全中國栽種面積的57%。這不但讓中國糧食不足的問題獲得適當紓解,更讓農村過剩的勞動力因而鬆綁,成為沿海地帶加工出口等勞力密集產業的人力來源。

因此不少大陸人愛半玩笑地說,袁隆平其實正是世界矚目「中國經濟奇蹟」的幕後英雄。

今年已經80歲的袁隆平,瘦瘦高高,帶著台灣訪客參觀偌大一片稻田時,看起來就像一般的老人家。儘管在台灣罕為人知,但在中國大陸,他可是響噹噹的人物。不少省市的中學課本裡面有他的故事。去年有一部以他為主、為名的電影《袁隆平》;甚至在1999年中國還特地命名一顆小行星為「袁隆平星」。

在他的家鄉湖南長沙,袁隆平的影響力更是無所不在。有以「隆平」命名的高科技園區、農糧種子上市公司;甚至,今年大陸高考結束後,7月份《長沙晚報》公布的一份長沙年輕人最想從事行業的排名,科學家這個行業不尋常地以68%排名第1,原因無他,就是要「效法袁隆平」。

要說在中國,他是「活雷鋒」,一點都不為過。對湖南省而言,袁隆平也成為地方的活招牌,目前湖南省號稱的四大特色產業之一的「農業援外」,就是指他推廣的雜交水稻援外事業。

走進位於隆平高科技園的中國雜交水稻研究中心,在當中展覽館內便有一幅精美的湘繡「禾下乘涼圖」,訴說著這位質樸老人一生的夢想:

「我夢見我們種的水稻,長得跟高粱一樣高,穗子像掃把那麼長,顆粒像花生米那麼大,我和助手們就坐在稻穗下面乘涼。」圖畫中的質樸老人維妙維肖,天庭飽滿,前額微禿,不滿三吋的短髮,與本尊十分神似,畫中人一手托腮,一手持穗地在結滿黃澄澄穀粒的雜交水稻下乘涼,表情十分滿足。這個夢,袁隆平雖只真正做過兩次,可是為了實踐這個夢,他卻堅持了許多年。

袁隆平一手闢建的中國雜交水稻研究中心,一路走來已經近25年。而從他30歲開始投入雜交水稻研究,也已經50個年頭。

大飢荒劫後餘生,發願救糧

這一段傳奇始於中國大飢荒結束不久的1960年代,那是一場餓死數千萬人的大災難,「路有餓殍」成為現實的畫面,「我親眼看到過五具餓死屍體躺在路邊,」袁隆平回憶說。

當年倖免於難的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解決糧荒問題,於是開始致力於水稻品種的改良。

當時,30多歲、原本在湖南鄉下的偏遠地區的專科學校(安江農校)執教的袁隆平,發現了一株生長良好的天然雜交稻,觸發了他的研究動機,那年是在1964年,他精心培育了一年,希望第二代會有更好的收穫,但是那株水稻的第二代卻出乎袁隆平的意料。

水稻一抽穗,結果卻令他大失所望,這樣的情形卻激發了袁隆平不同的靈感,他懷疑這很可能是一個天然雜交種。

於是乎,他開始進行人工雜交的實驗,經過一年努力,他證實了雜交組合的確有很強優勢。

袁隆平一心想透過導入所謂的雜交優勢,希望藉由不同品種的交配,類似馬跟驢配出騾來,來改善稻米的產量。但與其他農作物不同的是,這是條異常艱辛的道路。

主要是因為水稻為典型的自花授粉植物,並非我們較為熟悉的異花授粉,換句話,水稻是透過自己的雄蕊授粉給自己的雌蕊,加上水稻的揚花時間短而不確定,花苞微小,想要進行雜交育種,在實務面上幾乎不可行。

更甚者,在理論上,也早有大師直接否定雜交水稻的可能性。在美國著名遺傳學家辛諾特和鄧恩的經典著作《遺傳學原理》一書中早已明確指出,「自花授粉作物自交不衰退,因而雜交無優勢。」

屢敗屢試,用三系法成功育種

但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袁隆平卻毫不畏懼,仍堅持自己的想法,持續研究雜交水稻。

1965年,袁隆平寫出了第一篇論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但是,由於論文與書本上的經典學說相悖離,袁隆平當時又沒有什麼學術地位,他所撰寫的論文並不被學術界認同。

為了培育雜交稻,他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培育雄不稔(中國稱雄性不育系)水稻,因為只有雄不稔水稻才能避免自花授粉,並且方便於接受其他水稻的授粉。

這是一項耗盡無數心力的苦差事,就從1964年開始。袁隆平與團隊人員,通過數以萬計的「逐穗檢查」,終於找到了六株雄不稔水稻,但研究仍然未見曙光。直到1970年,他們繼續用國內外幾百個品種做了幾千個雜交組合,結果還是無法取得突破。

低潮中的袁隆平並沒有喪失信心,反而愈挫愈勇。他後來決定另闢蹊徑改採「遠源」配種,準備從與水稻親緣關係較遠的野生稻上尋找突破。

終於努力六年後,就在1970年這一年,袁隆平與他的學生助手李必湖在海南島的一片沼澤地發現了一株雄不稔的野生稻(命名野敗),才讓他找到了突破口,而這株「野敗」成為雜交水稻成功的最後臨門一腳。

於是,1973年袁隆平透過他研發的「三系法」成功育種,讓雜交水稻品種「南優2號」,畝產最高可以達到623公斤,平均比過去的產量提升20%,成為第一代的高產雜交水稻。

從此之後,中國大陸便出現一個說法:要吃飽飯就要靠「兩平」,一個鄧小平,一個袁隆平。 農民感激之餘,甚至稱袁隆平為「米菩薩」。過去20多年來,中國雜交水稻研究中心所印製的袁隆平日曆,也成了餽贈農民最受歡迎的禮品。

政府刻意保護,水稻技術援外

一路走來,袁隆平即便目前已達80高齡,仍孜孜不倦地投入超級雜交水稻的研究,同時也透過雜交水稻援外,協助世界各國改善缺糧問題,為此,他也贏得國際聲譽與數以十計的國際獎項。

而袁隆平的雜交水稻也推廣40餘國,包括印度、孟加拉、越南等亞洲各地大量推廣,種植面積不斷增加中,越南更因為採用該品種而從糧食輸入國轉為糧食輸出國。 事實上,除了袁隆平個人所做的努力之外,在文革期間,中共刻意地保護袁隆平,以及之後的持續大力支持,也是雜交水稻能夠成功的關鍵。

由於袁隆平出身國民黨官員家庭,父親曾在重慶政府任職,他在文革期間兩度被下放,所幸沒過不久,在地方跟中央科研官員,包括國家科委黨委書記聶榮臻、華國鋒、周恩來等人保護下,重回學校繼續研究。

可以看出來,中國長期以來對於「養活中國人」問題的重視;否則不會讓一個農校黑五類教員可以享受到跟軍事高科技科研人員一樣的保護待遇。

特別是,雜交水稻的研究必須耗費大量人力,雜交水稻中心的研發主任馬國輝博士也不諱言表示,雜交水稻是在社會主義底下才能達到特別成就。

由於雜交水稻的部分實驗重鎮便在發現關鍵「野生稻」野敗的海南島,該島因氣候溫暖合宜,是天然大溫室,袁隆平因此每年皆花大量時間在海南島研究。

海南當地的繽紛短襯衫也成為他的夏季最愛服飾,他常沾沾自喜謂:「這種海南島服,便宜又不怕髒,一件只要40人民幣。」而在接受訪問時,他正穿著如此的襯衫,白底藍彩,衣上還有椰影婆娑,十足南國情調。

不改農民本色的袁隆平表示:「我在生活上沒什麼要求,穿衣樸素大方,吃飯粗茶淡飯。」他在乎的只是,能不能再繼續幫助雜交水稻的產量繼續往上提升,幫助更多貧困的農民。

推種三產四、統一收購制度

因此,在制度上,他也希望中國政府能夠採取統一收購制度,避免穀賤傷農。

而提到目前的計畫,他指出目前要推動的是「種三產四」,希望種三畝的田可以產出過去四畝的稻米產量。希望在90歲之前能讓超級水稻畝產,從現在多少800公斤,再提升到1000公斤,他認為這是完全可能的。

為了達到這幾乎不可能的目標,必須實事求事,「光靠品種好是不夠的,必須三良才可以,良種、良法、以及良田,缺一不可,」袁隆平說。

事實上,現在的研發中心主任便是主攻栽培方法的馬國輝博士,袁隆平用行動來證明他對三部分的不偏廢,並非獨沽育種一味。

對於台灣稻米的評價,袁隆平的坦率,博得大夥一致好感,他直言不諱地表示:「台灣的稻米品質口感比較優秀」,不過他認為他的超級水稻口感也還不錯。

「上次的香港記者團來,四個香港記者小姐,每人還一口氣吃了三碗,好不好吃,你說?」說來袁隆平不無得意。

台灣技術佳,政治影響交流

至於兩岸的農業交流,他也不諱言,雜交水稻中心與台灣的水稻研究單位是處於隔絕的狀態,這是他一大遺憾。

「我本來有兩次機會可以去台灣交流,但都沒去成,」袁隆平遺憾地說:「主要是因為政治因素。」

他認為台灣的花卉、水果的品種技術相當優越,有不少值得大陸交流跟學習的地方。

提到基因改造水稻,他倒是語帶保留,說這些不能「一概而論」,須分開討論。「有一部分的基因改造作物,是來自細菌,這在理論上是沒問題的基因,比如為了提高光合效率方面,將玉米的基因轉到稻米來這也是可行的,」袁隆平表示,「 至於抗藥性的基因改造就要比較小心。」

事實上,袁隆平並不固執於雜交水稻的品種改良方式,他還將兒子送到香港的大學學習基因轉殖的技術,現在也是從事水稻改良相關工作。

為何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聲如鴻鐘,腳步便捷的袁隆平表示,表持年輕之道就是:「人活著就必須樂觀一點,開朗一點,工作也必須認真一點。」

在閒暇,他最愛的就是游泳跟打氣排球,樂此不疲,展覽館後方的游泳池,還常可以看到他跟中心孩童一起游泳的畫面呢!

在採訪尾聲,袁隆平特殊的爽朗魅力,懾服在場所有人。他還等不及下講台,便在台上掏出香菸大抽起來。 「大人者不失赤子之心」,說的或許就是這樣的人吧。

本文出自 2010 / 09 月號

第29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