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歐洲老城 用綠做都更

有綠能、智能,還注重社會正義
文 / 林讓均    
2010-09-01
瀏覽數 27,050+
歐洲老城 用綠做都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3月,歐盟提出「歐盟2020」(Europe 2020)計畫!揭示未來十年歐盟的經濟與社會發展策略,確立以後的經濟成長將是智能(smart)、永續(sustainable)且具包容力的(inclusive)。

其中,最具體的許諾之一,就是歐盟27個國家將比照1990年的基礎,2020年前減少20%的排碳量。 而占全球排碳量21%、能耗量達40%的建築物,當然被列在「綠化」優先名單中。

但怎麼綠化,才能避免見樹不見林?老城密集的歐盟國家,選擇透過大規模的城區改造與都市更新,同步示範綠建築規格,並促使產業轉型。

今年6月底,《遠見》與遠雄建設、交大建築研究團隊、工研院與資策會等單位走訪歐洲五個國家,包括英國、荷蘭、德國、瑞士與西班牙,見證若干歐洲老城區的變臉工程。

不論走到哪裡、不論如何改造,綠能與智能始終是兩大關鍵字。想參考歐洲建築的綠色智能,得先瞭解他們「被動」(passive)的智慧。 走進瑞士最大的購物中心Sihlcity,除了驚豔於園區中已被改造成文創餐廳的造紙廠遺跡,消費者一定還會對他們的空調原理大感驚奇。

原來,坐落於阿爾卑斯山腳下的Sihlcity抽取當地特有、長年維持14℃的溫泉地下水來調節建築物溫度,冬天供暖、夏天則降溫,不再需要太多電力進行外加式的加溫與製冷。這河水的一進一出之間,就幫Sihlcity省下近三成能源。

往北走到英國,全球最大生態社區BedZED的房子甚至沒有冷氣、壁爐,全靠屋頂風帽與空間設計來帶動冷熱循環,使房子在不額外使用能源的情況下冬暖夏涼。

被動建築夯,生態城三意涵

這一棟棟「被動屋」概念的綠建築,是推動環保的先遣部隊,但歐盟的企圖心不僅於此。

「歐盟國家早展開以『生態城市』(eco-city)為主題的城市實驗!」前營建署長、現為交通大學人文社會系副教授林欽榮說,2002~2005年歐盟就發起一個基金,從北歐的芬蘭到南歐的西班牙,跨緯度來支持生態城市的發展,「綠建築只是一個開始,而後會逐步擴展到社區,乃至於整個城市!」

之所以以「城市」為單位,是因為21世紀是「都市的世紀」,聯合國指出,到了2050年全球將有高達75%的都市人口,屆時將面臨嚴重的資源短缺。

「在這股不可逆的潮流下,只能透過都市更新來因應環境變遷,而歐洲絕對稱得上全球都更典範!」

林欽榮說,近十年歐盟以「生態城市」為核心概念的都更計畫,至少有三個意涵:首先,當然是為了因應環境變遷;第二是在城市的改造中,也得到社會正義與政經平衡;第三則是藉機發展新技術、創新產業。

這三個意涵好像三個支柱一般,撐起城市更新、更大的格局。

相較之下,此刻也瘋都市更新的台灣,談得更多的卻是容積獎勵、硬體升級與外觀拉皮,缺少區域整體的長期規劃。

顧社會正義,都更列福利宅

那麼,歐洲的都更案,到底長什麼樣子?先來看看皇家碼頭(Imperial Wharf),一座位於英國倫敦泰晤士河北岸、占地32公頃的水岸住宅社區。

這個建案所在地曾經是一個瓦斯廠區,參觀前,訪客得先繞過好幾個破舊廠房、油槽及煙囪,以前根本沒有人想來住。但此刻,罕見地在市區保留10英畝奢華綠地的此項建案,卻正以生態社區的樣貌翻轉原本舊工業區的蒼白調性。

「除了把工業荒地變住宅綠地,這個建案還富有社會意義!」負責該案的建築總監Graham Coule指出,近十年前,該區由市政府出面整合、變更地目,並委由建商開發為自由買賣的水岸住宅區,但條件是得保留50%的戶數做為平價公寓,讓一般人可用不同的優惠組合來買或租屋。

因此,儘管水岸對面那排豪宅的房價一坪超過新台幣293萬,但較低收入的人仍可以平凡價位,與富豪鄰居們一起進駐這個擁有水岸公園、酒吧、旅館與大學宿舍的複合型社區。

提供30%~50%的平價住宅給中低收入戶或主要的營建工人,是歐洲都更案中常見的社福措施。

「綠建築、高科技的環境基本上是比較貴的,但一旦提供福利住宅,弱勢族群就能參與、找到更多就業機會!」林欽榮說,這就是都市改造過程中的社會平衡。

產業轉型,老德國媒體港重生

場景來到德國北萊茵州首府杜塞道夫(Dusseldorf)的媒體港(Media Port),這裡說的是百年老港重生的故事。

在19世紀末到20世紀中,這裡本是專門載運鋼鐵、煤礦與工業物資的內陸轉運港,水路交通的頻繁造就了沿岸的繁華。但1960年代港口隨著工業沒落後,也開始了30年的產業轉型。

現在,站在杜塞道夫市府辦公大樓「城市之門」望向港灣,雖不復見當年熙來攘往的商船,媒體港也不再有內陸運輸功能,但引人懷舊的船桅、貨車軌道與倉庫等碼頭景觀,仍大致保存著。

令人驚喜的,更在於現今媒體港的濃厚藝術實驗性格。

放眼望去,河港兩旁豎立著一棟棟有趣的現代建築,包括四棟彷彿舞出線條的不規則建築群,這可是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建築師Frank Gehry的傑作。

而對岸的平凡舊樓,也因為外牆「爬」著五顏六色的蛙人裝置藝術,顯得活潑逗趣。

「杜塞道夫的生活品質是德國第1、世界第2!」杜塞道夫市府經濟促進局國際事務部副主任戴炳輝說,「產業轉型」是重生的關鍵。

戴炳輝指出,當地政府有計畫培植創意與科技產業,現今以媒體港為中心,四周群聚著電信、科技、廣告與媒體聚落,光是電信科技公司就有1500多家、廣告公司也多達1000多家,還吸引了5000多家外商進駐。

扶植產業、國際招商、塑造文創環境,沒有一件事急得來,媒體港花了30年終於做到了,也讓杜塞道夫成功揮別貨港色彩,變身為德國最負盛名的「軟實力」都市。

扶植新科技,T-City大膽實驗

想讓都市變得更綠、更聰明,需要尖端科技的支持;而另一方面,進化中的都市也同時是新產業的最佳實驗場域。

位於德國南方博登湖畔的五萬人小鎮Friedrichshafen,2006年因為鄰近水力發電廠,且有分散電力供應的網絡建制,因而被德國電信遴選為T-City,投入8000萬歐元來實驗ICT(資通訊)的創新服務。

在這個以綠色科技更新整個都市服務系統的例子中,「智慧電表」(smart meter)是主角。「有了智慧電表,對電信公司和用戶都是雙贏局面!」德國電信旗下負責主持T-City計畫的阿克曼(Carl-Werner Ackermann)說,因為電信公司可大幅增加能源配送與電信服務的效率,而用戶則能夠從智慧電表上監控到能源使用情形,以便節能。

此外,智慧電表還會儲存、分析各時段能源的使用數據,有助於電費的彈性計價,並且一年繳一次帳單就行。 「在德國,去年就有30個時段是負電價(negative price),因為電力生產過剩,還必須退電費給用戶!」阿克曼笑說,去年德國有高達16%的風力發電是浪費掉的,甚至必須截斷風車的電力回輸,因為根本不知怎麼消化這些電。

但他說,有了智慧電表,並搭配智慧電網(smart grid)之後,就可以有效掌握整個區域的電力生產與輸配狀況,提早採取因應措施,更有效管理能源。

歐盟預計在2020年達成智慧電表裝機率80%的目標,但目前挑戰不小。

以T-City來說,目前約1600戶只有245戶簽署裝表同意書,讓用戶裹足不前的理由是害怕洩露個資。

除了智慧電表,在T-City中,ICT科技服務隨時在你身邊。例如手機不只有通話、上網功能,還能權充電子票券來搭乘交通工具,危險時可以發出救命的GPS定位資訊,未來想要遙控家中的電表與電器,也是手機就可搞定。 「其實T-City還處於實驗規模,但這階段對培植當地資通訊產業來說,是非常必要的!」資策會副主任賴宏仁說,相關技術一旦成熟,後端的加值服務、技術輸出都是指日可待的商機。

因此,先進的ICT都市服務系統,未來不只提升T-City的生活品質,還會主導當地產業的升級轉型,這可能更是都市再造的奧義所在。行程中台灣訪客看著歐洲各個國家無不以大格局在進行都更,每個都感歎,台灣若不快點進步,怎麼拚得過?

林欽榮分享,其實台灣做為一個科技島,有太陽能、半導體與ICT的領先技術,想進一步發展智慧生活科技是有基礎的,「只要永遠主動去創新,台灣就很有機會靠整合勝出!」

台灣的都更議題能否開出一朵花,就看政府與民間能否借鏡國際,以更聰明、永續的方法來分工協力了。

本文出自 2010 / 09 月號

第29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