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只學仁術, 還培養仁心

用貧窮做教育〉③中國醫藥大學史懷哲非洲團&海外志工團
文 / 高宜凡    
2010-09-01
瀏覽數 19,650+
不只學仁術, 還培養仁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學者批評醫學系學生不念書,連史懷哲是哪國人都不知道的時候,6月底,位於台中的中國醫藥大學,卻由師長帶領17名學生遠赴非洲,進行了為期近兩週的史懷哲路線之旅。

從繁華的花都巴黎、洋溢書香的德國凱薩斯堡、到史懷哲行醫35載的非洲加彭(Gabon),團員們不僅見識到沿路的貧富差距與資源落差,更感受到史懷哲當初勇於跳出舒適圈的奉獻決心。

一趟體驗貧窮之旅,讓這批正在學習「仁術」的醫界幼苗,都在心中孕育了身為醫者該有的「仁心」!

行萬里路,領略史懷哲一生傳奇

這趟別具意義的旅程並非突發奇想,三年前,史懷哲的孫女Christiane Engel來台演講時,中國醫藥大學校長黃榮村就想帶學生走訪史懷哲一生的行醫路線,用「行萬里路」的境教(情境教育)方式,讓學子實地感受史懷哲當年的理念。

但籌辦起來可不容易,除了經費問題,還要聯繫不熟悉的非洲國家,包括史懷哲的出生地、求學時的院校、後人建造的紀念館等,都一併列入旅程。事實上,他們還成了第一批訪問史懷哲親手打造的蘭巴倫(Lambaréné)醫院的華人醫學生。

中國醫藥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主任蔡順美解釋,出發前,學校即以徵稿、面談、研討等方式,遴選出對史懷哲生平與理念有一定見解的合格團員。

經過研究,大家才發現史懷哲身兼牧師、神學家、哲學家、音樂家、醫師等多種身分和專長,成長中同時受到德、法兩國文化影響,還寫過一部名作《巴哈傳》,而且年逾30才轉讀醫學,最後獲得1953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成為醫界的人道楷模。

除了今年的史懷哲團,中醫大也從2007年起組織海外志工團,足跡遍及泰北華人村、越南、柬埔寨,進行義診、衛教宣導,明年打算前進尼泊爾。兩年前,學校更規定學生每學期得進行18小時的志願服務,參與系學會與社團的志工活動,列為畢業前的必修學分。

見證貧病,在資源不足下行醫

透過這些體驗貧窮的過程,學生們不但培養出同理心,更見證到在資源不足的惡劣情況下,如何貢獻醫療專業與人道關懷,賦予每個生命該有的尊嚴。

中國醫藥大學課外活動組組長曾新光觀察,待過志工團的學生,回來後都會變得比較惜福、知足,「看到哪些貧病的老人與物資欠缺的狀況,大家都很心疼。」這次暑假出隊時,團員便主動集資,幫泰北孤兒籌措上華語學校的學費,還打算發起認養活動。

首次踏上非洲的藥學系三年級陳菀婷表示,出發前大家對非洲的印象多停留在媒體報導,到了才驚覺醫療資源極度欠缺,「那邊醫院最先進的設備,竟然只有X光機!醫生要看病得從最基本的觸診開始。」也因此,中醫的針灸技術在這裡起了大作用,只要把脈就能診斷、扎針就能治療。

另外,由於缺乏藥物與包紮設備,醫生連小手術也不敢開,只因怕病人手術後感染而喪命。不少學生異口同聲地說說,「就算想捐設備,當地也三不五時跳電,」器材很難派上用場。

就讀公衛系的劉伊娟則發現,在台灣常覺得念公衛的發揮有限,但在那裡的影響力卻很大,可以改善一個國家的衛生環境。一些簡單的衛教觀念宣導,就可減少傳染病、拯救生命。 而最令學生震撼的,還是現場看到生命與疾病搏鬥的畫面。

一路上,大家看到不少病患全身被寄生蟲感染,手腳腐爛、甚至見骨,還當場目睹病人發病、痛苦呼喊的慘狀,自己卻只能站在一旁,無法伸出援手,因而心中充滿了無力感。

而且,由於醫療資源太缺乏,醫護人員有時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病患受病痛折磨,唯一能做的只是緊握病人雙手,給予心靈上的支持,幫他們和死神拔河。醫學系二年級的陳彥儒直說,「這樣的場景,對於接受現代醫學教育的我,衝擊真的很大! 」

面對真實世界,尋回學醫初衷

對於史懷哲之旅,教育部長吳清基也給予肯定,建議其他醫學院加以效法。 有了好的開頭,未來,中醫大還想規劃一系列的醫療典範見習團。

這次親自帶隊的校長黃榮村分析,過去的醫學教育不是沒有關於醫德修養或服務熱忱的課,只是現在的體驗活動更多元,可給學生更多的文化刺激與切身感。如實際走趟非洲之後,學生才會驚覺資源落差如此之大,瞭解史懷哲當年甘願拋棄優渥生活,到蠻荒之地行醫的無私情操。

「我們不是要培養出下一個史懷哲,或鼓勵大家都去非洲服務,重點是讓學生提早面對真實的世界,瞭解人道關懷的偉大!」黃榮村說道。

而透過體驗貧窮的過程,不但可幫學生找回當初學醫的熱情,更可體認到對待生命該有的尊重。

在那片苦難之地,沒有繁瑣的醫療系統與高檔配備,醫生也沒有令人欽羨的收入和地位,有的只是最單純的醫病關係,那就是病人充滿感激的眼神,還有身為醫者最原始的一顆關懷之心。

本文出自 2010 / 09 月號

第29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