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水蛭上身開始的貧窮之旅

伊甸海外志工服務 尼泊爾隨團紀實
文 / 林明定    
2010-09-01
瀏覽數 33,000+
從水蛭上身開始的貧窮之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巴塔夫(Bhardev),一個陌生的地名,距離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僅約30公里遠的山上,是少數在Google地圖上找不到、遺世於外的山區聚落,可見有多麼與世隔絕。

8月14日下午,從加德滿都往巴塔夫上山之路,細雨紛飛,一部車頂上堆滿登山行李的遊覽車,蹣跚吃重地蜿蜒而上,在僅僅能容下一部車寬的山區路上,每當車子大轉彎,車身左右擺盪,總有人會忍不住把頭探出窗外,望著呎尺之遠的山谷尖叫。

車上20餘人,是來自台灣伊甸基金會的海外志工服務團。自2004年伊甸開辦海外貧困與救助志工服務以來,今年首度深入尼泊爾。

巴塔夫聚落85%以上是環山散居的住民,屬於尼泊爾少數民族塔曼族(Tamangs),這天也是第一次村民看到這麼多外國人。每當車子因為加足馬力噗噗作響,沿途零星住戶往往遠遠就跑出門外好奇觀望。

擠住鐵皮黃土屋,克難卻歡樂

當車子終於到達停下,搖了快三個鐘頭後,車子裡面一群由台灣國三生、高中生、大學生、研究生到軍人、社會人士組成的團員們,忍不住都像小學生一般歡呼,接著扛上自己的行李,魚貫走上坡道爬上目的地——山區的教會聚所。

今年升高三、就讀新竹科學工業園區實驗中學的洪兆瑜,嬌小的她一馱上厚重的背包,人都快看不見了,只見她常要弓下身軀以減輕負擔。

儘管如此辛苦與疲累,看到眼前這一間由鐵皮與黃土搭建的簡陋住宿,約6坪大的空間要擠20多人,地板還是凹凸不平的黃泥土地,團員們還是興奮莫名!

「哇!比想像的還好耶!」聲音甜美的兆瑜,滿意的笑容感染了大家,很多人迫不及待拿起相機喀嚓拍照留念。 簡單分配個人睡臥位置後,大家紛紛卸下行裝,由於行前得知巴塔夫電力非常不穩,經常缺水缺電,更不可能有熱水洗澡,大家背包裡塞滿準備用來擦澡的濕紙巾;一些團員更擔心正逢雨季的尼泊爾,飲食衛生條件容易導致疫病,除了行前施打A型肝炎疫苗外,常備藥包比自備的零食還大包;夜間或停電戴在頭上使用的頭燈、手電筒更是不可或缺。

只是,攤開了睡袋,發現空間還是太擁擠了,未來服務期間,大家恐怕只能挨身擠睡,連翻身都有困難。

但儘管這麼的克難,一群人還是很興奮。當天晚上,為了準備隔天到小學的教案,大家都趕緊回聚所,製作教具。

人稱「大美」的領隊陳柏蓉任教於台北市建安國小,廖聖惠則任教於吳興國小,兩位資深國小特教班教師,連續四年暑假擔任伊甸帶團志工,此時更卯足勁帶各教學小組討論,一天交通所帶來的疲憊似乎也一掃而光了!

雖然晚餐由教會牧師夫婦為大家準備了當地的咖哩蔬菜、長米飯、生蘿蔔和黃瓜片,有人已經開始拿出餐前從遠處商店搜刮而來的可樂、餅乾與洋竽片,此起彼落的鬧趣,讓擁擠的屋裡像開起了歡樂派對。

做志工體驗貧窮,競爭擠破頭

伊甸尼泊爾此行服務的目的,主要針對當地小學生的課外教學活動與社區家訪。

今年暑假期間,台灣志工與體驗貧窮教育風行,伊甸今年暑假總共預計招收1000多個海外志工,卻吸引3000多個人報名,尼泊爾這一次首航,報名人數更是踴躍,許多團員說,他們幾乎是守在一直占線狀態的傳真機旁,搶插那一瞬間的空檔。其中還不乏社會名流的小孩。顯示愈來愈多家長與下一代認同這樣的體驗教育。

例如,創下伊甸基金會有史來年紀最小的海外志工團員金孝容,就在這個團。

金孝容剛升國三,父親是《商業周刊》創辦人金惟純,母親是前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高小晴。高小晴為女兒安排今年暑假活動時,特別為自小就接觸社會弱勢議題的金孝容,上網找到了伊甸基金會海外志工服務活動。金孝容小時候住在新加坡,英文非常流利,再加上才剛隻身從美國太空總署遊學歸來,經過基金會面試後,順利加入梯隊成為大家的小妹妹。

金孝容並邀請同樣就讀於知名康橋中學剛直升高一的林思縵同行,林思縵家族經營台灣少見的專業刺繡工業,言談思路超乎年齡,常被誤認是大學生。

還有父親經營監視器研發與製造,母親擔任台積電主管的Charisa,自國小五年級起,幾乎每年都參與英美遊學團的Charisa。

但今年,這幾個孩子都選擇了與不同以往的豪華學習活動,加入了一邊體驗貧窮,一邊參與的志工團,父母親希望她們能從中體會富足與資源的可貴,但她們都更希望讓自己這朵生命的蓓蕾,在綻放之前,就能從學習付出與關懷弱勢,讓生命發出更多的熱與愛。

行山涉溪到校,水蛭上身 隔天一大早,梯隊服務的第一個小學比聚會所還要偏遠,需要在黃泥石子路步行超過40分鐘,甚至徒步涉溪。

8月正逢尼泊爾雨季,草叢雨水裡水蛭活動力強,陪同的當地志工特別提醒大家得眼尖,小心被黏上。 這群被當地人笑稱來自文明都市的台灣志工們,有些可能連水蛭都沒見過,聽說水蛭會吸血,大家每走過濕草泥濘,一陣陣尖叫聲此起彼落,翻譯志工們緊張地來回奔波關照,卻又忍不住偷笑。

真正裸足涉溪而過時,就讀台北科技大學高分子材料研究所一年級的楊巧鈺,有個女性化的名字,卻十足像個頑皮小男孩,她勇敢地站在溪中扶持大家一一走過。 倒是長得細皮嫩肉、目前就讀台大政治系升大二的吳宇筑快速走過卻仍躲不過水蛭上身。

看見水蛭咬過的小點冒出汨汨血珠,吳宇筑這個行前行李都是媽媽整理,剛到達時東西在哪裡都會找不到的姑娘,卻意外鎮定,而圍觀尖叫最大聲的竟然是領隊大美和廖聖惠!

但這一陣笑鬧,反倒卸除了大家對水蛭的陌生與恐懼,「就像被蚊子咬一口,你到土耳其得花錢讓水蛭咬,這裡可是免費幫你放血耶,」幽默與笑容非常具有感染力的大美這麼一講,大家都抬起腳、脫下鞋子、捲起褲子檢查藏匿的水蛭,果然,一些水蛭紛紛落地!

其實團員們難得走的這一趟路,正是這裡大多數孩童們每天上學要走的路。暑假剛過上課的第一天,孩子們就遇見了這一群為水蛭驚慌的來訪輔導老師們,更是靦腆害羞地直接把腳踩進草堆裡快速擦身走過。

教室沒有電燈,學生落差大

由於普遍貧窮,巴塔夫公立的小學設備與資源相當欠缺,志工服務第一站的Sri Devi. S. School(蘇里塔衛)屬於尼泊爾學制一到五年級的小學,學校還在陸續興建,教室簡陋有如台灣農村田間搭建的儲倉,沒有電燈,僅有五間教室,其中一間還在100公尺遠的草叢裡臨時搭建的木板鐵皮屋裡。

每個班級學生年紀大小相當參差不齊,個別成熟度也落差很大。校長巴哈德(Ram Bahadur)解釋,巴塔夫因為由少數民族組成,居民絕大多數務農,經濟活動很薄弱。目前,連學校許多老師到過最遠的城市就是加德滿都。

許多孩子們即使在非法的童工階段,也常不得已必須出外到工廠鑄磚或到建築工地打工貼補家用,加上尼泊爾公立小學是免費的國民義務教育,這些孩子們的學習往往斷斷續續,甚至還有十幾歲少女結了婚才又回到學校完成學業的。

此外,尼泊爾公立學校又以尼泊爾文教學,只有付費的私立學校才以英文上課,公立學校普遍連老師的英文能力都不足。

伊甸基金會事先透過當地從事微型貸款與社區救助的Aanandit慈善機構協助,組織了五位稍具英文基礎的翻譯志工。

除了機構員工迪貝思(Dipesh)、念12年級(相當於台灣高三)的魯健達(Rejenra)及同學蘇理耶(Surya)、剛進尼泊爾大學的蘇滿(Suman)都特別請了四天假專程回到巴塔夫來協助台灣的志工們,透過互動與交談,更有機會深入瞭解當地。

教學相長,上課熱鬧與回響大 台灣志工們準備的教案也非常豐富,從確定報名後,團員就開始互相聯絡、籌劃、提案、分組,2次週末的籌備會議,自發的動力讓台南或高雄的團員北上聚集到位於木柵萬芳社區的伊甸基金會討論。

從英文字母、簡易會話、帶動唱遊、科學遊戲、體育活動到衛生教育,比起台灣的兒童夏令營,一點都不遜色。 台灣志工的熱忱,加上透過當地翻譯志工的協助,陌生漸漸褪去,許多笑容慢慢在孩童的臉上展開。

上課的熱鬧與迴響更讓原本待在辦公室的校長和老師們紛紛走出,站在各班的教室窗外觀看並且跟著開懷大笑,「你們善用各種道具和互動式的教法,對我們真是有很大的啟發!我希望你們以後每年都能回來,我看得出來,孩子們很喜歡,」校長巴哈德說。

來自高雄文藻學院西語系升大三、在樓上教室教唱歌的陳巧蓁,一開始看見有孩童打呵欠,竟單純地以為一定是自己表現得不夠好,於是她愈跳愈投入,幾乎到了忘我,隨班的小組們只好跟著拚命地團團轉,這一轉,也轉開了孩子們的童性與熱情,大家紛紛起身原地跟著又唱又跳。

第一次出國就到尼泊爾志工團來的陳巧蓁,因為沒有教學經驗,自己還跑到幼稚園觀摩幼教的教法,甚至把自己的練習錄成教學錄影帶,她更因為發現自己一上台彷彿變了一個人的潛能,「從這次服務中我得到很多自信,和大家的鼓勵。」

服務為中心,迴盪出影響力

入夜後,加上降雨,山區白日炎熱的氣溫驟降,顯得微涼,有人打起了噴嚏,卻也有人忍受不住白天在高溫下活動及來回學校與聚所間步行的汗水,於是強忍冰冷的水,打起哆嗦到水量時大時小的浴廁間沖澡。但是大多數人選擇只擦擦身子罷了。

然後在每一天的晚餐後,大美和廖聖惠都會帶領團員分享心得、啟發甚至檢討當天發生的問題。 廖聖惠表示,從每次的帶隊中,她都會從團員身上找到一些對自己身為教師的啟發,每次帶隊都會得到許多力量,「以服務為中心,從旅遊中體會,從玩樂中看到自己!」

輔大法律系畢業剛考完研究所、非常活潑外向的董郁馨,去年參加到菲律賓築水壩的志工服務;任職中壢育達高中英文教師,長得白白淨淨難以跟吃苦聯想一起的林妍君,去年則參加到大陸青海的教學服務,連續11天沒有洗澡。

「很多人其實會懷疑短期志工服務能留下甚麼?我們並不想、也不期望帶來改變,但是影響力就會迴盪在這兒,」是這群台灣志工的共同心聲。

問第一天一到達就趕緊探看廁所與洗澡間狀況、後來卻反而能泰然接受幾天沒洗澡的金孝容、以及林思縵和Charis,「你們會再回來嗎?」三位小志工回答,「會欸! 因為幫助別人和分享會得到很多快樂!」

本文出自 2010 / 09 月號

第29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