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江秀真 謙卑才能登上聖母峰

10 全球首位攀登世界七頂峰女傑
文 / 黃浩榮    
2010-07-30
瀏覽數 110,150+
江秀真 謙卑才能登上聖母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坐在飛往尼泊爾的班機上,本土最大戶外休閒品牌歐都納董事長程鯤望著機窗外的崇山峻嶺,淚水悄悄自眼眶滑落。

他以三年3000萬元贊助的登山隊,在去年5月19日順利登上聖母峰、並完成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攀登任務,台灣登山實力展現在國際眼前,讓程鯤內心感動不已。

「他們是英雄,讓社會感染更強的探索勇氣與耐力,也帶動更多的年輕人勇於完成夢想,」程鯤說。

在這支三人團隊中,最受人矚目的是唯一的女性成員,江秀真。她不僅是台灣第一位完成攀登世界七座頂峰的女性,更是全球首位登上七座頂峰、並從南側及北側路線完成聖母峰登頂的女性登山家。

「我並沒有刻意想要破紀錄,」江秀真謙虛地說,「重要的是,這七座山給我的感受都不一樣,每一座都不能缺少,在整個攀登過程中,我找到了人生的意義。」

江秀真今年滿39歲、擔任玉山國家公園保育巡察員,從小在台北縣雙溪鄉長大,由於爸媽都在台北市工作,讓她個性相當獨立,常爬樹摘果子吃、跟男孩子打架,堪稱十足的「野孩子」。真正開啟她對登山的嚮往與著迷,是17歲念高職二年級那年。「我很想賞雪。小時候看卡通,看到阿爾卑斯山會下雪,就讓我一直想賞雪,」她說。 於是江秀真報名前往雪山東峰,儘管那次由於天候因素沒能攻頂,但山巔上的白雪皚皚,已經讓她興奮莫名,也從此愛上登山之路。

陸續攀上國內80餘座高山後,在山友建議下,江秀真決定前往國外登高望遠,感受不同的新體驗。 1995年是她生命中關鍵的一年。當年江秀真順利攻上海拔8848公尺的聖母峰,並成為台灣首位攀上聖母峰的女性。當時她才24歲。

「登頂那一刻,雖然心裡很感動,但其實非常想趕快溜下山,」江秀真臉上閃過一絲短暫的尷尬笑容說道,「忽然發現自己站在世界最高峰,高處不勝寒,緊張得連下面都不敢看。」

想登上世界高峰,除了要老天爺賞臉給個好天氣,行前的百般苦練更是一點也不能少。當時江秀真每天早上都得跑完1萬公尺,每月還得接受12分鐘內跑完3000公尺的體能測驗。

並且,每個禮拜還得有三天前往國立體專(現為國立體育大學)進行低氧訓練。「那時騎著小綿羊(機車)從台北到林口,做完低氧訓練後,整個人缺氧、很累,很想睡覺,卻還得騎車回台北,」江秀真苦笑說,「真不知當時那股韌性是從哪裡來的。」

高山遇暴風雪,找到生命意義

攀上眾多高峰的江秀真,堪稱「離天空最近的女性」。但2007年南美洲阿空加瓜峰的登頂之行,卻真的險些讓她上了天國。當時在5500公尺的高處紮營時,隊友下山進行運補工作,江秀真獨自留在帳棚內,卻遇上生平最恐怖的一次暴風雪,狂風呼嘯、天搖地動。

「當時就像一個頑皮的小孩,被山神困在那裡,」她說,「我向老天爺發誓,向山神求饒:如果你饒我一命,我一定會好好奉獻社會,做一個有用的人。」所幸,上天聽到了她的祈願。歷劫歸來的江秀真,從此更積極地向世人分享她的登山經驗。

「每個人都有在世間上的使命跟任務,我的使命是把登山過程與對生命的態度,盡量分享給別人,帶給更多人鼓勵,推廣登山教育,」她表示。鬼門關前走一遭固然令江秀真印象深刻,但真正令她感動難忘的是,與伍文龍、黃致豪的歐都納團隊第二次登上聖母峰。

三人歷經前面六座高峰的考驗後,所有的矛盾、衝突都在彼此的體諒、包容、瞭解中逐漸冰釋消融,並且總能在重要時刻無私地協助對方。隊長伍文龍對此也曾表示,「人生如果沒有這些不愉快的事情,我們爬山的感情可能就不會如此豐富。」

「登頂的那一刻,我非常感動。因為大家都放下了自我,完全是一條心,」江秀真表示,三年來的登峰經歷,不但讓她更認識到自己的生命,同時也讓她更領悟到必須用學習、謙卑、敬畏的心態去登山,這其實也是人跟人之間的相處之道:要與自己和解,與他人和諧。

「她這幾年成長很多、進步很多,」程鯤觀察江秀真,現在的她更低調、更內斂,成就愈高愈謙虛,也更懂得分享,變得更成熟,「這一點,讓我很感動。」 爬遍世界高峰後,江秀真發願在往後20年在各級學校致力推廣登山教育。已接受過上百所學校邀約前往演講的她強調:「只要你打電話來,我就一定去,再遠都沒關係,有沒有演講費也無所謂。」

台灣之光〉江秀真

年齡:39歲

光榮成就:

● 2009年,完成第二次登頂聖母峰南側路線

● 2008年,登頂南極洲最高峰——文森峰

● 2007年,登頂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同年登頂北美洲最高峰——麥肯尼峰。同年登頂大洋洲最高峰——卡茲登茲峰

● 1996年,登頂歐洲最高峰——厄爾布魯斯峰,海拔5642公尺。同年登頂非洲最高峰——吉力馬札羅峰

● 1995年,首度登頂聖母峰

勵志格言: 珍惜生命,活在當下

江秀真

想對台灣說的話

登山可以培養青年人的抗壓性與耐力,台灣70%是山區,是相當好的天然優勢,只是戶外教育和探索教育不足,期待能有更多企業、政府與民間推動登山教育。

本文出自 2010 / 08 月號

第29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