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雲端帶來4大改變,電腦將成公用事業

未來IT趨勢〉麻省理工學院CSAIL實驗室主任 舒維都
文 / 徐仁全    
2010-07-05
瀏覽數 19,100+
雲端帶來4大改變,電腦將成公用事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要在MIT找到舒維都(Victor Zue)一點都不難,只要CSAIL逛一逛,看到一位高大英挺的華人,再確認是否穿著一雙大紅色的襪子(因為支持紅襪隊),兩個都對了,那就肯定是舒維都了。

舒維都早期在台灣接受教育,讀過建國中學,後轉赴美國讀大學,並在麻省理工學院(MIT)取得博士學位。因表現優異被留下來在MIT做研究,隨後並在電機系取得教職。

他專長的領域是電腦科學,特別在語音技術及人機介面的研究上受到肯定,2001年擔任MIT電腦科學實驗室主任,2004年入選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

隨後,MIT電腦科學實驗室與人工智慧實驗室合併成為CSAIL,躍升MIT最大且最重要的電腦科學實驗室,舒維都擔任主任,掌管一年預算近15億元台幣,800多名研究人員,為全美最頂尖的電腦實驗室之一。

2008年舒維都當選台灣中央研院第27屆院士,近年來往返台美兩地,不時對台灣資訊產業提出建言,且擔任產業諮詢顧問。主掌這麼重要的世界研究重鎮,舒維都如何預測2020?

未來電腦是生活必需品,想用就用

未來電腦會是如何?我不太確定它的長相會怎樣,但我可以確定未來電腦型式很多元,樣子也很多樣,就像現在水、電供應一樣,它會是一個utility(公用事業),你不必要自己擁有發電機或儲水塔,只要用電時插上家中牆上的插座就有電,水龍頭打開就有水,未來電腦就是如此,它是on-demand(想用就用),不拘型式,不拘場所,成為一個生活必需品。

像我的iPhone(邊說邊拿出來)、還有最新的寵物iPad,都是電腦的化身,形式各有不同,但功能愈來愈類似,取代性愈高。

我認為台灣資通訊產業一定要轉型,要走出硬體代工優勢,走向另一片藍海,否則無法因應未來電腦科技的變局,這變局起因於雲端運算。

雖然目前大家對雲端運算仍有些許疑慮,但從電腦歷史軌跡來看,這股洪流已無法擋,未來產業及生活都會被雲端運算給捲進去。

從1959年IBM開發出第一台大型主機電腦開始,電腦即深深影響並改變了世界。 當時一台電腦要價230萬美元,不是人人買得起,而是許多人使用一台大電腦的概念。到了1983年,個人電腦(PC)問世,電腦平易近人了些,一台約5000美元,形成一台電腦一人使用的階段。劃時代的產品出現是在1990年代,筆記型電腦產生,電腦可以帶著走,隨處使用,價格也降到1000~2000美元。

再加上近十年的演進,手持式電腦產品百花齊放,包括智慧型手機、GPS,或遊戲機等,成為一人擁有數台電腦。我自己平均六個月換一台電腦,手上拿著的是剛買的iPad,愛不釋手。身上及家中的電腦不下十台,辦公室裡看得到的就有四、五台。

雲端運算對電腦科技帶來四大變化

未來雲端運算還將對現有電腦科技及產業發生巨大變化,網路及雲端運算將使電腦及使用者脫勾,你我未來不必守在電腦前面使用電腦,我們將不再與電腦相互依存。

預計2011年時,全球雲端運算經濟規模將達到1600億美元(約5兆台幣),這將是資訊產業最快速成長的領域之一,更將影響現有經濟環境。

運算想用就用(computing-on-demand)將成真,也就是電腦成為公用事業,隨處可使用,隨時能上線,不再需要個人或家庭裡擺一台強大的主機或NB,來處理日常事務。

這樣的改變將帶來四個現象,且與台灣產業緊密相關:一、強大的資料中心會快速成立,數萬或數十萬台伺服器組成的運算中心會是未來兵家必爭之地,如Google、微軟已建立眾多的data center就可見一二。

第二現象是,資料中心的能源處理變得重要,想想數十萬台伺服器要運轉所需的能源電力有多少?平均來說,如果你花1元在電腦設備上,相對你必須花2元在能源消耗上。因此能源管理,如冷卻系統、節能設計及顛峰、離峰使用控管是一大課題。

第三個趨勢是桌上電腦及筆記型電腦極可能被精簡型電腦(thin clients)取代。過去Wintel(微軟windows及英特爾Intel CPU)主導的電腦規格市場將被以網路為主的雲端運算所襲擊。這點對台灣廠商衝擊很大,就像未來透過網路流覽器下載音樂或影片,那光碟片需求就減少,甚至光碟機也不太會用到,市場明顯會萎縮。最後現象是軟體服務將扮演重要的角色,不再只是一味追求硬體的功能強大,必須思考軟體應用服務才是未來勝出的關鍵。

軟體為中心,強化系統化的軟體應用

我特別強調,台灣廠商要開始思考過去以硬體為中心,甚至說是以電機為主的思惟模式,改變成為以軟體為中心的思惟,以電腦科學為主的思惟,如此才能帶來更高的價加價值。

值得注意的是,我這裡所指的軟體服務,不是一般所指的某個電腦應用工具的程式設計,而是系統化的軟體開發應用。這包括作業系統、安全控管、驗證及譯碼等軟體程式。只是過去七年我在台灣連續呼籲,還是沒看到成效。

以CSAIL為例,80%的研究都是在軟體開發上,只有少數在硬體。硬體價值不高,軟體才是高附加價值的產品,也才是台灣產業下一步的重點。如果仍在硬體上打轉,雲端運算時代來臨之際,可能不是只有微利的問題,更有產品消失的問題。

當然,雲端運算也有它要解決的問題:一、是否未來會有一個統一的作業系統(OS),如果有會是什麼?這方面仍太早下定論,但我想開放資源(open-source)可能更有機會。

第二是安全疑慮,這問題仍大。現在叫我們MIT上雲端運算,我也不幹。安全及隱私的問題沒有解決,雲端運算是不會成功的。第三,如何解決同時進行在地及雲端的即時運算效率,這對技術人員仍是挑戰。最後是如何讓雲端運算是節能的運算。

但不管如何,雲端運算勢必成形,且速度比預期的還快。最後,政府在此時要勇敢站出來,展現當年成立工研院、竹科的雄心。政府應出面引領科技供應鏈,讓代工轉型為研發創新,才不致在未來十年中喪失優勢。(徐仁全整理)

本文出自 2010 / 07 月號

第28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