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三年投入864億,全民照護應該怎麼做?

台灣醫療走向新契機
文 / 林明定    
2010-07-12
瀏覽數 11,050+
三年投入864億,全民照護應該怎麼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老闆突然心悸、胸痛、冒了一頭冷汗,他想,過去太勞累睡眠不足時也會這樣,不過,他還是透過身上攜帶的心臟監測電子卡測量了心電圖,並透過手機即時傳回醫院。不料,一分鐘不到的時間,醫院立即通知他緊急就醫,並協助安排了救護車。

高老闆安全度過了急性心肌梗塞的死亡危機,目前並在特別門診、復建計畫及遠距照護追蹤服務下,得到了完整的健康照護。」

這是亞東醫院今年5月18日甫經過醫院評鑑暨醫療品質策進會認證通過的「冠狀動脈疾病照護」。

2009年8月,國泰醫院是首家通過「冠狀動脈疾病照護」的示範醫院,國泰醫院由心臟內、外科、急診、加護病房、手術室、麻醉科等28個單位,共同組成照護團隊,打破專科藩籬,幾乎全院總動員,統籌規劃年餘上路。

緊接著去年10月,第26屆國際健康照護品質協會年會(ISQua,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Quality in Health Care)在愛爾蘭都柏林舉辦,六個獎項中台灣拿走了兩項,分別是衛生署中央健康保險局的慢性疾病照護論文以及與國泰醫院這項「冠狀動脈疾病(CAD)照護」。

邁入二代的台灣健保財務儘管備受批評,制度設計上也有諸多改善之處,但台灣的健康照護水準揚名國際,許多先進國家對台灣的醫療環境與服務品質推崇備至。

對台灣在極有限的資源內,且有效控制醫療費用成長下,還能提供全民完整的健康保障,美國廣播公司甚至稱許「台灣的健保是世界的驕傲」。

專家齊聚台北,帶動整合創新

7月15與16兩日,「2010健康照護國際學術論壇」也將在台北盛大舉行,由台灣醫務管理學會、台灣醫院協會、醫院評鑑暨醫療品質策進會、台北醫學大學、國家生技醫療產業策進會聯合主辦。 國外專家包括世界醫療評鑑權威,也是協助台灣醫療品質指標(TQIP,Taiwan Quality Indicator Project)制度規劃學者Vahe A. Kazandjian醫師、英國知名醫療倫理與管理學者Richard Thomson教授、美國健康照護執行領導權威Walter Patrick醫師、以及美國醫院管理專家Ray Turi博士,都將在會中從品質策略方向、醫病互動關係、成功個案模式及醫院品牌經營等構面為健康照護發展點出新的方向。

國內部分則從願景領導及價值創新兩大主題,邀請台北醫學大學校長邱文達、台大工商管理系教授江炯聰,以及亞都麗緻管理學院嚴心鏞發表專題,冀望從超越醫護專業的觀點來探討健康照護的品質與內涵。

最重要的是,在這次大會中,國內健康照護相關領域的各領導者都將出席與談,包括衛生署署長楊志良、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李明濱、公立醫院協會理事長林水龍、私立醫療院所協會理事長謝武吉、遠距醫療照護聯盟理事長李鍾熙以及各大教學醫院院長等。

「我們期望從領導者們帶頭整合觀念,為台灣的健康照護發展凝聚出一個能永續經營,邁向『全民健康』目標的共識,並計畫從大家的建議結論中擬定能落實執行的具體行動方案架構,」台灣公共衛生政策權威、現任醫務管理學會會長石曜堂醫師表示。

醫療重效能,要產出「健康」

根據聯合國報告資料顯示,台灣是全球老化速度排名第1的國家;1993年65歲以上人口達到總人口7.1%,已經成為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界定的高齡化社會,2006年老年人口占總人數10%;2036年將高達21.7%,台灣將成為老人國。

行政院經建會也推估,台灣出生人口將在2022年與死亡人口相當,距離現在不過12年,人口將開始負成長。2009年人口統計資料顯示,台灣又成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國家,平均生育子女數只有1.07人。

石曜堂表示,「目前醫療體制與政策都以治療為核心,80%費用主要用在20%各類急重症及治療後照護上,到時台灣再多醫院與醫生,可能都無法支撐如此龐大的醫療需求。」

他認為,根據國家不同發展階段,國家醫療政策也需要不同定位。台灣明顯已經邁入高齡化社會,無論從財務、人力、物資到服務遞送的技術整合;或從社區動員、跨部會、公司部門的組織運作;或最終從提升國民生活、生存、生命所謂「三生品質」帶動國家進步的需求上來看,台灣都已經到了急需一些對醫療環境現狀有衝擊的新思惟(ideas with impact)。

「這是一個歷史選擇的重大問題,不是簡單的策略選擇。所以,過去僅著重在醫療行為的舊觀念必須揚棄,醫療資源配置與效能要投資在以能產出「健康」的系統機制上,」石曜堂強調,台灣需要的是一個塑造未來的健康照護,不是一個因應健康照護的未來;一個能描繪策略的健康照護,不是制定健康照護的策略。

整合社區網絡,發展周邊服務

那如何再造一個提供「健康」照護的系統呢?

近年來,對醫療健康產業管理研究著墨甚深的台大工商管理系教授江炯聰直指核心:「要從社會組織的結構性著手;將健康照護從醫院延伸到社區網絡(Community Network),建構以社區營造為基礎的連續性全人照護。」 明顯地,高齡化、少子化社會已經到來,健康醫療產業環境變遷將從現在以治療為主,走向預防及復健照護發展,醫療院所誘發的需求及社會發展都會促使民眾更重視健康。

「但目前健保的總額制度限制了醫療服務的擴充,因此可以充分利用社區網絡平台,從社區營造著手。」

江炯聰表示,醫療是一個國家富強安定的基礎,外部社會影響效應非常高,民眾健康沒得到照護,就可能給國家帶來疾病,疾病又可能影響經濟。

而過去以來,台灣儘管經歷政治紛擾與經濟衰退,社會並沒有因此更不安定,健保不是沒缺失,但已經在醫療上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對此,江炯聰特別「祈禱」,在台灣社區服務與組織已經建立非常綿密網絡的慈濟功德會,只要能在專業上給予訓練,其實是最適合、也是最快能加入台灣社區化的健康照護行列。

他舉日本為例,日本政府常透過餐費補貼的方式來鼓勵民眾參與社區老人照護工作,讓民眾製作便當送給附近或鄰居需要照護的老人,對提升社區的總體健康有很大幫助。

病人為中心,重建基衛體系

2009年4月30日,行政院通過「健康照護升值白金方案」,預計在民國101年前投入864億台幣經費推動所謂「醫療照護產業四年計畫」,該計畫方向包括醫療照護、長期照護、國際醫療、智慧醫療、衛生安全、養生保健等六大方向,並擬達到3464億醫療產值。

但醫院評鑑暨醫療品質策進會(簡稱醫策會)董事長謝博生卻更認為,台灣的健康照護發展要超乎產業利益的考量,建立「以病人為中心」的核心價值,強調品質、安全、人文關懷的照護服務。

台灣醫策會是國際少數能同時辦理醫院外部監督評鑑、醫院內部流程改善,以及醫藥師二年期畢業後人才培育業務的機構,也是台灣醫療品質提升以及國際化重要的推手。

2010年起,健康照護計畫也是醫策會主要的會務之一。今年6月開始,醫策會以「人文關懷」為主軸,與新開幕的台大醫院人文博物館共同辦理醫院內及社區健康照護教育培訓。

謝博生說,健康照護的目的就是要推廣「全人、全家、全社區照護」的理念。

所以,從醫療專業者角度看,就必須要不斷能在醫療機構內部、醫護人員與病人之間,以及醫療專業社群與社區民眾之間,建立互信互賴的互動關係,才能進而提升醫療品質,最終促進整體健康的提升。

國內心臟科權威、台灣醫院協會理事長吳德朗也表示,醫生醫病,面對的畢竟不是「病」,是「人」。第一線醫師還要教導病人基本的健康照護衛教。

他強調,「做為各專科的領導者,更要帶領年輕醫師堅守『全人照護』的觀念。」

吳德朗以內科為例指出,過去以來,醫療強調專科制度,把人體用器官來區分不同科別,但許多疾病癥狀肇因可能來自不同器官。內科醫師若缺乏全人照護概念,病人逛了各科,不但得不到醫療,檢查太多,還造成不必要的醫療資源浪費。「檢查太多(overtreatment)、用藥不精省(precise)是目前醫療照護中亟需改進的兩大的空間 ,」他認為。

躋身醫療強國,政策層級落後

事實上,從數字上比較,目前美國人均醫療費用支出高達7290美元,占GDP(國民生產總額)16.2%,兩者數字皆為全球第1;台灣醫療支出僅占GDP的6.2%。

但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各國總體人口健康狀態調查研究顯示,在全球191個國家中,美國僅排名72;各國民眾對國家醫療滿意度調查,美國更只有17%;台灣民眾滿意度高達91%,僅次於新加坡的93%。

鉅額醫療支出,不見得帶來國民健康,台灣卻在有限資源締造出世界公認的醫療水準。

謝博生認為,相較於其他國家,台灣醫療人力與資源其實是嚴重不足的,健康照護發展影響未來國力,將需要更多資源投入與各方配合,相關醫療政策與配套措施應該朝向更高國家層級來規劃與制訂。

江炯聰也表示,各先進國的醫療發展都是國家層級的政策,健康照護發展更是一個社會「系統」性的問題,它不僅需要加入經濟學,還要將國家總體經濟學納入考量。

「這是台灣新世紀的契機,台灣的全民健康照護要往哪裡走?未來不會在明天被塑造出來,我們今天就要締造,」石曜堂說。

本文出自 2010 / 07 月號

第28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