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以蜜兒餐模式在非洲馬拉威實現CSR

美商直銷公司 如新
文 / 高宜凡    
2010-06-30
瀏覽數 74,900+
以蜜兒餐模式在非洲馬拉威實現CSR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烈日高掛,近攝氏30度的高溫,一望無際的光禿草原,馬路上稀落的車輛,路旁大批漫步中的閒散行人。不少婦女頭頂重物,魚貫前行。

以上這幅景象,應該是許多人對馬拉威的既定印象。

這個位於非洲東南部的內陸小國,對台灣來說是個又接近、又遙遠的地方。

接近,是因它曾是台灣僅有的幾個邦交國之一,每年派出的醫療隊、農技團、台商不在少數,直到2008年才斷交。遙遠,則是就地理距離來說,馬拉威離台灣航程超過一萬公里,要轉兩次機、搭20幾個小時飛機才到得了,一下飛機,常給人恍如隔世、置身異域的感覺。

跟許多落後的非洲國家一樣,馬拉威聚集許多國際醫療團體或人道關懷組織。但在企業社會責任(CSR)風潮推動下,除了用慈善救援幫忙,也有企業嘗試引入商業資源,幫助馬拉威人獲得自立更生的機會。

貧病內陸國,農業是經濟命脈

來到馬拉威的人應該都有一個共同困惑:為何這樣一個擁有美麗風景、和善民風的純樸小國,竟是全世界最窮苦的落後國家之一?

馬拉威的問題是很多第三世界國家的縮影,雖然沒有非洲常見的內戰,但貧窮、疾病盛行、醫療不足、教育程度差,卻彼此環環相扣,最後變成一個難以解脫的惡性循環。

馬拉威1964年脫離英國殖民,面積是台灣的三倍多,雖然只有1400萬人,但已是非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只可惜,他們的經濟發展未能與時俱進。

目前馬拉威最重要的經濟命脈還是菸草、茶葉、玉米等農產品,且耕種技術非常原始,雖然境內有非洲第三大的馬拉威湖,但缺乏灌溉等水利設施,全國各地長年缺水,農收只能看天吃飯。如2002年因氣候異常造成嚴重旱災,便有500萬國民陷於飢荒,估計造成200萬名的孤兒與弱勢兒童。

當地慈善家拿破崙.容貝(Napoleon Dzombe)回想,「那次大概是繼1949年以來,馬拉威最嚴重的一次旱災。」目睹災情,他毅然放棄已上軌道的貨運事業,將所有家產投入救災,提供飢民食物。

根據聯合國2008年的統計,馬拉威人均年所得只有290美元,現在還有多達74%的人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每日收入低於1.25美元),九成人口住在鄉村,國家財政相當仰賴外援,如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友邦資助等。

愛滋病嚴重,超過百萬人感染

除了貧窮造成的飢荒,疾病更是馬拉威的另一痛處。

這裡是全世界愛滋疫情最嚴重的地方之一,2008年全國感染愛滋病的比率達11.9%,聽起來很嚇人嗎?其實已比2003年的14.2%好些了,國民平均壽命也總算在2008年增加到53歲。

由於愛滋病太過盛行,讓馬拉威聚集了大批國際救援單位與NPO(非營利組織)進駐,但每年還是有近10萬人死於這項絕症。貧窮、愛滋、飢荒不斷惡性循環,讓馬拉威的兒童難有溫飽之日。

在非洲服務九年、目前是國際組織派駐馬拉威的台灣藥劑師王秀珠舉證,目前馬拉威的活產嬰兒死亡率為千分之65,五歲以下的兒童死亡率更高達一成,除了飢餓導致營養不良,發展遲緩及體重不足也很普遍,「這裡孩子的三大疾病就是瘧疾、痢疾、還有上呼吸道感染(感冒),」她感歎,有些小病只因醫療資源不足,就奪走小生命。

性情樂天,日賺1美元也知足

儘管生活困苦,馬拉威人卻很樂天知命,人民以熱情、友善著稱,有著「非洲溫暖之心」(Warm Heart of Africa)的美名。

在馬拉威投資數百公頃茶園的台灣商會會長施鴻森形容,馬拉威風景很美,「每次巡視茶園的時候,都有『人在畫中走』的感覺。」

不過出了山林,即便來到首都里隆威,街景還是以茅草屋與土角厝為主,舉目望去四處可見地平線,因為很少有超過三層樓的房子會擋到視線。就在總統官邸附近不遠的民家,一入夜就進入黑暗世界,根本沒電。

每天一大早上街,你會看到許多人在馬路兩側掃地、撿樹葉,充當政府的臨時清潔工,約可獲得一天相當1美元、150夸加(Kwacha,馬拉威幣單位)的工資,成為許多無業者與婦女的一日溫飽收入來源。

當台灣人忙著減肥、或猛吃垃圾食物時,馬拉威人卻得設法找東西果腹。平日糧食短缺,老百姓會到草原上拿點火的乾草燻老鼠洞,將老鼠煮過、曬乾後,串成一支支的鼠肉BBQ,成為這裡隨處可見的地方特產,更是飢荒發生時的續命食物。通常一串只要幾十夸加,比買罐可樂還便宜。

由於太窮,使得偷竊成為在這裡經商的最大風險。施鴻森有一個舊廠房,一次回台灣時,竟被偷到只剩四根樑柱,屋頂被拆走了、車子則被32個人連夜扛走。連宿舍裡的茶杯也被偷走,現在招待來賓喝茶時只好用碗公。「這件事情這裡報紙登很大的,」他說。

飢荒與疾病的盛行,導致「死亡」在馬拉威不是那麼令人吃驚的事。隨便走進任何一個的村落裡,都可發現許多老奶奶獨力照顧孫子的故事,因為成年子女都因染病相繼過世。

初次造訪這個窮苦之國,很多人都忍不住善心大發,急於提供物資援助。但一時的善心終究只能治標,要幫助馬拉威還須更有系統的商業力量。

一位剛來馬拉威幾個月的年輕台商回想,他有次到市場採買時,看到路邊有位孩子餓得發抖,當下掏錢給旁邊的玉米攤烤給孩子吃,想不到周遭立刻湧上近百名同樣飢腸轆轆的人,「那時候我終於知道,這種救濟方式是行不通的!」

創蜜兒餐,商業力量做CSR

近年CSR大行其道,促使企業更有效率地運用資源回饋社會,甚至從中獲得業務機會,走上類似「社會企業」的良性發展模式。

知名的直銷商如新(NU SKIN),就在馬拉威做了一次成功的嘗試。

1984年發跡自美國猶他州的如新,目前業務範疇遍及全球近50國,擁有超過76萬名的直銷商團隊。去年營收達到歷史新高,股價一年內飇漲超過140%,在同業中鶴立雞群,預估今年營收可超越14億美元,再創新高。

如新的產品以個人保養、營養品、抗老化等為主,過去實施CSR多半是透過旗下基金會(FORCE FOR GOOD FOUNDATION),幫各地改善衛生、掃盲、關懷弱勢。

但光捐贈還是不夠,驚覺全球平均每六秒就有一個兒童死於飢餓的事實後,如新創辦人羅百禮(Blake Roney)在2002年發起了「受飢兒滋養計畫」(NTC,Nourish The Children),並邀請美國汽車界知名的反敗為勝英雄艾科卡(Lee Iacocca)主持。

「以前,我試圖拯救汽車公司,現在我試圖拯救的是全世界的受飢兒。當年很多人認為拯救克萊斯勒是不可能的,但我們辦到了;現在我們也要做給他們看!」艾科卡接下NTC主席時說。

特別的是,如新還把CSR轉化為商機,請來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兒童營養學教授肯.布朗(Dr. Ken Brown)研發一套蜜兒餐(Vita Meal),開發提供給受飢兒成長的食物,富含維生素、礦物質、電解質,非以美味或高熱量為出發點。

於是,蜜兒餐成為如新旗下的一項公益產品,消費者可透過直銷商認購,再捐贈給受飢兒。透過如新的商業系統,把一包包蜜兒餐送到各地有需要的受飢兒手上。

將近八年來,已有近1.8億包蜜兒餐透過NTC發送到中國、非洲、中南美、東南亞各國,其中超過一半集中在非洲地區,平均每年湧入的捐贈金額約2500萬美元。如新也因此獲得2007年的美國「最佳企業社會責任獎」。同年,如新中國分公司也在上海獲得美國商會頒發「企業社會責任創新獎」。

台灣如新也從2003年底響應,六年來捐出超過1300萬份蜜兒餐,在全球僅次於美、日兩國。

更重要的是,蜜兒餐不是只用道德勸說,還具備商業誘因,如新的直銷商可像販賣其他產品一樣獲得獎金,價格包含製造、管銷、運輸、合理的佣金等各項成本結構,讓直銷商在無形中成為「社會企業家」(Social Entrepreneurship)。

為鼓勵同仁積極推廣蜜兒餐,幫助更多貧窮孩子,如新還將蜜兒餐的業績點數多增加10%。

執行長賀楚門(Truman Hunt)笑說,「如果沒有商業機制,無法永續。我們只是設計好一個制度,然後讓同仁們在不知不覺中實踐了CSR。」

建廠蓋校,幫農民自立更生

以往,馬拉威只是一個接收蜜兒餐捐助的國家,每年有數萬名兒童因此免於飢餓。現在它還融入了蜜兒餐的商業流程,成為它的生產地與傳播地。

2004年,如新與當地著名的慈善家拿破崙合作,在馬拉威建立蜜兒餐工廠,一來提供約70個就業機會,二來也向當地400多戶農家直接採購玉米與大豆,做為蜜兒餐的原料來源。

目前每月產能達到8萬包,不但可就近供應非洲各國所需,也省下可觀的運輸成本。

2007年雙方繼續合作,由拿破崙捐出50畝的祖傳土地,建立一所「農家自立學校」(SAFI,School of Agriculture for Family Independence),每兩年挑選40戶家庭,免費進行為期兩年的訓練,大人學習耕種、牧養、種菜,小孩則由社區裡的托育中心照顧。

來到距里隆威兩小時車程的SAFI,戴墨鏡的校長Evans Chipala正向來賓解釋挑選學員的標準:第一要已婚、以務農為業、且須經酋長認可,確定是態度上進的農民。以前是經濟學者的他腦筋動得快,現在除了教種玉米,還加入養魚、養羊、自製炊具等課程,甚至還教如何用廚餘自製肥皂。

以種玉米為例,經過SAFI的訓練後,學員都能從一年一收增加到三收,每公頃產量可從2000公斤,最多增加到近9000公斤,畢業回家自耕後,不僅可以自給自足,還多了增加額外收入的技能,如養牲畜、賣雞蛋、烤麵包等。 學員畢業後更成為SAFI的傳教士,到各地灑下自立的種子,讓農民不必再望著土地和天空發愁。

地點距離SAFI最近的畢業生代表,是一戶去年剛畢業的六口之家,「以前我們每年收成只有10~20袋玉米,現在可以有70袋,孩子們終於不用再捱餓了,」男主人開心地說著。

另一位收成大增六倍的畢業農民也說,「我們現在不但可拿多餘的玉米出去賣,還有能力供應孩子讀書。」

馬拉威啟示,用CSR救世

蜜兒餐的創意並不稀奇,關鍵在如何串起一整個有效率、且能持續運作的商業系統?在過程中,把CSR策略、慈善目的、與解決社會問題等環節串連,藉以發揮加乘的綜效。

其實蜜兒餐從解決兒童飢荒開始,後來又陸續導入了教育、醫療、與經濟活動。比方說,蜜兒餐的發送是透過與NTC有合作關係的學校,用吃一餐吸引孩子到學校上課。其次,是遍布全國有教育功能的社區兒童照護中心(CBCC)與孤兒院發送。

而在有合作的醫療單位裡,感染愛滋病的母親為了到醫院領取蜜兒餐,定期回診的比率更從50%提升到90%,讓馬拉威的愛滋病得以控制。

這幾年,如新也嘗試把馬拉威經驗對外輸出,2006年便在中國黑龍江省設立另一座蜜兒餐工廠,就近供應亞洲地區的受飢兒。

誠如拿破崙所說,最好的幫助方法就是讓馬拉威人自立,讓自己有能力改變命運,「馬拉威的天然資源或許比台灣還豐富,卻不懂得善用,我們需要找出解決之道!」

和馬拉威有類似困境的地方不在少數。這場CSR策略競賽,還需更多企業伸出援手、貢獻創意,把悲苦的過去化為希望的種苗。

本文出自 2010 / 07 月號

第28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企業社會責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