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個陌生的香港

文 / 沈懷硯    
1989-06-15
瀏覽數 10,700+
一個陌生的香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自從四月十五日天安門學運開始的那一天起,香港就再也不是過去那個功利、對政治冷漠的「東方之珠」,反而在所有華人社會裡,香港人表現出令人陌生的慷慨激昂。

六月四日,原定在下午兩點半集合的大遊行,十二點多就有人在跑馬場草坪上靜靜等候。不到兩點,整個跑馬場已盡是人潮,民眾開始向外蔓延。

最賣命的一群

在這個哀悼場合,沒有出現一個攤販,再回首跑馬場,看不到幾片紙屑。環顧四周二十多萬人群,立刻瞭解這是整個社會的動員,是無黨派組織自動自發的。其中有衣冠楚楚的小姐、有教徒、有律師,也有拿著自己糊的抗議牌的老太太。

許多人手臂別著黑紗。

市街上有些店舖已經不做生意了,從人群邊駛過的計程車,有的在無線電桿上掛起黑布條。有些商店也主動貼出大字報,粗糙的紙和言語,表達最赤裸裸的憤怒和不敢相信。很多布條寫著:「血債血償」……。先前在跑馬場,也有人說:「罵那些人禽獸,是侮辱動物。」

六月五日,六、七個亞洲電視台的記者返抵香港,一出機場,就看到一群趕來向他們致意的民眾。香港和外國記者在絕食爭民主的北京學生眼裡,是最賣命的一群。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