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讓窮孩子翻身 產官協力救助貧困生

邁向大國第一戰〉修補教育落差
文 / 彭杏珠    
2009-07-01
瀏覽數 19,550+
讓窮孩子翻身 產官協力救助貧困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6月2日豔陽高照,到達距離重慶市區140公里遠的大足縣寶頂鎮希望小學,剛好是午休時間,幾位小朋友拿著各自的飯盒,蹲在地上,扒著和著綠豆的湯泡飯。

教室裡、走廊外,老師忙著分配菜餚,兩個大鋁盤裝著稀稀水水的綠豆湯與馬鈴薯湯。可能是看出訪客的心思,副校長陽尚勇說,「這裡的學生還有菜吃,其他村小的學生連菜都沒有,只能吃白米飯。」

由於莊稼收成不好,不少村中小學的家長連1至2塊人民幣(約5至10台幣)的午餐費都交不起。繳不起餐費的學生只好從家裡帶米到學校煮,沒有任何菜餚。

寶頂鎮有2萬9000名居民,八成是農民,平均年收入約1000人民幣(約5000台幣),生活貧困可見。

寶頂希望小學是重慶市於1996年成立的第二所重點希望小學,共有900多名學生,其他六所村小共有500多名學生,其中就有200多名貧困生。

不少學生住在深山裡,要翻山越嶺、換船,花上兩個小時才能到達學校,為了因應學生的特殊需求,學校刻意提早在3點就放學,以便學生順利返家。

重慶台商、旭陽國際地產公司就在今年4月捐了6萬人民幣(約30萬台幣)給寶頂希望小學。6月回訪時,旭陽也帶了文具用品給學校,當副校長陽尚勇請同學幫忙時,一群學生興高采烈地蜂擁而至。

陽尚勇坦承,寶頂希望小學的家長多數務農,經濟條件比較差,需要外界支援,就有一位台灣企業家在寶頂蓋了一所金全小學。

偏鄉貧生 窮到不敢與人交往 

中國城鄉教育的強烈落差,不僅出現在小學,中學、大學也一樣。而且存在於各省市都有的現象。

來到甘肅省若笠鄉皮袋灣村,接受慈濟基金會扶助的馬宗菊一家就是縮影。

馬宗菊是單親媽媽,丈夫在28歲那年就去世,留下公婆與三名子女。大兒子張克爽為了減輕母親負擔,初中畢業後就到南方城市找工作;弟妹全靠大哥及母親借貸完成學業。老二張亨通今年將從甘肅省天水市專科學校畢業,女兒張淑琴在白銀市讀高一。對張家來說,兒女的求學之路,就如同在貧瘠的黃土高原上耕種一樣困難。

張克爽一天工資30人民幣(約150元台幣),根本不夠家裡開銷,為了省下一年約300人民幣的手套費,寧可不帶手套工作,雙手粗糙得像砂紙般,長滿了繭。

窘迫的經濟條件,也時常困擾著張淑琴。就讀若笠中學時,週日下午她會從家裡帶饃饃返校,三餐就是饃饃配白開水,和城市同學相比,真是天壤之別,她總是默默找個角落吃饃饃。

張淑琴去年終於如願考上高中,到離家八小時車程的白銀市念書。因為距離太遠,就不能每週回家帶饃饃了,她只好盡量撿便宜吃,也不敢跟城裡同學交往,不參加聚會也不吃零食,但一個月生活費還是要300人民幣以上。

一年多前,慈濟開始協助馬宗菊一家人。現在她希望能像其他親戚一樣,到慈濟新村脫貧致富,讓孩子求學之路能更加順遂。

場景再移到貴州省。劉葉是貧困山區的窮孩子。去年7月中考過後,他焦急地等待成績揭曉。電話突然響起,他以511分錄取了貴州示範性高中──都勻二中。都勻二中可是劉葉三年辛苦打拚的夢想,但看完錄取通知書後,他的心沉到了谷底──學費800元、住校費300元、書費300元,家裡根本付不起。

貧困擊碎了他僅有的翻身夢想,他只能默默接受窮人的宿命。還好,在慈濟的協助下,今年他已經是羅甸民族中學高一的學生。

上海貧生 往死裡整拚命脫貧 

因為城鄉資源不同,加上農業產值較低,大陸一位農民只能養活1.3個人,無法與城市居民相比,農村子弟都得非常優秀才能擠進大學。

王瑞費盡千辛萬苦,才能到十里洋場的上海念書。他來自安徽蕪湖的小村落,是上海華東理工大三生。他居住的村子才八平方公里大,屬於狹長的山區,不少同學都要走上一個多小時才能到學校。學校簡陋到連操場都沒有,破舊的課桌椅陪伴他度過青澀童年。

對他來說,唯一改變命運的途徑就是求取功名。「農村子弟就是往死裡整,每天都讀到很晚,這是一座獨木橋,只能義無反顧地往橋上走,」王瑞說。

因為村子鮮少人考上大學,王瑞考上華東理工大學是村子的榮耀,但考驗隨即開啟。雖然政府對貧困生補助一半學費、每月發放200元的生活津貼,但大上海的高消費哪是這一點錢可以支應,他得靠打工或拿到獎學金才能順利求學。

王瑞的系上共有80多位同學,只有三名農村子弟,「有人嫌宿舍簡陋,住不下去,他們高中就已經有空調、獨立衛生間了,」他知道自己跟城市子弟天差地別。

現在,王瑞得衝刺成績,希望能在大四畢業時,通過學校的檢定審核,變成上海城市居民。根據過去的經驗,華東理工大學的外地生中,大概15%的學生有機會轉為城市戶籍,約300名左右,這成為他脫貧的最佳機會。

相對於王瑞的夢想,陳新義輕易就能擁有。他是上海人,父母親是高知識份子,年收入超過7萬元。他常聽父母說,以前一個月工資是32.5元,現在平均是4000人民幣,成長100倍之多。他就讀的上海大學中歐工程技術學院,是中法合辦的,兩年在上海念書,再到法國念兩年半,就可以拿到碩士學位。

既然是中法合辦學院,學費肯定昂貴。在上海一年學費是1.5萬人民幣,是一般學院學費的三倍多。另外還要花上7萬人民幣才能到法國拿碩士學位。這對王瑞來說根本遙不可及。但陳新義在父母的栽培下,開始學習成為一名國際人了。

其實,中國教育失衡的問題已存在多年。這幾年,中共中央已要求各地方政府全面實施貧困生救助計畫,給予免學費、補貼生活費、助學貸款等必要協助,達到「不讓一名學生因家庭貧困而失學」的長遠目標。

本文出自 2009 / 07 月號

2020關鍵報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