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奈思比:中國社會有八根支柱

趨勢大師的《中國大趨勢》
文 / 游常山    
2009-07-01
瀏覽數 28,200+
奈思比:中國社會有八根支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國際趨勢大師奈思比(John Naisbitt)1982出版暢銷全球的《2000年大趨勢》一書,在1980年代的中國,無意外地,也成為暢銷書。

這本書在大陸至少賣出2000萬本,只可惜是盜版的。1996年他甚至受大陸國家主席江澤民邀請訪問北京,江澤民對他說的第一句話是:「你不知道你在大陸多麼有名?」

當年江澤民就邀請奈思比到大陸研究,「我會給你所有的支援。」不過當時他尚未準備好,婉拒邀請。「我一直很後悔,覺得失去一個人生中的大好機會,」他後來寫道。

所幸這個願望在十年後實現了。來自一位大陸企業家的邀請,希望用寫《2000年大趨勢》的方法,撰寫一本《中國大趨勢》。2007年他在天津成立了「奈思比中國研究院」(Naisbitt China Institute),招聘了天津兩所大學的28名研究生蒐集大陸未經修飾過的基本資料、事實、數據。同時,奈思比則跟他的太太桃樂絲(Doris Naisbitt)走遍各地,訪問企業家、官員、政治人物、異議人士、農民、外派人士等。

「我們希望從大陸內部來說出真實的大陸(inside-out),而非從外部來看大陸(outside-in),」奈思比寫道。

經過兩年,新書《中國大趨勢》(China’’s Megatrends)中文版將在10月由天下文化出版。奈思比也將在今年11月初參加《遠見》在台北舉辦的第七屆「全球華人高峰會議」。

奈思比最後歸納了「中國社會的八根支柱」為分析中國趨勢的骨架,這八根支柱也正是新中國的基礎。《遠見》搶先揭露精華:

第一根支柱:心靈解放

鄧小平:「我們必須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

心靈的解放是八個支柱中最重要的。一個全新的中國社會,必須先有心靈的解放。這一切發軔於1978年5月,當時領導人鄧小平說,「我們必須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

回顧1949年到1976年,「大躍進」「文化大革命」把中國這個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搞成一個飢餓、封閉、教條化的國家,國營事業以外的工作都是非法的,教育和知識被唾棄,全國大學入學高考停辦,這就是在毛澤東統治下沉淪到底的中國。

直到1978年整個大轉向,鄧小平將全國帶向心靈的大解放,揚棄意識形態的教條。

1997年,當時中國大陸的國營企業還雇用了1億工人,時任國家主席兼黨總書記江澤民大膽採用「國營企業私有化」政策。私有控股,是中國國企最有希望的出路。

例如中國工商銀行(ICBC)是歷經一番最適時的釋股過程,以最聰明的策略達成民營化,才成為全球金融的閃亮明星。

2006年2月10日,中國工商銀行的資產總值規模是美國花旗銀行(Citibank)的十倍大。2008年,它在香港首度公開釋股,是全球有史以來最大的公開發行規模,股市交易市值高達2320億美元,成為世界最大的銀行。

因為這樣的解放、參與世界資本市場,到了2008年,全球五大銀行就有三家是中國大陸的銀行。

重建的過程痛苦而昂貴,但中國領導們聰明地解決了:他們邀請全球的投資玩家來幫他們解決閒置資產。到2000年,藉著吸引外資協助國企民營化的策略,清理了很多不良資產;這種過程,使中國得以持續強化私有部門。逐漸地,很多國企蛻變成成功的私有企業。

第二根支柱:垂直民主

胡錦濤:「權力的運作必須攤在陽光下,以確保運作無誤。」

中國最重要、最細緻、也最爭議的支柱,是中國社會其實仰賴「由上而下」的「政府指導」,與由下而上的「基層發起」的兩股力量的互動和平衡,來維持社會發展的永續。我們認為這是在塑造一個新的政治模式,稱之為「垂直民主」。

對美國人來說,「自由」意味著自己決定、不被他人強制,個人權利是社會主要支柱之一,但「自由」在中國被兩件事深深影響:「社會秩序」和「和諧」。

中國人認為人都是一體的,與他人和諧相處是很根本。由上而下的「領導指導」,與由下而上「基層發起」可以互相調整,意見和經驗可以在上下階層之間經常交流,但目標由領導來設定。就像胡錦濤所說的,「權力的運作必須攤在陽光下,以確保運作無誤。」

第一個「由下而上」的案例,是在人民快餓死幾乎被逼上梁山的情況下發生的。1978年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的18位農民簽署「大包幹」:分田到戶(按:原由國家人民公社全權規定農地生產,但在分田到戶下,農民向國家承包生產,上繳相當數量後所餘都歸農民所有,並可自行決定生產作物,後演變為聯產承包制),宣示「如果我們成功了,不會要求國家給予獎賞或糧食,如果我們失敗了,甘願服刑或死刑。」

「由下而上」的改革和能量一旦釋放,經過折衷,不久就獲得共產黨中央的支持。2004年總理溫家寶就任時,廢止田賦,讓農民不上稅。2005年就落實政策。在農業占10%GDP、有43%人口還是農民的中國,涉及範圍至大。

第三根支柱:草船借箭

20世紀中國借的箭,是西方國家的工業技術

在垂直民主的中國,政府負責制定政策與優先順序,像劃定了一片森林地,人民可以自己種樹。

30年前的中國大陸就像巨大的森林,樹木都要長得一樣,長得不同就要被砍倒。但這種穿制服的森林無法永續發展,鄧小平深諳此道理,所以解放心靈引進多元物種。

但強把松林變成雨林是行不通的,中國要變成自己的森林。

「中國的政治和司法系統不是西方資產階級自由主義的模式,」一位瑞士比較法律學會的專家著書指出,「21世紀中國的政治模式持續沿用傳統金字塔階層。」

例如中國經濟大森林能長成,靠的是向外資借技術和管理的「草船借箭」策略。

《三國演義》裡諸葛亮向曹操借箭,中國人耳熟能詳,20世紀中國借的箭,是西方國家的工業技術。

1978年8月,中國國務院第一機械工業部,向全球主要汽車大廠,美國通用、福特、日本豐田、日產、法國雷諾、雪鐵龍、德國賓士、福斯等各國廣發英雄帖。「合資汽車新廠」是整個中國的新計畫,中國的詮釋是「共同分擔投資風險」,結果第一個趕來中國投資的是福斯,就在1978年鄧小平大力改革開放時。

合資汽車廠像是那一艘艘草船,西方汽車廠的技術的「箭」,就被中國一支支拔起來學習。

第四根支柱:摸著石頭過河

深圳經濟特區,就是中國摸的第一塊大石頭

邊做邊學,「摸著石頭過河」,這是鄧小平的名言,也是改革開放至今中國人的基本方法。

1979年鄧小平回應福建和廣東省要求,成立經濟特區,當時選中的是人口才2萬人的深圳小漁村,當時沒有人想到,深圳今年人口超過1000萬人。

鄧小平的「讓一部分人先富有起來」是一個重大突破。「經濟特區」的設置和成功,就是中國「摸著石頭過河」的第一塊大石頭。

1990年鄧小平又宣布要發展浦東。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1997年訪問中國浦東時,曾坦承他當時認為發展浦東只是一句口號。

然而2001年,當時國家主席、前上海市長江澤民說出「浦東是上海現代化的縮影,也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象徵」時,全世界已有許多觀光客說:「上海是世界上最刺激好玩的城市之一。」浦東的GDP從1990年的60億人民幣,提高到2007年的2710億人民幣。

第五根支柱:藝文發酵

鄧小平:「我們必須建立兩個文明:國家文明和精神文明。」

鄧小平生前說過,「我們必須要建立兩個文明:國家的文明和精神的文明。」藝術和知性活動的勃興,就是反應中國的精神文明。

將中國帶領到下一個階段發展的,將是那些創造出突出的中國設計和產品,才氣縱橫的、創意勃發的藝術家和知識分子的靈魂。

不像西方的藝術傳統,每個時代都有不同風格,中國的藝術風格竟然有幾百年的延續傳承,如清朝和宋朝的風景水墨畫。藝術重點不在創新,而是守住傳統。

1949年中共統治中國後,美學價值丕變。藝術必須為群眾存在,所以要是禮讚共產主義社會。曾有過地下畫會團體,但又在文化大革命被摧殘。直到1978年,解放人民心靈政策定調後,1979年,12位畫家在上海舉行聯展,畫風首度突破革命指導的務實觀點。

今天的北京像是1960年代的舊金山,上海成立了108家社區文化活動中心。四川美術學院招生1600人,竟有6萬4000位考生來報考。

到2009年3月止,世界58個國家共有256家孔子學院,和58家孔子教室,預計到2010年全球將設立500座孔子學院。

第六根支柱:參與世界

全球各國都在問:「中國什麼時候會超越美國?」

2001年5月,中國人問我們,「全球化是不是就是美國化?」我們回答,「不是,因為世界改變美國,遠比美國改變世界多。」今天如果再問這個問題,更是沒有意義,因為無論是世界哪一個地方,看來都是中國而不是美國在左右世局,現在全球各國都在問,「中國什麼時候會超越美國?」

每個人心中都有中國,但很少人去過中國。多數媒體都集中焦點在「中國如何和世界唱反調」,而不是「中國如何連結世界」,但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中國已進入世界中央。

中國進入世界舞台,第一步就是要改變心態。由於心靈解放,中國現在願意向宿敵學習,包括過去譴責過的市場經濟國家或是敵對的國家。

中國的基礎建設突飛猛進,光2006年後勤運輸業市場規模就高達5000億美元。過去飛安紀錄不好,但中國現有航空已是世界最安全的航空公司,2007年有1億8500萬人次在空中旅行,運送了300萬噸的空中貨運。

而根據《中國經濟文摘》的報導,中國的內陸運輸空中貨機市場,高達31億美元的產值。

「One World, One Dream」(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是北京奧運的主題,中國也為外資和創業家創造更多、更有利的投資環境,從1980年代起,中共制定相關500條以上經濟法律和行政命令,提供法源與投資保障協定給外資。

中國「與世界接軌」另外一個象徵性動作,就是2008年12月13日在日本福岡舉行的「中日韓高峰會議」,這三個國家的GDP就占了亞洲的75%。

中國和非洲國家的連結,也逐漸讓美國和歐洲在非洲失去影響力。中國在非洲的投資到了2008年高達70億美元,2010年中國就會是非洲的第一大貿易伙伴。

西方國家認為中國經營非洲,別有居心,主要是為了貪求原油等天然資源。這當然沒錯,不過中國對非洲的貿易政策,最明顯與西方差異:不干涉非洲內政和不評斷他們的倫理標準──的確,很多非洲國家就是討厭被西方國家說教。

第七根支柱:和諧社會

鄧小平:「社會主義的發財是指全體人民都能繁榮富足。」

1986年鄧小平接受西方電視台訪問時,說過「我們的致富不是西方的意思。社會主義的財富屬於所有人民。在社會主義的社會,發財是指全體人民都能繁榮富足。我們的做法是讓一部分的人和地區先富有起來。」

中國有13億人口,人均所得只有3315美元,而美國是4萬6859美元,德國是4萬4660美元。

胡錦濤說,「我們要盡最大的努力保障人民有受教育、工作權利、醫療、老年照護和住房,以建立一個和諧社會。」「社會和諧」不只是中國社會的道德理想,更是一個中國政治系統是否能永續的根本條件。2007年底,有2億人已參加老年保險,另外2.2億人口參加醫療保險,1.16億人口有失業給付保險,而且基本上各省都已經開辦農村基本社會安全體系。

但是仍然無法照顧到全民。

因此中國政府已經開出支票,無論都市或農村,都要在2020年前建立完整的社會安全體系。

中國社會另外一個重大議題是民工。21世紀第一個十年統計看來,全中國有2.5億民工在各大都市流浪,人數超過全美國成年人口數,這是史上最大批的流浪民工。他們接受低工資,工作環境極為惡劣,但是情況正在改善。2005年到2007年間,因為缺工,他們加薪了約三成。預計在一胎化政策影響人口結構下,2015年中國的工人供給量會下降,進一步提高工資水平。

第八根支柱:2020創新社會

要在20年讓GDP變成四倍,就要從威權、考試中解放教育體制

本文所主張的第八根支柱,既是對中國的預測,也是中國今後應該設定的主要發展策略:那就是追求世界級的卓越。

在1978年中國第一階段的再造,當時它的出口值才占世界的0.8%,幾乎只和非洲利比亞一樣。但是到了2009年,中國已變成世界第三大經濟體。

中國的目標是要在2000年到2020年這20年間,讓GDP變成四倍,要達到這目標,首先要改造教育體系,從威權結構去解放,引導學生自己思考,如果中國要變成一個「創新的社會」,不可能在教育還是維持階層分明的威權管理模式。

中國社會還有一個「輸了面子,贏了裡子」的社會規範也會限制中國的進步,因為這樣的組織文化不利於創新。

中國需要創造一種「新的面子」原則,必須講究真正的貢獻,才能從奧運金牌邁向諾貝爾獎。

本文出自 2009 / 07 月號

2020關鍵報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