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華夏集團董事長趙廷箴談-中國人是很難合作的

文 / 李慧菊    
1989-05-15
瀏覽數 33,450+
華夏集團董事長趙廷箴談-中國人是很難合作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外邊說我不當董事長,這個那個的。其實在台灣,國營事業的董事長是「擺砲」的(酬庸);民營的董事長是管事的。但在外國,董事長不一定是老闆,他可能一股也沒有。

我不是華夏集團的老闆,大家都知道我擁有的股分很少,甚至不到一0%。我一直都是專業經理人啊。我真正自己投資的事業,也都找別人來經營,奇怪吧。

我在台灣帶進來很多第一,像福馬林等等;台塑也是我最先開辦的。說我是白手起家是錯的。我是真的從大陸帶錢來,最初跟著費驊來台灣,做過一陣子公務員,很快就離開了。不過,說到有錢,王老闆(王永慶)還是比較有錢。

從合作台塑,我就明白中國人是很難合作的,所謂一山難容二虎。離開台塑後,我就找美國人合作;以後我所有事業都找外國人,到現在沒有一次失敗過。

我不是怕被別的股東吃掉,是被「騙」夠了。最早我做過營建,離開台塑還跟翁明昌合作過,後來把他趕走了。這些股東,就是喜歡炒股票,一下就把我的公司賣掉,我實在不喜歡。

所以,我先後找美國的Mobile,Gulf(海灣)及現在的BTR,我都約法三章:第一他們不准買賣股票;第二,如果要賣,要得到我的同意;還有,我有優先承購權,如果我錢不夠,自己再找人來。

最討厭搞股票

我最討厭搞股票,台達把大部分的台苯股賣掉,是有原因的。台苯剛開始的時候並不賺,後來世界市場突然缺貨,公司賺得不得了,董事要求上市,兩個大股東湊在一起想炒股票。

我想,好啊,你要炒,我乾脆全部賣給你。他們就喜歡高出低進,玩來玩去,我要賣,就這麼一次。大家以為我不得了了,賺大錢;其實那些錢都是替BTR賺的,我早就以每股二十塊錢,把股票都賣給他們了。

不做董事長,實在是被嚇住了。

以前徐有庠、吳舜文轉投資超過總資本額的四0%,還不是都沒事。我也一樣,那個規定比例實在不合理,我公司資本額又小,一下就違反規定。

以前的部長(經濟部長)也都沒太看重這件事。後來換了李達海,他是個讀書人,一切按規矩來,就說:「那就送法院吧。」我這輩子還從來沒上過法庭。

這邊的法律規定董事長要負一切責任。有一次台達有一個工人被電梯壓死,也得傳我到法庭,這真是太不合理。這種事,廠長、總經理去解決就夠了,董事長怎麼知道?

後來我想想,好的事輪不到我身上,壞的事全歸我,天下那有這個道理。乾脆董事長不做了,有什麼關係呢,外國人還是得靠我,因為石化業我太熟了。現在我做決策委員會總裁(相當國外的CEO),什麼事都還是我在決定,跟當董事長有什麼不同?

我這個人就是不喜歡擁有太多股權,也不必把廠的規模做大,沒彈性呀。

打倒這個,打不倒那個

當初我辦華夏,受到的壓力真多,可是就在我隔壁廠的國泰塑膠真容易,到建設廳登記一下就可以了,我卻不行。我心裡想,你要打我,我就多角化,讓你打得到我這個,打不到我那個。所以,我做亞聚、台達,再投資台苯、福聚,也做旅行箱、馬達跟玩具;做玩具真替我賺了不少錢。

我跟BTR合作,別人又說我是BTR的股東,為了逃稅呀什麼的,才搞了控股公司。連部長也問我,他也相信外面的說法。我要真是就好了。

這裡的人就是對外面不瞭解,BTR是個多大的公司呀,在英國、澳洲,資產大得不得了。他的股東,全是歐洲有頭有臉的貴族、皇家之後,怎麼可能是我的公司?

現在因為國內上游也做不成,(輕油裂解廠)勞工找不到,土地又這麼貴,如果早像其他國家,蓋個石化工業專業區不就結了?但現在就得四處找地方去投資。講什麼空洞化,真是不明事理,日圓升值這麼快,日本經濟還這麼強,就是因為海外投資有回收。

有人說什麼「沒有夕陽工業」,我也不信這一套。每一個產業都有個周期,怎麼會一直成長下去?

唉!這種話說實在我也不想說了。

(李慧菊採訪、整理)

本文出自 1989 / 06 月號

第03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