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太陽劇團 不給你馬戲,卻給你靈魂

2008-07-11
瀏覽數 37,000+
太陽劇團 不給你馬戲,卻給你靈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年賣出1000萬張門票、成立24年來已經成為全世界最成功的表演團體、暢銷書《藍海策略》中經典範例……,近幾年來轟動全球的加拿大太陽劇團(過去俗稱太陽馬戲團,Cirque du Soleil),正式宣布將進入亞洲時代。

5月29日,太陽劇團在澳門威尼斯人酒店內,舉辦盛大國際記者會,逾200位記者從台灣、中國、日、韓、越南、香港、美、加及歐洲趕來參加,記者接待處前,排了長長隊伍。

記者會選在戲院內舉行。記者們魚貫穿越兩旁牆壁上布滿的深紫藍色、象徵母體子宮的燈光通道,「接著呱呱墜地」走進表演廳,才發現裡面另有乾坤。

廳內共1852個座位,比太陽劇團常駐十幾年的美國拉斯維加斯金銀島飯店及奧蘭多場館還多。

正式開演後,觀眾簡直不知該把目光焦點放在哪裡!

平坦的舞台上突然升起象徵建築物的巨大方塊,一起旋轉著,方塊上舞者跳著街舞與標準舞。圓拱形巨大布景高88呎,布滿閃亮星星,這會兒,太空人從左邊漂浮過來,那會兒,熱氣球又從右邊飛行出現。

此時,觀眾席上空還有橢圓形軌道,小丑正倒立著騎自行車。觀眾席的右上方還突出一個陽台,倚著一位女孩悠悠唱出天籟般的歌聲。大片牆上投影出飛鳥之影,飛鳥振翅,宛如要飛出牆外般栩栩如生。

整個場景,美得不似在人間。這是太陽劇團即將從7月下旬起,在威尼斯人酒店內常駐演出的劇碼《ZAIA》一幕。這也將是太陽劇團第一個落地亞洲的常駐演出。

《ZAIA》源於希臘文,意思是生命,從一位少女的夢境出發,展開對宇宙與愛情的探索。這是向來愛給世人驚奇的太陽劇團,為威尼斯人酒店新編的戲碼,甚至連演出的劇院也是全新打造,為了這齣戲的效果,設計了許多特殊的「機關」。

太陽新舞台〉看準亞洲 

《ZAIA》音樂總監柯拉蒂(Violaine Corradi)說:「在戲院裡,我們擺了超過200個喇叭,希望用這種幾近爆炸式的超強音效,來傳達那種龐大宇宙空間的浩瀚感覺。」

背後是黑暗的偌大舞台,聚光燈打在坐在高腳椅上的太陽劇團總裁兼CEO丹尼爾.拉馬爾(Daniel Lamarre)身上,記者會簡直就像一場舞台秀般。拉馬爾娓娓道來,這齣新戲一共花了兩年多編戲與排練,加上戲院,一共投資超過1.5億美元(約46億台幣)。

而太陽劇團目前在亞洲票房只占全球10%,未來三到五年計畫達30%,長駐澳門,正是前進亞洲最重要的第一步。

被譽為「一生必看一次」的太陽劇團,活動大本營一向在歐美,已決定今明兩年要讓亞洲很「太陽」,為東方人帶來非凡的體驗。

澳門之後,緊接著今年10月1日,太陽將與東方樂園株式會社(Oriental Land Company)合作,預計將在東京迪士尼樂園常駐演出。

台灣觀眾,也將是太陽劇團征服的新族群,明年1月,由《聯合報》主辦,太陽將首次登台,預計於台北市士林一塊6000坪的空地上搭起大帳篷,表演經典劇碼《歡躍之旅》(Alegria)。這齣劇融合了華麗巴洛克與歌劇風格,由53位特技、樂手、歌手、小丑等共同演出。

明年太陽還將進駐澳門四季酒店,推出在澳門第二個常駐節目。到了2010年,太陽劇團已與加拿大政府達成合作,負責在上海世博會籌劃加拿大展區。

「亞洲,是很關鍵的市場,未來成長無限,」戴著無框眼鏡的拉馬爾給了個微笑,笑容使他看起來更像個慈祥的老伯。

太陽發跡〉高腳跟俱樂部 

太陽劇團的傳奇,始於1982年的夏天,加拿大魁北克省的濱河城鎮Baie-Saint-Paul。

一群年輕的街頭藝人,自稱為「高腳跟俱樂部」,他們會踩高蹺、雜耍、變戲法,太陽劇團的創辦人拉利貝德(Guy Laliberté),在其中表演吞火和手風琴。

1984年,俗稱太陽馬戲團的太陽劇團正式成立,但這是一個「沒有動物」的馬戲團,拉利貝德致力於將特技表演提升到藝術的境界。

現年49歲的拉利貝德也沒想到,他改變一下思惟的創意,就讓馬戲世界更具風格。

直到今天,在劇團不掛名任何職位的拉利貝德,仍維持著年輕時候的熱情與創新。擁有劇團約92%股權的他,每年把賺的錢幾乎都再投下去做戲劇研發,「光研發費用,每年至少500萬美元,」執行長拉馬爾說,太陽的創新過程很嚴謹,從創意發想、創意團隊組成、再到執行與訓練等,大約需要三年才能真正推出一個新劇碼。

由於製作嚴謹,成立至今,太陽每年平均有16個劇碼,在世界不同地方演出,為此聘用4000位、來自42個國家的員工。

而支撐一年1000萬張門票的演出,事實上,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首先,這可是個連幕後支援都像一道魔術的劇團。

太陽演員〉來自不同國家 

例如自建的服裝工廠,每年要用20多公里的布料,光去年,就縫製了兩萬多套服裝。《神祕境界》(Mystère)劇中的每套橡皮裝,綴有超過2000個手工黏貼的金幣。

服裝設計師蕾蜜兒絲(Dominique Lemieux)接受訪問時說:「我們必須用延展性很好的質料,每套服裝的壽命只有18個月,18個月就必須汰舊換新。」

道具團隊也經常「不得不」發明戲中的道具。在《奇幻之旅》(Quidam)中,一個舊烤麵包機被改成了一台收音機;《超越極限》(Dralion)中,手機天線成為表演者的觸鬚,塑膠玩具蛇則變成了八字鬍。

劇團四處巡演時,可不像古代吉普賽人般窮酸,占地2萬平方公尺的「移動式城堡」(village on wheels)內,包含了不同部門的辦公室、售票亭、廚房、餐廳、員工飯店,完全自給自足,甚至還有學校,專供隨著表演者一起旅行的子女們就讀。

又要如何讓不同文化背景和語言的員工同台演出?

太陽劇團創意資深副總裁Gilles Ste-Croix說:「每當排練的時候,至少就要有三個以上翻譯人員在場,西班牙文、俄羅斯文、中文等。」

這位一頭白髮而溫文儒雅的創意人幽默地形容排練的情形:「所以,當我們說『往右邊走』時,接下來就會聽到各種語言的『往右邊走』,然後所有人才跟著動。」

太陽祕訣〉不斷更新元素 

太陽劇團的本質,是進化,這也是他們成功的主因之一。

「其實多年來,我們都在不斷更新著節目中的一切元素,也定期更換演員,好讓節目永遠保持新鮮與活力,」拉馬爾說,即使一齣表演已經獲得票房成功,太陽劇團仍會重新選角、不斷排綀,去蕪存菁。

多年前在巴黎看過《歡躍之旅》表演的《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形容太陽劇團的演出本身就是頂級的綜藝表演,她還特別讚賞劇中的台柱大美女德瑞媞娃(Masha Terentieva):「她180公分高,表演呼拉圈和彩帶,美得不得了,看了她的表演,才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性感。」

接受採訪時,王效蘭特別請同事找出瑪夏劇照。令她印象深刻的是這位俄羅斯大美女,儘管柔弱無骨,技藝高超到出神入化的程度,「她還是每天苦練,不停地練。」

太陽創新〉不斷尋寶不重複 

除了團員不斷苦練、追求技術與美感的進化,其實整個劇團也是不斷在創新。例如,三年前太陽成立了一個三人小組「趨勢」團隊,由三名女性組成,她們環遊全世界,負責觀察、挖掘各地的新潮流、新趨勢,包括藝術表演、建築設計、時尚流行等,不斷發掘新的創意、找尋新的創意人才,大約每三個月舉辦創意大會,藉此讓太陽永遠走在流行的領導地位。

「其實並沒有一個具體術語來形容這樣的工作,但我們像在『尋寶』,不斷地尋找各種奇珍異寶、新的創意、新的點子等,」拉馬爾說。

事實上,每一齣戲都是創新。以《ZAIA》為例,劇作家兼導演馬爾(Gilles Maheu)便說,《ZAIA》劇中加入了許多舞蹈的元素,比過去太陽的戲碼還多一些,尤其結尾時,一男一女一邊演出高難度的肢體動作,男女之間卻始終對望,刻畫了情感的交流。

太陽在行銷上也有獨特之處。拒絕自我重複,正是這顆「太陽」獨特的行銷模式。

「每個節目都是獨一無二、毫不重複,我們不去移花接木不同節目的橋段,而是完全打造全新的節目,」太陽劇團市場推廣資深副總裁達密克(Mario D''''''''''''''''''''''''''''''''''''''''''''''''''''''''''''''''Amico)說。

不只是常駐演出,就連搭帳篷的巡迴演出節目,也會「微調」,譬如明年1月將來台灣演出的《歡躍之旅》,在不同地區演出時,更新服裝和化妝,甚至會用不一樣的演員。

太陽成就〉不商業的商業 

太陽劇團種種作為,很不商業,卻獲得了巨大的商業成功。

平均年營業額6億美元,全世界已經有8000萬人看過,2004年,拉利貝德更獲得《TIME》雜誌票選世界100大具有影響力人士之一,所發行的20幾張專輯,亞馬遜網站罕見地給予了四星以上的高分評價。

最知名的是《歡躍之旅》中的音樂,曾蟬聯Billboard世界音樂專輯榜冠軍,在榜中停留長達65週,還獲得加拿大Felix音樂獎年度製作及混音兩項大獎,及美國葛萊美獎及加拿大朱諾音樂獎的提名。

如此斐然的成就,也難怪《聯合報》願意付出約3.8億元的代價,將這個天團請來台灣。

王效蘭回憶說:「15年前,太陽劇團的創辦人就來找過我,只是台北當時沒6000坪那麼大的場地。」

這十多年來,幾乎每年都有不同的經紀人跟《聯合報》拍胸脯保證可以引進太陽,但次次都無疾而終,一直到去年才真正拿到合約。

負責明年元月太陽來台演出的行政與推廣業務的《聯合報》社長項國寧,為了太陽可說忙得不可開交,親自跑加拿大總部談合約,也特地到法國看演出,現正準備9月開始售票業務、找贊助廠商。

太陽堅持〉難以想像的嚴謹 

項國寧在合作的過程中,見識到太陽劇團作為一個國際級企業的嚴謹。「對方有許多難以想像的要求。」例如得提供演出地點的土質報告,太陽劇團親自派人到台灣勘查地質、坡度、地下管線,還要求贊助商在一年內不能贊助同性質的表演團體,原因是害怕贊助商去贊助了二流的表演,會間接影響到太陽劇團的聲譽。就連台灣工作人員的名片,也有標準尺寸與設計。

「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學習吧,」項國寧說。

項國寧在太陽總部內還觀察到,總部內有一種開放、自由的氣氛,隨時有小丑在走動,是一個讓人們覺得冒險是受到鼓勵的環境。

「他們原本只是街頭藝術家,24年成為國際級企業,要做到這樣不容易,藝術上的堅持和管理上的投入,必須與時俱進,很多表演團體不是只注重市場,忽略了藝術,就是只重視藝術卻忽略了市場,但是太陽兩邊都做的很好,」項國寧稱讚說。

預計明年1月間台北市將迎接150個太陽團員進駐,演員外,還有工程師、廚師、按摩師、甚至老師等,會在士林蓋個大帳篷(BIG TOP)旁,形成一個小村落。聯合報預估,假使計畫演出四十場,得賣出約12萬~13萬張票,才能打平成本。

世界不缺馬戲,缺的是靈魂。把雜耍提煉到藝術的境地,讓特技也有喜怒哀樂,太陽劇團是個值得學習的商業個案。不過別忘了,其實它的初衷,只是想好好地給人們開心一回。

本文出自 2008 / 07 月號

混種消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