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馬英九、朱立倫「城市的遠見」論壇 用核心價值替台灣開路

2008-03-11
瀏覽數 25,950+
馬英九、朱立倫「城市的遠見」論壇 用核心價值替台灣開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世界不斷進步,當代趨勢大師約翰.奈斯比送給台灣的一句話是「join the world」,的確,台灣的出路就是要參與世界,該如何躍競世界,再造核心優勢?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台灣要發揮亞洲運籌樞紐的條件,才有可能成為世界版圖變化下的新贏家。

桃園縣位居台灣門戶,坐擁自由貿易港區、國際機場的獨特利基,其創新發展,能否成為帶動台灣躍競世界的關鍵角色?《遠見》於2月19日舉辦「城市的遠見」論壇,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桃園縣縣長朱立倫兩人針對桃園航空城計畫與台灣未來願景提出精湛見解,以下為論壇精采實錄。

桃園縣縣長 朱立倫

航空城是台灣出路

1960年代前,西方是生產基地,60年代後,全球生產基地移轉到亞洲,造就了亞洲四小龍,維持20多年的榮景在80年代被中國打破,隨著印度、東協的崛起,從原本不到1億人,變成30億人分享全球生產基地的市場大餅。全球化衝擊絕對是重要的議題,韓國在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國內平均生產毛額只有7774美元,是當時台灣的60%,經過十年的奮發圖強,去年達到2萬840美元,成長率高達178%,W反觀台灣的表現,扣除通膨,幾乎沒有成長。

全球化也是城市的最大挑戰。七年前,我接任桃園縣長,桃園縣面對產業出走、失業率攀升、競爭力流失的問題。上任後,我設定「從無到有」的目標,創造讓企業願意深耕、人才願意久居桃園的環境,並且加強招商,讓半導體、光電產業進駐桃園。第一個四年裡我們做到了,桃園縣創造亮麗產值。同時,我們也強化區域優勢。四年前,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時,提出北台灣八縣市共創區域競爭力的想法來因應全球化挑戰,如今這1000萬人口成了共同生命體。不過短短幾年內,桃園產業有了巨大的變化。四年前,桃園是全球筆記型電腦最大的生產基地,現在工廠都關了,只剩研發與運籌管理中心。

像太平洋自行車,過去一台賣1000元的自行車,現在一台可以賣到2萬到3萬元,從桃園產業轉型可看到台灣的縮影,我認為,吸引國際企業總部、研發總部深耕台灣是目前的首要課題,台灣不能故步自封,要從人才、資金、制度各層面著手,以開放政策吸引全球目光。

桃園是亞太中心 從有到好

面對未來,桃園要「從有到好」,創造全球競爭力。我們要與國際城市競爭,而不是與中南部競爭,把企業挖到桃園來。桃園除了是北台灣的中心之外,另一個更大的發展契機是亞太城市的中心,有足夠的本錢發展為機場城市。

荷蘭史基浦機場航空城是全球機場城市的典範,美國達拉斯機場30年前來台灣觀摩,30年後的今天,它成了數一數二的國際航空城。韓國填海造地出來的仁川機場2004年開始營運,營業額讓很多國際機場望塵莫及,桃園機場發展停滯,全球評鑑排名落後,機場營運量逐漸衰退,別人能做到,台灣為什麼不能?桃園機場若能成為國際航空城,可以為台灣找到新出路。近兩年,我們積極推動桃園航空城,希望經由特別條例,突破現行法規的種種限制。目前,桃園航空城特別條例第一案在2月1日獲得83位立法委員支持。

全球化浪潮下,台灣要更開放,尤其是做為國家大門的桃園機場,更要發展成為國際航空城,這是世界趨勢。未來,我們預計可以吸收1兆的投資額,其中政府只須投資500億~600億,政府資源有限,但民間資源無窮,如果制度可以鬆綁,很多民間企業排隊等著投資,不但能創造政府稅收,還能讓整體產業發達起來。桃園航空城可以促進台灣經濟,讓台灣躍競世界,不過這得靠中央與地方齊心努力,共同催生桃園航空城立法。

馬英九

找回台灣核心價值

過去八年經濟環境惡化,受害最深的就是「三中」。「中」低收入戶的家庭可支配所得從31.7萬元,倒退到2006年的30.4萬元,經濟成長果實進入前20%家庭,台灣出現M型社會;「中」小企業解散、撤銷及廢止家數從1999年的2萬2681家,增加到2007年的4萬7531家。中南部的中彰投及高高屏平均失業率為4%,高於台灣全年失業率3.9%,2007年高雄市失業率全台最高,為4.2%。

我下鄉走透透,發現台灣人民非常善良、進取、刻苦,而且忠厚不懦弱、勤奮不驕傲,這就是台灣的核心價值,非常珍貴。這些年來,政客們的言行把這些核心價值逐漸摧毀,未來的領導人應該要找回這些核心價值,打造一個安樂、祥和的台灣。

活化經濟 兩岸直航呈趨勢

台灣經濟若要有活力,首務之急是政策開放,法規鬆綁,減少對企業的管制,放寬企業對大陸投資限制,同時也鬆綁大陸資金來台投資的管制。

第二是加強政府公共投資,以八年共投資4兆的內需計畫,推動各大建設,創造就業機會,這招經國先生用過,以十大建設帶動台灣迅速發展。

第三為產業再造,將「創新」注入各產業,提升其競爭力,推動台灣成為資產與籌金管理中心,並發展醫療與健康照護、文化創意產業等旗艦產業。

尤其特別照顧傳統產業及中小企業,鼓勵創新。傳統產業只要願意創新,就能再創春天,台灣的國巨洋傘就是很好例子,把傘當成藝術品在做,一支可賣到1萬元。

我建議,政府可每年編列100億預算,挹注中小企業信保基金,協助中小企業取得資金,並成立300億地方產業發展基金,協助各縣市發展地方特色產業。

第四、推動台灣與「全球連結」,使企業布局全球,在WTO架構下,與各國簽訂FTA,開放七個機場及七個海港直航,我們希望先包機再班機。

現在從台北到上海虹橋機場要七、八小時,如果能直航,從松山機場到虹橋機場只要80分鐘而已。

更重要的是,若兩岸經貿關係能夠正常,還能吸引全球企業、資金到台灣,因此開放三通、直航勢在必行,讓台灣成為東亞中心,吸引台商回流、國際企業投資,也能讓大陸觀光客來台,活絡經濟。

只要能從以上這四大方面著手,台灣經濟未來可達到633的目標,也就是每年經濟成長6%,2016年每人國民所得到達3萬美元,四年內失業率低於3%。

航空城納入國家重大建設

桃園國際機場在全球排名落後,只有第86名,實在不該有這樣的成績。朱縣長提出航空城計畫,跟我看法一致,所以在去年納入「愛台12建設」中。推動「桃園國際航空城特別條例」立法是有必要性的,我建議桃園機場不但要打造成6150公頃的亞太國際航空城,還要更進一步完成第三航廈、第四航廈、第三跑道、滑行道、停機坪及設備維修站,如此才更具完善,與世界水準相提並論。

桃園機場每星期都有不少印度人來台灣,目的是轉機到美國,根據統計,有100萬的印度人在美國就業,假如我們可以開放直航,簽訂第五航權的互惠,再經由上海飛往美國西部,可以吸納廣大的商務旅客。政府不一定要花錢才能建設,把好的環境條件創造出來,自然就能打造活力經濟。 (林承筠整理)

現場問答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台灣藍綠對立嚴重,該怎麼解決?

馬英九答(以下簡稱馬):提倡民主素養,也就是服從多數、尊重少數與容忍歧見,才能取得和諧。多數黨不運用多數暴力,少數黨有發言的機會,當然也要容納其他不同意見,這才是民主制度,藍綠都是為了台灣在鬥。

有人問我秀才遇到兵要怎麼脫困,我的答案是沉著因應,見招拆招,並且據實以告,這是民主時代,最後成敗是人民用選票決定,我要做的是爭取人民的支持,不是逞口舌之利。

朱立倫(以下簡稱朱):我認為要尊重民主,我可以分享桃園經驗。過去桃園曾是閩客對立最嚴重的縣市,縣議長要兩邊輪流當,現在藍綠對決的情形在桃園不存在,我是第一個不代表任何族群的桃園縣長,我說我不是南區,也不屬於北區,而是不分區。以前府會對立,相互制衡,現在桃園縣的府會關係是相互監督,良性互動。

問:直航不會加速產業出走?

馬:直航目的不是鼓勵產業出走,要走的早就走了,相反地,能夠使台商回流,根留台灣,把研發、設計、育成的企業總部放在台灣。台灣很想跟美國、日本、新加坡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但美國說台灣要先與中國的貿易關係正常化才肯簽。事實上,台灣地理位置好到不行,未來全球前五大經濟體都在四周。

問:如何讓桃園縣成為有品味的縣市?

朱:桃園很重視資訊教育,表示我們對於新趨勢、資訊的追求不遺餘力,連水蜜桃都已經e化,在網路上賣。桃園也很努力國際化,我們有全國首創的國際英語村,最近在推動品格教育,發揚傳統道德價值,建立品格城市,當這些條件都具足了,自然就能成為有品味的城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