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全台瘋寫作〉基測考作文 中文補教熱潮應聲起

文 / 彭杏珠    
2007-10-01
瀏覽數 118,650+
全台瘋寫作〉基測考作文 中文補教熱潮應聲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過去英、數、理、化是補教界四大科目。但曾幾何時,國文已經跟理化並駕齊驅,更延伸出最熱門的寫作課程,造成作文家教班四處林立。

只要在搜尋網站打上「小學寫作班」,立即查詢到近40萬筆相關資料;國中寫作班更火紅,甚至有45萬筆資料;網站上經常可見:哪裡可以找到好的作文老師等諮詢問題。

6月初,一個星期假日的午後,走近位於台北開封街一棟大樓的12樓,上百位北縣市高中生人手一筆、專心地聆聽著陳興國文老師對「象形、指事、會意、形聲」的講解。

「孩子,你們只要記得獨體為『文』,不能拆的就是象形、指事;合體為『字』,可以拆成2、3個字的,就是會意跟形聲,」陳興一手拿麥克風,一手拿著粉筆,為他口中的「孩子」們解說中國文字形成的方法。

回想20多年的補教生涯,陳興從補習班老師到自行創業,成立陳興國文團隊,培育自有師資,到北中南開班授課,並且與曾曉星老師聯手拿下高雄一半的國文補教市場。

擺脫附屬 國文專科班竄出

陳興想都不敢想國文有這麼興盛的一天!

五年前,國文補教老師只是附屬角色,沒有補習班會特別開設國文課,只有在重考班才會獨立成一門課。就算國三、高三的考前衝刺班,也頂多開個五堂課的國文講座。

但一位補教老師改寫了國文補教界的歷史,他就是吳岳國文老師。留著小平頭、來自宜蘭的吳岳,從事補教工作多年後,於五年前成立全國首家國文專科補習班——吳岳國文補習班。

他在公車站牌上,打出「補國文送便當」的口號。沒想到一炮而紅,學生增加到4000名學生。

當時還普遍存在:誰看不懂國字?補國文會被恥笑的印象。但吳岳累積多年經驗,再碰上大學入學方式改變,國文成為決勝負關鍵。吳岳得天時地利,成為唯一的國文專科補習班,並與陳興取得國文補教界「北吳岳、南陳興」的封號。

加上三年前,教育部臨時宣布從今年起國中基測加考作文,一向高高在上的英數理化專科補習班不得不主動與國文老師合作,附設國文科,甚至祭出「補英數、理化,送國文」的策略,力圖保住市場,國文老師也連帶鹹魚翻身。

近三年來,高中國文補習班更是基於作文市場需求,一學年30至40堂課裡,至少安排六到八堂語文表達課程,教導學生寫作。

基金會與報社 搶開作文教室

這種情況不僅出現在高中補教界,還向下延伸到國中、國小。從《國語日報》《聯合報》系文化基金會的開班授課情形即可見一斑。

《國語日報》社堪稱全國最早推出寫作班的機構。《國語日報》社應教育部、僑委會要求,於民國62年率先成立語文中心,教導外籍人士學習中文,後因讀者、社會人士呼應,遂成立兒童寫作班。

「寫作班從一個班次開始,到現在擴增到星期六、日八個班次,其他與寫作相關的基礎課程還包括正音班、童詩班、演說班、兒歌班及說故事班,學員人數多達4000多人,」《國語日報》社語文中心主任李碧霞說。

現在,連兩大報系——《聯合報》系、《中國時報》系都推出寫作課程。

三年前《聯合報》系在招考記者時,發現應試者語文程度比以往低落,基金會遂從去年9月起開設國中、國小寫作課程,希望能向下扎根語文。

培養師資、編寫教材也有商機

今年起,不少家長建議教授古典文學,《聯合報》基金會也在今年暑假推出古詩文課程。

同為競爭媒體的《中國時報》機構,去年與宏志文化事業合作,推出「中國時報作文教室」,鎖定國中基測作文。

一年下來,好評不斷,中時緊接著擴大為「中時電子報語文教室」,今年4月已舉辦過中彰投地區的加盟說明會,5月底再辦大台北地區加盟說明會,共計有80多位業者參加。

「高達八成的業者有進一步合作意願。預計還要舉辦雲嘉南、高雄說明會,」中時電子報資深經理黃友亮說。

打開中時電子報首頁,立即可見大篇幅語文教室廣告。《中時》大規模搶占國文、寫作市場,造成補教界震撼,業內頻頻打聽《中時》實際營運內容。

補教界的擔憂不無道理,據黃友亮表示,「只要是合法立案」的都可以合作,亦即知名補習班、區域性補習班,甚至連家教班、安親班,中時都可以提供師資與自編的九年一貫教材。

宏志文化事業負責師資培訓與教材的編製,董事長徐美媛表示,宏志深知經營國中小寫作班的辛苦,研發「國文72分攻略班」「國中基測作文班」「九年一貫國中小作文班」等教材,藉此解決師資、教材不足的困境。

《中時》想大小通吃,有其原因。除大型補教機構外,坊間隨處可見小型寫作班,甚至還有隱藏在公寓巷弄間的作文家教班,由於規模小,師資、教材良莠不齊。「安親班、家教班普遍欠缺專業師資與教材,這就是《中時》看上的市場」黃友亮說。

開家教班收入勝過上班族

由於中文寫作班需求大增,不少中文系學生也想來分一杯羹。

一位30出頭、中文系畢業的林小姐,在職場打滾多年。眼看寫作班正火熱,一年前租10坪公寓,找個助手,6人小班制,一個月淨收入比上班族多兩倍。

跟林小姐有同樣想法的大有人在。還有撈過界的媒體記者,也在鄉下開起作文小家教班。作文老師頓時成為新興行業之一。

寫作市場龐大,師資需求相對增加。《聯合報》基金會為培訓所需師資,開設國中作文師資培訓班,意外引來社會人士報名,有現任中文老師想兼差賺外快,或提前退休開創第二春,及中文系學生等等。

不只島內中文老師熱,海外華僑也搶搭世界華文熱。《國語日報》社便應市場所需,成立華語教師口語表達能力班。

《聯合報》基金會正籌設華語師資語言培訓班,「美國中文師資吃緊,歸國華僑看準商機,希望學中文,回美國教中文。」聯合報基金會主祕陳潔明說。

基測會是熱潮持續的保證?

短期內,寫作師資還是會供不應求。「說教自如又能編寫教材,吸引學生聽課的老師確實不易養成,」陳興國文老師說。

這股國文補教熱也從北部延伸至南部,北部補教老師陸續到中南部開班授課;高雄寫作家教班也紛紛設立。

另外,高雄市補教協會5月舉辦「如何籌辦作文班」課程,在毫無宣傳的情況下,竟然吸引70幾個會員前來,「很少有這麼踴躍的現象,可見寫作市場之蓬勃,」高雄市補教協會理事長施耀宗說。

到底這股國文、寫作補教風潮還能持續多久?「只要基測一直加考作文,寫作補教市場就不會萎縮,」吳岳說。

本文出自 2007 / 10 月號

在北歐看見2020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