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華頓投信副董事長 羅立群品味人生 用高價瓷盤享受池上便當

文 / 范榮靖    
2007-07-01
瀏覽數 26,150+
華頓投信副董事長 羅立群品味人生 用高價瓷盤享受池上便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每到週末,華頓投信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羅立群總是特別期待。原因不在休息,而是能夠好好享受一頓成本不到80元的美食。

常常,時間接近正午,他一人就在自家廚房,將剛從外面買來的池上便當放進電鍋蒸個4分45秒。他解釋,微波食物有個缺點,無法熱到米飯深處,而蒸的時間也不能太久,否則水滴下來,米飯會變得太黏。

接著,他將蒜泥淋在香腸上,再蓋上電鍋蓋30秒,最後,他將池上便當內的菜餚放在Wedgewood瓷盤上,細心品嚐。如果心情好,就用漂亮的高腳杯,再倒一杯紅酒,感受完全不同。

「用點心思,不花大錢,馬上從『吃飽』提升到『吃飯』層次,這就是一種Life Style(生活風格),」羅立群感性地說。

羅立群分析,一個餐盤價格雖然高達2000元,但用個十年,等於一年200元,平均一週花不到4元,配上同樣75元的便當,稍微加工一下,境界隨即不同,變得無價起來。

創業就像吃便當,有自己一套

他是一位生活風格家,就連速食,他也懂得如何處理,更顯美味。例如他喜歡吃摩斯的牛蒡珍珠堡,但他不會在現場吃,而是買回家後,再加上魚鬆、韓式海苔。而每次去麥當勞點大麥克時,他會要求放上大量生菜,不加醬料,另有一番風味。

不只如此,各地美食、紅酒、雪茄、繪畫、瓷器、手錶、衣著,他也多有涉獵。「藝術品味時常不知不覺流露出來,不會給人一種刻意的感覺,」他的好友,現為普羅財經董事長林建鋒觀察。

這種多用點心的生活風格,表現在職場上,使得羅立群觀察入微,看到財富管理業務的成長性,努力打拚,繳出一張亮眼的成績單。

1966年次,畢業於輔仁大學經濟系的羅立群,從1990年代初期開始,先後待過群益證券、德盛投顧,以及英商渣打銀行等公司,從事相關工作,鍛鍊基本功。

2000年,他已是渣打副總裁,年薪超過數百萬,卻仍決定創業,看準巿場缺口,成立普羅財經公司,專攻銀行客戶管理系統、基金分析兩大領域,也協助銀行建置理財內容網站,逐漸站穩腳步。

五年後,他更進一步朝向財富管理目標邁進,入主中興投信,改名華頓投信,調整定位,重視資產配置,推出各種類型基金,例如能源、傘型、科技基金等。

甚至,今年1月,他又將工作和生活風格結合,推出華頓全球時尚精品基金,除了投資精品,也擴及食品、飯店、旅遊、汽車、遊艇等生活型產業。

品味生活,從小打下紮實基礎

年僅40多歲,羅立群的藝術涵養,可說從小就已奠基。

他的父親羅家駒當過電影導演,也做過太子汽車董事長許勝發的特別助理,相當重視小孩家教與儀容。母親則是出身台北迪化街,北一女畢業,家學淵源,他的父母將資源全放在小孩的教養上。

長大後,因為待的都是金融業,從事財富管理的工作,接觸的多為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所以除了專業之外,言行舉止、穿著也不能馬虎,更強化了他的個人品味。

普行科技協理徐宛瑜回憶,當年她在渣打和羅立群共事時,他總會適時提醒她,加個別針或小配飾,會使穿著看起來更有質感,讓人印象深刻。

工作期間,羅立群前往歐洲旅遊、洽公,深深著迷於歐洲豐富的文化生活,體認到藝術的奧秘。

2002年時,他造訪瑞士。在13天的行程裡,有將近1/4時間他都在逛錶店,才發覺到,原來製錶過程如此繁瑣,並非自己想像的這般簡單。瑞士政府也因重視鐘錶業而規定,每年錶廠員工都得調薪。

回到國內,他認真研究,舉凡各式專業鐘錶雜誌、年鑑,以及拍賣會資訊,全都鑽研。他觀察到,手錶的文化和歷史就是價值所在。

從鐘錶到巴黎鐵塔,練習視野

不同的錶,代表不同涵義。他進一步分析,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的製作無懈可擊,在拍賣會上價格最高,戴的人多是總經理、董事長,或一國之君;愛彼(Audemars Piguet)形象接近年輕君王;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適合藝術家或退休的銀行家;而積架(Jaeger-LeCoultre)則是製錶技術的象徵,代表務實,強調實實在在做事。

奇妙的是,在羅立群尚未知道這些意涵之前,他喜歡的錶的款式,與人生不同階段象徵不同意義的款式,竟不謀而合。以往,他對藝術、設計興趣濃厚,最喜歡江丹詩頓;但當他接手華頓投信時期,卻喜歡上百達翡麗的錶,讓他嘖嘖稱奇。

此外,法國艾菲爾鐵塔的建造人亞歷山大.居斯塔夫.艾菲爾(Alexandre Gustave Eiffel)也影響他很深。他說,艾菲爾不僅是一位實業家,也是一位藝術家,他的鐵塔作品曾經遭受人民批評,最終因為塔上設有無線電通訊設備,使法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成功截獲情報,因而被保留下來,而今更是代表法國的建築物,足見艾菲爾的先知灼見。

時間,一向都是羅立群著重所在。無論手錶、美食等各項藝術領域,他習慣將時間拉長,從古貫今,以看出端倪。為此,他在拍賣會上買了一個實為機械鐘的地球儀,擺在辦公室,隨時提醒自己從藝術角度,培養凡事看得遠、看得深入的能力。

時光荏苒,羅立群已非昔日那位工作狂了。

生活與工作,俯拾都是品味

過去,他全心全意衝刺事業,注重品味多是基於生意需要;如今,接觸藝術,全是發自內心,不帶任何目的,視野反而看得更遠,生活的步調也過得較慢一點。

普行科技徐宛瑜透露,以往她和羅立群的對話多是工作,如今工作話題已經不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如何過好生活。

現在,羅立群出外度假,也不會刻意安排過多的行程,一切按照當時的心情進行調整,即使一整天無所事事,他也覺得樂在其中。

因為懂得生活的箇中意涵,即使身處高壓環境下,都能享受和周遭事物的互動過程,俯拾都是生活滋味,壓力相形轉化。「辛苦但不痛苦,快樂但不放縱,」他形容。

更進一步,他也希望同仁能夠跟他一起成長。公司旅遊從不吝嗇安排他們去歐洲;公務車也購置最高等級的BMW、VOLVO休旅車等,安排司機開車,一切無不希望同仁體會什麼叫做「品味」。

「他對同仁很好,當他的同仁很幸福,」普羅財經林建鋒從旁觀察,他去到華頓投信任職,公司午餐、下午茶全都免費。

他也獨具匠心將藝術品布置在辦公室裡。走出華頓投信大門,一幅綠色樹林畫作映入眼簾,給人心曠神怡感覺,向右轉去,另一幅畫呈現的是一條大路,兩旁有樹林,「象徵路是人走出來的,只要有心,有為者亦若是,」羅立群不時這樣告訴同仁。

他亦身體力行。時序進入2007年,他已將手上代表君王的百達翡麗卸下,換上穩重實在的積架錶。「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懂得工作、生活如何平衡,我捲起袖子做事,更加有勁,」他對自己深深期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