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6.新承諾〉志工旅行 服務兼遊學,轉變旅行的意義

文 / 林妙玲    
2007-07-01
瀏覽數 13,900+
6.新承諾〉志工旅行 服務兼遊學,轉變旅行的意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咚!咚!咚!」一陣陣敲擊大石的聲響,從美國阿帕拉契山脈的山林間傳來,循聲把畫面Zoom in(拉近)之後,會發現鏡頭裡、握著鐵鍬打石頭的,竟是一個年輕的台灣女子。她是徐銘謙,曾擔任近四個月的阿帕拉契步道志工。

其實在阿帕拉契當志工,不但沒有領錢,而且還要自己出旅費,但徐銘謙並不是唯一的「傻子」,隨著志工假期觀念普及,愈來愈多台灣人出國旅行是「服務兼度假」。

2004年起,伊甸基金會每年都帶著志工出國,今年竟然還來不及宣傳就爆滿,短短一個暑假,竟招募了11梯、230多位志工。「出國服務」成為年輕人的另類時尚,究竟志工旅行有什麼魅力?

美國志工遊,也學做步道

34歲、蓄著短髮,總是一身牛仔褲、T恤裝扮的徐銘謙,向來關注生態議題。

多年來皆如此,但她沒想到2002年的一時義憤,會導引她走向人生第一次的志工旅行。

2002年底,一支休旅車廣告,以特殊效果拍出休旅車穿過湍急溪流,輕鬆如穿越「小水坑」,藉此強調車子性能。但徐銘謙卻認為車商鼓勵車子開進山林,會助長生態破壞,投書表達不滿。

沒隔幾個月,愛爬山的她走在陽明山坪頂古圳步道上,覺得「咦,我年紀輕輕,爬起山來竟然膝蓋會痛!」她發現百年之久的安山岩步道因為長滿青苔,被換為透水性不佳、材質較硬的花崗岩,走起路來容易腳痛。徐銘謙於是與幾位山友,發起「刷青苔、救古道」活動。

徐銘謙再把目光轉向國外,一聽到「阿」山在招募步道志工,徐銘謙馬上以生態作家李奧帕德的一篇文章〈像山一樣思考〉為計畫標題,向客委會的「築夢計畫」申請補助經費。

就這樣,徐銘謙去年5月暫別台大國發所博士班的學業,到美國當志工,並觀摩步道工法。

新意義:我來,我看,我幫忙

一去,徐銘謙很快發現自己是唯一的黃種人,但更令她驚訝的是,「阿帕拉契步道」幾乎全由義工來為維持,而且全是就地取材的自然工法。

沒有製造污染與破壞力強的電機設備,也沒有外來的材料。例如要鋪步道,她們絕不裝填方方整整的、買來的岩石,而是就地找石頭,把它們做適當裁切,依照計算好的角度插進山坡,讓石頭彼此借力形成穩固的階梯,可以保持很好的透水性,也不破壞山林之美。

穿著寫上「Let’’s Get Down, and Dirty!」(讓我們完成工作,並把自己弄髒!)步道T恤受訪的徐銘謙,因志工行,把工法帶回台灣,也找到了一群為地球努力的好朋友。

「一碗白麵配上湯,加上一盤灑著白糖的番茄,這就很豐富了,」伊甸志工林家彥說,去年他去了內蒙古,才體會到什麼叫知足。志工們的服務項目包括課輔、公衛知識推廣、幫忙農耕。

志工帶著愛心上路,旅行的意義已經轉換為「我來,我看,我幫忙!」

「明明知道去了很辛苦,兩個禮拜不能洗澡,但很多人就是要去!」伊甸志工發展中心主任朱永祥說,這種「服務遊學」需要相當的耐心與愛心,但年輕人報名踴躍,讓他發現這些從小養尊處優的孩子,開始懂得回饋。家長也很支持,還有人來拜託「一定要讓孩子去吃苦!」

服務遊學,讓孩子懂得回饋

志工裡有不少是銀髮族,包括朱永祥年過六旬的母親沈漾漾。

被志工們暱稱為「漾漾姐」的沈漾漾說,儘管她服務過的泰北、天祝,都是很窮的地方,有的連廁所都沒有,但是「晚上一抬起頭來天空好亮,星星就像蓋在妳身上,這種感覺真爽!」開朗的沈漾漾發現,生長在壯闊美景中的當地人,其實心靈富裕。

28歲的林家彥今年要去天祝,行程中包括坐36小時硬舖火車,但不以為苦。他笑道,與其說是去服務,不如說是被人家照顧。那些大叔、大娘們喚年輕志工們為「娃兒」,住在服務對象家,竟然被安排睡在炕上,享受貴賓待遇。

「有時候在農地裡鬆土,沒想到才過了20分鐘,大娘已經招呼我們到旁邊吹風、吃西瓜啦!」24歲的大學生郭欣萍說,每次回來,看著滿滿的筆記本,都覺得自己更成熟了一點,今年存夠了旅費,還要去參加第三次。「哪裡需要幫忙,就哪裡去!」志工旅行為「四海之內皆兄弟」這句話下了貼切的注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