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哈日風2 .六本木逛文化 用文化重新定位東京 藝術金三角 六本木不再紙醉金迷

文 / 楊瑪利、藍麗娟    
2007-07-01
瀏覽數 16,800+
新哈日風2 .六本木逛文化 用文化重新定位東京 藝術金三角 六本木不再紙醉金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莫內、科比意與水,三者到底有什麼關聯?答案是,印象派巨匠莫內的近百幅作品、建築大師科比意的藝術真跡,與日本繪畫與雕塑中素來呈現的水之意象,分別在一個步行距離不到20分鐘的三角地帶展出,一個月就能吸引超過150萬以上觀展人次。

這個三角地帶,就是今年才新崛起的六本木藝術金三角。

政府+企業+文化人,改造夜店區為藝術重鎮

六本木正改頭換面,脫離數十年來燈紅酒綠的夜店形象。

在江戶時代,此區俗稱為「六本木」,源於六個漢字姓氏中皆有「木」字的家族(青木、一柳、上杉、片桐、朽木及高木)居住此地而得名。

然而,世界大戰卻改變了六本木的命運。

二次大戰前,六本木集結眾多國防設施,日本戰敗後,美軍進駐六本木區,從此,包括美國大使館在內的40個大使館、10個國際學校進駐六本木;夜晚,這裡搖身一變為紙醉金迷的酒吧夜店,外國人、有錢的尋歡客流連忘返,1980年代,治安一度敗壞。

但是企業的雄略,改變了六本木的格局。

專門興建辦公大樓與從事都市更新的日本森集團,從1986年到2000年止,在六本木原本朝日電視台舊址附近,花了14年終於取得11公頃黃金地段,打算重新都市開發。

從頭參與計畫的森集團都市開發事業本部總合計畫統括部長稗田泰史表示,當初在開發這塊土地時,「考慮到東京已經有政治中心,在霞之關。經濟金融中心則在丸之內。那這個城市還缺什麼?我們認為是文化。因此在開發初期就決定,要把這裡變成東京的文化中心。」

「但是文化有點抽象 要怎樣實現呢?」稗田泰史自問自答地說,「所以我們加上美術館。」

2003年4月,六本木之丘落成開幕時,除了辦公、住宅、商場外,還有頂樓瞭望台的森美術館。

森美術館可說開啟了六本木地區走向藝術文化的先端。

今年元月,國立新美術館在距離森美術館不遠的地方,隆重開幕。3月底,六本木中城(Midtown)落成,裡面的三多利美術館也開幕了。

六本木地區,愈來愈有文化藝術氣息。但是令人好奇的是,「六本木藝術金三角」的封號,又是怎麼來的?原來,背後的推手正是區內三座大型美術館的館長:森美術館、國立新美術館,以及三多利美術館。

六本木金三角,群聚25家大小美術館

國立新美術館館長林田英樹在接受《遠見》訪問時解釋,早在今年1月新美術館開幕之前,三位館長便開會討論,最後決定提出「六本木藝術金三角」的企劃。

由於六本木之丘的森美術館步行到國立新美術館約15分鐘,而新美術館步行至位於中城三多利美術館約5分鐘,三館就位於三角形的三個端點,何不共同推出「六本木藝術金三角」的合作推廣方案?

結果,三館召開記者會,喊出「六本木藝術金三角」口號,並印製、廣發英日文並列的「六本木藝術金三角地圖暨展演行程表」,果然引起國際與日本媒體廣泛報導。

「在六本木藝術金三角,藝術愛好者只要步行,便能享受印象派巨匠、當代建築大師與日本美學藝術的精髓,」英文、日文媒體曾一致肯定。

「人家可能會覺得,我們彼此應該是對手。但是我們不想這樣,而是要藉由連結,把這個區提升為一個藝術區,一起提升藝術在東京與日本的地位與普遍性,」林田英樹堅持。

「我們有共識。況且,新美術館沒有館藏,三多利美術館則主要展出日本傳統藝術,大家可以共生共榮的,」森美術館館長南條史生說。

而若仔細研究藝術金三角地圖,除了三館之外,其實還詳列附近的大小美術館與藝廊。比如,中城除了三多利美術館,還有三宅一生基金會的21_21設計館、設計振興會所在的設計中心(Design Hub)、富士全錄藝廊(Fuji Xerox Art Space),一、二樓還有富士攝影廣場。6月時他們正分別展出日本戰後海報展、富士全錄特展、與知名攝影師楊亞祖貝童(Yann Arthus-Bertrand)的「從空中看地球」攝影展等。

攤開整張地圖,總計六本木藝術金三角地帶與周邊共有25家藝廊、美術館與博物館,儼然是個美術館園區。

當文化實力等同經濟,創意城市乃大勢所趨

當前,日本政府與企業,對於厚植藝術文化基礎建設的意識愈來愈強,也愈來愈積極將藝術融入都市規劃中。

為什麼?

林田英樹認為,第一,先進國家的人民生活富裕、物質滿足之後,就會開始追求更富足的心靈,接觸美的事物,這是必然趨勢,也有很大的需求。

第二,美術館是感情的依歸,而美術館裡的藝術其實也可以成功行銷國家或地區形象,相輔相成。

第三,在創意經濟時代,很多政府的政策都走向培養國民的創造力與創意力,因此著手重視美術與藝術。

不少輿論指出,在1980年代,日本在「世界第一」的景氣盛況下,企業界寧願投注大筆資金購買法國印象派名畫,也不願意提倡日本的文化藝術。現在,政府愈來愈意識到,文化是國家認同的關鍵力量,甚至等同於經濟實力。

日本企業界也相信,「設立美術館不是為了經濟效益,而是為了讓企業的身價提高,」森集團稗田泰史肯定,美術館最終能為企業帶來附加價值。

於是,愈來愈多的企業在東京的新開發區都規劃興建美術館。

比如日本橋的新開發區即將設立三井美術館。東京車站的丸之內地區,該區最大地主三菱地所也即將興建一間美術館。三菱地所的白色工地圍籬,上面展示著一幅幅童趣十足的學生美術作品,連工地圍籬都不忘推廣美術,十足顯示企業的用心。

「創意經濟中,哪一個都市能吸引很多創意人,那個地方就會變成『創意城市』,我相信東京是要往創意城市走,」深刻觀察東京的新企圖、過去一年來已經走訪日本六次的建築師姚仁祿笑說,「我去日本的次數,多到街頭都在謠傳我媽媽是不是日本人。」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阿布達比正在蓋四大世界級博物館;韓國國立美術館正重新規劃中,連三星集團也蓋了美術館,並以藝術設計做為發展主軸;而歐美先進國家原本就重視藝術設施。

顯然,在創意經濟時代,日本沒有條件自外這股潮流。而曾是日本防衛廳重地的六本木藝術金三角區域,正是日本未來最堅實的軟性國防。

而哪些美術館又是六本木藝術金三角不能不造訪的重點?

國立新美術館

——話題十足的都市美學風景

首先,當然不能錯過國立新美術館。這是藝術金三角區中,唯一由國家成立,也是本區內最大的美術館。

自今年元月開幕以來,由於建築物本身很有看頭、策展能力強、甚至附設了米其林三星餐廳,話題十足,已成為日本人新生活重心。四個月內吸引100萬人次從國內外造訪,隨即成了寸土寸金的東京六本木區,最動人的美學風景。

「一開始我們預測一年吸引150萬人次,沒想到才四個月就這麼多,」館長林田英樹說。

話題1〉在水泥叢林裡,聆聽綠意與創意共譜的交響曲

5月底的星期一上午9點,國立新美術館開館前一個小時。

五層樓高的波浪形玻璃帷幕建築前的綠色草坪,工人還在修剪花草,館方鐵門前早已經有十來人拘謹地靜待大門開啟。

10點鐘,當警衛一拉開鐵門,步行速度快的民眾,已經先行進入新美術館。有人直衝一樓內區的莫內美術特展展示場,有人則是直上三樓,往米其林三星主廚所在的餐廳門口排隊。

更多的年長民眾,一入館就入座於面窗的成排丹麥名設計師座椅,沒特別做什麼,就是靜靜坐著,透過玻璃帷幕,凝視窗外青山靈園的森林風景,儘管午間館內有著滿坑滿谷的觀展與排隊用餐人潮,他們仍安靜坐著,不為所動,成為館內饒富禪意的風景。

一座國立美術館,為什麼能如此轟動?

首先是地理位置切合六本木區的創意設計特性。

眾所皆知,青山、六本木區向來是許多日本文化藝術、創意、設計師設立工作室之處,知名作家村上春樹就常在此出沒,「在路上走路可能不小心就撞上他了,」台灣的東京建築通、實踐大學副教授李清志笑說。而且新美術館距離六本木之丘的步行只要15分鐘,距離中城只要5分鐘,還有緊鄰四通八達的地鐵站,因此,國立新美術館在這裡設立,成為一個最便利、最切合地區特性的創意交流重鎮。

話題2〉創意與設計的基礎建設,給新美術一個舞台

其次,新美術館是日本第一個為了創造未來美術品而興建的美術館,以奠定文化競爭力。

曾任文化廳官員,專職美術館與博物館業務,現任新美術館館長的林田英樹指出,早在30年前,日本專門舉辦「帝展」或「日展」等公募展的美術協會與策展團體就不斷向日本政府遊說,強烈要求一個適合評選藝術作品的大場地與優質展場。

直到五年前,當東京大學的研究所與日本防衛廳決定遷移,土地確定能釋出,政府就決定撥預算,加上數度與美術協會協商新美術館的設計規劃與概念,最後才拍板定案,興建國立新美術館。

當創意與設計力成為下一波國家經濟成長的重要動能,日本政府興建國立新美術館,目的就是要為日本創造一個創意與設計的基礎建設。

林田英樹指出,館內1萬4000平方公尺的展示空間中,有1萬平方公尺是給帝展或日展等69個美術協會租借場地,評選美術作品或展出,而展場高度甚至可容納五公尺高的藝術作品。

而所謂「新美術」,除了傳統藝術之外,還包含建築、卡通、時尚、多媒體藝術。「但是最重要的是『創意』,而非任何的媒介。現在在日本全國或東京都有非常多的創意人才,他們透過各種形式與媒介表現出來的、讓人覺得有美感的,我們都認為是新美術,」館長林田英樹表示,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把日本最新的創意與藝術品在新美術館裡面向全民呈現。

話題3〉廣義的藝術殿堂,包括美食、設計、時尚、音樂……

再者,新美術館也在為東京人創造新的生活價值與生活方式。

一方面,由名建築師黑川紀章設計的建築物,因為工法艱困,獲獎無數,「建築本身就是新美術館最大的館藏,」林田英樹比喻。

當初黑川在設計時,因為旁邊正好是青山靈園森林帶,因此大量使用玻璃,讓室外光線與綠意全部進到館內來,而無論是空間的規劃上,或是外在的形狀,都很強調三次元空間,沒有所謂的機器性的東西,硬邦邦的或四方型的,「用一個波浪幅度來呈現,我認為這本身就是一個美的表現,」林田英樹說。

新美術館內甚至開全球美術館風氣之先,設有米其林三星餐廳。

回顧當初還在興建硬體時,包括建築師黑川在內,許多人都認為,在好的美術館裡應該有很好的餐廳,讓民眾欣賞藝術文化的時候,也能在一個很舒適的環境裡用餐。確定這樣做後,很多餐飲業者提出申請,最後就是由米其林三星廚師獲選。

「其實不只東京如此,現在全球的美術館都在積極引進包括美食、設計、時尚,甚至於也很重視觀眾能夠在裡面得到什麼樣的綜合趣味,例如音樂,必須要提供一個很廣義的藝術場所,才是現在美術館應該要兼具的功能,」林田英樹謙稱,自己並沒有開創風潮,因為全球各大美術館裡面的好餐廳已經愈來愈多。

米其林餐廳的確對新美術館加分不少。

餐廳早上11點才開始營業,但是每天一大早10點鐘一開館,就有很多民眾來排隊。美術館花了很多功夫,準備很多椅子讓大家可以舒適等待,但是還是不夠用,「其實是有一點點影響展覽,可是就是這麼受歡迎,我也無法控制,」館長苦笑地說。

新美術館內紀念品店也十分受歡迎。不同於一般美術館紀念品店,大多數販賣館藏的複製品,新美術館內的紀念品店,陳列的商品大都是來自日本與世界各地設計師所設計的,有設計感、又很實用,可以融入生活的商品。

美食、設計感十足的生活商品店,以及休閒性十足的展場空間,使得民眾即使不是來看展,也願意來到這個優美的環境休閒、娛樂。根據新美術館的問卷統計,有兩成的民眾來館的目的是看建築、約會、吃飯。

森美術館——藝術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藝術

除了國立新美術館,森美術館也是熱門景點。

2003年,由土地開發商森集團出資設立的森美術館,在六本木之丘開幕。

森美術館的最大特色是,美術館位於塔樓的展望台內區。

森美術館館長南條史生接受專訪指出,由於展望台靠窗,而樓地板中央區域因為缺乏光線,正好適合必須避光的美術館使用。

「這是一個嶄新的模式,去展望台與去美術館的門票是相同的,因此,你要去美術館的人可以因此到展望台,而原本只想去展望台的人,也可以進入美術館,相輔相成,」南條史生說。目前森美術館一年吸引150萬人次參觀。

第二個特色是展覽主軸。

南條史生說,森美術館的展覽以藝術、建築、設計為主軸,想要提供給人的是新的生活方式。

森美術館最常用的兩個字就是「藝術」與「生活」,強調「藝術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藝術」的理念。目前展場正在展出的就是建築大師科比意的藝術作品。

不過,南條史生強調,美術、設計、時尚、現代化的設計也是展覽主軸。

第三個特點是開館時間。

森集團設立六本木之丘的宗旨,是希望成為東京的文化中心,並且改變日本上班族的文化。所以當其他美術館大都開放到下午5點鐘,森美術館開放到晚上8點,讓上班族下班後也可以親近藝術。

21_21設計館——埋在地下的建築,與時尚對話

2004年4月,21_21設計館建築案正式開工。由建築家安藤忠雄以服裝設計師三宅一生的設計風格而打造,今年3月正式開館。

而21_21設計館吸引人的最大的特色,就是建築本身。建築物蓋在中城外圍綠地的斜角,地上只有一層樓高,其他八成展演空間往地下延伸,因此,建築與綠地融為一體。

為什麼要蓋一座「埋在地下的建築」?

一方面,安藤忠雄為了不破壞建築物後面高大的杉樹景觀;另一方面,則是運用原本地下的防空洞特性。為了引入光線,一樓牆壁北側切開了一個長達11.4公尺的窗,嵌入數層厚度的玻璃,使人能透視建築物北邊的杉樹。

安藤忠雄還使用兩片大鋼板斜置的屋頂,構想來自於三宅一生利用一片布料做成皺折的概念。「提出這個概念、畫出來看似很簡單,但是我們早就預想到,真正要實現,卻是非常困難,」安藤忠雄說。

不只建築令人難忘,其實更應該重視的是21_21設計館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場所?

主要負責營運的三宅一生在介紹21_21設計館的專書中表示,1980年代開始,他跟包括安藤忠雄在內的幾個好朋友就常常討論成立設計博物館的夢想,希望推廣日本的設計力。

終於,這個夢想20年後成真了。

「這是一個希望所有在設計領域投入的不同人士都可以參與的場域——包括設計師、企業、工程師、藝術家、研究者等,展示他們如何解讀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是指,所有每天發生的事情與事件。希望從設計的觀點,創造出無數的提案與發現。」

三宅一生寫道,他做了一輩子設計師的體會是,設計本來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設計一直都存在,因此他最大的夢想是透過設計館,讓更多人瞭解,生活本身就是設計。

6月初,21_21設計館展出的是巧克力設計展,來自世界各地的設計師,把巧克力千變萬化為一座城堡、一把鑰匙等。

三多利美術館——現代人重新造訪日本傳統藝術

1961年由三多利集團創辦的三多利美術館,看上中城將成為東京新地標,而遷移至此。新館建築延請以日本傳統文化元素為設計風格的名建築師隈研吾設計,並且於3月底重新開館。

三多利美術館自成立以來,展覽主軸就是日本傳統藝術,比如傳統針織、服飾、燈具、壁畫、陶瓷,特別是日本生活文化中的藝術,邀請現代人重新造訪日本傳統生活藝術之美。比如在新館中,便特別設置「茶道房」,紀念品店陳列的皆是印製日本傳統元素的生活用品。

Design Hub展覽室——日本創意設計的好後盾

位於中城大樓(Midtown Tower)五樓的設計振興會,有上百坪的展示中心,一年到頭舉辦設計展覽,目前的主題是日本二次戰後的海報史。最新哈日風,已經不再是到新宿或表參道購物、或是到秋葉原買電器,而是到六本木逛文化。你跟上了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