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北京專訪 安捷倫全球副總裁蘇海 設研發中心 搶中國人才

文 / 楊方儒    
2007-05-01
瀏覽數 18,200+
北京專訪 安捷倫全球副總裁蘇海 設研發中心 搶中國人才
Line分享 articlefont

1977年,惠普(hp)創辦人——派克(Dave Packard)祕密訪中國大陸,成了冷戰時期,美商進入中國市場的拓荒者。老惠普人都知道,派克心頭有著特殊的中國情懷,不單純視中國為銷售市場,更對大陸人才相當珍惜。

30年後,脫胎於惠普、專注儀器量測事業的安捷倫(Agilent),來自中國的營收,已僅次於美國,成為第二大。一方面感念派克的心境,一方面更拉升中國戰略意義,安捷倫總裁兼執行長邵律文(Bill Sullivan)於4月22日,在北京宣布總部暨研發中心正式亮相。

派克當年認為,中國人歷經文化大革命,變成了與世界隔離的孤島。

惠普就算不進這塊市場,在其他國家一樣可以賺錢,但他力排眾議,將「HP Way」浸入大陸。

研發中心:五年投注逾10億

今天,安捷倫的研發中心投注了2.5億人民幣(約10.75億台幣),預計在五年內將研究規模擴張四倍、達到1000人。走進北京嶄新的開放實驗室暨測量方案中心、生命科學與化學分析卓越客戶中心,創新能力已不輸矽谷總部。

同樣一個量測計畫,在美國要花兩年,在中國只要18個月時間,未來包括能源、環保、食品安全、通訊、基礎生物研究等各個領域,都會納入北京安捷倫研究範圍。

安捷倫目前全球設有五大研發中心,包括美國的矽谷與華盛頓特區、英國蘇格蘭、法國、比利時,北京是亞洲的唯一。與微軟亞洲研究院、Google中國研發中心同樣的成立邏輯是:這些舉足輕重的跨國美商,已經紛紛在北京搶人。

《遠見》特地專訪安捷倫全球副總裁蘇海,他實地掌管北亞太區電子量測事業,從惠普時代開始,在中國汲汲經營已超過十年,訪談精華摘要如下:

業績目標:經濟成長率的三倍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你如何看待安捷倫在中國的研發內容?

蘇海答(以下簡稱答):安捷倫把研發定義在三個層次。第一是基礎研究,與產品的關聯性比較低,研發時程也拉得長。目前北京在光學基礎研究上很有成效,每一個項目做出來,都是有能力面對全世界的。

其次,應用研究就跟產品很有關係,必須商業化、市場導向。

例如手機測試規格繁多,安捷倫在與客戶合作的過程中,就有很多必須就近量身訂做的,北京安捷倫,目前就是全亞洲的服務中心。

另外,還有比較低階的本土化工作,例如程式中文碼的轉換,也是北京研發中心的業務。

問:安捷倫近年在中國的業績成長如何?

答:針對各國市場發展,我們內部的標準相當高。這些年來,也產出一個有趣的方程式,可以跟大家分享。

我們以各地區的經濟成長率,乘上三倍,就是安捷倫的業績成長目標。比如說台灣的經濟成長率是4%,台灣安捷倫的營收就要成長12%。

大陸近幾年平均經濟成長率都在8%以上,所以24%是我們的最基本目標。

邵律文執行長也強調,安捷倫在中國的業績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維持龍頭地位。現在中國已經成為安捷倫的第二大單一市場,我也很有信心的說,有朝一日會成為第一大,超越美國本土。

人才策略:與七大學建教合作

問:在中國經營十年,如何看待外商在中國的發展?

答:我覺得,這可以分為三個層次來說。

首先,中國是「世界工廠」,以低成本人力吸引外商設廠,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

接下來,中國挾著龐大市場,以及慢慢凸顯的研發能力,正企圖改寫遊戲規則。

比方說,大陸政府在3G市場,正積極推動TDS-CDMA規格,國家扶持了中興通訊、大唐電信、華為等企業,迄今累積了很多技術與專利。

這是一段由「中國製造」走向「中國創造」的路。

在政府排拒外來技術、保護自家企業的同時,對於外商來說,不能只看競爭面,也必須看到合作面,安捷倫目前就跟中興通訊在很多3G專案上密切合作,企圖製造雙贏。

最後,包括軍事武器等行業,是中國政府最看重的命脈,其間也會有很多市場機會。但對外商來說,這些很多是只能做、不能說的。

問:安捷倫在錄取精英人才的策略為何?

答:每家公司往往都會想錄取最好的人才,甚至是天才學生,但安捷倫更強調的是,進來之後要如何「琢磨」這些伙伴。在工作中得到的成長、經歷的過程,是「HP Way」更強調的。

安捷倫目前跟大陸七所大學有建教合作關係,每年有45%的新員工比率,是剛從學校畢業的新鮮人。

這些新兵完全沒有經驗,但我們會訓練他們成為戰將。

這可用王建民來當例子。王建民不是一眼就讓人感覺才華洋溢的投手,但他在洋基隊的訓練過程中,有系統的激勵出更多實力,學會了更多克敵的球路。

當然,洋基隊找了很多比王建民多上數十倍薪水的大牌球星,但實際表現不一定會比他好,所以不論是球隊或企業,在培育人才上,所面對的問題、取捨的策略,其實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