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經濟學人觀世界

文 / 周旭華    
1988-12-15
瀏覽數 7,400+
經濟學人觀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先別否定阿拉法特

「這塊沒有民族的土地,屬於一個沒有土地的民族。」早期的猶太復國主義者指著巴勒斯坦如此說。

他們誇大其詞。事實上,一九一八年時,巴勒斯坦大約有七十萬住民,其中猶太人只有不到六萬人。到了一九四七年,這塊土地上雜居了一百萬阿拉伯人與六十五萬猶太人。當時,聯合國要求阿拉伯人與猶太人分割這塊土地,卻遭到阿拉伯人拒絕。經過一場歷時一年的恐怖戰爭後,猶太人贏得了聯合國原先分配給他們的部分,還稍微多占了一點。但無數巴勒斯坦人從此流離失所。

假想的國家

這種情況不會僅僅因為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於十一月十五日,在阿爾及爾宣告巴勒斯坦獨立而輕易消失。

許多住在約旦河西岸和加薩走廊的巴勒斯坦人,在宵禁中關起門來慶祝他們「假想的國家」的「想像式誕生」,門外是來回邊巡的以色列士兵。他們距離真正的獨立還很遙遠。

不過,在巴解會議之後,以色列士兵最終將撤出約旦河西岸與加薩走廊的可能性似乎大增,因為阿拉法特已挪去撤軍的最大障礙。

這個障礙是--巴勒斯坦人拒絕與猶太人分割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人仍未直接承認以色列,但它既接受了聯合國二四二號決議案,可能就等於間接承認了以色列的生存權。這項決議案是聯合國安理會於一九六七年以色列贏得「六日戰爭」五個月後通過的。主要內容有二,其一,以色例必須撤出在戰爭中所占領的土地;其二,雙方承認這塊土地上的任何國家,均有在安全明確的邊界內和平生存的權利,並且免於武力的威脅。

姍姍來遲的突破

聯合國這項建議看起來似乎沒什麼了不起,可是想想看,在以色列建國後的最初二十年,沒有任何阿拉伯國家願意承認它有權在巴勒斯坦任何一個角落生存。第三個十年時情況也好不到那裡;一九七八年,埃及總統沙達特與以色列修好,因而使埃及被逐出阿拉伯聯盟。直到一九八二年,才有其他少數阿拉伯國家暗示,假如以色列願意恢復一九六七年「六日戰爭」前的疆界,他們「可能考慮」和以色列談和。

但在十一月十五日以前,即使是這種「可能考慮」式的讓步,巴解也無法接受。就在去年的巴解民族會議中,他們猶決議反對二四二號決議案,不過這一回卻顯然贊成了。

接受了二四二決議案,巴解算是從幻想世界跨進了現實的政治世界。其實他們的行動還是不夠積極。例如「巴勒斯坦民族盟約」中主張以色列必須消失的條文,至今尚未修訂;他們雖然宣告放棄「恐怖主義」,但沒說要放棄為獨立而「奮鬥」的權利。(誰能替「恐怖主義」或「奮鬥」下定義呢?)他們接受了二四二號決議案,卻在原條文之外,又加了一個含混其詞的但書--巴勒斯坦人有自決的權利。

不過,這些問題並不足以抹煞一個事實,即巴勒斯坦最高決策當局已經委婉表示,該組織不再以摧毀以色列為目標,而將致力於建設一個與以色列毗鄰而居,和平共存的獨立國家。這是一項突破,值得歡迎。

雖是突破,卻嫌太遲了。在巴勒斯坦人因興奮而顫抖的同時,以色列卻因數十年來飽嘗戰爭與恐怖事件之苦而變得冷酷。

一片碎屑也不放棄

一九四七年時,除了比金領導的少數激進分子外,大多數猶太復國主義者都願意接受聯合國所安排的土地分割。即使一九六七年時,大多數以色列人仍然願意歸還「六日戰爭」中掠奪的部分土地,以換取和平。

但從一九七七年起,比金當年領導的激進少數已變為多數。即將由夏米爾組成的政府在領土方面的主張,和阿爾及爾會議之前的巴解一樣強硬--他發誓連一片碎屑也永不放棄。他的聯合政府可能還會納入一些主張將目前居住在占領區內的巴勒斯坦人全部「遷移出去」的黨派;這類主張誠如以色列前外交部長所言,是「種族滅絕」的委婉說法罷了。

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馬來西亞等幾十個國家已經立即承認這個徒有影子的巴勒斯坦國。但美國的反應才是最要緊的。美國一直以阿拉法特尚未接受二四二與三三八號案為由,拒絕與他會談。如今阿拉法特說他已接受了,輪到國務院來傷腦筋決定,究竟該不該取消不與巴解接觸的禁令。

巴解的手上沾著太多血腥,所以,華盛頓當局認為阿爾及爾的決議有嚴重的缺陷,自是不足為奇。多數以色列人也有理由對巴解持疑;一個四十年來始終否認你存在的鄰居,突然面露微笑,要和你握手,懷疑是應該的。

這回玩真的

但阿拉法特這回大概是玩真的。假如不幸失敗,他的權力將落入那些主張擁有整個巴勒斯坦的激進分子手中;而在以色列方面,堅持毫不妥協的一派也將繼續贏得選舉。

其實,對猶太人和阿拉伯人而言,妥協仍是可行之道。妥協的結果雖不可能完全合乎雙方的期望,但假如最近宣布獨立的那個「假想的巴勒斯坦國」真的想要立國,就必須先使大多數以色列百姓相信,它是一個可以共處的國家;這便需要妥協。此外,諸如邊界畫定問題,耶路撒冷地位問題以及一連串棘手難題,也需要透過艱辛的協商謀求解決。

無論如何,巴勒斯坦人終於跨出了痛苦的第一步。他們仍認為巴勒斯坦屬於他們,卻已經承認另一個民族在這塊土地上的生存權。現在該輪到以色列有所表示了。

歐洲的「大躍進」美夢

還記得「老歐洲」在一九八0年代初期的可憐模樣嗎?那時它全無自信。西半部罹患「歐洲硬化症」而呻吟不已;東半部在「永遠的蘇聯大帝國」轄制下,動彈不得。

世事變化何其大!一九八0年代還沒結束,在一片「讚美「重整」」、「一九九二萬歲」聲中,歐洲似乎重獲生機。不過,萬歲之聲能否在一九九0年代愈唱愈高亢,或者歐洲將復歸殘破。仍屬未定之天。

打最如意的算盤

歐洲最近出現的這股高昂情緒,導因於兩項勇敢的「大躍進」。西歐國家的「一九九二大歐洲計畫」,打算創建一個規模超過美國或日本的單一市場。共產歐洲則有戈巴契夫發動的「重整」。可是很少人想過:歐洲這兩項「偉大的實驗」同時進行,真的會很美好嗎?

如果兩者皆能成功,當然再美妙不過了。一九九二年大歐洲實現後,西歐市場將足以消化任何夠水準的東歐產品。而「重整」之後的蘇聯,與西方的貿易關係大概也會比較開放。

除了經濟外,許多人也寄望蘇聯的改革會消弭東西歐之間的一些基本差異;也就是說,東歐的行動可能越來越像西歐。屆時,東西歐之間的旅行、交流、觀念溝通可望較為密切、自由。

但這是打最如意的算盤:假定兩大實驗都朝正確的方向發展。在想像中,完全開放的西歐和大體上多元化的東歐應該比較能夠融合,然而,即使如此,當進行融合的雙方中,有一方(蘇聯)的面積遠超過另一方,這種融合行得通嗎?血跡斑斑的歐洲史頁中,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這個地區能夠融合成為一個快樂的大家庭。

爭先恐後

迄今為止,歐市最大的成就是證明了德、法、英三國確實能夠結合成一個堅固的共同體,但要將共同體擴大到「泛歐洲」的規模,可就困難多了。

這比雙方融合為一個大家庭來得可能的一種情況,是東西歐持續目前的抗爭狀態,並以不等的速度朝各自的方向發展。在西半壁,經濟發展的速度較快;在東半壁,政治解凍的速度較快。 這種情形卻引發了一些問題,戈巴契夫的「民主化」遠比歐市實驗性的泛民族概念誘人的多,西德尤感興奮;而只要想到西德可能趨向「中立化」,西方國家便格外緊張。他們深恐因此導致西方軍事聯盟在未能確保安全之前,即已先行瓦解。

讓戈巴契夫比較擔心的事、則可能是一九九二帶來的經濟誘惑。歐市目前已恢復相當可觀的經濟成長率,進一步希望在一九九二年底以前再度成為一流的經濟強權;可是同時蘇聯卻頂多只剛擺脫落後的經濟狀況而已。絕大多數匈牙利人、波蘭人、捷克人都希望加入歐市,以免永遠落在人後。正當蘇聯願意放手的此刻,東歐人也感受到了一九九二的吸引力。

問題是,蘇聯能容忍他們與西方親近到什麼程度呢?杞人憂天者已經在擔心「十二年周期」--一九五六年的匈牙利、一九六八年的捷克、一九八0年的波蘭--下一次的爆炸性鎮壓會不會發生在一九九二年呢?

一九九二和「重整」雙雙發展成功的話,情況尚且如此棘手,要是失敗又將如何?其實,雙方都完全失敗與雙方都完全成功同樣不太可能,倒是其中一方的成就遠勝於另一方的情況很可能發生。

背後可能插刀

兩項實驗中比較脆弱的是戈巴契夫的「重整」。許多惶惶不安的人(包括保守派共產黨員、波羅的海分離主義者、憤怒的亞美尼亞人等)都可能在「重整」的背後插上一刀。

這種情況如果真的發生,想想看,當西歐半壁正在「一九九二」的統一和諧中倍感溫馨時,東歐半壁卻陷入「後戈巴契夫時代」的高壓統治。此時,東歐人民一定會覺得東西歐間的鴻溝越來越深,再也壓抑不住躍向自由的衝動。如此一來,一九九二年就可能成為「東歐革命年」。

誤食香餌

但若因此認定「歐洲兩大實驗」過於危險,不宜嘗試,可就大錯特錯了,因為實驗成功可能帶來巨大的利益;而不實驗,雙方就只有重新罹患「硬化症」一途。

假如「一九九二年計畫」使東歐人擔心在經濟競賽中更為落後而恐懼不已,可怎麼辦?那樣更好!讓這種恐懼感催促東歐加速邁向自由市場。假如某些西方人士誤食戈巴契夫所施放的「中立主義」之餌,又該怎麼辦?沒關係!只有眼睛雪亮的人不斷提醒,蘇聯還要走多遠的「民主化」路程,才能成為民主國家,便不用擔心他們上鉤了。

西方該不該「援助」東歐「重整」?假如「援助」的意思,是提供低利貸款給一個在價格與管理制度上都還不是「市場導向」的體系,那就無此必要。東歐人民排長龍購物的景象,顯示他們的問題是錢太多、商品太少,而貸款並不能幫他們的忙。西方所能提供的「最仁慈」的協助,是不斷向戈巴契夫展示自由市場與民主政治的優越性。

「一九九二」與「重整」交互激盪下所產生的各種影響中,以對歐洲兩大軍事陣營造成的衝擊最為微妙。由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與「華沙公約組織」的存在,使歐洲享有歷史上最長的一段和平時期;但這是以冷戰、東歐人民的自由遭到踐踏,乃至歐洲活力淪喪等昂貴代價換來的。

其實歐洲可以保有和平而無須付出這些代價,先決條件是歐洲人民必須擁有冷靜的頭腦,並常保新近產生的這股高昂情緒。

本文出自 1989 / 01 月號

第03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