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Podcast全球紅不讓,播客在台灣紅不了?

文 / 張彥文    
2006-02-09
瀏覽數 88,600+
Podcast全球紅不讓,播客在台灣紅不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從小就想做一個自己的廣播節目!」蔡政儒笑著說,民國五十七年次的他,現在的頭銜是芝廣數位科技董事長,旗下有三個部落格、商業設計及電子商務的相關網站;雖然早有自己的事業,談到能讓他一圓年少時夢想的播客(Podcast),眼中仍充滿了興奮的光采。

現在蔡政儒在「老地方冰果室」網站上的播客節目,完全由他企劃、訪談、錄音、剪輯,每集節目平均被下載次數是兩千次。雖然還稱不上有什麼偉大的影響力,不過當年希望能在廣播節目上表演單口相聲的那個年輕人,現在真的以大約每週一集的頻率,推出廣播節目。

播客就是下載廣播節目

播客是什麼玩意兒?其實這是大陸的譯名,原文Podcast是來自於紅透半邊天的iPod加上broadcast而成,而這個字已經被新牛津美國辭典(New Oxford American Dictionary)選為2005年度熱門新字(the Word of the Year for 2005)。

若是在Google搜尋這個字,有超過兩千六百萬筆的資料,「2004年9月我在Google上查這個字,只有二十四筆資料,」本身也做播客的蕃薯藤資訊整合服務處專案經理徐子涵瞪大了眼睛說。

這個網路世界爆紅的新寵兒,就是將廣播節目製成MP3格式,可以下載,讓你隨身帶著走。根據雅虎的估計,目前全球播客的聽友已經超過五百萬人。

這股風潮現在也燒到了中國大陸。「土豆」這個號稱中國大陸第一個播客網站,在2005年4月開播,目前註冊會員超過十萬人;由「平客」與「飛豬」兩個年齡相差將近二十歲的播客製作的節目「反波」,則被鳳凰衛視封為「中國最好的播客」。

1968年生的平客,做了十七年的廣播人,在部落格上因緣際會碰上了小他十八歲的飛豬,兩個人一拍即合,他們的成名作是模仿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形式的「反波開播文藝晚會」,一天之內就吸引超過一萬五千名網友。

「胖大海」則是另一個現在正紅火的播客,曾是推銷員的他能說善道,自製的播客節目「有一說二」,收聽率經常在十萬人以上。

能號召遊行,才叫影響力

看到這股風潮,可能很多人已經躍躍欲試了,不過先來檢視一下別人成功的原因。

eBay子公司Kijiji市場行銷經理梅驊認為,美國的部落格已經形成一股主流媒體都不敢忽視的力量,所以衍生出來的播客一樣很有影響力;但是台灣部落格大多還是在談個人的風花雪月,影響力和吸引力就差得多了。「部落格的特性就是草根性、反傳統、反商業,美國很會操作這個媒體,」梅驊指出,不論是部落格或是播客,在美國網路上的串聯性是我們難以企及的。

所謂的串聯性,簡單來說就是被引用的次數。

當某一篇文章被引用的次數愈多,表示它透過許多不同的網站,將同一個話題發散出去,這樣才能形成巨大的網絡,「當你能夠號召成千上萬人到總統府前集結,這才叫影響力,」梅驊說。

非玩票,要專業餘製作

再來就是投入的時間,蕃薯藤企劃副理鄭緯筌提出一個名詞叫「專業餘」。想要做好的播客節目,即使無法像專職的廣播人一樣投入,也不能當成玩票。

以「反波」這個節目為例,為了十分鐘的節目,平客得準備四小時的文案與播音;飛豬則負責後續四小時的剪輯及技術工作。至於蔡政儒的半小時訪談,大概都得花上六到十小時來製作,「剛開始不熟練的時候,一集節目要做好幾天,」蔡政儒笑著說,為了圓夢,他著實花了不少心力。

當然播客在大陸爆紅和社會文化也有絕對相關;在那個嚴格控制言論自由的地方,播客就成為一個自由的抒發空間。平客就曾經形容,他的節目如果拿到一般的電台去播,可能早就被槍斃了。

這麼說或許有些誇張,不過他的節目經常諷刺一些產品廠商或是媒體同業,在電台裡一定是被撤換的。更別說他的成名作調侃中央電視台春節晚會,或是用方言播音的節目,更是觸碰不得的大禁忌。

台灣播客,缺質缺量缺錢

跟世界各地的熱潮相較,台灣的播客不論在節目數量或是聽眾人數上,都還不成氣候,沒有極具影響力的播客,也尚未出現商業模式。

蔡政儒的播客節目主要也是靠電子商務網站的收入來支持,而非節目本身。

因為台灣既沒有美國的部落格影響力,也沒有中國大陸的社會氛圍,在先天條件上就已經處於劣勢。

蕃薯藤徐子涵更直言,台灣網路環境已經被國際拋開一段距離了,很多東西都是看到國外在做,媒體膚淺地報導一下,大多數人只是當熱鬧在看;要不就是覺得技術太高深難以親近,要不就是當做小孩子的玩意兒。

反觀大陸就比台灣快得多,當他們看到一個新東西的時候,很多專業人士就會跳進來,像平客就是最顯著的例子。徐子涵認為,只要參與的人多、展現出一定的成績,就會形成風潮,受到社會的重視,自然發展速度也會快。坐在一旁的鄭緯筌補充,以大陸第一個播客網站「土豆」為例,最近才剛得到一筆600萬美元的贊助,對大陸播客未來的發展更如虎添翼。

不過有心經營播客的人也不必氣餒,就如同蔡政儒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不做永遠不知道」。或許目前正是播客時代來臨之前的醞釀期,一旦碰到了那個爆裂壓力的臨界點,播客就會遍地開花,到時候人人都可以一圓當主播的夢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