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王武雄年年電擊出20%成長率

文 / 張經義    
2005-10-01
瀏覽數 22,300+
王武雄年年電擊出20%成長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08年時,政府要將機械業變成下一個兆元產業!」經濟部長何美玥屢屢在公開場合宣示。因為去年產值達新台幣6000億元的黑手產業不僅悄悄崛起,更讓台灣晉升全球第四大工具機出口國。

這塊璞玉中,藏著一個不被台灣注意,卻讓大陸專業機械雙月刊《電加工與模具》讚歎為「近十年來台灣機械製造業最大奇蹟」的領域,就是近三年銷量都大幅成長超過20%的「放電加工機」。

台灣的放電加工機,這形塑硬質材料模具必備的加工機,不但早已登上全球產量冠軍寶座,預估今年還能維持一至二成以上的高成長。

市占率超過四成的慶鴻機電,正是創造這項台灣第一的龍頭企業。慶鴻創立至今剛滿三十年,除了始終穩坐業界龍頭寶座,不曾虧損半毛錢,去年還被國內媒體評選為「三十一家最穩定的企業」之一。

五年來,慶鴻的每股盈餘平均5元、毛利率維持三成、複合成長率超過20%,負債比低於30%,「小而美」儼然是慶鴻的代名詞。(見頁302表)

今年六十二歲的董事長王武雄是慶鴻機電幕後的推手,有台灣放電加工機「校長」尊稱的他,不僅一手培育出占台灣業界三分之一的同業,更年年投入千萬預算深耕研發,讓台灣的技術能與瑞士、日本並駕齊驅。

但是「王校長」自小家世、身體不僅樣樣不如人,還患有自閉症。幸好,王武雄從讀書中找到自己的優點與興趣。功課好又寡言的他,從小被取了「聖人」的綽號。

成功基因:天才+白癡

「天才與白癡集一身就是我的特點,」講話總是溫文的王武雄,一句話點出自己持有的成功基因。

做事始終專注的他,在學生時代默默地練就一身機電的功夫。當兵時,因為具有維修才能,深受長官器重,最後甚至免出操,退伍時更榮獲陸軍獎狀。退伍後,王武雄順利考入台灣松下(Panasonic Taiwan),卻因生性內向,始終不得重視。

默默工作了四年,王武雄終於脫穎而出。因為當時松下開辦第一次的台灣地區技術競賽中,王武雄勇奪全國第一,成績至今仍無人能破。日本總公司特別讓他到日本見習,在接下來的六年歲月中,他也一帆風順地從基礎技術員一路晉升到課長。

讓王武雄毅然離開松下,轉換跑道的原因,是因為他發覺放電加工機市場大有可為;有一次一家工廠的日製放電加工機故障,日本和台灣技師花了一整年仍束手無策,請他姑且一試,他追根究柢發覺,只是一個價值5元的電阻出了問題,輕鬆解決了問題。

他發現市場的潛力,便開始利用下班時間著手研究放電加工機。研究期間,甚至因為做實驗,做到租來的頂樓房間發生火災,自己不僅灼傷住院一個多月,還賠了十幾萬元,「這讓我更加珍惜研發的成果,堅定了我創業的決心,」比著手上的疤痕,王武雄露出憨厚的笑容。

1975年,王武雄帶著父親支援的20萬元資金,雇了一個員工,譜出了台灣放電加工機產業樂章的序曲。儘管外在資源稀少,他卻靠著在松下十年的寶貴經驗,從中悟出了技術領先、員工培養和經營管理的三大精髓:

1.研發技術,技驚龍頭

八年前,慶鴻推出放電加工機之外的另一主力「線切割機」,讓台灣成為除瑞士、日本外,有能力量產線切割機的國家。

推出的第一年,不但迅速攻克台灣九成市場,連日本人都大感意外,「幾乎所有的日本同業都來參觀過,」王武雄得意地說。

慶鴻的研發力更讓工研院從老師變他的學生。過去,慶鴻曾和工研院合力開發PC-Based控制器,開發出原型後,慶鴻將原本十三片印刷電路板大幅簡化到三片,讓工研院欽佩地轉而前來請益,也使台灣的放電加工機控制器多採用國貨,成為向來採用進口控制器的台灣工具機業中的異數。

「其實,很多人只看到亮麗的外表,」王武雄的長子,現任慶鴻外銷部副理王陳鴻說,為了這一刻,他父親從二十年前就年年投入上千萬進行研發,直到十五年前才有原型。「我爸週末加班是家常便飯,連過年他都加班,」王陳鴻回憶,「他就是不服輸,老愛說人家做得出來,我們沒理由做不出來。」

至今,王武雄每年仍不惜砸下營收的2%以上進行研發,也規定員工每兩年就要研發出新產品,在國際工具機展上展現。也因此,目前不僅台灣業界無人能望其項背,而且所有研發獎項幾乎都由慶鴻囊括,光「國家精品獎」慶鴻就拿下十五座,還是國內第一家同時榮獲經濟部的「磐石獎」和「小巨人獎」的廠商。

2.掌握研究員,抓「心」

這些成就,全來自充滿藝術家性格的研發人員,然而卻也往往是最難掌控的人才。多年來,同是研發出身的王武雄深諳「要抓住技術人員的心,就要讓他們信服」的道理。

「三十年來,研發始終都是他在帶頭,很多問題到今天還是要他來抓,」在慶鴻任職超過二十年的總管理處協理陳火旺觀察,當研發人員花費一、二年,毫無頭緒時,王武雄便會介入,指點方向,他的指導往往讓研究員如醍醐灌頂般獲得頓悟。

「不能太早介入研發過程,」王武雄從經驗中發現,如果太早引導,一會局限研發人員的創新想法,二來勇於嘗試的研究人員的接受度也不高。

王武雄更有辦法緊緊抓住新進人才的心。「招募研發人員的面試,董事長幾乎都會參加,」研發部課長陳耀騰指出,王武雄還鼓勵年輕員工越級直接向他報告新想法,「董事長希望新創意不要因為階級而一層一層被過濾掉,要讓新人有發表意見的機會,流動率自然減低。」

3.利潤中心制,挽留人才

「三十年來能源危機、金融風暴擊不倒我,最讓我頭痛的還是技術人的流失,」總能讓技術人員信服的王武雄坦承,想阻擋員工創業並不容易。

創業十載間,因為放電加工機利潤高,人才流失問題嚴重,任職二十四年的二廠廠長黃慶斌表示,同時進廠的同事留下來的不多,不少人離職後另立門戶。「所以國際工具機展就像是同學會,會場上多是當年同事開的公司,老實說,他們跟老闆的關係都還不錯。」

儘管絕大多數是良性競爭,但花盡心力培養的人才決然離去,難免傷感,於是王武雄遍尋處方。偶然,國外的客戶建議他採取「利潤中心制」:一來擴編管理階層的位置,留住高層;二來分割部門,各部門盈虧自負,獎金自己決定。

十六年前起,王武雄開始實施利潤中心制,因此整整十二年未曾有過技術人才流失。王武雄甚至為了讓員工能一圓創業夢想,熱心地撥給想離職創業的老員工一筆資遣費創立公司,資金不足再由王武雄投資,於是陸續成立了舜鵬、鴻友、碩鴻等關係企業。

「雖說是關係企業,董事長幾乎是放手讓員工獨立運作,」慶鴻關係企業的舜鵬科技廠長林少文表示,這制度給許多老員工有更大的發揮空間,而且目前舜鵬的產品內銷比例開始減少,近20%都銷給其他同業。

原本計畫六十歲退休的王武雄,三年前因為一批員工自立門戶,無法在兩年前順利交棒。這批員工與工研院的研究員合作,創立了徠通科技,並成為慶鴻強勁的對手。但談起王武雄,原是慶鴻研發人員的徠通負責人兼執行董事張瑞成還是感佩地說:「現在業界有三成都是慶鴻出身的,可見王董培育人才不遺餘力,但總是人各有志。」

面對這群「子弟兵」,王武雄除了放手不交惡外,還試圖整合凝聚共識。「王董會邀大家坐下來談,」徠通張瑞成表示,「除了談產品價格外,主要還是希望技術不要擴散到大陸去。」

絕招:打不過就加入

大陸的迅速崛起,成為放電加工機業一大夢魘。五年前,全世界的放電加工機製造廠全加起來比不上台灣的總和。今日,大陸至少有四百家,遠超過台灣的五十家。「目前慶鴻有80%的產品都銷往大陸,」王武雄說明,「很多台灣的工具機業廠商已經是沒有大陸不行,真是又愛又恨。」

另一方面,新興起的「高速銑雕機」,比起形雕用的「CNC放電加工機」處理金屬模具的速度快上三、五倍,儘管價位仍高,但不少業者已紛紛改用後者,已構成放電加工機業者的隱憂。

面對來勢洶洶的兩大威脅,個性圓融的王武雄只用一招——「打不過就加入」。

「台灣如果只做生產,競爭力絕對比不上大陸,」王武雄表示慶鴻在十四年前就在大陸設廠,儘管生產線至今仍未全開,但占有優勢地理位置這項目標已達成,將來得以從容應變;而瞭解顧客需求的王武雄,早預見高速銑雕機的趨勢,三年前就開始研發,今年開始試賣。

今年5月當選最接近全球工具機首都(台中)的研究中心——「精密機械研究發展中心」董事長的王武雄,除了配合達成政府「2008兆元產業計畫」外,身為「校長」的他,最掛心的還是希望能藉此團結「子弟兵」,研發高速銑雕機,再創下一個台灣第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