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廢棄電腦入侵環境 科技垃圾毒?人心更毒?

文 / 陳建豪    
2005-11-17
瀏覽數 24,300+
廢棄電腦入侵環境 科技垃圾毒?人心更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自然界中,垃圾並不存在;一種生物的排泄物是另一種生物的食物。」《綠色資本主義》一書,點出自然界的單純與循環再生。對比於自然界的單純,人類在科技上不斷突破演進,卻也帶來最具毒性的「科技垃圾」。

據美國矽谷毒物聯盟估計,美國在2004年底前,已經報廢三億多部電腦,其中有毒金屬含量相當驚人,鉛重量達十二億磅、鎘達兩百萬磅、汞達四十萬磅、六價鉻也有一百二十萬磅。

如何處理含毒的科技垃圾,成了人類享受科技之餘,逃避不了的問題。尤其是人類的劣根性——貪婪與短視,正加速蔓延科技垃圾的毒性。

貪婪與環保意識不彰,讓台灣早期曾淪為美國的「高科技垃圾場」。1970~90年初期,美國的廢棄電腦等科技垃圾,大量輸往台灣,處理地就集中在台南二仁溪流域。

當年的處理業者之一、現今為二仁溪污染整治義工的蘇水龍回憶,在極盛時期,一天曾有高達上百個貨櫃的「美國垃圾」進入台灣。

台灣早期的處理業者,心態不在於幫美國處理垃圾,而是希望能從中獲利。

二仁溪整治促進會總幹事杜明輝指出,當年的處理業者用焚燒電纜、酸洗電路板等最省成本的方式,取出金、銅等有價物質,雖能獲取暴利,但焚燒不完全產生世紀之毒戴奧辛、酸洗後有毒溶液、殘餘無價物都直接丟入二仁溪,都對環境造成傷害。

拜美國科技垃圾之「賜」,台灣二仁溪牡蠣含銅量曾達世界第一,成為國際知名的「綠牡蠣」。

而今年7、8月間爆發的罕見疾病類鼻疽,在二仁溪流域最為嚴重,已奪走七人性命,從小在二仁溪長大的杜明輝表示,雖無證據證明類鼻疽與當年產生的戴奧辛、酸洗毒廢液有關,但疫情集中在二仁溪流域,讓他認為兩者或多或少有因果關係。

兩億顆電池回收不到兩成

隨著1993年禁止廢五金進口法令實行,美國垃圾對台灣環境影響逐漸縮小;然而台灣自身卻也創造出愈來愈多的科技垃圾。

台灣民眾一年使用約兩億顆電池,然而根據環保署資料,電池回收率卻不到兩成!台北科技大學環境規劃與管理所長張添晉分析,一年一億多顆的電池,進入焚化爐與掩埋場,汞、鉛等有毒金屬不斷累積於空氣與土壤中,經過自然界循環,人類終將面對自己種下的惡果。

要處理科技垃圾,第一步要先拉高回收率。

張添晉指出,目前國內的廢棄物處理技術,並沒有太大的問題,如何提升民眾參與意願,反而是當務之急。

提升民眾回收率,還可抵制未立案的黑心處理業者。台大環境工程研究所所長林正芳指出,在回收處理過程中,最怕的就是處理業者只顧著取出有價物,卻隨意棄置有毒殘餘物。這樣的「回收」,危害程度反大於未回收前,如同早期的二仁溪業者。

利誘,似乎是提升回收率的票房靈藥。台灣金頂電池經理蔣淑芬指出,他們曾多次推行消費者憑五顆廢電池,便可折價新台幣10元以購買新電池,消費者相當捧場,每每在短時間內便達到預期額度。

但「精明」的台灣民眾,卻曾濫用獎勵金制度。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溫麗琪指出,政府為獎勵民眾回收保特瓶,曾推行回收一保特瓶獎勵新台幣1元。不肖業者卻看準一個保特瓶製造成本僅幾毛,回收後卻可有一元的收益,為謀取其中價差,業者卻「為回收」而大量製造保特瓶。溫麗琪表示,在訂定遊戲規則時,似乎不能忘了人心。

除了提升民眾回收率,科技垃圾「之母」——製造商與輸入商的心態與作法也很重要。

企業應對自家產品負責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曾指出,電腦產業是建立在每隔幾年「舊」產品就會被淘汰的基礎上。面對高替換率,台灣愛普生幕僚長邱天元指出,企業必須對自家產品負責,應採用單一材質、方便拆解等利於回收再生的設計概念去製造產品;在獲利與社會責任上應取得平衡。

不過以法令規範企業,往往比道德勸說來得有效。新力(SONY)的熱門產品Play Station遊戲機,2001年時曾被荷蘭政府驗出含有過量的鎘,因而禁止SONY船隻靠港,讓SONY損失上千萬歐元。

不止荷蘭,歐盟於今、明年將陸續實行廢電機電子設備回收指令(WEEE)與有害物禁用指令(RoHS)。經濟部部長何美玥估算,台灣電子業在歐盟高達新台幣2446億元的產值都將遭受影響。

「延長電機電子產品製造者的責任,是歐盟推行這兩法令的用意」,工研院環安中心副主任楊致行分析其立法精神。WEEE中規定,凡輸入歐盟電機電子產品的製造商或經銷商,需擔負回收以及再生處理的責任與費用。此外,各項產品也必須要能達到70%到80%的再生利用目標。

「不按規定,台商將接不到訂單、進不了海關」,提供WEEE、RoHS檢定,台灣德國萊因資源回收部經理吳仲賢講得很明白,他也表示因為歐盟等法令的規範,比起過往,有愈來愈多的公司來找他們談綠色設計。

降低成本,「忽視」有毒廢棄物,人類終要付出代價。成大毒物研究中心主任李俊璋回憶,毒物研究十多年中,碰過最「毒」的案件,莫過於早期中石化安順廠事件。李俊璋指出,該廠雖已關閉,但當年未妥善處理汞廢料,廠區周圍土壤與地下水都受污染,使周遭居民罹患肝癌機率高達平均值的二‧六倍。

違反自然的科技垃圾,並非不能夠處理,也不是無法預防。「這是人心的問題,不是科技的問題; 要從人性下手」,台大環工所林正芳指出問題的源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