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統一企業集團總裁林蒼生:文化大畜 企業大同

文 / 林蒼生    
2005-07-21
瀏覽數 23,450+
統一企業集團總裁林蒼生:文化大畜 企業大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現在已經很少有人去注意,中國古來的先賢智慧了。例如從《易經》、孔子、老子的智慧中,能對今日的國家社會,甚至企業能有什麼理解與作用。今天我姑且也來拾人牙慧,談一點老東西。

孫中山先生常談「世界大同」,但世界大同範圍太大,有點抽象,那我們能不能小一點從「國家大同」,甚至「企業大同」來思考,這與「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道理是一樣的。由小圈子到大圈子,慢慢發展,然後我們就能瞭解什麼是「世界大同」。

這中間已經暗示著,我們要做到世界大同,必從小的圈子開始,一直小到誠意、正心,甚至小到格物、致知,小到一個人的起心動念,在這微小的意念中,已經含括著,將來能不能「大同」,能不能成功的問題了。

「為道日損」才能解人惑

這問題的思考,一個人、或一個企業人士,大約要到中年以後,才會開始體會它的重要性,它的需要性。這背後的道理與老子所說的「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有關。人在年輕時候,要一直吸收智識、增加經驗,在人生的過程中,到某一個層次,尤其在要負起大責任,要做大決定時,便會體會到光有智識與經驗是不夠的。那時老子的方法是要學習「為道日損」,意思是把學習來的智識,一個一個拋掉,使自己回歸到本來與大自然一樣,那樣純淨無染的狀況。這時心無雜染,再回到人要處理的問題上,那時的起心動念,比較能符合整體性的需要,事情比較容易成功。或則可以說,只要人能如此堅持下去,就一定會成功。這樣由「為學日益」圈子愈來愈大,到「為道日損」使圈子愈來愈小,小到近於「無」。果能如此,相信不論在「小」、或在「大」,都會在「大同」的和諧中不會失序。

《金剛經》教人心量擴大

在佛經中也有類似的觀念,「金剛經」談到「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這也是人的心量擴大的一個過程。如何擴大呢?「楊朱為我,拔一毛以利天下,不為也」,因為人與大自然的動物,都有自我保護的利己本能,從生理的角度來看,還停留在「我相」的層次。

而隨著年齡增長,人的心量也能學習慢慢擴大,例如結婚後就不能只想一個人的事情,明明心裡想去看電影,但還是陪太太去散步,這就是你的心量已經擴大到能夠包容對方的心量,願意犧牲自己,成就對方的需要,進入了「人相」的境界。

當一個公司有一千個員工時,老闆就要設身處地去想如何為員工創造一個好的工作環境,將公司帶上好的軌道,每天想的都是一千個員工的事情時,他的心量已擴大到一千倍,達到「眾生相」的境界。

黃花崗烈士為何願意為國家生存而犧牲自己的性命?因為他們已能體會到「眾生相」理念的崇高,而寧可犧牲「我相」的生命,以成就「眾生相」的生命。

文天祥心量異常人

文天祥的慷慨就義更不簡單,在沙場上衝鋒陷陣,是一種在衝動中為國捐軀;文天祥則是在很安靜地情況下,屢次被誘惑,只要點個頭,就有享不完的榮華富貴,但是文天祥完全不為所動。這個不為所動不是三兩天,而是幾年下來,每天安靜的面對相同問題,仍能堅持不屈,顯見他的心量異於常人。

文天祥之所以能夠成為文天祥,是因為長年累月都在閱讀詩書,和古聖先賢做朋友,學習到心量的擴大,一旦心量擴大後,就不會回到一個人單獨為尊嚴奮戰的困境,而幾乎到了「壽者相」的境界。

「壽者相」是從第三度空間超越到第四度空間,已變成時間的向度。「壽者相」能夠古今往來,和孔子來往、和蘇東坡互動,「對飲成三人」,那種陶醉在跨越了時空的交錯,心量更為崇高偉大。

當釋迦牟尼佛達到「壽者相」的境界時,在宇宙時空往來的剎那之間,從人的肉眼、天眼、慧眼、法眼,達到佛眼境界時,已是無所不包,無所不容,心量之大,無遠弗屆。

這心量擴大的過程,在《易經》中也在「同人」的卦中有所詮釋。

用《易經》看台灣經濟

談到《易經》, 我們須先瞭解,一個東西還未成形前叫「陽」,成形後為「陰」,形而上為陽,形而下為陰,陰裡面有陽,陽裡面有陰,如此就構成了《易經》的理論基礎。

「小畜」卦屬於陰卦,陰卦是指成形的東西,我們經濟發展是一種看得見的成就,但因為是有形的,所以風來則聚,風去則散,(「小畜」是風天小畜)所以經濟能夠造就繁華,但什麼時候造成風暴,並不知道。

台灣這幾十年來GDP的成長,已經看到「小畜」卦的成長,但是「小畜」卦的成果如果沒有好好轉到「大畜」卦,這經濟的成果會使人心頹廢。所以「小畜」之後,有一個「履」卦,「履」就是行動,「小畜」之後如果沒有行動、走向正確方向,「小畜」慢慢會變成「蠱」卦,現在人心敗壞頹廢就是這種現象。

而「履」必須要有正確方向。為何周朝要提倡制禮作樂?《易經》談到「豫」卦:象辭云「君子以作樂崇德」;又談到「觀」卦:象辭云「先王以省方、觀民,設教」。省方就是到處去省察,觀民則是察看民間疾苦,而設教就是教化民眾。

以上兩個卦很重要,「觀」卦為制禮,「豫」卦談作樂,制禮作樂便是一個社會從「小畜」卦經濟富足以後,要轉變為教化人民,讓人民在教化之後,文化層次提高,逐漸進入精神的層次而進入「大畜」卦的世界。進入精神與文化富足的社會。(「大畜」是山天大畜,是陽卦,意即陽能像山那樣穩固地藏蓄著。)

李光耀:文化要重於軍事

孔子講禮,但現在的政治人物在廟堂之上亂罵人,實不合乎禮,人民被不良示範影響著,沒有禮儀可言。而作樂方面,涵括了現代的藝術文化音樂甚至文學的精神層次教化。一個國家在經濟富足之後,將經濟的力量投注到人民社會的精神文明的教化上,那麼便可由「小畜」的性質,轉移到「大畜」的世界,那麼逐漸到「何天之衢」(「大畜」上九)便接近於「大同」了。

今年4月,在海南博鰲論壇中,李光耀先生的演講,建議中國在經濟發展之後,在生活的品質提高時,不要將其力量放在軍事的競爭與擴張,而要投注於「富有活力的、高尚的大眾文化,重新點燃中華文明之光」,有如此眼光,李光耀先生確實是二十一世紀不一樣的政治家。

將此觀念轉移到今日兩岸問題來做思考,我們能不能學習當年雅典與斯巴達在戰爭之後,元老們坐下來談,以後大家不要打仗了,如果要競爭,換一種形式,大家來比賽體力、速度與耐力的運動,於是就形成了奧林匹克的運動會,這也是由形而下的競爭「小畜」提升到形而上的競爭「大畜」的例子。

由此延伸,兩岸能不能將重點放在兩岸藝術、文化、音樂、文學、運動、民俗的交流上,那麼在交流之後,彼此在形而上的層次「眾生相」,融合成一體,那時戰爭的對立,自然就會消失了。

文化是併購的最大力量

以中國歷史來看,中國一向不侵略別人,在幾個朝代曾經被異族侵略,但被侵略後反而能將對方同化成一體。例如蒙古打進中原,後來就變成中原的一部分;滿洲打進中原,滿洲也成為中原的一部分。我們是被侵略,但是被侵略的反而變成為全部。為什麼?因為我們有文化,所以清兵入關,用漢治漢,而且康熙、雍正、乾隆中華文化國學程度都很好,由皇帝以至於大夫,到庶民都在相同的文化中浸潤,這是清朝能以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的原因。這也是「同人」卦裡的微言大義。

文化的累積就是「大畜」,有「大畜」,就不用擔心被併吞。由上可知,由國家縮小到公司的較小圈子,我們也必須要有自己的企業文化,不論未來如何和他人融合,文化的力量永遠是最大的。

近來企業盛行合併與收購,其中成敗關鍵,也在於此,能有共同的企業文化,合併或收購,較容易成功,否則,一定會失敗。

由企業大同到世界大同

現代的併購,都是在看有沒有綜效。

綜效分成兩種,一種是看得見(形而下的),例如我們以前在美國的餅乾公司,賣出以後,收購的公司可以省掉五個工廠,節省很多成本,這就是看得見的綜效。另一種綜效是看不見的(形而上的),看不見是在有形資產與資產負債表上是看不到的。

一個有眼光的併購者,就必須著眼在未來的潛力上,在無形的資產的發揮上。這無形資產的尋找,廣義地說,也在「大畜」卦的範圍裡,而合併以後如何做,又是在「同人」卦的範圍了。

「世界大同」的「大同」,來自《易經》中的「大有」卦與「同人」卦,兩個卦合在一起簡稱「大同」。

孫中山先生的「世界大同」是希望由「民生主義」方法,使進到「大有」的富足社會。然後以「同人」的胸懷,幫助弱小,結納友朋,由經濟富足的層次,走向「精神文化富足」的層次,由小圈子到大圈子,由「企業大同」到「國家大同」,然後再到「世界大同」。

我個人相信,這才是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我們在地球村的時代,要好好努力的方向。(劉懿萱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