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政治鐵絲網阻絕不了CHATs

文 / 宋秉忠    
2005-05-01
瀏覽數 10,300+
政治鐵絲網阻絕不了CHAT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4月底,由北方大陸跨海颳來的沙塵暴,塵霧瀰漫,讓人看不清楚彼此,好像反分裂法公布後的兩岸政治。

不過,塵霧再厚,卻掩蓋不住大中華經濟圈散發出來的耀眼光芒。

台灣第一大食品廠統一在大陸營收去年突破10億美元,4月份接任統一中國投資副董事長的統一執行副總羅智先指出,1980年代,大陸還只是個地理名詞,還不算是個經濟體,但現在中國大陸已經成為統一集團的生命線。

以大陸為主的大中華經濟圈,不但是統一集團的生命線,也是台灣經濟的生命線。

據台灣統計,台商在大陸的投資已超過400億美元(大陸統計365億美元),去年出口大陸的金額亦突破450億美元,每年到大陸的旅客更超過三百萬人次,連經濟高度整合的北美自由貿易區也無法企及。

但是最早看到「台中港」(台灣、中國、香港)商機的,不是台灣當政者,而是經濟學家及台灣老百姓。

中國商機,

人民率先掌握

前世銀駐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華而誠,1992年搭機到北京就任時,一下機場,迎面而來的就是一排排面無表情的解放軍,想想全世界有幾個國際機場是由軍人管入出境?華而誠當時第一個念頭是:「我要回台灣」。

後來,華而誠在北京三里屯閒逛時,看到一家當時極罕見的西點麵包店,一問之下,才知道老闆是台灣人。

這位台灣老闆告訴華而誠:在台灣,他的本錢大概只能買一個小角落,但在北京,他可以開一家店,因此帶著一家老小「移民北京」。

這件事給華而誠極大的啟示,1992年,北美自由貿易區還在醞釀中,「台中港」雖然未在政治上整合,但文化的同質性實際上已促使經濟整合加速進行。 

文化同質,

中、港成為新故鄉

因此,在華而誠到達北京的第二年(1993年),世界銀行就吸收華人經濟學家鄭竹園、高希均等人的觀念,在年度的經濟發展報告中,首次以「大中華經濟區」做為分析單元。因為這個經濟區塊的投資、貿易和人員往來密切程度,在1993年時不但遠超過東亞其他地區,也超過當時正在醞釀中的北美自由貿易區。

曾多次中介兩岸財經高層交流的華而誠指出,北美和中南美洲經濟整合的最大困難,不是金流、不是物流,而是人流、人員的往來,

相形之下,在政治相互敵視、海空運無法直航的情況下,由於文化的高度同質性,中國、香港仍然成為台灣人的新故鄉。

到底有多少的台灣人居住在大陸?有多少的台灣人曾經去過大陸?

中共方面一直把這個數字視為極敏感的「國情統計」,至今未對外公布。不過,根據上海市台辦於2002年公布的數字:在上海停留超過三個月以上的「常住」台商有二十二萬人;停留一年以上的台商超過一萬五千人;截至2002年6月底,到過上海的台灣人已經達到三百四十五萬人次。

國際分工,

台灣是關鍵少數

常年往來世界各地的華而誠指出,大中華經濟圈的這種人員往來密度,連整合度最高的歐盟都趕不上。「很難想像義大利人會跑到法國定居,或是法國人會跑到的義大利定居,」華而誠說。

大陸有十三億人,台灣只有兩千三百萬人,規模不同,大陸市場成長理應比台灣快。台灣雖小,但在國際分工體系中,具有交通便利、國際貿易經驗豐富、成本控管的優勢,工商建研會理事長郭台強因此建議,台灣應該利用這些優勢,在大中華經濟圈中扮演「關鍵少數」。

專做汽車飾條的敏孚機器工業董事長魏昇煌,就是帶領台灣企業成為「關鍵少數」最好的例子。

交大電機學院畢業後,魏昇煌到紐約念企管碩士,後來在美國的迪吉多電腦擔任電腦工程師。1991年他回台灣繼承家業,當時的台灣工資還不算高,但是幾件事情觀察下來,魏昇煌最後還是決定在1992年到浙江寧波設廠。

首先是1989年到1990年期間,全台陷入大家樂簽賭的狂熱,勞工工作意願空前低落,魏昇煌就聽到同業說,當外銷旺季趕出貨時,有老闆當場向員工下跪,拜託員工加班。

在正式投資前,魏昇煌曾經兩次親身到大陸考察,在大陸,他看到在台灣三年才能造好的路,在大陸三個月就能完工。與中共官員交談時,只聽見滿口生意經,聽不到一句政治辭令。

先占優勢,

構築後進者門檻

從1992年設廠開始,敏孚在大陸充分運用台灣的成本控管觀念,分布各地的十三個工廠、一千六百名員工,全都由大陸幹部管理,台籍幹部不到十人。

由於管銷成本控管好,敏孚在大陸的業務每年以20%以上的速度成長,去年營收已經突破10億人民幣,在大陸市場的市占率達到65%。

也由於進入大陸市場早,敏孚已經在大陸建立完整的供應鏈,對後進的國際大廠構成進入門檻,以致幾乎所有在大陸的國際車廠,都選擇與敏孚合作或合資。

敏孚也在去年4月通過全球製造業最嚴格的「福特Q1」品管驗證,成為福特全球供應商之一。

魏昇煌曾在福特供應商聚會提過這樣的構想:在台灣整車生產某些行銷大中華經濟圈的車款,然後利用海運送往大陸沿海城市,這比從重慶的福特車廠利用陸路運輸,更有效率,運費也更低廉。

回顧2000年之前台商在大陸的布局,經建會主委胡勝正認為,台灣產業原來的問題是規模不夠大,台商外移大陸,利用大陸市場來擴大規模,其實是台灣競爭力的延伸。

而且,台商在投資中港的同時,其實也同步提升了對台灣的投資。

兩岸互動,

政治限制經濟發展

根據主計處的統計,在1996到2000年的五年間,台灣的民間投資仍然有平均9.77%的成長,不但比9.54%的出口成長幅度高、更比政府投資成長幅度高(這五年中,政府投資還減少0.15%),成為經濟成長最重要的推力。

只可惜,在兩岸的互動中,政治人物的盤算和商人的不太一樣。

3月底,率團到大陸進行「經貿之旅」的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指出,台灣當政者對大陸的政治定位,與台商對大陸的經濟定位南轅北轍,因而造成台商情感上的撕裂。

一位上市化纖廠的總經理十幾年來一直資助民進黨人,從前立委康寧祥到現任行政院長謝長廷,都曾經接受過他的幫助,而且他從不求回報。

在生意上,這位小「許文龍」一直深耕台灣,沒有到大陸投資。但去年年底,這位滿口台灣國語的總經理卻因為不能直航而遭受的損失大發雷霆。

由於兩岸不能直航,經香港中轉上海,一個二十噸貨櫃的聚酯加工絲,海運要多花400美元。這家公司一個月要出口三百個貨櫃到大陸,等於要多花12萬美元運費。一年下來,讓這位民進黨死忠支持者損失144萬美元。

去年,這家在台灣扎根三十多年的化纖廠,由於上游廠商南亞到昆山設廠,正式向投審會申請到大陸投資。

以商圍政,

中共訴諸反分裂法

2000年,民進黨帶著「台獨黨綱」進入廟堂,中共即改變過去政經分離的政策,進一步干預大陸台商的政治態度,大陸台商在政治和經濟上的撕裂感也因此更加強烈。

一位創投業者坦言,這一、兩年,台商間彌漫著一股難以言喻的「鬱卒感」,一方面擔心被中共列入支持民進黨的「綠名單」,一方面又怕被台灣扣上紅帽子,早年台商在大陸志得意滿的景象已經看不到。

2001年3月中共國台辦副主任李炳才宣布:「絕不允許台商一邊賺大陸的錢,一邊搞台獨」;隨後,大陸工程董事長殷琪、奇美創辦人許文龍、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和宏?創辦人施振榮等人被中共媒體點名為綠色台商,他們在大陸的業務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這種撕裂在今年3月中共公布反分裂法後,達到最高峰。胡勝正指出,由於台灣對大陸經濟的倚賴日益加深,且部分台商倚賴大陸的程度又甚於台灣,所以中共「以商圍政」的作法也日益露骨。

不過,在反分裂法展現強硬的同時,上海富蘭德林諮詢公司總經理劉芳榮觀察到:中共其實是「硬愈硬,軟愈軟」。

CEPA簽訂,

香港成登陸跳板

原先中共一直認為,讓台商在大陸A股上市募資,會造成資金外移,但現在態度已經出現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從去年2月國台辦和證監會首度宣布,鼓勵台商上市後,去年中共國台辦至少已耗資數百萬人民幣,贊助兩場台商上市說明會。擔任多家台商上市諮詢的劉芳榮透露,現在已有多家台商通過審查,兩年的輔導期結束後,2007年將可看到多家資本額在4億到2億人民幣的中小型台商現身上海A股。

這種衝著台灣政府「推動台商回台上市」政策而來的措施,劉芳榮認為,會切斷台商與台灣的資金鏈,現在台商在兩岸的獲利傾向放在第三地,未來如果從大陸股市募資,勢必顧及大陸股東的權益,利潤的天平必然往大陸傾斜。

不過,對於政府來說,比較關心的還不是台商在大陸上市,而是中港簽定CEPA(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後,台商以香港為進軍大陸的跳板,大舉到香港上市。

今年初,已經有將近四十家台資企業到香港上市,而據外商投資銀行估計,明年在香港上市的台商將突破百家。

東協加三,

台灣邊緣化危機顯現

胡勝正也承認香港股市對台商的「致命吸引力」。他表示,大陸股市交易秩序混亂、透明度不足,對台商的吸引力有限,台商到香港上市的風潮,才真正令人擔心,例如鴻海子公司富士康已到香港掛牌。

台商連番到香港上市,已影響到台港股市的枯榮。台股成交量向來比港股高,顯示台灣股市比香港股市有活力,但是去年11月,台股單月成交量首度被港股超越;今年第一季,港股成交依舊活躍,而台股卻陷入低迷。

然而,對台灣威脅最大的還不是CEPA,而是將於2010年成形的東協與中國自由貿易區(東協加一),以及積極醞釀中的東協與中日韓自由貿易區(東協加三)。

中華經濟研究院去年的研究顯示,如果台灣被排除在東協加三之外,台灣實質GDP將下降0.98%;社會福利將減少43.3億美元;各產業生產總金額將下降69.7億美元。

東協加三的威力不但台灣承受不起,連美國也擔心被排除在外。

新加坡東南亞研究中心訪問學者瓦提齊歐提(Michael Vatikiotis)即撰文指出,美國官員曾向他表示,美國擔心由中國主導的東協加三會形成反美聯盟。以前美國曾阻撓東亞共同體的形成,但隨中國崛起,這個概念已開始成形。

單純從外商直接投資觀察,在大中華經濟圈中居主導的中國大陸,截至2003年底累計已吸收外資4997億美元,2002年甚至一度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

「拖」,只會流失籌碼

英國《經濟學人》指出,若以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大陸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2020年將超過美國。

2004年,當中國大陸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三大出口國時,《經濟學人》又預測,中國大陸十年內將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貿易國。

台灣做為大中華經濟圈的一員,究竟是要繼續扮演「關鍵少數」,還是在2010年東協加一成形,或之後東協加三成形後被邊緣化?

中港的CEPA是在一中的架構下,台灣擔心變相的一國兩制,而台灣屬意的FTA(自由貿易協定)則事涉主權,中共不會讓步。這是台灣現階段的兩難。

參與規劃國民黨主席連戰訪問大陸的文化傳播委員會主委兼大陸部主任張榮恭指出,「拖」只會讓台灣的籌碼繼續流失,台灣應該在CEPA和FTA之間,尋求兩岸都可以接受的模式。

國民黨副主席

江丙坤:台灣應思考邊緣化的問題

如果兩岸政治緊張關係不化解,大中華經濟圈就很難推動。我覺得「不統、不獨、不武」是一個不錯的政治解決方案。

我3月底到大陸訪問,就是希望化解兩岸的經貿問題,把經發會朝野的共識變成兩岸之間的共識。

如果兩岸直航,台商可以到大陸工作,週末回台灣,這樣一來,他們就住在台灣,消費在台灣。貨運如果直航,運輸成本可以節省,台商也不必到大陸去投資。

經建會主委

胡勝正:應重新評估投資大陸的風險

大中華經濟圈的構想不錯,但是中國有高度政治風險,這是歐盟所沒有的。 

即使不考慮政治風險,也要考慮經濟風險。現在台灣出口到大陸的金額已占總額的36%到37%;投資的金額也占到總額的六到七成。

以前,台商看到同文同種的優勢,而把雞蛋放到同一籃子裡。但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根據國民待遇的原則,中國已不能再給予台商特殊優惠,其次,中國的勞動成本這幾年不斷攀升。台商應該重新思考全球布局的問題。

工商建研會理事長

郭台強:台灣不要自己把門關起來

大中華經濟圈已經是大勢所趨,除非台灣願意經濟發展倒退,否則以政治去影響經濟,是很愚蠢的作法。台灣應該利用大陸通往全世界,而不要自己把門關起來。

我看到大陸當局對於台商上市改採輔導的態度,但是大陸股市體制尚未健全,對台商的吸引力有限。不過,以長遠來看,資金鏈是政府掌握企業的最後武器,因此,政府應該積極輔導大陸台商回台上市。

本文出自 2005 / 05 月號

腦袋經濟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