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思入風雲變幻中

文 / 嚴定暹    
2005-02-23
瀏覽數 13,850+
思入風雲變幻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快意恩仇

漢高祖劉邦被厚黑學教主李宗吾推崇為厚黑學派大宗師,而史學泰斗太史公司馬遷綜合上古數千人物之後,對劉邦的定評是「意豁如也,大度!」

劉邦少年之時游手好閒,在淳樸農村是人人討厭的不良少年;一統天下,當上皇帝之後,第一次為父親過生日,劉邦祝壽後,從容問道:「從小您就瞧不起我,認為我沒有出息,認為哥哥比我優秀;您瞧,今天,哥哥和我,哪一個家業比較大?」劉邦自幼爭風吃醋所蓄積的不平之氣至此可是一吐為快了。

劉邦當了皇帝之後,封父親為「太公」;每五日朝見父親一次,如同尋常百姓的家人父子一般。有一天,太公的家臣勸諫太公:「天上沒有兩個太陽,一個國家之中也不會有兩位君王!當今聖上雖然是您的兒子,可是他是一國之主;您雖然是父親,然而也只是這個國家的臣民,怎麼好讓一國之君向他的臣民下拜,這樣有損帝王的威重!」

後來,劉邦來朝見父親,太公不僅不讓劉邦行朝拜禮,並且向劉邦行最敬禮,劉邦大驚,趕忙要扶起太公,太公對劉邦說:「您是一國之主,怎麼可以因為我而亂了天下法!」

劉邦弄清楚老爸如此「識大體」是因為家臣的指點,就尊老爸為「太上皇」;並厚賜這位家臣黃金五百斤,看來這位家臣的逢迎之言很對劉邦的胃口!

劉邦年輕時曾經擔任家鄉沛縣的小吏,公職生涯中第一次出公差到咸陽時,同事、朋友都按當時的習俗贈送旅費以壯行色,一般人都依常例送三百錢,只有當時沛縣的主祕蕭何送五百錢。

十多年後,劉邦一統天下,論功行賞,以蕭何為功勞第一,除了封賞第一之外,另外加封蕭何兩千戶食邑,理由是:「當年我第一次出公差時,蕭何所送的盤纏比別人多兩百錢!」

讀完這幾段漢高祖劉邦的快意恩仇錄,小鼻子、小眼兒的嘴臉真真是栩栩如生!這般言行不知如何與「意豁如也,大度」掛勾?

二、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漢代譽滿天下的名將季布,楚漢相爭之際原是項羽屬下的強將,當年對漢王劉邦趕盡殺絕,劉邦雖然都得以幸運脫逃,但是每次皆令劉邦餘悸甚久,因此劉邦攻滅項羽,一統天下之後,立即通告天下,重金懸賞捉拿季布,並且嚴申:「敢有窩藏季布者,滿門抄斬。」

在這般全面追殺之下,季布四處逃亡,後來一位摯友對他說:「你若肯聽我的建議,我就替你出個主意;你若不接受我的建議,我就陪你一起自殺,反正收留你的下場是滿門抄斬!」

面對朋友如此推心置腹,季布就接受建議:薙去頭髮,套環入頸,偽充犯人,雜在一群奴僕之中被賣至魯國朱家處。朱家是當時著名的大俠,閱人甚多、練達人情,在老朋友賣來的一群奴僕之中,一眼就認出季布,但是不動聲色,即買置田舍,交季布管理,自己逕往洛陽,替季布設法。

朱家到了洛陽,找到當年一同混世的夏侯嬰。坦白來說,夏侯嬰這個人算不上是一個有才能的人,不過劉邦身邊的能人有不少是他薦舉的,譬如韓信。

《史記》中有一段朱家與夏侯嬰的對白,可稱為經典對白:

朱家與夏侯嬰對飲之間,閒閒地問道:「聽說朝廷飭拿季布,季布究竟犯了什麼滔天大罪,要如此全面追殺?」

夏侯嬰回答:「他曾為項羽部將,屢次令聖上吃驚;聖上因此痛恨他,非擒之而後快!」

「你對季布的看法如何?」(這叫投石問路,先得摸摸底、瞭解夏侯嬰的想法,才能知道接下來如何對應)

「季布是個有才能的人!」

一看夏侯嬰態度持平,朱家接著說:

「人臣各為主上盡心,乃是本份,季布為項羽效力,乃是善盡職責。若要誅殺如此忠良,豈非亦得殺盡所有項羽舊部。如今天下方定,聖上雖已即位,但若為一己私怨,極力追誅前朝忠臣,只會讓天下人以為聖上器量狹窄,無容人之度呢!公為朝廷心腹,何不從容進說,為國進言?」

夏侯嬰聽完朱家一席言,心知肚明:朱家窩藏季布!微笑的對朱家說:「君既有此美意,我亦無不效勞。」

夏侯嬰顯然沒有騙朱家,不到數旬,便有朝命頒下,赦免季布,並任命為郎中。

季布有一位舅舅丁公,舅甥二人同為項羽麾下的首席戰將。楚漢相爭時,舅甥倆經常追擊漢軍,迫使劉邦到處流竄。一回,丁公追逐漢軍至彭城西邊,兩方短兵相接,劉邦眼見走投無路,苦苦哀求丁公:「大家都是朋友嘛,何苦如此相逼?」

丁公一時動了惻隱之心,於是引兵而退,劉邦方得以逃脫。

丁公聽說季布獲赦,並得授官,心想:季布當年對劉邦何等趕盡殺絕,尚且得到劉邦如此厚待,若自己入謁,貴顯無疑,於是興沖沖來求見大漢皇帝。

劉邦見丁公趨入,俯伏稱臣,便喝令左右衛士,把丁公捆綁起來,並牽出殿門,遍示軍中,同時使人傳諭:「丁公為項王臣,不肯盡忠;使項王失天下,就是此人!」

傳諭既遍,復從殿內發出詔旨,立斬丁公。

高祖且再次申明:「朕斬丁公,足為後世教忠,免致傚尤!」

三、權時制宜

從劉邦對季布、丁公的處理方式可以發現:這位流氓出身的帝王不是僅僅只有快意恩仇的小人心態。識字不多的劉邦能網羅當時的一流人才為其效力,最大的原因就是太史公所說的「意豁如也,大度!」——劉邦雖然有天性淺狹鄙陋之處,不過,當事關重大之際,他能修正天性之不足,宏觀全局,從大處衡量事理!

劉邦應該沒有讀過《孫子兵法》,但是深諳「懸權而動」(軍爭篇)之理——權衡人、地、事、物、時,做正確的處理;太史公對劉邦的評價並無虛譽!(作者為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