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台灣紡織挑戰2005

文 / 宋秉忠    
2004-11-25
瀏覽數 24,500+
台灣紡織挑戰2005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即使技術先進的美國業者也難以抵擋大陸紡織品的衝擊。

美國紡織品聯合會大聲疾呼,配額取消後,大陸紡織品將攻占美國至少50%,甚至70%以上的市場,美國將有七十萬紡織工人因此失業。

兩年前,大陸加入WTO,二十五項紡織品配額取消,結果在美國的市占率一下子由9%,跳升到65%。台灣則由7%掉到2%;台灣勁敵南韓也由3%掉到1%。慘痛經驗至今印象猶新。

因此,包括美國在內的五十四個國家的紡織業者破天荒結盟,要求延長大陸紡織品的配額年限。

美國國家棉花總會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馬朗(Mark Lang)形容取消配額後,世界紡織業將經歷一次革命,其重要性可與紡織機的發明相比。

在這場「革命」中,一個完全競爭的環境裡,台灣未必是輸家。

相較於其他國家的驚慌失措,有四十多年國際化經驗、上中下游產業鏈完整、創新研發、高度e化的台灣紡織業,反而異軍突起;去年依舊是美鈔印刷機,替台灣創造94億美元的外匯,占全部創匯金額的56%。

對已經在全球就戰鬥位置的台商來說,歐美取消大陸紡織品配額,反而是打開一條經由大陸通往全世界的路。

上游:不死的鳳凰

2001年大陸推動第十個五年計劃,化纖產量一下子由四百八十七萬噸,跳升到今年的一千三百八十萬噸,很多人說:「台灣化纖完了。」的確,許多台灣化纖廠這四年都在賠錢,有人賠了新台幣40多億元,有人更賠了100多億元。

不過,日韓化纖廠處境更淒慘,日本化纖產量目前不到一百萬噸,百年老店鐘紡(Kanebo)也因為不堪虧損,於今年宣布重整。韓國原本有十一家化纖廠,現在卻只剩下七家。

經過烈火的考驗,台灣的化纖競爭力可以從關稅中看出,在所有亞洲的化纖生產國裡,台灣的關稅最低,反映台灣化纖的實力已是亞洲、甚至全球之冠。

10月上旬,大陸化纖協會訪問台灣,在與台灣業者對談時坦承,如果大陸取消目前平均約10%的關稅,台灣化纖即使是最普通的產品,在價格上都足以打敗大陸產品,更不必提差異化產品。

台灣人纖公會理事長王令一驕傲地表示,台灣各家化纖廠老闆都是「九命怪貓」,經過大陸的低價衝擊,公會成員沒有一家倒閉,而且各家發展出的差異化產品,品質都居世界前茅。

當台灣許多化纖廠紛紛外移大陸,希望借助大陸廉價勞工延續企業生命,十年前還是台灣化纖「小老弟」的聯發紡織,表現最為亮眼。雖然沒有到大陸設廠,但公司競爭力仍然不斷提升,聯發成為全球知名的聚酯絲專業加工廠。

即使聯電董事長曹興誠在參觀後,也對聯發紡織的自動化程度,印象深刻。行政院長更贊許聯發紡織的自動化是「傳統產業的模範生」。

從德國買來的自動抓紗機,一部可以抓十八錠紗,相當於三個工人的工作量。自動化使得聯發在人工上的成本降到只占製造成本的3.57%,同樣的產量,大陸廠要兩千人,聯發只需要三百五十人,總經理葉清澤反問:「我還需要外移到中國嗎?」

先進設備大陸也能買,聯發是如何領先大陸競爭者?

葉清澤坐在辦公室裡,就可以透過電腦清楚掌握到竹北廠每一台機器、每一個紗錠的生產情況,以及每個值班工人的工作績效。整個系統由三萬個監視器構成,運作軟體則是十多個工程師花了七年的時間,才研發成功。

當年工廠剛完工時,十二個德國工程師駐廠一年,維護系統的正常運作,現在由聯發自行發展出來的系統軟體,連德國原廠都表示希望採購。葉清澤說,「大陸即使買了同樣的設備,沒有配合的軟體,能產生聯發同樣的效率嗎?」

隨著大陸化纖產能出盡,葉清澤認為,聯發的危機已經過去。七年前,聯發的主力產品賣給大陸,一公斤只能賣到35元,現在賣給大陸的產品價格則是一公斤58元;而且,聯發85%的產品現在平均售價是每公斤60元。

葉清澤說,「雖然還是賣化纖產品,但現在的聯發,已經不是以前的聯發。」

中游:炫麗的孔雀

布料一直占台灣紡織品出口的六成左右,也是台灣紡織品最具競爭力的生產環節。一些廠家的研發能力已躍居世界前沿,透過經營市場,與大陸差距甚至是拉大。

南緯實業目前的主業是紗和布的染色,其中,把棉紗處理成具有絲綢光澤的「絲光棉」更占有台灣八成的市場。

為因應大陸的競爭,南緯實業從八年前就開始進行技術提升。轉投資的兩家公司「金鼎」和「超臨界」,目前都已經擁有世界領先的技術。

其中,金鼎能把金屬拉成比頭髮還細的紗線,織成布後,可以防電磁波,這項技術全球只有四個國家有。另一家超臨界研發出不需要用水的布料染整技術,更只有德國、美國擁有這項技術。

不過,空有技術並不足以讓公司獲利。大東紡織董事長陳修忠說,研發其實指的是「研究」和「開發市場」,像南緯開發出來的反電磁波紗線,原來只是用在工業上,後來經過一年多的嘗試,才把反電磁波紗線與一般棉紗很均勻地混紡,並且做成孕婦裝,畢竟孕婦這一客層才最有可能花錢買「防電滋波」產品。

在布料設計上受到國際級客戶重視的永紡董事長沈金柱也強調,「關著門做研發,會死。」

原先永紡的利基是以特殊助劑把一般纖維變成上千種特殊紗線,然後再交給代工廠織成布匹,重要客戶包括GYMBoree(美國最大童裝品牌)、FILA、Kaliko(英國少女專櫃)等,由於走的是中高路線,至今未到大陸設廠。

不過,即使有技術的領先優勢,但布料非常容易被仿冒,有時「少一根紗」、「把顏色調一下」,就是一種「新產品」。在這種情況下,沈金柱認為,必須以更主動的態度,拉近與客戶的關係,才能保持獲利。

因此,花三年規劃,最近才啟用的布料展示間,是沈太太多次到義大利精品專賣店考察的結晶。

顧客一到展示間,馬上可以品嚐到沈太太特調的卡布奇諾咖啡,欣賞到人造水簾。在這種「家」的氣氛中,客戶提出產品規格,而沈金柱透過紡織研究所開發的軟體,客戶一杯咖啡還沒喝完,就可以從電腦上看到3D畫面呈現的產品圖像,根據電腦編號,沈金柱可以立即從上千種樣品庫中找到客戶需要的產品。

為了再拉近與客戶的關係,從今年起,沈金柱也開台灣布廠的先河,搶在美國客戶到香港下單前一個月,先提供香港大貿易商利豐集團自己的產品樣本。

由於利豐本身就有許多設計師,永紡提供的樣本被選中比率大概只有30%左右,而且要多花50萬元的設計費。但是沈金柱認為,此舉「讓利豐有一種受尊重的感覺,原來坐在家裡等客戶上門,樣品的中選率只有10%。」

最近,沈金柱更重金聘請留學英國的設計師,替客戶設計服裝,希望向成衣品牌發展,延伸布料的利潤。

下游:遠征的燕鷗

配額取消後,成衣被視為台灣紡織業最脆弱的一環,這是因為成衣製作需要大批熟練工人,很難自動化。

曾經擔任沃爾瑪在台採購經理的的福懋興業顧問李榮華,親身經歷台灣成衣由盛轉衰的一幕。

二十一年前,李榮華擔任沃爾瑪採購經理,沃爾瑪在台採購紡織品的金額從6000萬美元,增加到7億美元,七年之後,又降到8000萬美元。沃爾瑪的採購中心移到香港,李榮華失業了,成千上萬成衣工廠女工也因此失業了。

有人笑說,現在有一百個工人的成衣廠,在台灣就是「大廠」了;到成衣廠如果發現四十歲以下的女工,不必問,一定是非法打工的大陸妹。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成衣廠大多外移,台灣的成衣業卻在配額取消前,大放異彩。

今年前八個月,三大成衣廠——年興紡織、聚陽實業、台南企業獲利甚至出現兩位數成長。以稅前盈餘計算,年興是13.42億元、聚陽是4.47億元、台南企業是4.27億元。

台灣紡織界「名嘴」、台南企業董事吳道昌分析,三家成衣廠的策略不同。

年興在輸美免關稅的國家設布廠、成衣廠,進行一條龍生產;聚陽則是到世界各地大規模設廠或下代工訂單;台南企業則是接少量多樣的訂單,同時兼作品牌。

由於三大成衣廠目前的主要獲利來源都還不是大陸,未來大陸配額取消後,加上大陸代工的優勢,他們都有機會成為「成衣界的寶成」。

「狡兔多窟」(全球運籌)對成衣業的生存尤其關鍵。吳道昌認為,明年即使配額取消,美國仍然可能對大陸紡織品祭出反傾銷的法寶,隨時中斷大陸出口,採購商為穩定貨源,即使大陸有諸多優勢,絕對會要求代工廠在大陸以外布局。

由於從找工廠到正式生產,平均要花費三到四個月的時間,已在全球布局的年興、聚陽、台南,比大陸成衣廠「更讓客戶放心而獲利,」吳道昌強調。

吳道昌表示,「國際成衣供應商列車的座位愈來愈有限,它的速度卻會愈來愈快。現有的供應商,如果你在2005年時,沒有搶搭到座位,將永遠沒機會搭上。」

財訊文化執行長謝金河日前在經濟部舉辦的「紡織論壇」上形容,台灣紡織業是「很慘、很慘的慘業」,七十七家上市公司,現在只剩四十三家。但是,剩下的四十三家,不少已經轉變成「大衛」,足以挑戰大陸這個「巨人」。

在日本對大陸的紡織品貿易逆差高達170多億美元、南韓也即將步入日本後塵的情況下,兩岸經香港的紡織轉口貿易,台灣對大陸仍保持14億5000萬美元的順差。這四十三家「大衛」繼續寫歷史,台灣奇蹟再添一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