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愛在校園蘉延時

文 / 黃慧娟    
2000-02-15
瀏覽數 1,100+
愛在校園蘉延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擅長詮釋女性樣貌的 劉若英

用力去愛,勇敢地傷

劉若英擅長詮釋多種女性樣貌,在螢幕上表達各種女性的感情觀,不管是為了得到拘留證而委身的大陸妹,還是打出徵婚啟事的眼科醫生,甚至是被詩人徐志摩遺棄的元配張幼儀。

現實生活中的劉若英,在學生時代談過四次戀愛,聰明又知性的她喜歡比她優秀的男生,直稱男生的才能或氣質是很重要的。她也建議大學男生應該要多談戀愛,從戀愛的過程中發現自己。

以「徵婚啟事」一片再度奪得亞太影展影后的劉若英,有著歌手和演員的雙重身分,不但在戲劇中演出許多人的感情故事,也藉著唱歌表達自己的感情觀。在「徵婚啟事」扮演一個和許多前來應徵男子交談互動的眼科醫生,面試了這麼多男人,到底什麼樣的男人會讓她動心?

「強,」影后毫不考慮地說,「男生一定要比女生強。」這是劉若英對男友的堅持。劉若英認為男生一定要有某部分比女生強,才能夠讓她這樣子的女性傾倒。她的第一個男朋友什麼都比她強,功課比她好,毛筆字也寫得比她好。還有一任的男友很會聽車子的聲音。他只要遠遠地聽到車子的聲音,就知道是哪個廠牌、哪個年份的車子。「很炫吧!」劉若英得意地說,「所以男生一定要努力地讓自己進步、成長。 女生也不能放棄自己。」

劉若英也特別注重一個男生的氣質與談吐,每個男生的臉上都有一股氣,只要能夠相信、發揮自己的個性,那麼他就有吸引力。她坦率地說,「就算是當個痞子,也要是個好痞子。」像陳昇就是個好痞子,劉若英舉例。

雙子座的劉若英有著知性、有才華的形象,她特別欣賞聰明、有才華的男生,例如徐志摩。在「人間四月天」中扮演徐志摩原配張幼儀的劉若英稱讚徐志摩勇敢、熱情、有才華,還引梁啟超稱讚徐志摩的一句話為證:「只要徐志摩在的地方就會很熱鬧,即使他死了之後,別人追悼他,講起他,都會眉飛色舞。」她大嘆,這是多麼豐富的一個人。

當然,劉若英也有討厭的類型。不懂裝懂、講話尖酸刻薄、口沒遮攔的男生,最為她所厭惡。

對於男女之間相處的態度,劉若英建議要以「朋友」的方式交往,不管是談戀愛或是一般的男女交往。談戀愛的時候,不應該兩個人黏在一起,要給彼此空間。大學生應該像兩塊黏土一樣,在一起的時候互相吸取對方的長處跟知識,分開的時候又是不一樣的個體,參加不一樣的社團、不一樣的舞會,而不是死死地釘牢對方。

「如果我是大學男生,我一定狠狠地談上一百次戀愛,」劉若英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說。她建議現在的大學男生,有女朋友的,就用精神去跟一百個女生談戀愛,所謂的精神戀愛是指:多認識女生,利用交往來認識自己,知道自己什麼可以忍受,什麼不能忍受。大學的時候是最有權利轟轟烈烈的;沒有工作及成家的壓力,是最勇敢且可以對自己負責的時候。因此,劉若英認為大學生活裡,不管在知識還是情感的領域,都應該過得很豐富,至少不能不談戀愛,這樣才對得起自己。

劉若英補充,沒有經過很多次戀愛和比較就走進婚姻,是很糟糕的。如果她的男朋友在「精神上」和一百個女生談戀愛,她不會反對,「他也是要經過比較,才知道我最適合他,暸解我是最好的。」

學生時代談了四次戀愛,劉若英仍帶著羨慕的口氣說,大學是一個最瘋狂的時代,應該要好好享受,因為這樣的生活以後不會再有了。「用力去愛,用力地受傷,」這是劉若英送給大學男生們的一句話。

對感情有超齡看法的 尹馨

男朋友最好像朋友、家人

六十七年次、師大教育心理輔導系三年級的尹馨,談起現階段對感情的看法,顯現出超齡的穩重和早熟。她不諱言,自己曾經也是個愛作夢、等待白馬王子的高中女生,但是個性中的理性成分,讓她很快地認清現實,期望一位負責任、孝順顧家的伴侶出現。

我高一談了一場純純的初戀,對方是聯誼認識的男生。他喜歡跳舞,很有活力,很陽光的感覺。我本來是比較文靜的個性、不多話,和他在一起讓我改變滿多的,變得比較開朗、比較活潑。我當時覺得他的人際關係很好,他的生活很棒,是我喜歡的那一種。

高中比較幼稚,沒有什麼精神層面的考量,大部分是想到如何將他納入我想像的生活情節裡。那時會嚮往電影情節式的浪漫愛情,比如他風雨無阻地在校門口等你下課,陪你去補習、吃晚餐,有時週末可以一塊兒去看電影。

我高中的男朋友並不符合這樣的情節,他比較在乎跟朋友在一起的時間,讓我覺得他不夠重視我。

上大學以後交往的男孩是朋友介紹的,覺得他在同儕當中的風評和口碑都還不錯,當然我自己對他的感覺也很重要。我欣賞的男生形態一直在變,但至少和我談話要聊得下去,而且腦袋裡要有東西。

後來彼此有一點點溝通上的問題,他交的朋友、他的生活態度,我不喜歡。加上他空閒的時候會希望我陪他,但我比較忙,他會覺得我在找藉口,實際上我真的沒有辦法。到最後,他不希望在這種牽掛的感覺下過日子,所以就提出先做朋友,他會努力去做他該做的事,不打擾我。我們還是有聯絡,知道彼此在做些什麼,有空會約出來吃個飯。

人生美好的回憶很多,不一定需要轟轟烈烈的感情;轟轟烈烈的感情也不一定有很好的結果,說不定會帶來更大的傷害。

我希望兩個人相處的模式是獨立生活,偶爾有交集,這是我最喜歡的交往方式。很多女生除了上課的時間之外,都和男朋友膩在一起,而且因為男朋友的關係,放棄與異性朋友的交往空間,避免引起誤會。

對我來說,和男朋友的關係如果像朋友一樣的話會很好。和普通朋友不同的地方是,你會跟男朋友講一些更深入的問題,他會給你意見和幫助,或是跟你一塊兒解決,這種關係有一點像家人。

我都會把男朋友帶回家,讓他跟我的家人變得非常熟,他自己也會覺得是我們家的半個分子。所以即使我和男朋友分手,他偶爾還是會到我們家吃飯,和我弟弟一起去看電影、打球。

我現在對男朋友的要求跟以前也很不一樣,不再只是單純的喜歡就跟一個男生在一起。我會思考,如果結婚,他有沒有能力讓我的寶寶吃得飽?

我對結婚對象的要求,第一當然是負責任,不管對他自己、或對家庭。這可以觀察他與家人的相處,他是不是一個孝順的人很重要。如果他已經在工作,那工作上的表現怎麼樣?生活習慣上,是不是愛喝酒?是不是那種不喜歡回家的人?

我不反對婚前性行為,如果感情夠深、彼此夠瞭解,這個人是可靠、可信賴,很真誠的,在自然的情況下走到這一步,不需要刻意守住什麼。但如果沒有走到那一步,當然也不需要發生。

真誠很重要,女生一定要先確定這個男生不是很會演戲,問題就是現在很多男生都很會演戲,又有太多女生太笨了。不知道是社會價值觀還是怎樣,現在有些女孩子會覺得沒有這樣的經驗,生命是不完整的,她們會很輕易地發生第一次,而和這個男孩的關係又不會很長久。

我爸媽的態度是讓我自己決定,前提是我必須思考的非常清楚,不過再開明的父母還是希望女兒不要跨越雷池吧!但他們還是會尊重我,畢竟二十多歲的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台大怪妹妹 康寧馨

尋覓讓自己完整的愛情

六十七年次,在單親家庭長大,綽號 「怪妹妹」 的台大動物系三年級學生康寧馨不是資優班中的乖乖牌,凡事都有自己的意見。對於愛情,她有超齡的悲觀和孤寂感。她說,「如果可以一輩子不談戀愛,我大概會這樣做。」

大學之前,雖然經歷過純情的愛慕和喜歡,不過,那應該都不算戀愛吧!

大一時,發生一件意外,對我的感情觀影響甚大。有一位國中學長,當我是乾妹妹,一直很關心我。只是高中時極力逃避升學至上的壓力,叛逆的個性讓我以冷漠的態度偽裝自己。

保送上大學的五月,我帶著自己的貓Debby到台北來,忙著找房子搬家、打工賺生活費。那時候他已經在台北念醫學院,常打電話或寫e-mail關心我,叛逆的我對他的好意敷衍應對,以為朋友可以聯絡的機會多的是。

最後一次收到他的電子郵件,他說社團有事,要消失一個禮拜,一個禮拜後再跟我聯絡。就在要和我聯絡的前幾天,他發生車禍過世了,生命就此殞落。我深感愧疚和遺憾,覺得自己對朋友不夠關心、誠實。

從那天起,我決定要當個誠實的人。以前,乾哥哥跟我說什麼,我總是嘴裡應付,心裡卻暗自否定。嘴上不會反駁,卻也不說出自己真實的感受。

這件事情讓我變得比較誠實,但也讓我變得很沒安全感,只要某個朋友兩、三天沒跟我聯絡,就開始不安、焦慮。

沒有安全感的我無可避免地會在愛情中遭遇困難。我曾和一個男子交往,後來他才說自己早有一個在外地念書的女友,只不過和對方關係很糟。這段感情發展到最後,變成我和那個女生仍有聯絡,卻再也沒有胃口和那男子有瓜葛,把這種拿愛情欺壓對方的男人驅逐出境。

經歷過愛情的情緒起落,我仍有極強烈的不安全感。如果可以一輩子不談戀愛,我大概會這麼做吧!我覺得談戀愛不但傷神、而且傷心。你不必擔心朋友哪天不理你、背叛你,可是你會擔心男、女朋友哪天不愛你、不理你。從以前到現在,我總覺得愛情是不能長久的,我甚至還悲觀地認為,每一個人到最後終究還是一個人。

大概因為媽媽的婚姻不幸福,我們母女很有共識地認為,結婚不一定是這輩子要經歷的事情。我媽常說,「有一技之長比結婚找飯票來得重要。」

其實,愛情碰到的問題也是生命碰到的問題。大學這個階段,大家都不太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面對前途、生涯和愛情都是一樣懵懂。

即使悲觀地看待愛情,我還是會繼續尋覓所愛,希望可以因為愛情讓自己更完整,在戀愛關係中找到另一個自己,不管我終會變成什麼樣子。只是不知道,有沒有找到的那一天。

內省男子 胡嘉志

不要迫害女友的自由意志

台灣大學社會系四年級,蓄著長髮的胡嘉志被朋友暱稱為「妹妹」,不只因為他的外表,更因為他溫柔、內省的特質。他承認自己剛進大學的時候,在第一段戀愛中也常自以為是地「迫害」女友的自由意志。走過之後,開始要求自己在愛情場域中,當個內省男子。

我現在的女朋友C原是高中學弟的女友,學弟認為自己是被橫刀奪愛的犧牲者,可是我不這麼認為,反而從他身上看到我以前的影子。

男生對於如何和女生相處、如何討好女生,常是笨拙的。不知道該怎麼談戀愛,反而是自我中心地把自己的慾望投射在對方身上。講電話的時候,一直滔滔不絕地講自己看到的、聽到的,幾乎無法打斷,也不想傾聽對方的感覺;心情沮喪的時候鬧情緒,認為對方理應給與溫柔慰藉;或是約女生出來吃飯時,只顧著製造一個自己很沈醉的氣氛,卻完全不去瞭解女伴到底想要什麼。

在第一段關係中,她要去圖書館看書,我沒事也要黏著一起去,雖然她說:「我希望有一些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她拒絕我的身體接觸,可是,我仍然情不自禁。

這段關係持續半年,幾乎是因為我的「任性」劃下句點。

我回想起來,認為自己在迫害她的自由意志,常常以此警惕,提醒自己不要再犯。而我和C之所以結緣,就因為學弟在戀愛關係中只想到自己,忽略對方的感受。C常打電話向我抱怨,兩個月之後,她成了我的女朋友。

在C之前,和Helena的愛情關係也讓我對愛情有不一樣的看法。剛轉系那段時間,我在網路上認識Helena。

在第一次網上聊天喜歡她,第二次開始想念她,第三次我竟然就告訴她「我愛你」。

她大我兩歲,我對她的崇敬高過於愛情。她讓我瞭解,戀愛不是一個場域,也不是一腳踏進去才是戀愛。

她認為沒有理由和一個人恆久地交往下去,生活本身也是戀愛的過程,可以和朋友很調情式地聊天,隨時隨地談個小小的戀愛。

也許,她的感情模式會被貼上「壞女孩」的標籤,我卻很敬佩她可以在愛情中活得那麼自由。

大學前期,我戀愛受挫,於是轉而投入課業、準備轉學考試。我一度悲觀地懷疑,世界上會不會再有一個人愛我呢?現在和C在一起,我覺得又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

我們是知識與生活上的伴侶,經常討論課堂所學的知識。在互動中,她像一個姊姊般地照顧我,我也會很小心地反省自己的角色有沒有壓迫她,讓她不舒服。

媒體總把新人類的情愛當成八卦來報導,卻沒有仔細探究八卦事件背後的真正愛情。

如果跟著主角走過他的故事,就不會輕易地妄下結論了。我不知道自己的故事算不算八卦,可是,我會珍惜走過感情路所學到、反省到的經驗。

用心經營愛情的 毛樹棟

信奉「白開水愛情哲學」

六十五年次,外表酷酷的、講話冷冷的,中華大學景觀設計系大四學生毛樹棟相信自己的「白開水愛情哲學」。

用自己六年愛情長跑的經驗證明:「糖水喝多了會膩,會肚子痛,倒不如白開水平淡雋永。」

我和現在的女朋友屏在一起六年了,我們交往開始於高中時期。老師並不會阻止我們談戀愛,他有很多眼線向他報告班上的戀愛情報。我跟屏在一起後,導師有天把我叫到一邊,「你在跟XXX談戀愛喔?」我點點頭,他拍拍我的肩膀,「這女生不錯,要好好對人家。」我也很酷地回他,「我知道,不用你講。」

本來我只是跟屏說,「不要管未來,只要把握現在,」沒想到我們竟然走了六年,而且還開始計畫未來的生活藍圖。

你不要被我的外表騙了,我雖然說起話來很酷,可是我對愛情的想法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感情唯有像喝白開水一樣,才不會膩、不會發酸。激情的戀愛就像糖水,一開始好喝,喝多了會肚子疼。尤其,高中畢業、重考一年後,她留在台北工作,我在新竹念書,開始長距離的戀愛,一週見面一次,靠的就是我們對彼此的信任。

信任是我們兩個人相處模式的要素,我們分隔兩地,都無法確定對方會不會和別人約會,長久相處下來的經驗是坦承和信任。猜疑是誤會的開始,誤會是分裂的先行者。

她的體貼和善解人意是我很欣賞的特質,因為系上功課繁重常熬夜,她經常體貼地打電話叫我起床。

有人問我,和女友交往這麼久,會不會想「外遇」。說實話,我曾經心動過,但是一直沒有付諸行動,因為我不想追求愛情的火花。我相信,如果把愛情分成十等分,激情火花只占兩分,剩下的八分要靠經營,我和屏的關係就是靠著經營維繫下來的。

我經營關係的方式是自己發展出來的。原則上,我不會去上「婚姻與家庭」這種課,別人的教材和模式不一定適合我,就算課堂有討論,還不如在家找朋友喝酒聊天。有問題,我也不會去找心理諮商,因為跟諮商師說話還要付錢!

我認為碰到壓力或問題,就是要發洩出來。男生常會喝點酒,微醺的時候,有話就會大聲講出來,就像三得利威士忌廣告裡,男人用酒和解的情形。

我覺得哭也是一個很好的發洩方式。剛上大學時,因為一個人孤伶伶到新竹念書,我很寂寞。別人大一都在玩樂,我們的功課卻一大堆。連一群高中死黨從台北到新竹看我,我都在寫作業。我送他們到火車站,看著火車遠離,情緒完全崩潰,忍不住落淚。

經過那一次情緒宣洩後,我開始覺得處境沒有那麼糟,可以有精神繼續面對繁重的功課和不熟悉的環境。

話說回來,我是個務實的人,和女友穩定的關係讓我沒有後顧之憂。我們兩個人都想在工作上多打拚、多攢點錢,約會時也常會聊目前的股票市場、投資的話題,希望在三十歲結婚前可以存夠三百萬,加上銀行貸款,能擁有一棟自己的房子。

擔不擔心兵變呀?還好吧,我們對彼此都滿信任的,這六年聚少離多都走過來了,當兵應該不足為懼吧。

享受愛情氛圍的 蒲建銘

愛是兩個人一起成長

六十六年次,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三年級的蒲建銘,認為一段愛情最甜美的部分其實在於一種氛圍。也許就是早上起床,太陽從山頭上露臉的那一刻,有個你愛著、希望照顧她一輩子的女人陪伴在你身邊。那就是愛情的感覺。

國小時,我是那種小個兒就懂得送花給女生的人,經常在放學的路上等人、希望和心儀的女孩聊聊天,如果這叫早熟的話,maybe我是。

所謂的早熟,意思就是從小被傷害到大。我小時候話快、嘴直,就算一見鍾情,我也會說。你絕對無法想像,當一個有那樣思想的小孩跑去跟一個女孩示愛,卻不斷受打擊,所以,我很會武裝自己,因為受傷太多次。

我的初戀是國小五年級發生的。她基本上是我認定女性的一個standard(標準),所以之後我的女朋友都有這樣的影子在。

怎麼形容她?白、瘦長、大眼睛、長頭髮、聲音很小、斯斯文文的。我們相隔十六班,她在遙遠的彼岸,但幾乎每天都見面,通常我會陪她先走一段路,再回家。畢業之後,這段純純的愛情就中斷了。

到了高中喜歡的人很多,然而來來去去,都不超過半年。我所有戀愛經驗中,交往最久的不超過半年,其實這是我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很容易厭倦一樣東西。我有點戀物癖,但對於人、事,那種「嗯,差不多了」的感覺卻常不定期地出現。

我曾有過最短的一段戀情大概只維持兩、三個禮拜,主要是因為在愛情的認知上我們出現不同的想法。對方所形塑的愛情,是黃昏時兩個戀人手牽手散步,這種愛情對我來說是有距離的。很快的我體悟到一些不可能後,就決定分手。這讓我被周遭認識的朋友罵,說我不負責任。

我知道,我不會去經營我認為有落差的感情,這是我人性中的一個缺點,因為,當我意識到有落差,我就整個「掉下來」。

雖然我說我有一個standard,雖然幾任女朋友都有那樣的影子,但其實都沒有達到我的標準,我的標準可能太高了吧,以先前所說的條件來看已經很苛了。她基本上要是個美女,這非常動物性的,你不要告訴我外在不重要,不可能,人就是動物,動物性就是存在,沒有什麼好否認,所以我承認。

氣質很重要,它可能是吸引我的第一個要素。怎樣的氣質?maybe像王菲這類型的女孩。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是雙方面的成長,你有沒有辦法帶著我成長,我有沒有辦法帶著你成長,兩個人在有一點點不一樣的基調中慢慢找到相同的調子。

其實我也曾經碰到一個讓我衝動到願意和她共組家庭的女孩。她有一點點接近我的standard,這段感情就像煙火,維持了兩個月,非常熾熱、很燦爛可是很短暫。

我幾乎每天都飆車到她的學校,很多課沒辦法上,所以被當得很嚴重,快被二一,不過值得吧!

事實上我每一段愛情都是在的,它們永遠沒有離開,只是放在抽屜裡面。當一層層打開,看到比較難過的時候,我就會進入比較難過的情緒,抽屜關起來我就可以恢復。

我的個性容易讓女朋友覺得飄忽不定、抓不住我在想什麼,很沒有安全感。我承認在感情方面我絕對不是一個好人,可是我至少能做到,不同時和兩個女朋友交往。

我不知道我這種類型的男人在社會上占有率多少,但在我們學校倒是不少。找一個同樣是藝術圈的女孩當女朋友,可能是未來必然的結果,沒有辦法,tone(調子)不合怎麼交往?因為我很理想,我在講理想的時候你潑我冷水說「今天沒米了」,那是怎樣的畫面?我們這種人適不適合存在?還是有存在的必要,至少我很快樂,所以我理想的她必須要跟我一起飛。

愈來愈搞不懂愛情的 蔡依橙

放感情,如何兼顧自我?

愛情對六十七年次、陽明大學醫學系五年級的蔡依橙而言,最大的困擾是雙方對於愛情觀念的差距;最大的希望是和女友能夠思想交流、心靈共同成長。

有一次我到外校上劇本分析的課,場景是太太正在做煎餅,先生一邊看報,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授課老師問我們這兩個人的關係如何?有人說「婚姻!」我旁邊的人接著說「很平淡的婚姻」,然後冒出更多的答案「已經快要不行的婚姻」「典型的婚姻」「無聊的婚姻」。那一刻我想的是「天啊!好像有趣的東西都已經在談戀愛時消磨殆盡了,婚姻就剩下這些東西。」

小時候我就被媽媽、奶奶灌輸找女朋友就要找溫柔、乖巧、懂得持家的女孩的觀念。從小被教育的觀念很難去挑戰它,雖然長大後的我開始思考到底這是不是必須的?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我自己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我應該去革命這樣的觀念呢?還是就這樣妥協?

我還沒有答案。但我交往的女孩都是媽媽說的類型。我們之間最大的問題就在於面對愛情的態度。愛情在她生命中占有重要比例,擺放在第一位;而我雖重視愛情,但也希望兼顧個人興趣、理想、朋友和事業,因此經常發生衝突。

在我回國前兩天,女友向我提出分手,在我出國的兩個月空白期裡,她徹底地想清楚我們之間的問題,然後做了決定。

之前我們已經吵很久,問題始終無法解決。其實愛情瀕臨破裂,雙方心裡都很清楚分手是唯一的一條路,只是缺乏強烈的動機,於是繼續拖著,最後變成一場爛戲,兩個人都很不快樂。

把感情看得很重的女友希望我經常陪她,這一點我始終做得不太好,光是社團就夠我們吵的了,更別說接觸整個世界都是我很重要的「外務」,加上我對朋友很重視,我們常會為了這些事情吵得不可開交。

那時我是社團社長,投入社務的時間非常多,當我在社團時,必須常常回電給不斷call我的女朋友,最後我決定妥協,請其他幹部幫忙分擔,好鞏固我們的愛情。

但我們的衝突並沒有因為我的調整而改善,反而嫌隙愈來愈大,除了約會中途我因掛念社團常抽身打電話,引起她的不快,有時候我也會孩子氣地向她邀功說,你看!我今天沒有到社團而來陪你,也讓她感覺不太舒服。

最重要的是我有很深的罪惡感,社團少了社長變得鬆散,幹部們也不太諒解我。如果為自己的表現打分數,前半年任期我大概九十五分,後半年就只有五十五分。

最後我體認到如果社團弄得不好,我們兩個人的關係也不會變好。

記得我認識的一個gay說過,從二十三歲他開始喜歡男生,他的生活簡單輕鬆多了,因為他跟男友都有共識,再怎麼愛對方,都不要拖累工作和課業,即使有約,如果一方臨時要工作,取消約會也無妨。但大部分女生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觀念,這讓他在交往過程中備感辛苦。

這個朋友點出了我在愛情中遇到的一個很大的困擾。但我沒有辦法,我就是愛女生啊!我只好用我自己的方法去解決,不幸的是,我一直沒有找出好的方法,於是仍然照著女友的希望去扮演那樣的角色。

有一次我和女朋友去參加研討會,從陽明大學到中研院一趟路程遙遠,我們才坐公車到,不久又坐公車回去。因為她覺得我把所有心思全放在研討會上,為避免正面衝突,我只好說那麼我們回去好了。

好像我們要當一個好情人,就應該對於除了情人之外的事物play、play,不要太認真比較好?

其實,我多麼希望和女友能夠思想交流,心靈共同成長,可是不管是哪一段感情,好像一向都不是如此。

當我試圖拿我看過的書給女友,或和她討論一些觀念,她總覺得很難,是天分的問題;其實有些書對我而言也不容易,不是一次就看得懂,我多的只是一份心。

例如女友喜歡看電影,我因為她進一步接觸電影,愛上了電影。我的個性是喜歡什麼就會竭盡所能蒐集相關資料,去瞭解電影怎麼拍的?除了感性的欣賞外,也會用比較學術的角度去分析,這和她的觀影角度不一樣,後來反倒成為我們之間的一個問題。

我真的覺得這一輩子,一天天過去,很多事情,譬如知識的累積,一定是愈來愈熟悉;可是感情這個東西,我到死都還搞不懂。那種感覺非常無力跟絕望。

一位大學女孩的 第三者剖白

以為自由,卻最不自由

Thelma是一位思路清晰、充滿活力,吸引眾人目光的大學美女。很有異性緣的她,感情路卻走得艱辛。

從高中到大學,她經過幾段短暫的戀情,數個月前,意外成為第三者。她形容第三者是全世界最不自由的角色,一、兩個月就已太久,一輩子一次也就夠了。

我們相識在一個朋友的生日party上。

當天來的人,大都互相不認識。晚上玩到十點,他問我要怎麼回去?當時我就知道他對我有好感。他是那種帥帥的男生,滿吸引我的。之後有個社團辦舞會,結束時其他人要去淡水,唯獨我不想去,他載我回學校,從此之後我們就常見面。

我當時不知道他有女朋友,因為所有我們相見的場合,他都是一個人。直到我們單獨約會幾次後,他才跟我講,那時候我們已經滿親密了。我問他,「那你為什麼要跟我在一起?」他說,「因為我滿喜歡你的。」我看著他繼續問,「那你為什麼還要跟你女朋友在一起?」他說,「因為我一時離不開她。」

愛到連謊言都肯相信

我清楚這是爛話,但我想賭賭看,我也不知道,也許他有一些特質很吸引我,而且我沒有很明確地拒絕他。於是他送我回去,一路上我很想哭,很替自己難過,我怎麼會碰上這種事?

我們後來交往的時候,我並沒有問他什麼時候和他女朋友分手,因為我不想讓自己痛苦,不想碰這個問題。我想讓他習慣有我到某種程度,才去問他。可能因為我不認識那個女孩,所以當時並不感到內疚。

那種狀況下,應該是非常自由的,因為兩個人之間沒有任何承諾,但我反而覺得非常不自由,因為我想說什麼、做什麼,都會有點顧忌。我想我還是不喜歡偷偷摸摸的,最大的問題或許不在他有女朋友,而是我們兩個人都不坦白。

跟他在一起我沒有辦法隨心所欲。那種感覺是你不敢對一個人有要求、有期望,這使我非常痛苦。碰到這種事,你會更加認識自己,體會到原來自己在感情上是希望予取予求的人。

我們在一起時非常快樂,但是沒見面的時候,彼此不瞭解對方的生活(兩人不同學院),我會想東想西,想他是不是跟他女朋友在一起。

最後,他竟然是回頭和初戀女朋友復合。那天我打電話給他,我沒有問什麼,是他自己坦白的。我心情很差,但也很平靜,沒有表示什麼。如果我死命求他留在身邊,他也不會珍惜我;我不在他身邊,他反而還會覺得一絲可惜。

分手的第一天、第二天,十分沮喪,但是後來就變成有點快樂,因為不會再掛念了。以前沒事的時候會很想見他,又不太敢主動要求他陪我,現在我也不會再想找他,有空我就安排自己的事。

我們分手前,有一陣子,我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也不願意打電話給他,但很希望他在身邊,那是我最低潮的時候,很沒有自信。

我相信感情的付出是可以很有信心、很有尊嚴的;我告訴自己,我是很有價值的,我的付出也很有價值。我想,肯定自己滿重要的。

成功大學教育研究所教授 饒夢霞:

自決、自覺,跳出第三者框框

我非常喜歡這個女孩最後處理事情的方式,她的自信不會因這段感情而崩盤,雖然情緒非常沮喪,但還是悲觀中有樂觀、消極中有積極。她分手以後,會試著安排自己的生活,也從肯定自己中得到力量。

面對第三者的情境,輔導學上有兩大學派,第一種是去探究為什麼(通常當事人會給很多藉口和陳述),第二種是如何改進。在時間比較多的狀況下,可以兩種並用,但現在多半希望輔導三、五次就可以釐清頭緒、採取行動,會直接用第二種,可以使用WEDP四個步驟。

W是want(當事人對現狀有什麼不滿足,希望從感情中得到什麼),E是

evaluate(評估現狀),D是direction(訂一個可以努力的方向,輔導人員會使用例外原則,也就是男、女朋友不在身邊時,你會想做什麼事),P是plan(擬出實際的行動方案)。

我送給陷在感情困擾中的同學八個字:「高度自尊、積極展望」。必須割捨一段感情時,正面的態度是告訴自己:「他好,我可以比他更好,我們只是不適合在一起罷了。」對輔導人員來說,第三者是非常棘手的情境,因為除非當事人能夠「自覺」和「自決」,給自己力量,否則真的很難跳出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