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衛福部1827億經費花光光,民眾為何連一支快篩劑都分不到?

雜誌原標題:一支快篩劑 戳破超前部署假象
文 / 彭杏珠    攝影 / 蘇義傑
2022-07-27
瀏覽數 11,650+
衛福部1827億經費花光光,民眾為何連一支快篩劑都分不到?
在野黨立委說,指揮中心判斷錯誤,今年4月Omicron疫情爆發前,從未討論過「兒童疫苗」的議題。蘇義傑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台灣從2020年開始陸續引爆口罩之亂、疫苗之亂,再到今年的快篩劑之亂、抗病毒藥物之亂,一再讓衛福部號稱的「超前部署」顯得諷刺,高達1827.25億的經費,是怎麼花的?

因應新冠疫情,行政院共編列8400億特別預算,台灣卻從防疫模範生,一度曾登上確診死亡率的「世界之冠」,衛福部分到1827.25億的經費,到底都花到哪裡去了?

「一支快篩劑就讓指揮中心原形畢露,也戳破台灣『超前部署』的假象。」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曾銘宗說,當我們得知政府採購成本95元時,要求售價降至100元,但大批民眾冒雨排隊好幾天還是買不到。截至6月底,特別預算還有234億可流用,為何民眾連一支免費快篩劑都不可得?

「衛福部預算使用簡直千瘡百孔」

從新冠疫情爆發後,台灣每年都會出一件大事。民眾黨立委蔡壁如說,從2020口罩之亂、2021疫苗之亂,再到2022的快篩劑之亂、抗病毒藥物之亂,三年來,政府讓民眾排隊買口罩、打不到疫苗、搶快篩劑、達不到抗病毒用藥標準,很辛酸。

今年4月中,Omicron疫情爆發後,山地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目睹偏鄉的困境。

多數部落位於交通不便處,以共用衛浴居多,孩子睡大通舖,易發生群聚感染,想買快篩劑又涉及路程與經濟問題。5月初,新竹縣原民部落40歲的Doho(化名)工作染疫後,陸續傳給太太與六個孩子。

Doho想幫家人快篩,得開車60分鐘到衛生所排隊,當時每個據點一天只分到78份,常常敗興而歸,只好下山到竹東的藥局碰運氣,來回一趟就是四小時,順道補給家用或上廁所,無形中恐又將病毒傳播出去。

不要小看一支快篩劑,Doho一家八口,每人用三支就是2400元,加上「3+4」隔離的關係,收入幾乎歸零。高金素梅趕緊發起捐贈原鄉N95口罩及快篩劑活動,累計募到9萬8304片口罩、18萬支的快篩劑。

誰也沒想到,先進國家免費提供、售價不到40元的快篩劑,會成為台灣防疫的照妖鏡。《遠見》針對防疫最重要的四大物資進行調查,發現從口罩、疫苗到快篩劑、抗病毒藥物,政府沒有一樣做到「超前部署」。高金素梅感嘆,「衛福部預算使用簡直是千瘡百孔、弊端叢生。」

2020年3月,衛福部首次編列169億5806萬的預算,其中辦理物資徵用、採購、運送、口罩檢驗及諮詢專線是28億5637萬餘元;疫苗、快篩劑及治療藥物採購及研發有9720萬9000元,連同四次追加預算,共編列1827.25億的經費。立法院錢都給了,民眾卻感受不到防治成果。民眾黨立法院黨團總召邱臣遠說,剛爆發武漢肺炎疫情時,大家沒有經驗,無從責怪,但從Alpha、Delta再到Omicron肆虐,每次都是從歐美盛行再傳到日韓等國,全世界都演練二遍給台灣看了,指揮中心卻毫無警覺性,難怪民怨會大爆發。

衛福部編列462.68億的疫苗採購及施打費用,卻讓民眾在去年疫情爆發後,無疫苗可打。如非鴻海、台積電、慈濟採購1500萬劑疫苗,友邦也贈予905萬劑疫苗,台灣的疫苗覆蓋率恐淪為「末段班學生」。

尤令外界驚訝的是,指揮中心從沒想過要進口兒童疫苗。今年3月,曾銘宗質詢指揮官陳時中時,特別提醒國外5至11歲兒童已施打疫苗,台灣應趕緊布局,「當時他竟然回我說不急。」

彭杏珠整理圖/彭杏珠整理

連兒童疫苗也不超前部署

身為社福衛環委員會委員的蔡壁如坦言,指揮中心判斷嚴重錯誤,認為病毒只侵犯成人,兒童疫苗從頭到尾都沒有被討論過。其實,美國的研究報告已指出,未施打疫苗的兒童染疫致死率達萬分之一;施打疫苗若染疫,死亡率將降至萬分之0.5,指揮中心3月24日仍執意暫緩兒童施打疫苗,直到4月19日中和2歲男童搶救不治,20日才匆促決定進口,5月16日清晨BNT兒童疫苗終於運抵國門。

5月下旬,台灣剛啟動5至11歲兒童施打第一劑疫苗,美國的兒童已開始打第三劑,6月22日還決定讓6個月至5歲兒童接種疫苗。

曾銘宗說,指揮中心無視國外的前車之鑑,才會出現多起兒童染疫死亡悲劇。十天內搶買到兒童疫苗,就像期貨、現貨的差別,價格鐵定不低。「如政府真有超前部署,就不會成為被敲竹槓的冤大頭。」

但,民眾恐永遠無法得知政府到底花多少錢買疫苗?每劑疫苗的單價是多少?社福衛環委員會的召委林為洲一言以蔽之,「商業機密,無法對外公開」,甚至連國衛院的快篩技轉企劃書都被列為機密文件。政府明知全球疫情走勢,連兒童疫苗都不超前部署,是有錢買不到,還是有錢不願意買?值得檢討。

當《遠見》向審計部查證時,審計部回覆「衛福部的採購合約列為商業機密,不能對外公布。」

截至6月底,衛福部防治預算只剩35億5871萬餘元,462.68億的疫苗採購經費,僅餘3億1582萬餘元,現今,恐連500萬劑疫苗都買不起了。

專家疾呼即時投藥,法令才鬆綁

不只疫苗之亂,去年12月,第四次追加預算時,立法院在「附帶決議」特別提醒:疫情已進入社區,民眾有感冒症狀,多去診所看病,須保護醫護人員安全,病患看診前先做快篩,以盡早找出確診者;另,有鑑於防疫成功國家為減輕醫護負擔,針對快篩劑的檢驗、使用、販售、輸送等予以放寬及彈性,如德國可於藥妝店買快篩劑,美國可在好市多等賣場購買,自行篩檢,部分國家還可郵遞或外送,建請指揮官參酌研議快篩劑等相關法規,酌予條件放寬。

「我們該提醒的都提醒了,寫成白紙黑字的附帶決議,指揮中心卻沒有參考,」林為洲說,去年6月第三次追加預算,衛福部還編列6億1500萬元,進行抗原快篩及補助社區定點監測診所唾液採檢,錢花完了,台灣卻沒有唾液採檢,經輿論發酵後,才宣布今年6月1日起,入境旅客改用唾液採檢。

衛福部並非沒錢買快篩劑,因防疫物資徵用、採購及運送已編列近173億元。高金素梅兩次發文,才取得部分細項數據,截至3月31日防護面罩花了64億、快篩試劑5264萬……。

她非常不解,今年初全球Omicron疫情開始升溫,衛福部這樣的預算配置合理嗎?為何快篩劑才花5264萬元?為什麼花146億以提升檢驗量能到每天20萬人,現況卻只能做到8萬人?每筆公務支出都要核銷,承辦員不可能不知去向?衛福部只給一個數字,民眾不過想知道分發到哪些縣市、多少量?衛福部就是不給,是心虛還是另有隱情?

而且,2314萬的檢驗試劑開發及快篩試劑研發費用,早就花完了。她細查後發現案外案, 2020年元月至2021年6月,衛福部委託國衛院、預醫所,以共同研發的SARS單株抗體為基礎研發,技轉產製抗原快篩劑。2020年4月8日,共技轉五組團隊,有家資本額72萬的鼎群科技,根本沒有製藥經驗,衛福部核可時,連工廠都沒有,到2020年12月3日,才完成工廠登記。

其實,取得技轉的是群鼎,卻以一紙公文跟衛福部說「無法生產」,改由鼎群製造。「獲技轉是A公司,卻變成B公司生產,衛福部宣稱歷經嚴謹審核程序與機制,卻選到不合格企業,這是什麼『超前部署』?」高金素梅說,「簡直是治國無方,防疫無能。」

曾銘宗直指,一支快篩劑就將指揮中心打回原形。「小吃店變身生醫公司」的高登醜聞案後,又發生進口黑心快篩劑的大鑫資訊公司,同樣無生技背景,取得衛福部2.4億劑的專案進口標案,還標到十個部會、地方政府的案子,高雄就購入9500萬元的快篩劑。

沒疫苗、沒快篩劑,連救命藥物都沒有超前部署。

邱臣遠說,大家都知道新冠藥物昂貴,立院不是沒給錢,是衛福部沒借鏡國外經驗。去年515疫情後,12月底衛福部才追加編列共21.71億「治療藥物與醫療器材調度等費用」,累計僅用了11.97億。直到今年4月Omicron大爆發,在專家呼籲即時用藥以降低重症與死亡率後,5月才緊急流用其他預算增至60.28億,累計花掉39.23億,截至6月底僅剩66萬,幾乎用罄。

他進一步說,這種編列預算的方式令人難以接受,「事到臨頭,才想到要買藥」,且用藥規定很嚴格,後來才逐漸鬆綁。截至6月18日,台灣確診人數的抗病毒投藥率才提高至7.67%,「人命關天,有抗病毒藥卻不用?到底是為什麼?是擔心藥太貴嗎?」

彭杏珠整理圖/彭杏珠整理

稅繳了,連一支免費篩劑都沒

還有一筆「交代不清」的14.24億疫苗開發及臨床試驗預算也結案了。蔡壁如說,輔導台灣研發新冠疫苗無可厚非,當時也補助高端、聯亞研發,後給予高端緊急授權,採買500萬劑疫苗,但為何沒監督高端完成三期臨床實驗?令人驚訝的是,高端疫苗時效為半年,卻延長一年至今年11月,這對還在打高端的民眾是否存在風險、是在打安慰劑嗎?如同理可證,為何BNT到期要全數銷毀?至今仍未取得衛福部回覆。

邱臣遠更意外發現,疾管署110年度特別預算會計報告中,疫苗緊急採購案第一期第二期款,分別支付8億600萬給高端、7億5000萬給聯亞,但聯亞事後並未通過緊急授權,不知道這筆錢是否已經追回?

衛福部預算使用的種種疑慮,連立委都要不到答案。最無辜的則是民眾,該繳的稅都繳了,4月底疫情爆發時,卻連一支免費快篩劑都不可得。

在野黨一致認為,當新冠疫情已成「新常態」,不希望衛福部再編列特別預算,以規避立院監督,應回歸正常的公務預算。建議指揮中心要聽取公衛專家的建議,不要讓政治凌駕科學,否則給再多的錢,都無法保證台灣不會再來一次新的「XX之亂」。

延伸閱讀
數位專題
複製台積電模式 「疫苗世界盃」台灣怎麼玩
防疫疫苗快篩Omi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