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5年10次意外折損18位飛官,台灣空軍到底怎麼了?

文 / 彭杏珠    
2022-05-31
瀏覽數 40,250+
5年10次意外折損18位飛官,台灣空軍到底怎麼了?
圖/空軍示意圖。總統府提供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今天(5月31日)早上8點零8分,高雄發生23歲少尉駕駛教練機失事意外,《遠見雜誌》調閱資料赫然發現,從2017年至今,空軍共發生10次意外,有18位飛行員不幸身亡,讓外界不禁想問:台灣的空軍到底怎麼了?

近期最熱門的影劇議題,就是睽違36年、由湯姆克魯斯主演的《捍衛戰士:獨行俠》在台上映。當年他身穿空軍夾克、戴Ray-Ban太陽眼鏡的帥氣模樣,深深影響台灣的五、六年級生,甚至有人因此從軍、實現飛行夢。

確實,在所有軍種中,空軍一直保有「雄赳赳、氣昂昂」的形象,是薪資最優渥的職務,但不得不說,也是高風險的職業。過去,家長原就不太樂意孩子當飛行員。現在,台灣深陷少子化困境,許多爸媽甚至苦勸兒子不要當空軍,這也讓生源銳減,導致飛行員希缺如珍寶。

尤其,這幾年飛行員的失事頻率,更令家長憂心如焚。以2020年為例,這一年發生四次空難事件,折損了12名飛官。元月2日,UH-60M黑鷹直升機失事,機上包含參謀總長沈上將等共13名成員,有8人死亡,這次空難創下國軍殉職將領軍階最高的紀錄。

根據全球防衛雜誌社主任陳國銘指出,飛官的養成非常不易,由於來源大幅減少,空軍除既有的空軍官校訓練體系外,新增了國軍飛行常備軍官班,廣徵各界英雄好漢,甚至也接受不同軍種的軍人加入行列。「我就遇過一名砲兵上尉轉職報考」。

5月31日出事的AT-3教練機,服役已達38年

不管是從哪個管道入學,都得經過嚴格訓練。在校期間,要先學習駕駛螺旋槳T-34教練機,才有資格開AT-3高階教練機,5月31日殉職的年輕少尉,就是駕駛這一台教練機。

接受完訓練後,並非人人都能實現飛行夢,淘汰率大概為五成。「通過考驗的學生才有資格到台東空軍基地接受戰機訓練,最後再根據成績與駐地意願,分發到各處的部隊,」陳國銘說,「真正能開幻象2000或F-16B、IDF(經國號)的飛官,至少都要經過10年以上的訓練,每位飛官都要花上大把鈔票跟時間訓練。」

AT-3高階教練機。wikimedia commons by Toshiro Aoki圖/AT-3高階教練機。wikimedia commons by Toshiro Aoki

飛官的養成非常困難,每次發生意外,都令國人痛徹心扉。尤其,5月31日早上,高雄的天氣晴朗,卻發生空難,讓跑國防部的媒體記者頗為震驚,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這次事故的真正原因,仍有待進一步調查才有答案;軍方也同時緊急暫停所有官校的飛行訓練。

但,值得探討的是,歷屆總統任內,都會發生空軍意外,為何從2008年以來,頻率相對變高了?《遠見雜誌》彙整各方意見後,發現主因仍是「軍機老舊」的陳年議題。

每當發生空軍意外時,該議題總會再次被提起,但政府的預算是固定的。近幾年,國防預算雖比過去新增不少,卻根本趕不上對岸的成長幅度。一位不具名的退休將領說,兩岸的軍備競賽,台灣遠遠落後,怎麼補都不可能補足。

目前執行勤務的共有幻象2000、F-16以及 IDF(經國號)三種戰機,幻象2000、F-16服役逾20年;經國號機齡為30歲;AT-3教練機更超過38年。

就像民眾開車的道理一樣,車子開了10年後,車主就會考慮換新車,但台灣的軍機一開就超過20年,而且每次飛行後的維修工程繁瑣,開銷龐大,政府也不可能大幅提升國防預算,畢竟還有其他施政項目都需要錢。

延伸閱讀

AT-3教練機高雄岡山墜毀,少尉飛官徐大鈞殉職

壓垮國防最後一棵稻草的是台海緊張情勢?

一位退休軍官私下透露,以前台海局勢相對穩定時,台灣不需要過多的軍備,從中央到地方都一直拚經濟,搶蓋捷運、科學園區……,國防預算長年都居於弱勢。「直到花蓮撞山事件,折損飛官後,政府才提撥預算,加速換裝防撞山壁系統,」他嘆口氣說,「這是人命換來的」。

陳國銘也附和指出,確實F-16原本就有這套防撞設備,但因預算時程延宕,台灣採購時並沒有加裝;甚至連F-5的彈射椅子,也是因飛官意外殉職了,立法院才給預算開始裝設,「簡陋的軍機設備,當飛官面臨緊急事故時,難以順利逃生。」

說起台灣的空軍意外真的是「血淚斑斑」。不僅軍機老舊,人機比也不及國際水平。理論上,10台軍機最好有13位飛官,台灣並非如此。「無形中,也加重了飛官的壓力,光這5年就損失了18名飛行員,令人痛心,」一名退休將領說。

軍機老舊、人機比不合理,絕非短時間可以解決。但,壓垮國防最後一棵稻草的,恐是台海的緊張情勢,導致中國的軍機三不五時飛入台灣領空。這名將領私下說,這已經不是秘密,近幾年軍方只好不斷加強軍事演習、國防訓練,但軍機老舊,教練機又是超過數十年的「老母雞」,演習次數陡增,自然也會提高失事機率。

「台灣就算將國防預算從3000億倍增至6000億,也無法跟大國相比,我們實在沒有本錢跟對岸玩軍備競賽,」陳國銘建議,既然透過軍事手段,無法解決國防的問題,為何不轉個彎,用政治、外交的途徑,解決台海情勢的問題。

麻煩的是,眼前又迎來新難題。由於今年元月以來,已發生第三起空軍意外,家長更不希望孩子報考空軍,恐讓飛官人力更為吃緊,國安問題也跟著雪上加霜。

當政府從優撫卹殉職飛官之餘,目前的重中之重,應是確保台海兩岸局勢的穩定,捨棄砸大錢的軍備競賽。唯有兩岸和平,才能帶給民眾安定的生活。

延伸閱讀
AT-3F16V空軍國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