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改打「有品牌的模組」 聯合再生認輸反而贏

文 / 白育綸    
2022-05-30
瀏覽數 14,850+
改打「有品牌的模組」 聯合再生認輸反而贏
圖/聯合再生董事長洪傳獻。聯合再生提供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台灣太陽能產業從明星產業變成「慘業」,教訓歷歷在目。聯合再生在董事長洪傳獻推動瘦身轉型戮力改革下,轉進安裝模組、整合機電的太陽能系統,成功翻轉赤字!究竟,他做對了哪些事? 

宇宙總是趨向最低能量,最大亂度,是大學時上的熱力學定理,也是我的原則。不設限、接受『亂』,有些人覺得徒勞,至少我一直很快樂。」已經72歲的聯合再生董事長洪傳獻,儘管忙碌,臉上依然沒有一絲倦容。 

除了太陽能產業是洪傳獻熱情所在,也因他從四年前,一肩挑起太陽能「國家隊」的重擔後,成軍14個季度的聯合再生,終於在2022年第一季,首次靠著本業,單季轉盈,在「紅鏈」氾濫中,為台灣堵住了水壩的一道裂口。 

5月中,當台北還被陰雨籠罩,台南安南工業區,太陽能廠的生意已經和天氣一樣火熱。通往園區公車掛上招募的布條、工廠裡,技術員24小時趕工,將太陽能電池、玻璃、鋁框組成落地窗大小的模組。彷彿回到十多年前的榮景。 

首季營收年增五成,四年新高 

翻開聯合再生新出爐財報,受惠於模組漲價、產能滿載,第一季寫下46.82億元的營收,年成長56%,規模放大外,也憑16%的毛利率,攢下6億元淨利,對比百億的資本規模不算大,卻已經讓洪獻傳直呼「得來不易啊!」 

「雖然比預估晚了兩年,太陽能案場又因疫情一度延宕,但如今我們總算把設備完全折舊,沒有『製造』的包袱了,」這個成績看在洪獻傳眼裡,雖差強人意,但翻轉赤字,至少向資本市場證明,太陽能產業絕不是扶不起的阿斗。 

「太陽能三雄」營收居次的元晶與茂迪,同樣表現也不俗。 

元晶在去年第四季營收翻倍,達成全年損平;茂迪與三年前單季虧掉半個股本的慘況相比,近期也都能有小規模的獲利。這個飽受價、量競爭的產業,終於迎來了一線生機。 

事實上,太陽能產業曾走過一段陽光耀眼的日子。2006年前後,台灣憑藉電子製造業經驗,採用德國設備,以品質精良的「太陽能電池」(Solar Cell陽光轉換成電流的元件,不可儲能)替代進口,更在原油高漲的時代,快速進入渴望綠能的全球市場。 

反映在資本市場,如紅極一時的茂迪、益通,分別以985元、1205元,一度登上台股的股王寶座,對當時的太陽能廠而言,連年淨賺超過一個股本,是家常便飯,產業熱絡,連台積電、鴻海都曾爭相「搶親」入股太陽能公司。 

不過十年的光電夢,一下子就清醒。太陽能的技術、資本門檻不如半導體高,2010年後,在中國祭出補貼、廠商血本競爭、瘋狂擴產時,連中國國內都面臨了電池廠倒閉的浪潮,規模小巧、重視投報率的台灣光電廠,更是首當其衝。 

布局下游模組,解套產能過剩 

在洪傳獻穿針引線下,2017年底,新日光、昱晶、昇陽光電三家前一年大虧百億、裁員千人的太陽能廠,決定抱團取暖,合併為「聯合再生能源」,一舉成為當時國內最大、5GW的電陽能電池廠,且由他親自擔任新公司的董事長。 

但「慘業」要轉型談何容易,這艘承載了光電業者希望的諾亞方舟,在舵手洪傳獻帶領下,到底做了哪些努力? 

洪獻傳做的第一個改革,是設法幫公司瘦身處分資產,解決太陽能電池產能過剩、廠房稼動率太低的問題。 

工研院產科所資深研究經理王孟傑分析,比起各國朝三暮四的能源政策,台灣政策在內需市場提供的穩定的誘因,讓業者在過去幾年得以喘息,並試著從獨鍾製造的思惟轉型。如今不論是美國查「洗產地」還是戰爭帶來的不確定,都會是台廠的機會。 

因此,不願消極等待資產認列折舊,聯合再生從零組件,逐漸往下游的模組、甚至是蓋太陽能電廠的系統業布局,為產能過剩解套。但跨行如隔山,這些年的摸索,也讓洪獻傳感嘆:「吃了苦頭、付過學費,我們可是一點都沒少!」 

好在太陽能案場,需要搭配全球各地迥異的氣候條件、法規,聯合再生在不同案場「打游擊」,累積不少系統業的眉眉角角,終於繞開擅長打價格戰的競爭者。 

如今,聯合再生以系統商角色,安裝模組、整合機電的太陽能系統,反而能拿下歐、美、印度等地案場,至今年底全球合計250MW的自有案場,貢獻三成營收。 

模組打品牌,贏得客戶信任 

這一切的背後思路,其實是洪獻傳一套練拳20年悟出的「認輸哲學」。「該你贏的時候全力拚,但當情勢不得已,該認輸時,再跟環境對抗,就顯得沒有意義,」對洪傳獻而言,商場亦是如此,也因此,這些年他才懂得避開與紅鏈正面衝突。 

第二個改革,在於聯合再生將製造部門,重新打造成「有品牌的模組」事業,擦亮MIT的金字招牌。過去,各家台廠在供應鏈裡,扮演的都是沒有臉孔的零組件廠商,經營者多半相信,只要產品量好、質精,就有一片天地。 

殘酷的現實卻是,台廠因為沒有「識別度」慘遭客戶變心。加上太陽能案場使用的年限,動輒20年起跳,在TO B的市場有沒有能見度、足以認人依靠的信任感,就顯得特別重要。 

例如,聯合再生是台灣唯一受彭博(Bloomberg)評等為Tier 1 Bankability的模組供應商,洪傳獻也認為,雖然國際上,市場未必認識URE(聯合再生),但標榜來自台灣,「國家品牌」依然能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 

「法國品牌的時裝,就算是名不見經傳的小牌子,依舊有吸引力,就像在電子的領域,你說台灣製對上中國製,誰的品質誰好?答案其實昭然若揭,」洪獻傳帶點驕傲地說。 

做對這兩件事,聯合再生為首的台灣太陽能產業,像南部的太陽一樣,漸露曙光。走過產業的低谷、市場大洗牌,洪傳獻不曾感到氣餒,偶爾心亂意煩時,就到天母他開了20多年的武術道館練拳、教課,「回頭想來,活下來,其實就已經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聯合再生 
成立:2018年  
資本額:163億元  
股東:國發基金6.09%、經濟部耀華玻璃5.81%、匯豐景順太陽4.19%、台達電2.04%  
董事長:洪傳獻
執行長:潘文輝 

太陽能綠電能源環保